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需要拿一些資料,秦臻抽了個不忙的時間回了一趟公司。因為太久沒有在公司出現,她一進去就被同部門的幾個小姑娘拉著聊了好一會兒的天。

本來她是打算拿了資料就走的,結果中途又被司徒安截住,拉進了他的辦公室。他讓她坐在會客的沙發上,而他就坐在她的對麵。有差不多兩分鍾的時間,他就拉著一張臉瞪著她,什麽話都不肯說。

“幹嘛又擺出這麽一副苦大仇深的臉?誰又惹你不高興了?”秦臻問。

“你。”司徒安說。

秦臻覺得荒謬透頂,問:“我這麽久都沒在你眼前出現過,怎麽會惹你不高興?”

“你前段時間問我公司要不要招人,說你朋友想要過來,還記得嗎?”司徒安的臉越來越黑,然而音調卻很平靜,秦臻覺得他應該是在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怒氣。

“記得啊,怎麽了?”

“你那個朋友給我發簡曆了。”他的臉上出現了類似笑容的東西,卻讓秦臻有些膽寒。

“然後呢?”她故作淡定地問。

“然後?你還好意思問我然後?”仿佛被秦臻戳到了身上的某個開關,司徒安的怒火在這會兒終於爆發,他大吼一聲:“你為什麽不告訴我你那個朋友就是陸涵?”

“因為她不確定到底要不要過來啊,所以我就沒跟你說是她。”秦臻快速地給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借口,“再說了,就算是陸涵,你幹嘛要對我發這麽大的脾氣?難道你們倆之間有點什麽?”

秦臻懷疑地看著他。她隻知道陸涵喜歡他,卻不知道他對陸涵是個什麽態度。但是她以前還跟陸涵一起工作的時候,也跟司徒安提過她的事情,那個時候他聽到了也沒有這麽激烈的反應啊。

“我們倆之間什麽都沒有!”司徒安迅速地否定秦臻的質疑。

“那你這是為什麽?”秦臻不相信。

“我就是……”司徒安欲言又止,最後暴躁地對著秦臻揮了揮手,說:“你趕緊給我滾出去!我現在真是見了你就生氣!”

在事情還沒有搞清楚之前,秦臻當然是不會出去的。她換了個位置,坐到了司徒安的旁邊,緊追著他問:“哎,你倒是告訴我你生氣的原因啊,不然我擔不起這個罪名。”

“沒有原因。”司徒安始終守口如瓶。

“那你會錄用她嗎?”秦臻見撬不開他的嘴,又換了個問題。

“不會!”司徒安堅決地說。

“司徒安,我直到今天才發現,你居然是這麽一個公私不分的人!”秦臻強烈地譴責他。

“沒錯,我就是沒有你那麽偉大,明明都離婚了,還能跟蘇奕和睦相處。”司徒安酸溜溜地說。

秦臻被他噎得一時半會兒沒說出話,後來想通了,也就破罐子破摔:“對啊,我跟蘇奕都能和睦相處,你和陸涵難道還能比我們鬧得僵?”

司徒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知道是因為被她堵的,還是恰好被她給說中了。

“以前我跟你提陸涵的時候你不還挺正常的嘛?怎麽現在就成這樣了?”

秦臻問出了心中的疑慮。

“那不是因為沒跟她呆在一起嘛!”司徒安已經有些氣急敗壞,“陸涵那個女人很恐怖的,平時跟她聊聊天倒還好,要老跟她呆在一起一定會瘋的好嗎!”

“是嗎?”對於司徒安的說法,秦臻一點都不感同身受,“我之前跟她一起工作那麽久,怎麽就沒覺得呢?”

“我跟她同學了四年,也被她折磨了四年。反正這種女強人類型的女人,相處起來真的特別吃力。”司徒安的臉上是實實在在的心塞,看起來不像是在撒謊。

“終於有個人能治你,也是挺不錯的。”秦臻聽他這麽說,不僅不覺得同情,反而還有些幸災樂禍。

“你給我滾出去!”司徒安怒吼一聲,拽著秦臻把她扔了出去,並且很大聲地摔上了辦公室的門。

正在工作的其他同事聽見聲音,全都好奇地往這邊看過來,秦臻尷尬地給了他們一個笑臉,然後解釋說:“他今天可能沒吃藥,脾氣不太好。”

末了她還不忘提醒大家一句:“你們都小心點兒,可別撞槍口上了。”

所有人都心有戚戚焉。

秦臻拿了資料就趕緊走了,因為擔心司徒安突然抽風再把她給截住。

去別墅的路上,她給陸涵發了微信,問她司徒安怎麽給她回複的。

“他收到我的簡曆了嗎?”陸涵卻反過來問她。

“對。”秦臻沒說他為此還對她大發了一頓脾氣的事。

“我前兩天就給他發過去了,他一直都沒給我回複,我還以為他沒收到呢。”

秦臻看著陸涵發過來的消息,覺得司徒安也太缺德了一些,就算再怎麽不希望跟陸涵共事,起碼也得給人家一個明確的答複呀。

“他有告訴你我到底通過了沒有嗎?”陸涵問。

“他沒說,應該還在考慮。”秦臻因為不敢告訴她事實,隻能撒了個謊。

“噢。”

“沒關係,我還有其他同學也在G市,我也跟他們說了我要過去的事情,他們那邊都沒有問題。”陸涵卻一點都不在意。

“你為了追司徒安,也是蠻拚的。”秦臻看著她的這些行為,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麽。

“畢竟年紀大了,如果不拚一次,可能以後都會覺得遺憾。”陸涵說。

“祝你成功。”秦臻回複,雖然她覺得,以目前司徒安對陸涵的態度來說,成功的幾率微乎其微,但難保不會發生奇跡。

下午來接秦臻的是郭楷。

秦臻剛一上車,他就向她說明蘇奕的去向:“蘇總今天晚上要參加一個酒會。”

“哦。”秦臻對這些其實並沒有興趣。

因為家裏的零食都吃完了,秦臻晚飯過後打算去逛超市補庫存,順便散散步消食。超市離她的公寓不遠,差不多兩站路的距離。等到她拎著一大袋零食慢慢悠悠地晃回來的時候,發現樓下停了一輛熟悉的車,而車外還站了一個人。

小區裏的路燈光線比較暗,然而秦臻還是通過身形,一眼就辨認出來那個人正是參加完酒會的蘇

奕。

他背靠著車門仰頭望著樓上,指間的小紅點明明滅滅。

因為時間不早了,秦臻不可能繼續在外頭瞎轉悠,於是隻得走到他麵前。

蘇奕大約是沒有料到她會突然出現,並且還是從完全相反的方向,臉上有一刻的驚慌。他迅速地將還剩下大半的香煙扔到地上,用腳尖撚滅。

“你出去做什麽了?”他問,一開口便是一股煙酒味混合著迎麵撲來。

秦臻嫌棄地皺起眉頭,伸手捂住鼻子。

蘇奕見她這樣,不免有些難堪。

“我……剛剛從酒會上過來。”他向她解釋。

“我知道。”秦臻說,又問他:“這麽晚了你不回家,跑我這兒來幹嘛?”

“我沒有家。”蘇奕定定地看著她說。

明明他穿著一身價值不菲的定製西裝,打扮得又是那樣英俊瀟灑,可秦臻卻覺得此時的他看起來有些可憐。然而即便如此,她也還是硬著心腸說:“那就回酒店去。”

“林柯已經走了,我喝了很多酒,不能開車。”

這麽明顯的耍賴,秦臻要是看不出來,這麽多年恐怕就白活了。

“那就打車回去。”秦臻說,“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幫你叫車。”

蘇奕發狠一般地拽住秦臻的手腕,看著她的眼神透著執拗。

“我不回酒店。”他說。

“那你就在這裏呆一晚上吧。”秦臻甩開他的手,懶得再管他,頭也不回地進了樓棟。

出乎她意料的是,他居然沒有跟上來。

不知道為什麽,她心裏竟隱隱的有些失望。

秦臻回家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陽台上看蘇奕走了沒有。

那輛車依然還停在樓下,之前他站的地方,也還是有一個人的輪廓。

這是一個苦肉計,秦臻很快地判斷出來他的意圖。她也暗暗地同他較勁,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心軟,讓他得逞。

她把買回來的零食分門別類地放進冰箱,又跟往常一樣地去洗澡、睡覺。可是當她躺到床上的時候,還是不可自抑地想到了蘇奕。

他現在應該走了吧?她想。

她公寓裏的燈全都熄了,他應該知道她已經睡下了,那麽他就會死心了吧?

秦臻閉著眼睛在床上翻來覆去了很久,換了無數個姿勢,也還是沒有辦法入眠。她氣惱地掀了被子,並沒有開燈,而是借著手機的微弱光芒,輕手輕腳地走到了陽台上。

此時小區裏已經沒有什麽人在外頭走動了,周圍也安靜得嚇人。秦臻一眼就看見了蘇奕與他的車,他居然還沒有走。

秦臻給他打電話。她看見他低頭從口袋裏掏出手機,看了一眼然後毫不猶豫地掐斷。

他這又是演的哪一出!秦臻忿忿地想。她立刻又撥出一次,卻仍然被他掐斷。

“你到底想做什麽!”秦臻憤怒地發出一條短信。

這一次,蘇奕甚至連看都不看,直接把手機放回了口袋裏。

“靠!”秦臻氣得連髒話都飆了出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