自從司徒安表白以後,秦臻就開始有意無意地躲著他。但是兩人畢竟在同一間公司工作,即使她再怎麽故意,也沒辦法避免和他見麵。

司徒安自然也察覺到了秦臻對他的疏離,他想找個機會跟她談一談,然而她總是借口工作太忙沒有時間來將他拒之門外。

當然,“工作太忙”這個對於秦臻來說,倒不完全隻是借口,因為她的確是忙得昏天黑地,壓根就沒時間也沒心思去處理和司徒安之間的事情。

她這麽日趕夜趕的,還真比平時提前了許多天完成初稿。當她把初稿發給林柯以後,頓時覺得心裏的一塊大石終於落了地。

“可以暫時休息一下啦,決定去吃頓好的慰勞被自己冷落了好多天的胃!”

她激動地發了條微博,收拾好東西準備出門。

朱心晴很快給她點了個讚,又問她打算去吃點啥。

“不知道,先出去逛逛再說。”秦臻這麽回複她。

朱心晴熱情地給秦臻推薦了她來G市的時候隨便亂逛吃到的美味小吃,秦臻看了也覺得有點興趣,於是說打算去嚐試一下。

朱心晴給她推薦的那家小店真的不太好找,秦臻被她給的地址報給了出租車司機,司機卻說那裏的路太窄,車進不去,他隻能把她放到大馬路上,然後她再自己走進去。

因為司機說走進去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再加上朱心晴把那家店吹得天上有地上無的,秦臻也就決定還是去看看。哪知道等她到了就傻了眼了,司機給她指了路就把她扔在了大馬路上,她一轉身才發現要走的居然是一條黑黢黢的小巷。雖然這邊的人不少,但是小巷裏居然沒有一個人經過,這讓她不免生了些退意。

但是她從午飯過後就一直餓到現在,再加上周邊似乎並沒有什麽吃飯的地方,秦臻想著自己既然已經大老遠地跑過來了,就這麽毫無收獲地離開似乎太遺憾,於是鼓起了勇氣,往小巷子裏走去。

秦臻對黑暗並沒有恐懼,也不相信鬼神的說法,她隻是擔心在這種僻靜的地方,萬一蹦出個壞人來,她可算是完了。

她用手機自帶的手電筒照著腳下的路,大步地朝前走著,想要快速地穿過這條小巷。她的耳邊全是自己心跳的聲音,“噗通”、“噗通”,速度極快。

然而,在這一陣“噗通”聲中,突然夾雜著一個腳步聲,不疾不徐,穩穩地跟在她的身後。

她不知道背後的人是誰,也不知道對方是男人還是女人,好人或是壞人,但她就是覺得恐懼,心快跳到了嗓子眼,腳步變得更快,甚至有些小跑起來。

而讓她覺得愈發恐怖的是,當她加快速度的時候,身後的那個人似乎也提了速,腳步聲傳來的間隔開始縮短。

秦臻哆哆嗦嗦地拿起手機,撥了司徒安的號碼,當電話接通的那個瞬間,她感激得都快要哭了出來。

“阿臻?”接到秦臻主動打來的電話,司徒安不可能不驚喜。

“司徒。”她的聲音軟軟的,因為害怕而

染上了一絲哭腔。

司徒安很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慌忙問她:“你怎麽了?發生什麽事情了?”

“我現在在……”她把地址報給了他,語帶乞求地問他:“你現在能不能過來?”

司徒安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但是從秦臻的反應,他判斷出應該很大條,否則她不會怕成這樣。

“好,我馬上就過去,你找個安全的地方等著我。”他一口答應了下來。

“司徒……”然而這樣子秦臻也還是沒有放下心來。

“怎麽了?”司徒安一手按著手機,一手拿起自己的外套就出了門。

“你能不能就這樣跟我聊天?”秦臻邊問邊聽著身後的動靜。不知道是她的錯覺,還是她的這招有了效果,那個腳步聲似乎停了下來。

“當然可以。”司徒安一邊安撫著秦臻的情緒一邊加快了速度下樓。他現在的心跳速度幾乎不亞於秦臻,腦子裏不停閃過各種讓人膽寒的畫麵。

如果在他趕過去的這段時間內,秦臻出了什麽事的話……他還真的不敢想。

秦臻一路小跑著,終於見著了光。

“我看到人了。”秦臻說,眼裏居然泛起了淚光。

“那就好。”司徒安也鬆了一口氣。

她看到了朱心晴說的那家店,店裏大大的招牌掛在卷閘門上,然而來這裏吃飯的人卻並不多,一個小鋪麵裏頭隻坐了兩三個人,她突然開始懷疑朱心晴是不是誇大了事實。

老板見了有客人過來,倒還是挺熱情的出來迎接,又是領位又是倒水,服務相當周到。

“我們家的菜單就貼在牆上,你想吃什麽告訴我就行。”老板說。

“好。”秦臻應了一聲,又對電話那頭的司徒安說:“我要吃東西了,你趕緊過來,不然我都要吃完了。”

司徒安見她這會兒有了開玩笑的心情,臉上的肌肉才稍稍鬆弛一點兒。

“你慢點兒吃,不然我去了跟你沒完。”他也就著氣氛跟她鬥著嘴。

兩人又你來我往地互掐了兩句才掛斷電話。

秦臻要了一碗米粉和一籠肉包。在等著食物做好的間隙,她又不自覺地望向外頭那條幽黑的小巷。

坐在門口迎客的老板注意到了秦臻的視線,笑著問她:“小姑娘,剛才從外頭過來害怕不?”

“害怕。”秦臻誠實地回答,還捂著胸口說:“快嚇死我了。”

老板又嗬嗬笑了兩聲,說:“這邊都是些舊房子,沒人管,也沒人裝個路燈,所以一到晚上,我這裏就沒生意了,也就隻有街坊來照顧一下。”

這樣一來,這裏的蕭條也就解釋得通了。

“您為什麽不自己在巷子裏裝個燈呢?”秦臻疑惑地問,“這樣一來生意不就會好很多嗎?”

老板苦笑著搖頭,說:“我以前也裝過,但是被一些缺德的人給弄壞了,這樣搞了幾回以後我就懶得再去裝了。”

秦臻一聽,也就沒有再

說些什麽。

米粉很快就上了桌,然而小籠包是因為現蒸所以耗費的時間要久一些。

秦臻夾起米粉吃了一口,發現確實和其他的不太一樣,大概是湯頭更鮮更濃的原因。

她是真的餓急了,也不顧燙口,接連吃了好幾口。老板見她吃得這麽香也很高興,還特別給她贈送了一小碟鹵牛肉。

對於老板的熱情,秦臻既感激又覺得不好意思。她決定等司徒安來了以後,讓他多點一些吃的,讓老板能夠多高興一會兒。

司徒安按照秦臻給他的地址找到了那條她說的小巷。他把車停在了路邊,快步地往小巷裏走去。

這條巷子確實很黑,但是他也知道秦臻是不怕黑的,所以他也還是不能理解秦臻剛剛為什麽會怕成那樣。

巷子的盡頭是一家小吃店,周圍這一片就隻有這裏亮著光,大晚上也還是挺瘮人的。

隔著小吃店的玻璃門,司徒安發現了坐在裏頭吃東西的秦臻。他不顧老板的詢問,直接走了進去,拉開她旁邊的凳子坐下。

“你來得還挺快的嘛。”秦臻的小籠包才吃了一半。

“這不是怕你遇上什麽危險嘛,你知道你剛剛在電話裏那聲音聽起來有多可憐嘛?”司徒安像以前那樣調侃她,就好像他們倆之間什麽事都沒有發聲過一樣。

秦臻尷尬地笑了笑,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她從筷籠裏抽出一雙筷子來遞給他,說:“吃晚飯了嗎?這小籠包可好吃了。”

“還沒呢。”司徒安接過筷子,夾起一個小籠包整個塞進了嘴裏。

他這幾天都沒什麽心情吃飯,每天回家以後就抱著手機糾結要不要給她發信息或是打電話,但是每天都糾結著糾結著,就到了睡覺的時間。今天也是,他還在糾結的時候,手機居然就響了,居然還是她打過來的。

秦臻看他吃得那麽猛,幹脆把剩下的半籠肉包全都推到了他麵前,說:“這些先給你吃吧,你看看還想吃什麽,自己點,今天這頓我請客。”

司徒安絲毫不客氣地照單全收,還對她翻了個白眼,說:“這頓當然得你請客,不然我這麽大老遠跑過來救你是圖了個什麽。”

秦臻原本還在擔心自己這麽頭腦一熱就把司徒安叫過來,兩人麵對麵的時候會不會尷尬,然而現在他仿佛沒事人一樣,對待她的態度也跟從前一樣,雖然隱約知道他是故意這麽做,但也還是讓她覺得舒服了不少。

秦臻叫老板過來又加了好些吃的,樂得老板合不攏嘴。

“不過,你剛剛到底是怎麽了?我從那條巷子走過來,黑是黑了點,但也還好啊,不怎麽恐怖吧?再說了,你不是無神論者麽?”司徒安很費解。

“我剛走過那條巷子的時候,後邊跟了個人。而且最恐怖的是,我走快了,他居然也跟著我走快。”秦臻說起這個依然還是會後怕,“不過我給你打電話以後那個人好像就沒跟著我了。”

“你總算是聰明了一回。”司徒安頗感欣慰地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