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秦臻得知自己的方案終於在蘇奕那裏通過了的時候,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不過,她也隻過了第一道坎,在他的房子完全裝修好以前,她絕對不能有絲毫的鬆懈,也不能給他任何挑刺的機會。

她搞定了材料,也找好了工人,等到正式開工的那天,她特意問過林柯蘇奕會不會去,在得到否定的答案時,她才放鬆了一些。

然而,剛過中午,蘇奕還是帶著一身的風塵仆仆到了別墅。

“蘇總,您不是說明天才能回來麽?”林柯見到蘇奕也很吃驚,他這一次出差,定下的行程應該是到明天,卻沒想到他會提前回來。

蘇奕看了一眼正在與工人交待事情的秦臻,心不在焉地回答他:“項目提前談妥了。”

林柯自然知道蘇奕這樣緊趕慢趕地回來是為了什麽,他小聲地告訴他:“我已經要求秦小姐每天都過來監工。”

蘇奕給了他一個讚許的眼神,林柯心滿意足地笑了。

現在已經漸漸入夏,G市的夏天熱得讓人簡直無法忍受。

別墅裏現在還什麽都沒有,即使開了窗戶,所有的人在裏頭站上一會兒都已經是一身的汗。

那些工人都是一年四季不停歇地忙碌,對於這樣子的氣候早已經見怪不怪。隻有當汗水快要滑進眼裏的時候,他們才會用濕毛巾揩上一把,然後便又繼續投入到工作之中。

秦臻雖然不像他們一樣每天都在外頭,但在G市呆了這麽多年,稍微也有了一些抗暑的能力。她雖然不停地在流汗,但也還能夠在屋裏堅持。

可是剩下的兩個人卻不同。

T市地處北方,即使是夏天最熱的時候,也比這會兒要涼快。因此林柯與蘇奕在別墅裏才呆上了一小會兒,就已經熱得站不住腳了。

“蘇總,要不您先去車上坐一會兒?這裏實在太熱了,您再呆下去可能會中暑。”林柯向蘇奕提議道。

蘇奕接收到秦臻投過來的期待的目光,又瞟見她嘴角那抹似有若無的嘲笑,心下一沉,強撐著說:“不用了。”

林柯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又見他態度堅決,便沒再多勸,隻是從秦臻那裏討來一包濕紙巾,抽出一張來遞給蘇奕擦汗。

“你們倆還是出去吧,這裏頭沒地方給你們坐著休息,而且你們又幫不上忙,站在這裏反而礙事。”秦臻見他們倆全都不停地擦著汗,終究還是看不下去開了口。

蘇奕雙眼微眯,緊抿著唇沒有說話。

林柯知道自己老板這是在生悶氣,立刻“嗬嗬”笑著打了圓場:“秦小姐,不然你說需要我怎麽幫忙,能幫得上的,我一定在所不辭。”

“不用了。”秦臻擺手,嫌棄地說:“就你這小身板兒,別最後受了傷還找我的茬。”

林柯被她這麽一打擊,也不說話了。明明惹她不高興的是他老板,為什麽他也要被連坐,承受她的毒舌?

“林柯,我們出去吧。”蘇奕突然開口,林柯瞪大了眼看他。

明明剛才不肯出去的是他,現在主動提出要出去的也是他,林柯不知道

他為什麽會突然改變主意,但也順從地跟著他一起出了別墅。

“這附近有超市或者小商店之類的東西嗎?”蘇奕問在車上等候的司機。

“剛剛過來的時候好像看到小區外頭有一家小的便利商店。”司機回答他。

蘇奕拉開車門上車,對司機吩咐道:“去那家便利店。”

林柯不解地問他:“去便利店做什麽?”

“買冷飲。”蘇奕回答。

林柯一聽“冷飲”這兩個字,眼睛都亮了。他在裏頭被熱得不行,好不容易回到了車上,頂著冷氣的風口吹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散去了一身的燥熱。

“蘇總可真關心工人。”林柯拍著馬屁。

蘇奕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直直地盯著窗外。

到了便利商店,蘇奕拿的全是補充鹽分的運動飲料,以及一瓶紅茶和一瓶礦泉水。

“蘇總您怎麽知道我愛喝紅茶?”林柯以為蘇奕這瓶紅茶是給他拿的,驚喜地湊過去想要接過來,卻沒想到蘇奕將手往後一縮,讓他撲了個空。

“我不知道。”蘇奕冷淡地說,“這瓶是秦臻的,你要喝自己再去拿。”

林柯因為剛才的自作多情而燒得滿臉通紅,悻悻地走到冷櫃跟前,重又拿出了一瓶紅茶。

秦臻看到蘇奕與林柯再度進來,還是有些吃驚。她以為這倆鐵定忍受不住高溫先走了,沒想到他們不僅回來了,蘇奕手裏還提著一個大的塑料袋。

“喝點水吧。”蘇奕將袋子裏的飲料一瓶一瓶地拿出來,分發給了所有的工人,最後才把那瓶紅茶遞給秦臻。

“謝謝。”秦臻接過,按下心中因為“蘇奕居然記得自己喜歡喝紅茶”這個想法而產生的陣陣漣漪,擰開瓶蓋一下子喝下一大口。

“慢點喝,不要嗆到了。”蘇奕的聲音低沉,此刻還帶了些許的關切。

秦臻本來喝水喝得好好的,卻因為他這一聲提醒,而驚得真的嗆咳起來。

“咳、咳、咳。”她這一咳就止不住了,捂著嘴彎著腰咳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蘇奕輕輕拍著秦臻的肩膀,一下一下地幫她順著氣,嘴裏還念叨著:“我就說讓你慢點喝。”

秦臻因為仍在咳嗽,沒有辦法說話,也就不能指責他是害得她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她惡狠狠地瞪他一眼,緩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停了下來。

“你別跟我說話我就嗆不著了。”秦臻沒好氣地說。

蘇奕的臉沉了下來,秦臻以為他會氣得扭頭就走,卻沒想到聽到他說:“我做不到。”

他似乎是在賭氣,這話說得有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

“我就要跟你說話,就算你嗆到了那也是活該。”

不隻是秦臻,就連林柯也驚掉了下巴。

這、這、這哪裏還是那個高冷的蘇總啊?確定他不是被哪個小學生附了身嗎?

“幼稚。”秦臻吐出這兩個字,便沒再理他,重又回到了工人們身邊。

“小秦啊,那個帥哥是不是你男朋友啊?”有工人好奇地問秦臻。

“當然不是了,他是這棟房子的主人。”秦臻自如地回答,連眼角的餘光都吝於施舍給蘇奕。

蘇奕聽著他們的對話,差點咬碎了一口白牙。

工人們在如火如荼地工作,秦臻在一邊看著,偶爾提醒上兩句,而蘇奕和林柯則是徹底的無所事事。

林柯陪著蘇奕站了半天,站得腿都快僵了,也沒見他有半點要走的趨勢,林柯便開始自怨自艾起來。

老板要追老婆,為什麽偏偏要拉他一起受罪。這麽熱的天,再這麽流汗下去,他恐怕真的會虛脫。

然而還沒等他虛脫,蘇奕就先倒了下去。

林柯原本在盯著牆壁發呆,卻突然看到身邊的人就這麽直挺挺地往前栽倒,他急得大叫了一聲:“蘇總!”又快步衝上去將他扶住,才避免他的臉與大地進行一場親密的接觸。

林柯的這一聲大喊也吸引了正在忙碌之中的那群人的注意。

秦臻一見蘇奕閉著眼睛倒在林柯懷中,連忙跑過來問:“他怎麽了?”

“應該是中暑了。”林柯說。他其實也不確定,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中暑是最有可能的原因。

“扶他到車上去。”秦臻當機立斷,與林柯一人架起蘇奕的一邊,將他扶到了車上。

司機見他們仨以這個姿勢出來,也是嚇了一跳,擔心地問:“蘇總怎麽了?”

“中暑了。”秦臻回答,又讓司機把冷氣再開大一些。

“要去醫院嗎?”司機問。

“去吧。”林柯說,“去醫院看看比較保險。”

萬一不是中暑,也能及時地應對。

“去的路上你喂他喝點涼水。”秦臻囑咐完就要撤身離開。

“哎……”林柯連忙拉住她,“秦小姐,要不你也一起去吧?”

“我還得去裏頭看著。”秦臻說。

然而林柯沒給她機會,直接把她推進了車裏,關上車門後著急地對司機說:“快去醫院!”

司機也配合地一腳踩下油門,車子就這麽開了出去。

秦臻剛一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被“挾持”了,雖然對林柯的行為有些生氣,但木已成舟,她便沒有再做無謂的掙紮,用濕巾替蘇奕揩去臉與脖頸上的汗,而後將他攬進了懷裏。

“蘇奕,蘇奕。”她叫著他的名字。

他的臉色有些蒼白,眉心皺在一起,看起來很不舒服。

“嗯?”他勉強地睜開眼,在看見秦臻的瞬間怔了一下,但立刻又恢複如常。

“很難受嗎?”秦臻問,看著他的眼神中充滿了關心。

“嗯。”他想要點頭,卻被秦臻製止。

“別動,不然頭更暈。”

蘇奕這才聽話地一動不動地靠在她的懷裏。

“先喝點水。”秦臻本想將水瓶遞到他手中,讓他自己喝,但看他這樣一副虛弱的模樣,恐怕沒有力氣抬起手臂,於是,她將水瓶湊到了他的嘴邊。

蘇奕在她的幫助下喝下了小半瓶水,而後又閉上了眼,似乎是在休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