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把修改過的設計稿交給林柯以後與他又見過一次麵,除去公事以外,她還多問了他一個問題:“你什麽時候有女朋友的?我怎麽都沒見過?”

林柯想起那天在蘇奕的注視下回複短信的情景,尷尬地笑著說:“就最近的事兒,她在T市呢,沒跟著我過來。”

“哦。”秦臻點點頭,便沒再多問,隻是替朱心晴覺得可惜。好不容易有個讓她看上眼的,居然就有主了。

“不過,你問我這些做什麽?”這個問題困擾了林柯很多天,也讓他平白無故地受了好多天冷遇。畢竟蘇奕心情不好,最後遭罪的也還是他。

“本來是打算給你介紹個女朋友的,可是既然你已經有女朋友了,那就算了。”秦臻說完,也沒等他給出回應就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離開。

林柯看著她的背影,欲哭無淚。

他從進入星科以來就每天跟在蘇奕身邊,一直都沒有時間去認識公司以外的女孩子,而公司裏頭的那些女人不是已經名花有主了,就是對他毫無興趣,甚至還有人在公司裏傳他和蘇奕的緋聞,說他在星科工作了這麽多年都沒有女朋友的原因是他愛的人是蘇奕,所以才甘心做他的“貼身”特助,並且毫無怨言,當時他聽到這個傳聞的時候差點沒一口血吐出來。

現在,好不容易有人要給他介紹女朋友了,他終於要打破“林柯是個暗戀蘇總的gay”的傳聞了,居然就因為這樣一個誤會而泡湯。

林柯開始盤算要不要過幾天就跟秦臻說他和“女朋友”分了手,問她能不能給他介紹一個女朋友。

秦臻完全沒有想到時隔多日以後陸涵會主動與她視頻聊天。大概是因為沒有她的手機號,陸涵也隻能通過這種途徑來找她。

“你搬家了?”陸涵一開口就問道。

她會這麽問,自然不會是平白無故,肯定有一些依據,秦臻知道瞞也瞞不住,但又不清楚陸涵究竟知道了多少,於是回答:“嗯。”

“去G市了?”陸涵又問。

對於陸涵的這個問題,秦臻有些吃驚,畢竟她來G市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

“司徒安告訴你的?”秦臻問,不然她實在想不到陸涵怎麽會知道。

“不是。”陸涵說,“我和司徒安很久沒有聯係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秦臻覺得陸涵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落寞。

“那你怎麽會知道?”秦臻追問。如果不是司徒安,那就沒有誰會告訴她了。

“我猜的。”陸涵笑,“我前兩天心血**去你們家找你,結果一直沒人應門,打你電話也已經停機。後來碰到你們家對門的那個姑娘,說你們家很久都沒人住了。我今天看新聞才知道蘇奕最近都在G市,就猜想你可能也跟著他一起過去了。”

秦臻對陸涵的聯想能力表示佩服,也慶幸蘇奕現在也在G市,否則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麽樣跟陸涵解釋她搬家又換手機號的事情。

“對啊。”秦臻順鎮她的話接了下來,

“因為走得倉促,所以沒來得及跟你們打聲招呼。”

“我下次去G市的時候你可要請我大吃一頓賠罪。”陸涵故作生氣狀。

“那是自然。”秦臻立刻答應。

“你現在在G市的話,也就能夠常常見到司徒安羅?”陸涵狀似不經意地問。

“嗯,我們倆見麵的頻率還是挺高的。”每一天都能見到。不過秦臻沒敢說她現在跟司徒安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事情,畢竟她當初從“裝唄”辭職的時候給陸涵的理由就是打算在家裏安心相夫教子。

陸涵的眼裏閃過一絲疑似羨慕的情緒,又問:“司徒安現在還好嗎?有女朋友了嗎?”

“‘還好’是指哪方麵的?身體、事業都挺好的,不過他最近應該過得不太好,並且就是因為沒有女朋友。”秦臻一想到司徒安每天來上班就向她大吐苦水的可憐模樣,就情不自禁地笑出了聲來。

“怎麽說?”陸涵對這個話題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他爸媽回國了,現在就逼著他找對象結婚呢。他前些天還想隨便找個女人回去糊弄一下,結果沒成。”秦臻才不會告訴陸涵司徒安想找的那個女人就是她自己。

“是麽。”陸涵輕輕垂下眼瞼,但過了一會兒又目光炯炯地盯著攝像頭,“哎,秦臻,你要不幫我打聽打聽,司徒安他們公司還招不招人?”

秦臻聽陸涵這意思就知道她是想來她們公司了,雖然她不知道陸涵的目的到底是什麽,但是她並不希望陸涵過來,不然她的謊話就全都要被拆穿了。

“你要跳槽?”秦臻好奇地問。

“嗯。”陸涵點頭。

“為什麽啊?”秦臻完全不能理解,“你現在的工作不是挺好的嘛?再說了,你家不是在T市嘛,怎麽突然又要跑到G市來?”

電腦屏幕上陸涵的表情分外糾結,似乎是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告訴秦臻實情。

而秦臻也就耐心地等著,等她願意開口的時刻。

“其實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你,我喜歡司徒安。”陸涵費了很大的力氣才終於下定決心,將這些話說出口,“從我們上大學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喜歡他了。”

秦臻聽完她的話,震驚地抽了好幾口涼氣,不敢置信地問:“不是吧?”

然而陸涵的表情很認真,臉頰上也微微泛著粉紅,分明就是害羞了的模樣。

“你能告訴我,你喜歡他哪一點嗎?”秦臻不能理解地問。當然,她也盡量控製住自己,不讓這些話聽起來夾雜太多的嫌棄,畢竟沒有誰會願意別人貶低自己喜歡的那個人。

“我也不知道。”陸涵現在完全就像是個嬌羞的小女生,“可能是跟他相處的時間長了,漸漸就喜歡上了吧。”

她的這個理由秦臻更加覺得不可理喻,明明跟司徒安相處的時間越長,就越想要打死他,哪裏還會有喜歡上他的可能性。

“那等我下次碰到司徒安再幫你問問工作的事吧。”秦臻說。

“那就

麻煩你了。”陸涵笑得一臉感激。

“對了,今天我跟你說的這些,你不要告訴司徒安。”等到兩人又寒暄了幾句準備掛斷視頻的時候,陸涵又不放心地囑咐秦臻。

“好。”秦臻心裏自然是有分寸的,這種事情,還是當事人自己說更好。

隔天中午秦臻和司徒安一起吃飯的時候就問了他:“咱們公司還招人嗎?”

“怎麽,你有朋友要來?”司徒安問。

“對啊,挺好的一個朋友,而且人家有實力又有經驗。”秦臻誇起陸涵來也是毫不嘴軟。

“我怎麽不知道你還有這樣子的朋友?”司徒安懷疑地看著她。以他對她的了解,她身邊的好友隻有朱心晴一個,而朱心晴又不是他們的同行,所以他完全猜不到她說的那個人會是誰。

“我的朋友那麽多,你難道還能認識每一個?”秦臻翻了個白眼。

“你的朋友哪裏有很多了?不是隻有朱心晴一個嗎?”司徒安問。

“呸!”秦臻啐他一口,“朱心晴隻是其中最好的一個。”

“哎你別給我扯這些有的沒的,你就回答我,公司最近還招不招人?”秦臻突然想起自己最初的目的,也就沒再繼續與他鬥嘴。

“也沒有特意說要招人,如果你那個朋友真的想要過來的話,可以先給我發一份簡曆,如果合適自然就能來上班。”司徒安說。

“行。”秦臻打算待會兒就給陸涵發微信。

“不過,你這朋友是男的還是女的?”司徒安窮追不舍地問。

“女的。”秦臻回答。

“好看嗎?”

“等她把簡曆發給你你就知道了。”秦臻故作神秘地說。

秦臻把司徒安的話轉述給了陸涵,她給她的回答是:“等我這邊處理好了,就給他發簡曆。”

秦臻覺得自己最近有點往“紅娘”的方向發展了,老幹這些給人牽紅線的事兒,偏偏自己的感情都理不清楚。

最近G市本地報紙的財經版上蘇奕的消息很多,一會兒是星科要在G市建酒店了,一會兒又是要建商業廣場,這讓秦臻不得不懷疑,蘇奕是不是有錢燒的,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搞了這麽多大動作,就連網上也有不少的人紛紛猜測,蘇奕是不是打算把星科的本部從T市轉移到G市來。

“蘇奕為了你做了這麽多事,你就一點兒也不感動?”朱心晴問秦臻。

“他是為了星科。”秦臻冷靜地回答。

“得了吧,就G市那破地方,這些年得到過哪些大公司的青睞?要說蘇奕不是因為你,誰信呐!”朱心晴反駁她。

“說明蘇奕目光長遠,看中的是G市的前景。”秦臻繼續掰。

“嗬嗬。”朱心晴懶得再與她糾纏下去,“你就自欺欺人吧秦阿臻。”

秦臻卻不覺得自己是在自欺欺人,相反,她很有自知之明,不該想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去想,否則到最後證實不過是自作多情,是一件很難堪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