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秦臻沒有想到她早晨的一番“告白”換來的竟是一輛自帶司機的專車。

當她看到別墅外頭那輛陌生牌照的奔馳的時候,還在猜想是誰這麽缺德,把車停在別人家門口,然而穿著一身整齊黑西裝的年輕司機卻在此時推門下車,並且對著她叫了一聲“秦小姐”。

秦臻幾乎是瞬間愣在了當場。

“蘇總讓我送您回去。”司機見她一臉茫然的模樣,開口向她解釋,“以後蘇總沒有時間的時候,都由我來負責接送您。”

“不用了。”秦臻的第一反應就是拒絕,“我自己打車就好。”

然而對方卻沒有與她爭執下去的想法,直接替她拉開了後座的車門,說:“秦小姐,請。”

秦臻與他僵持了一會兒,還是上了車。

“你回去跟你們蘇總說一聲,真的不用這麽麻煩,現在的打車軟件挺好用的,我自己這麽一來一回也挺方便。”秦臻仍然堅持不懈地勸說司機小哥。

“蘇總說了,我要是沒有完成任務,就立刻收拾東西走人。所以秦小姐,您就不要為難我了。”司機小哥可憐兮兮地向她討著饒。

蘇奕真是除了威脅人什麽都不會了,秦臻咬著牙想。

“你叫什麽名字?”她問司機小哥。既然已經沒有辦法抗拒,那麽她也就隻能適應接受。

“郭楷。”司機小哥說,“您可以叫我小郭。”

“小郭。”秦臻叫了一聲。

“哎。”司機小哥笑著應聲。

大概是因為年輕,郭楷比蘇奕身邊的其他人都要熱情活潑得多,一路上也都能找到話題與秦臻聊天,兩人相處得也比較融洽。

臨下車的時候,秦臻跟他打著商量:“你能不能跟你們蘇總說,以後你來接送我就好,他就算有時間也不用親自來了?”

郭楷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為難地對秦臻說:“恐怕不行。”

而此時他的心裏在OS:開什麽玩笑!他好不容易找到的這份工作,哪能這麽快卷鋪蓋走人!

秦臻見他一臉的堅決,也就沒再堅持,彎著腰對他揮了揮手,遺憾地說:“下次見!”

郭楷剛一出秦臻她們小區就給林柯打電話匯報工作。

“林特助,我已經把秦小姐安全送到家了。”

“這麽快?”林柯確認了一遍時間,覺得不敢置信,“秦小姐沒有拒絕你嗎?”

“一開始拒絕了,但是我跟她說如果她不讓我送她,蘇總就會開除我,她就沒再說什麽了。”郭楷一五一十地交代。

果然對付秦臻還得打苦情牌,林柯在筆記本上默默記下了一筆。

“你做得很好。”林柯誇獎他,又問:“路上秦小姐還跟你說了些別的嗎?”

郭楷因為剛剛入職,與林柯接觸的次數很少,摸不清他的性格,也不知道他此時說的這個“別的”具體指的是什麽,也就憑著自己的理解回答:“秦小姐挺健談的,我送她回去的時候跟她聊了一路呢。”

林柯一聽就震驚了,以前秦臻和蘇奕還沒離婚的時候對誰都是一副平平淡淡

的樣子,現在跟蘇奕離婚以後見到他們更是懶得理人,今天居然就跟第一次見麵的小司機聊了一路,這事兒要是給蘇總知道了,這小司機估計就幹不下去了。

“這件事你可千萬別讓蘇總知道了。”林柯小心地囑咐他。

“我知道了。”因為林柯的態度,郭楷也變得很緊張,生怕自己做錯了什麽事。

“不過……你們倆這一路都聊了些什麽?”林柯對這個還是挺感興趣的,知道了以後說不定還能給蘇總去支支招。

“就一些明星八卦啊,最近的微博熱點新聞什麽的。”郭楷說。

現在的年輕人都是手機控,郭楷自然也不例外,工作之餘的閑暇時間全都用來刷各種社交應用或是八卦論壇,掌握了各種各樣的新鮮資訊。

“秦小姐也喜歡聊明星八卦?”林柯倒是從來沒發現秦臻有這個愛好。

“基本上都是我在說,秦小姐偶爾會附和一下,不過看她的樣子,還是挺喜歡的。”郭楷說。

林柯打從以前就不怎麽關注這些八卦新聞,進了星科以後更是,整天跟著蘇奕到處跑,壓根就沒時間也沒心思去看這些東西。今天跟郭楷的聊天也是給了他一個新的思路,也許以後可以從這個方麵下手,拉近與秦臻的關係。

“謝謝你啊小郭。”他對郭楷說。

“不謝不謝,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郭楷很是誠惶誠恐。

林柯打完電話回辦公室,發現收件箱裏多了一封新郵件,發件人是蘇奕,內容就一句話:“打完電話來一趟我辦公室。”

不用多想,林柯就知道蘇奕這是要找他問秦臻的情況。

果不其然,他一進去,蘇奕就從文件中抬頭,問他:“怎麽樣?”

“小郭說已經安全地把秦小姐送回家了。”林柯說。

“秦臻沒什麽反應嗎?”蘇奕皺著眉頭問。

“小郭陳述了一下自己的處境,秦小姐也就沒有為難他了。”林柯斟酌著用詞,小心地回答。

聽完林柯的話,蘇奕的表情不僅沒有明朗,反而變得沉鬱。

她總是能夠體諒那些無關的人,卻不拿正眼看他。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蘇奕說。

林柯見形勢不對,腳下抹了油一般,迅速地從蘇奕的辦公室裏撤退。

因為受到了郭楷的“啟發”,林柯開始頻繁地刷微博,並且三不五時地去看一下某知名的八卦論壇。

蘇奕很快也察覺到了林柯的不對勁,但因為他的行為並沒有影響到工作,他也就沒有阻止他,隻是某天他從辦公室裏出去,發現林柯不在自己的座位上,而是在跟幾個女同事一起似乎是在討論什麽問題,幾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激動興奮的。他們討論得全情投入、熱火朝天,甚至連他走近了都不知道。

“哎,你說這個X晨跟X冰到底是不是真愛啊?還是為了炒作才說兩個人在一起了?”

“誰知道呢!反正這倆都不是什麽好鳥,黑曆史一大堆的貨,勾搭在一起了也好,免得去禍害別人。”

“不過X予就肯定是在炒作

啦!她肯定沒想到以前跟自己夜夜纏綿的男人會打她的臉,還打得那麽狠!”

“男人嘛,哪個不是前一秒甜甜蜜蜜,下一秒轉身無情。”林柯湊上去插了一句嘴。

他的這句話引來了妹子們的一致認同,還有妹子順勢問他:“那你呢?”

“不知道,畢竟我還沒有女朋友。”林柯不無遺憾地說。

“用我給你介紹一個嗎?”

冰冷陰寒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所有的人全都一怔,然後不約而同地露出一個“完蛋了”的表情。

好幾聲“蘇總”零零散散地響起,林柯轉過身來,在對上蘇奕那張似笑非笑的臉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在心裏哀嚎了一聲。

“對不起,蘇總,我馬上就回去工作。”林柯主動認錯,硬擠出來的笑容簡直比哭還要難看百倍。

其他的幾個人也都紛紛作鳥獸散,趕緊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重新工作。

“你跟我來一下辦公室。”蘇奕說。

他的表情雖然平靜,但林柯總覺得這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

“你這些天總是拿著手機看的就是這些東西?”蘇奕問他,語氣中並沒有責怪的成份。

“差不多。”林柯說。

“我記得你以前對這些娛樂八卦並沒有興趣。”蘇奕挑眉,頗有興致地望著他。

林柯不想在蘇奕心裏留下不專業的印象,尤其是在被當場抓到上班時間閑聊八卦以後。他心一橫,決定出賣郭楷:“因為上次小郭跟我說,他送秦小姐回家的時候,跟她聊了一路明星的八卦。”

果然,蘇奕在聽完他的理由以後,表情就變得嚴肅了起來。

“秦臻喜歡這些東西?”雖然他盡量用平淡的語氣問出這個問題,但眼裏的渴切還是將他出賣。

“小郭說還挺喜歡的。”林柯的任何回答前綴都是“小郭說”,要是秦臻不喜歡的話,他到時候也可以把責任全都推到小郭的身上。

沒錯,這就是他多年的職場生活總結下來的有用經驗。

蘇奕低著頭思索了一會兒,然後說出了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你們剛才在外頭聊的那些東西,你給我也講講。”

林柯的下巴差點就掉到了地上。

那天下午,蘇奕提前下了班,沒有帶林柯,也沒有帶司機,親自開車去別墅接秦臻。

經過了這麽長時間的適應,秦臻在看見那輛熟悉的車的時候已經放棄了掙紮,不需要任何人要求或提醒,她都會主動自覺地去後座坐好。

然而這一次,當她拉開車門以後才發現,車上隻有蘇奕一個人,並且他還坐在駕駛位上。

她在“上車”和“閃人”之間搖擺不定了很久,直到他說了“你是想讓我把你抱上車嗎”以後才乖乖地上車坐好。

以往秦臻與蘇奕呆在同一個空間的時候都是相對沉默的,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為了避免尷尬,秦臻低頭玩著手機。

蘇奕從後視鏡裏看見她的動作,嘴唇動了又動,最後問出來一句:“你知道X晨和X冰在一起了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