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兩天,有自稱是開發商那邊代表的人找上了門來,跟秦臻談了賠償的事情。他們給賠償款還算大方,雖然並不夠在如今寸土寸金的T市買上一套房子,但她現在住的這套,大概也就隻值這麽個價。

秦臻簽合同很爽快,沒有討價還價過半句,這讓對方也有點咋舌。

“要是樓上的那家也能跟秦小姐這樣善解人意就好了。”來進行商談的兩個男人齊聲感歎。

“樓上的那家?”

應該是張阿姨。她那天說過的話,秦臻還言猶在耳。

“對啊,就是樓上那個姓張的老太太,難纏得很,好說歹說都不肯搬,連要多賠她點錢她都不肯要,非說隻要這房子。”其中一個男人說得有些憤憤然,另一個也是一臉無奈的表情。

秦臻隻是笑了笑,沒有和他們說什麽,把他們送出了門。

她實際上還是有點擔心張阿姨的,可是工作了這麽多年,她早已經將“明哲保身”當做處事原則,會讓自己陷入麻煩中的事,她並不會主動去做。

於是,她隻是繼續尋找著落腳的房子……

最後期限的前一天。

秦臻仍舊沒有找到合心意的房子,於是跟朱心晴說好了,她先過去暫住一陣,等找到房子立刻就搬走。

朱心晴跟她父母住在一起,秦臻自覺過去借住不太方便,可她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不過朱家兩老從以前就很喜歡秦臻,一聽說她要去住一段時間,立刻將家裏閑置的房間收拾出來,對她表示了熱烈的歡迎,這也讓秦臻惶恐不已。

因為朱心晴還要上班,秦臻借了她的車來搬家。她的東西雖然多,但都收拾好

了也挺好搬。那些家具之類的大件,用了這麽多年,也是時候淘汰掉了,她也就沒有搬走。

她吃力地搬著一個紙箱下樓來,剛出了樓棟,就看到好幾個一臉扈氣的男人走過來。她心知這群人招惹不得,連忙裝作沒看見他們,打開車門就往車裏鑽,打算等他們走了再出來。

誰知道這群人壓根就沒看她,直接進了她住的那棟樓,往樓上而去。

這些人來這裏是想幹嘛?秦臻琢磨了半天,看那架勢,挺像是尋仇的。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黴蛋,居然惹上了這種小混混。

沒過一會兒,從樓上就傳來了“哐哐”砸門的聲音。舊式的筒子樓,樓道裏的任何響聲在外頭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媽的老女人你給我滾出來!”

“敬酒不吃你愛吃罰酒是不是!今天咱們不讓你見見紅,你就不知道怕是不是!”

“……”

秦臻估摸著這罵人的應該就是剛才那群人,可是他們罵的對象……不好!秦臻突然就想到了張阿姨。

因為明天就是最後的期限,這棟樓裏的人幾乎都搬走了,秦臻也是因為沒地方住才拖到了現在。

她找不到附近的人求助,隻能先打了110,向接線的警員說明了情況,對方說會盡快派人出警。

秦臻在樓下等了將近五分鍾,警察沒有半點要來的跡象,可是樓上的聲響越來越大,她似乎還聽見了張阿姨的哭喊聲。

秦臻坐不住了,她的良心每一秒鍾都在煎熬。若是沒有撞見就算了,可是事情就是這樣湊巧,她再怎麽想明哲保身,也不能對一個熟識的長輩見死不救。

她把車開出了

幾米遠,並且把身上貴重的東西都放在了車上,隻把手機裝進了口袋裏。她深吸了一口氣,咬了咬牙,一拉車門就往樓上衝去。

越靠近張阿姨住的那一層,動靜就越大。

“劈裏啪啦”的聲音不停地響起,秦臻聽見張阿姨在罵:“你們這群王八蛋!你們不得好死!”

聲嘶力竭,充滿了絕望。

怕張阿姨出事,秦臻加快了腳步。到了樓上,她看見張阿姨家的門大開,鐵製的防盜門已經變了形,門板中間凹下去了一大塊。

秦臻三步兩步走了進去,發現屋裏頭比外麵更亂,各種東西散落了一地,而那群男人還在把更多的東西往地上砸,張阿姨則是一個個地衝過去阻止他們。

那群男人自然不會把張阿姨放在眼裏,每當她阻攔的時候,都會被那群男人用力地推開。在這一來一回之中,張阿姨已經披頭散發,衣服也被扯得亂七八糟的,看起來格外嚇人。

“住手!”秦臻大喊了一句,屋裏的人有一瞬間的怔愣。

“我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就會過來,你們如果不想惹麻煩的話,現在就滾!”秦臻努力地維持著麵上的鎮定,雖然她害怕得渾身都在細微地顫抖。

“警察算什麽?哥幾個在道上混了這麽些年,還會怕警察?”這群男人沒有一個露出恐懼的神情,相反,他們都是一臉的輕狂,壓根沒有把警察放在眼中。

“妹子,哥哥勸你,啊,別給自己惹麻煩,知道嗎?不關你事兒的時候,你就別強出頭,不然到時候惹禍上身,哥哥我再怎麽憐香惜玉的一個人,也沒法幫你。”其中一個男人笑得一臉輕佻,讓秦臻看得直反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