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隻是這麽簡單的三個字,說出來卻花了蘇奕全身的力氣與全部的勇氣。

他不是一個善於表達自己情緒的人,並且,他也有著自己的驕傲,在沒有確定她心意的情況下,他不敢隨便交出自己的底牌,因為害怕會被她取笑。

可是現在,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他想要的不過是她的原諒,以及能夠與她重歸於好。

秦臻從來沒想過會從蘇奕那裏聽到“我愛你”,之前的那些話也不過是為了逼他死心才說的,誰知道逼出來的會是這個,她甚至都不知道應該怎麽辦才好。

“現在,你願意考慮重新和我在一起了嗎?”蘇奕問她。

他的眼裏充滿了熱切,與他平日裏的冰冷完全不同。

“那個……我……”秦臻支吾著。因為他給的衝擊太大又太過突然,她簡直毫無招架之力。

“我不逼你現在就給我答案。”蘇奕說,“但起碼你要給我一個機會,不要再拒絕讓我呆在你身邊。”

秦臻垂下了腦袋,因為不知道要怎麽樣去麵對他。

“好嗎?”蘇奕又追問了一句,秦臻能夠聽得出他的緊張與急切。

然而此時她的心太亂,給不出他想要的答案,也說不出口拒絕他的話。

“等我想一想再說吧。”秦臻說。

蘇奕看得出來她的糾結,也知道現在再怎麽逼她也沒有用,於是說:“好,不過你要考慮快一點,我等不了太久。”

“嗯。”秦臻點頭。

“那麽現在你回答我一個問題。”蘇奕又說。

“嗯?”秦臻一聽到他說又有問題,莫名的就心慌意亂起來。

“你剛才傷得嚴不嚴重?需不需要去醫院?”

他的思維跳躍得秦臻完全跟不上。

她窘了一下,然後說:“不太嚴重,就是頭有點暈,休息一下就好了,不用去醫院。”

“好。”蘇奕表示了解,“還有一個問題,你想要買什麽?”

秦臻更窘了,她要怎麽樣告訴他其實她什麽都不想買?

“女性用品。”她的腦袋飛速地運轉,終於讓她想到了一個好的借口。

“噢。”蘇奕的臉騰地一下紅了,怪不得她不願意讓他陪著一起去。

“那你現在要去買嗎?”他問,聲音低得都快要聽不清。

“算了。”秦臻說,“家裏的還夠用。”

“噢。”蘇奕的臉紅得更加厲害。

他重新回到了駕駛座上,秦臻這才想起剛才被她甩出去的手機。她趴伏著身子找了半天,才在一個夾縫裏找到了它。不知道是那一下摔得太猛,還是手機的質量太差,她按了半天開機鍵,屏幕依然是黑的,一點反應都沒有。

“手機壞了?”蘇奕瞥了她一眼,問。

“不知道。”秦臻雖然平時總是手機不離身,有事沒事的時候都拿出來玩一玩,但每當遇到這種時候,她就傻了。

“先去吃飯吧,然後再去買手機。”蘇奕很快地就做出了決定。

秦臻現在也冷靜了不少,也就沒有再像剛才那樣激烈地反駁他,隻說:“不用了,我要回家。”

而蘇

奕竟然也沒有再與她爭執,一言不發地將她送到了公寓樓下。

“再見。”秦臻下車的時候甚至還與他很客氣地道別。

“等等。”蘇奕叫住了她。

“嗯?”秦臻停下了腳步,疑惑地看著他。

蘇奕從車上下來,大步地走到她的跟前,將自己的手機塞進她的手裏。

“沒有手機不方便,你先用我的,明天買了新的再還給我。”他說完,不等她拒絕就又回到了車上,並且迅速地駛離她家。

秦臻拿著他的手機看了半天,恨恨地罵了一句:“你特麽不告訴我密碼讓我怎麽用!”

不過這個問題也沒有讓秦臻發愁太久,因為過了一個多小時以後,蘇奕似乎自己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特意給她發了條短信告訴她手機密碼是他們倆的結婚紀念日。

可是最坑爹的是,秦臻壓根就不記得他們的結婚紀念日是哪天。

“以防你不記得,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是0213。”

還真是個好日子呢……秦臻默默地吐槽。

她終於成功地將他的手機解鎖,才發現他的手機桌麵上真是幹淨得跟他的家一樣。除了微博與微信以外,就再也沒有了自己下載的APP。

她打開了微博,蘇奕的賬號自己登陸上了。懷著八卦的心理,她偷偷地點開了他的主頁,發現他一條微博都沒有發過,並且關注的人隻有兩個。

秦臻記得她原來幫他申請微博的時候還替他關注了幾個人來著,到了現在居然就被他刪得隻剩下兩個了。而等她點開“關注”,更是吃驚地發現這僅剩的兩個居然全都是她的賬號。

她不得不佩服他的能力,明明她的小號都藏得這樣隱蔽了,居然還能被他給找到。

而他的微信也是同樣的情況,不過比微博稍微好一點的是,他的好友除了她,還有一個林柯。

因為蘇奕的手機實在沒什麽可以玩的,秦臻又不方便隨便下載APP,這麽看了一會兒,就放到了一邊。

等她吃完了飯,才發現林柯給蘇奕發了好幾條微信。她原本是不打算看的,因為信息這種東西太過私人,而她又擔心他們倆的聊天內容會有什麽公司的機密,被她看見了始終不好。可是當她看到林柯提到她的名字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好奇地點開了消息。

林柯發過來的前幾條都是網頁鏈接,並且還是某八卦論壇的。

“這是TY八卦現在最火的幾個帖子,您下次跟秦小姐聊天的時候可以試一下這些話題。”

看到這裏,秦臻才清楚蘇奕今天的反常是因為什麽。

林柯還真是個盡職盡責的狗頭軍師,就連追妹子都替蘇奕想好了方法,真真是讓人感動。

秦臻想了想,在對話框裏敲上幾個字:“秦臻不喜歡這些東西,以後都不要再給我發了。”

林柯在收到這些消息的時候,內心幾乎是崩潰的。今天下班以後他窩在酒店裏都沒幹什麽正事兒,全泡在論壇上看八卦貼了,就是為了替蘇奕收集素材,誰知道竟然會得到他這樣的回複。

秦臻又搗鼓了一會兒自己的手機,又是拆電池又是充電,然而這並沒有什麽用,照樣還是

開不了機。她這才徹底放棄,決定明天去買一部便宜的手機,起碼被摔壞了也不會心疼成這樣。

睡覺之前,她居然又收到了蘇奕的短信。

“睡了嗎?”他問,怎麽看怎麽像初次談戀愛的小毛孩之間的對話內容。

秦臻本不想理他,但又怕他是有什麽正事找她,也許他的手機裏頭還有什麽重要的資料之類的東西。

“還沒。”她回複他。

“你喜歡金色還是銀色?”他問她。

秦臻簡直要給他的腦回路跪了,這麽大晚上的給她發短信,問的竟然是這麽沒有營養的問題。

“銀色。”但她也還是如實回答。短信發出去以後,她覺得自己也是病得不輕,才會跟他進行這樣子的對話。

“好的。不早了,你早點休息。”蘇奕又發過來一條信息。

秦臻撇了撇嘴,懷著滿腔的疑問入睡。

不過很快,她就知道了他問她的那個問題到底是為了什麽。

不出意外的,蘇奕的車正停在她們樓棟門口。

她剛一坐上車,蘇奕就遞過來了一個盒子,秦臻瞟了一眼,發現是一部手機,並且外殼的顏色是銀色。

“給我的?”秦臻問。

“嗯。”蘇奕說。

“這可是蘇總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拿到的,本來人家店都關了門,他專門給店長打電話,逼著人家回店裏去拿了一部手機給他。”坐在前頭的林柯絮絮叨叨地說。

蘇奕瞪了他一眼,他立即就閉上了嘴,轉過了頭去。

“你幹嘛這麽麻煩人家。”秦臻不讚同地看蘇奕一眼,他眼裏原本期待的光就這麽暗了下去。

他沒有說話,隻是把手機放在了她的腿上。

秦臻並不想收下,但是她也知道,現在與他推諉肯定不會管用,必須找一個機會偷偷地還給他。

“你的手機。”她從包裏將蘇奕的手機拿出來給他。

他接過去解鎖,想了想,問她:“除了發短信以外,你還用過我的手機嗎?”

秦臻不好意思跟他說她上了他的微博,但是林柯給他發微信的事情,隻要他翻一翻記錄就能看見,並且,說不定林柯已經跟他提過了,於是她說:“昨天林柯給你發微信,我看了。”

“什麽?”林柯大驚失色,有些擔心地偷看了蘇奕一眼。

蘇奕也正看向他,眼神中帶著懷疑。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從哪打聽到我喜歡娛樂八卦的,但是我現在跟你們澄清,其實我對這些明星之間的事情沒有一丁點的興趣,當然如果你們硬要跟我聊這個,我也可以接受,但是請不要誤以為我是一個八卦的人好嗎!”秦臻憤然為自己辯駁。

林柯有些悻悻,而蘇奕看他的眼神又讓他驚恐。

“總覺得今天不會好過了”……這是他此刻內心的想法。

“你隻看了這些嗎?”然而蘇奕並沒有因為秦臻的發火而忘記之前的問題。

“嗯。”秦臻心虛地點頭。

“噢。”蘇奕將手機重新放回口袋裏,神情複雜莫辨。

秦臻隱隱地覺得,他看起來似乎有那麽一些失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