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奕的臉已經如同鍋底一樣黑,說話的語調也是森冷之極:“行,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直接談公事吧。”

他瞥了林柯一眼,林柯立即會意地將菜單放到了桌上的角落裏,又把事先準備好的文件交給了他。

秦臻一看蘇奕這架勢,就明白他要開始挑刺了。想當初她替梁麗娟做設計方案的時候也是被他給批得一文不值,一想到那樣慘痛的經曆要再來一次,秦臻也還是有些頭皮發麻。

蘇奕認真起來的時候其實是有些嚇人的,因為他的臉上、眼底都沒有半點笑意,再加上他身上自帶的壓迫人的氣勢,和嘴裏說出來的刻薄的話。

短短的十幾分鍾時間,秦臻就被他打擊得顏麵全無。雖然她討厭他說話的方式,但又不得不承認,他提出的每一個問題,都有一定的道理,讓她無從反駁。

“聽清楚了嗎?”蘇奕說到一半,見秦臻直愣愣地盯著紙頁,以為她在走神,於是這麽問了一句。

秦臻聽得出來他這句話是壓抑著怒氣的,於是連忙回答:“聽清楚了。”

話一出口她又開始嫌棄自己,怎麽到了現在還這麽在乎他的情緒呢?不過很快她又給自己的懦弱行為找了個充分的理由……他現在是她的客戶,讓客戶滿意,自然是她的義務。

蘇奕這才滿意地繼續往下說,幾乎把她所有的設計都嫌棄了個遍,最後居然還用很隨便的語氣說:“就這些了。”

秦臻真想把被紅筆做滿了批注的初稿一下子全甩到他臉上,然後大聲地質問他:“什麽叫‘就這些了’?這特麽都一片血紅了你還好意思說‘就這些了’?”

不過她也就隻是想想,真付諸行動,她還是不敢。

“我知道了。”她恭順地將文件夾收好,又問:“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蘇奕不悅地輕哼了一聲,麵無表情地說:“你走吧。”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得了他的批準,秦臻立即起身離開,沒有半點的留戀。

蘇奕的視線一直黏在秦臻身上,直到她走出這間餐廳。

“蘇總,我們要在這裏吃飯嗎?”林柯小心翼翼地問。

自從蘇奕與秦臻離婚以後,林柯覺得,跟在蘇奕身邊的每一天都如履薄冰,一個不小心就會觸到他的雷點,然後引火燒身。

“你餓了嗎?”蘇奕卻出乎他意料地問了這麽一句。

林柯不知道應該怎麽作答,他實在揣摩不清楚蘇奕現在的心思。

看著林柯還在糾結猶豫,蘇奕又皺起了眉頭,語調中帶了一些不耐煩,問他:“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

林柯在心裏狂點了幾萬次的頭,然後回答的時候還是留了一些餘地的:“不是太餓,如果蘇總你不想在這裏吃飯的話,可以再換一家。”

“就在這裏吃吧。”蘇奕說,再次讓林柯傻眼。

林柯以為秦臻剛剛那樣拂了他的麵子,他應該氣得立馬就走才對,沒想到他居然還有心情繼續在這裏吃飯。

蘇奕沒有理會他,拿過菜單叫來服務員隨便點了幾個菜,又把菜單丟給林柯,說:“自

己點。”

林柯戰戰兢兢地點了一個菜,等服務員走以後,他就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麽了。

蘇奕坐在他旁邊玩手機,安靜得出奇。

林柯最近覺得蘇奕一個人默默玩手機的頻率有點高,以前他都沒有玩手機的習慣的。蘇奕的手機雖然一直都用的最新款,但基本上都隻被用來打電話與看郵件,其他的功能都是擺設。然而前幾天他不小心看到了蘇奕的手機界麵,驚奇地發現了居然有微博與微信的圖標在上麵,這於他來說,簡直就跟看見了太陽從西邊升起一樣,完全可以列入世界第五大奇跡。

林柯現在也沒有工作需要向蘇奕匯報,而蘇奕也沒什麽要交待他的,於是他也拿出手機玩起來。

上次秦臻“假生病”事件以後,林柯就被蘇奕要求關注了某個人的微博。蘇奕並沒有告訴他那個人到底是誰,隻要求他一旦看到與秦臻有關的消息,就第一時間向他匯報。

而林柯在關注了那個人以後才知道,為什麽明明蘇奕之前已經關注了她還硬要取關來讓他來關注。

那個女人簡直就是個刷屏狂魔,一天的生活,事無巨細,全都要在微博上展示。他才關注了她幾天,就已經知道了她們部門的總經理是個色鬼,她有個女同事是個碧池,甚至連她的生理期是幾號都一清二楚。

現在也像平時一樣,他一登錄微博,刷新出來的全是那個女人的狀態:今天早飯吃了啥、總經理又把XXX叫到辦公室去了肯定是在打她的主意、今天午飯吃了啥、女同事又在背後說XXX的壞話、今天晚飯還沒吃但是想吃啥……

林柯看完以後就一個感想:居然還挺有趣。

大概是受到了那個女人的影響,他也心血**地發了一條微博:今天和心情不佳的老板一起吃晚飯,心好累。

剛發出去還沒有兩分鍾,他就收到了一個讚,顯示是來自於那個女人。

他不得不懷疑她是不是一天到晚都泡在微博上,時刻刷新著別人的動態以求及時點讚。

“你們老板今天為什麽心情不好?”還沒等林柯回過神來,那個女人緊接著又給他留下了一條評論。

這是林柯第一次發微博,也是他第一次與這個女人有這樣直接的交流。他想了好久應該回複些什麽,但是一想對方大概不知道他是誰,他也就不怕死地回複她:“每個月都有那麽幾天。”

點擊完“發送”以後,林柯還偷偷地往旁邊看了一眼,在確定了蘇奕沒有注意到他的小動作以後,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那個女人很快又給他回複了一串大笑的表情。

林柯頓時覺得心情舒暢了不少。

秦臻從那家餐廳出來,在附近隨便找了一家快餐店解決了溫飽問題。她剛坐上地鐵,就收到了朱心晴發來的微信消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蘇奕的助理也忒搞笑了吧!”

與這兩句話一起的,還有一張截圖。

在沒有看到圖之前,秦臻還覺得奇怪,朱心晴什麽時候跟林柯扯上關係了?等她點開大圖才發現,原來兩人是借助於微博開始了交

流。

而當她看到林柯給朱心晴的回複的時候,也不自覺地扯了扯唇角。

原來林柯也不像是表現出來的那樣對蘇奕毫無怨言嘛。

“對了,你今天晚上吃飯了嗎?”朱心晴想起來突然問了秦臻一句。

“吃了。”秦臻回複。

“我那天給你推薦的那家館子怎麽樣?是不是很好吃?”朱心晴邀功一般地問。

秦臻一想到那天的遭遇就來氣,給她發了一條長長的消息講述了她遇到的事情,結尾的時候還把她罵了一頓,問她為什麽不提前告訴自己那條巷子那麽恐怖。

朱心晴首先對她的遭遇表示了同情,最後又替自己辯解:“我是白天的時候去的,哪裏知道晚上那邊是個什麽情況。”

“不過,你不是都把人家司徒安給拒絕了麽?怎麽好意思又給人家打電話讓他去陪你?”朱心晴問。

“在G市我就隻有他一個關係好的朋友啊,不找他找誰?林柯麽?”秦臻沒好氣地問。

“對啊,林特助人挺好的啊,上一次那麽晚還特意跑到你公寓去,就怕你生病了沒人照顧。雖然他是替蘇奕做事的,但他比蘇奕要好多了吧。”朱心晴這會兒又替林柯說起話來。

“你別在微博上跟人家互動了兩回就向著他說話好麽?要真覺得他好,你不如就把他給收了,反正你爸媽也逼著你找對象呢。”秦臻又把話題引回了她身上。

“我倒是想收啊,可是人家看不上我啊。”朱心晴說。

她現在已經到了遇到一個好男人就開始打人家主意的地步了,況且林柯也算得上是質量優良的那一批,不論是身家條件抑或是人品,都令她十分滿意。但她再怎麽滿意,也都隻是她自己單方麵的想法,甚至她和林柯都沒有正經地見上一麵,人家肯定連她是誰都不知道。

“不然我幫你打探打探,看看他喜歡什麽樣的女人,然後我再幫你們找機會見麵,怎麽樣?”秦臻為朱心晴的終身大事操心得不比朱爸和朱媽少,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個朱心晴有興趣的男人,她當然要幫她爭取一下,也不管希望有多渺茫。

“行啊!”朱心晴權當她是在開玩笑,也就隨口答應了下來。

而秦臻又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主兒,一得到朱心晴的首肯,她就給林柯去了條短信:“林特助,你現在有女朋友嗎?”

彼時林柯已經和蘇奕回了下榻的酒店,並且分頭回了自個兒的房間。

當他發現短信是秦臻發來的時候已經吃驚不小,在看了內容以後更是恐慌得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秦臻問他這個問題,到底是想幹什麽?他完全猜不透。

該不會是她看上了自己吧?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就被他給否定了,她可是甩掉了蘇奕的人,怎麽會看上他。況且,就算她真的看上了他,他也不敢接受啊,不然蘇總還不把他給宰了?

煎熬了半天,林柯還是去敲了蘇奕的房門,乖乖地把自己的手機呈了上去。

蘇奕看完那條短信以後又把手機還給了他,陰沉著臉說:“跟她說你已經有女朋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