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奕在說出這句話後,自己先覺得羞恥了起來。他刻意錯開了視線,裝作專注於路況,然而他燒得通紅的臉將他出賣。

秦臻有一段時間的錯愕,起初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或者那句話並不是蘇奕說的,而是他打開了廣播。

可是,在那句話以後,車裏安靜如初,再沒有別的聲音,廣播的界麵一片黑暗,沒有任何開啟的痕跡。

“你剛才說什麽?”為了確認,秦臻問蘇奕。

蘇奕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將那句話說出口,秦臻卻沒有聽見,這讓他覺得挫敗而又慶幸。原本他想要裝作什麽都沒有說過,可轉念一想,秦臻難得與他搭腔,思來想去了半天,最終還是將那句話又重複了一遍。

秦臻這次總算是聽清楚也看明白了,然而她卻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蘇奕從什麽時候開始居然都對這種娛樂圈裏的八卦感興趣了?這實在太顛覆她的三觀。

調整了一下情緒,她用盡可能平淡的語氣回複他:“知道啊,怎麽了?”

“那你對這件事有什麽看法?”蘇奕承認自己就是在沒話找話。

秦臻:“……”

她現在真想給林柯打個電話問問,蘇奕最近這腦子是不是受過什麽傷,抑或者是他本人受了什麽大的刺激,居然無聊到了這種地步。

“沒什麽看法啊。”秦臻雖然不知道他這是怎麽了,但也還是配合地回答了他。

她的這個答案跟蘇奕設想的有太大的出入。他以為她會就這個話題侃侃而談,最不濟,也應該多說兩句,發表自己的看法,然而她居然就給出了這麽輕飄飄的一個回答。

蘇奕不知道她是真的對這件事情不感興趣,還是單純不想跟他深聊下去。而不管是哪一種原因,都讓他覺得挫敗。

因為秦臻的答案讓這個話題沒有辦法繼續,而林柯除此之外又沒有告訴他其他的娛樂八卦,蘇奕雖然心有不甘,但也還是找不到別的東西可以跟秦臻聊。

“你想吃什麽?”想了半天,他才問出這麽一個問題。

現在已經是吃晚飯的時間了,問這個應該很合適,他想。

“不知道。”然而秦臻依舊不給他將話題進行下去的機會。

“XX路有一家新開的泰國餐廳,聽說味道很好。”他向她推薦。

“我不愛吃泰國菜。”秦臻說。她倒不是真的不愛吃泰國菜,隻是聽蘇奕這口氣,似乎是要帶她過去吃,而她並不希望和蘇奕同桌吃飯。

“那你愛吃什麽?”蘇奕問。

“原來我跟你結婚這麽久,你都一直不知道我愛吃什麽麽?”秦臻嘲諷道。

她說這話其實隻是想要讓蘇奕閉嘴,當然也確實達到了這個效果,但她居然發現,自己的心裏也有些酸酸澀澀的感覺,並且情緒在瞬間低落了下去。

蘇奕的雙手將方向盤握得死緊,他從後視鏡裏看見她唇角的那抹嘲笑,心就像是被揪住一樣疼。

她的話是那樣傷人,卻又讓他無法辯駁。他與她高中時便開始在一起,雖然中間隔了這麽多年才重遇,

但畢竟兩人在同一個屋簷下住了這麽久,他居然都沒有注意到,她到底喜歡些什麽。

他努力地回想,試圖從兩人曾經相處的細節之中發現她的喜好,然而任他想破了腦袋都找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結婚以後,他們兩人隻要是單獨在一起吃飯,如果是在家裏,她會做他喜歡的菜,就算是一起出去,她也都會以他的口味作為優先考慮。

蘇奕忍不住暴躁起來,他重重地捶了一下方向盤,刺耳的喇叭聲響起,不僅是秦臻,就連路過的行人與車輛都嚇了一跳。

“怎麽了?”秦臻緊張地問。

今天的蘇奕實在是太不正常,她簡直都不敢與他再呆在同一輛車上。

“沒什麽。”蘇奕的嗓音低沉,秦臻能夠聽得出來他的心情並不好,起碼比剛才要不好。

秦臻看了一眼窗外,發現已經離她住的地方還有差不多三站路的距離,她從這裏坐公車很快就能回家,於是她說:“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東西要買,不然你就在這裏把我放下吧。”

蘇奕當然不可能放下她。

“你要去買什麽?我跟你一起去。”他稍微地減慢了一些車速。

“不用了,我要買的東西挺多的,還是不要耽誤你的時間了。”秦臻連忙擺手。

“不耽誤。”蘇奕說。

秦臻看他這架勢,大概就是要跟她死磕到底了,於是她也懶得再裝出一副和諧的假象,說:“你覺得我們倆現在這樣子有意思嗎?離婚之前不是說過以後不要再往來了嗎?”

蘇奕的眼底黯然一片。

“你忘了我給你戴過的那麽多頂綠帽子了嗎?怎麽,你現在又不嫌棄我了?”秦臻的話一句比一句刻薄,一句比一句更能刺傷蘇奕的心。

“秦臻,我們能好好說話麽?”蘇奕皺眉。就算他承認是自己在沒有搞清楚事實之前誣陷了她,但他也無法忍受她用這樣尖酸的語氣與他說話。

“不能。”秦臻幹脆板起了臉,壓根不給他好臉色看。

“放我下車。”她強硬地說。

“不放。”蘇奕也很堅決。

秦臻是一個理智的人,即使憤怒到了極點,也沒有考慮過跳車或是搶奪方向盤這種會危害到自己生命的行為。因為這裏離她家確實不遠,她想著再熬上個十幾分鍾就能解脫,也就沒再與他爭執,卻沒想到在下一個路口明明應該直行的情況下,蘇奕選擇了右拐。

“你要帶我去哪裏?”秦臻很警覺地問。

蘇奕從後視鏡裏瞟了她一眼,沒有回答。

“我警告你,你要是不放我下去,我就報警了。”秦臻這會兒是真的緊張了起來,她不知道蘇奕想要對她做些什麽,也不知道他要把她帶到哪裏去。

然而蘇奕還是沒有理她。

秦臻見他壓根就沒有把她說的話當一回事,怒氣值瞬間就衝到了頂峰。她撥出了報警電話,在等待電話接通的時候手都在不停地顫抖。

“喂,您好?”

秦臻在聽到電話那頭傳來聲音的時候,內心仍在掙紮,但很

快,她定了定神,說:“您好,警察同誌,我現在被人綁架了,綁架我的人開的是一輛黑色的奔馳……”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吱”的一聲,車子一個急刹,秦臻沒有任何防備地向前倒去,腦袋撞到了前邊的靠背上又往後彈開,手機也從手中飛了出去。

秦臻這撞的一下還有點厲害,腦袋疼得癱坐在後座上半天都沒起來。

“秦臻?”蘇奕見秦臻閉著眼睛一臉痛苦地靠在那裏,立刻就急了。他從駕駛座下來跑到後座,卻又因為擔心她傷到了哪裏而小心翼翼地不敢碰到,隻能坐在一邊,焦急地問:“撞到哪裏了?”

秦臻緩了好久才終於回過了神來,但腦袋還是有些暈。

“不用你管。”她強撐著身體坐了起來,厭惡地看了他一眼,甚至都來不及去在意自己的手機,就想要打開另一側的車門下去。

然而她還是被蘇奕給拉住了。

“去醫院檢查一下。”他的語氣不容人置喙。

“不去。”秦臻嫌惡地想要甩開他的手,卻沒想到他更是得寸進尺地將她緊緊抱在了懷裏。

“對不起。”他將臉伏在她的肩窩處,低聲地說。

秦臻身體震了一下,然後就沒有再動了。

蘇奕居然在向她道歉……這簡直是她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可是……“你以為一句‘對不起’就會讓我感動,然後還像原來那樣圍著你轉嗎?”秦臻冷笑一聲,“對不起,我不是聖母,也做不到這麽輕賤自己。”

“我知道。”蘇奕說,聲音極輕,“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這都是我欠你的。”

“如果你真的要表現自己的歉意,那就麻煩你放過我,等你的別墅裝修好以後,就不要再來找我了。”秦臻盡力將心中的那一抹不舍壓下,冷硬地說。

“我做不到。”蘇奕抬起頭,與她對視。

他眼中的情緒秦臻看不懂,也不想看懂,於是她撇開了眼去。

“王紹東說,你和他之間沒有那種關係。”蘇奕緩慢地說,然而握住秦臻的手卻不自覺地加大了力氣。

“怪不得呢。”秦臻哂笑,看著他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些譏諷,“同樣的話,我跟你說的時候你不相信,別人跟你說你卻相信了。蘇奕,我們倆之間的信任薄得甚至還不如一張紙。”

蘇奕再度安靜了下來。她說的話都這樣有道理,他絲毫找不到理由去反駁。

“我以後不會再犯這種錯。”他向她保證。

“可是我不相信你了。”秦臻說著,想要將他推開,然而他卻紋絲不動。

“再給我一次機會。”他定定地看著她。

秦臻被他糾纏得再也沒有了耐心,大聲地質問他:“蘇奕,既然你不愛我,何必又要這樣逼我跟你在一起呢?你這不僅僅是在折磨自己,也是在折磨我你知道嗎!”

蘇奕被她問得低下了頭去,秦臻以為他會因為羞愧而放她離開,卻沒想到幾分鍾以後,他又重新抬起了頭來,表情變得格外嚴肅。

“我愛你。”他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