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早上起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睡過了頭,急急忙忙地衝到客廳,沙發上已經沒有了蘇奕的身影,曬在陽台上的他的衣服也跟著一起消失。要不是她搬出去的那床被子被人疊得整整齊齊地放在沙發上,她恐怕就得懷疑昨晚的一切不過是她做的一場夢。

樓下蘇奕的車子還停在原來的地方,她好奇地走過去,副駕駛座的車窗就降了下來。

“上來。”蘇奕叫她。

秦臻拉開車門坐了上去,立刻就聞到了一股香味。

“我沒想到你會下來得這麽晚,給你買的早餐都快要放涼了。”蘇奕說著,把一個印有麥當勞logo的紙袋遞給她。

秦臻專注於早餐之中,沒有說話。

“下午我過來接你。”蘇奕將秦臻送到別墅後對她說。

原本這又是普通的一天,早上從家裏去別墅,下午從別墅回家。然而,在秦臻接完陸涵打來的電話以後,所有的一切都亂了套。

“我工作的事情已經搞定了,司徒安沒給我答複,我打算先去朋友的公司上班。明天下午我就到G市了,到時候咱們倆見個麵唄。”陸涵高興地通知秦臻。

秦臻沒想到陸涵會過來得這樣快,她還沒有想好要怎麽樣去麵對她。

秦臻先跟司徒安通了個氣,果不其然,司徒安在電話那頭就跟抽了風了一樣,不停地囔囔:“陸涵那個女人是不是有病啊!幹嘛非得跑G市來啊!”

“人家又不跟你一起工作,你有什麽看不慣人家的。”秦臻吐槽他。

“萬一她又突然跳槽到咱們公司了呢?你不是還沒跟她說你離婚的事嘛,你就不怕到時候被她發現?”司徒安突然又把矛頭轉向了她。

“我怕啊。”秦臻本就在苦惱這件事情,“我還在想到底要不要幹脆就把事實告訴她得了,免得我整天費盡心思遮遮掩掩的。”

“那就告訴她唄。看她這架勢,估計在G市得呆上好一陣子,你能騙她一時,難道還能騙她一輩子啊?”司徒安說。

被司徒安這麽一勸,秦臻也覺得還是老老實實跟陸涵講真話比較好,否則就她這樣的,肯定沒過幾天就會被陸涵給拆穿,到時候反而更加難看。

隔天下午收工以後,又是郭楷過來接她,秦臻讓郭楷直接把她送到陸涵住的那間酒店。

“咦,秦小姐,你是要去找蘇總嗎?”郭楷好奇地問。

他這一問反而還把秦臻給問愣住了,她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問:“你們蘇總也住在那裏嗎?”

“沒錯。”郭楷說。

從秦臻的回答中,郭楷聽出了她的訝異,自然也就知道了她去那邊的目的並不是找蘇奕。雖然他很好奇秦臻到底是去見誰,但因為這畢竟是她的隱私,所以他並沒有再問,隻是在給林柯匯報工作的時候把這件事稍微地提了一下。

陸涵住的是最普通的標間,秦臻認為,以蘇奕那吹毛求疵的程度,必須要住在這裏規格最高的總統套房,因此她並不擔心會遇到他。

陸涵在見到秦臻的時候就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將她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番,問了一個讓

她措手不及的問題:“你怎麽還沒有懷孕?”

秦臻意識到自己當初真是挖了好大的一個坑,這一跳下去,壓根就沒法再爬上來了。

“嗬嗬,嗬嗬,嗬嗬。”秦臻不知道應該怎麽回答,隻能傻笑。

陸涵當她是因為害羞,也就沒再就這個問題繼續糾結下去。

“你在這邊找好房子了嗎?”秦臻關心地問。

陸涵要在G市工作,當務之急自然是要找到一個住的地方,並不是誰都能跟蘇奕一樣土豪,可以長時間地住在酒店的。

“還沒呢。”陸涵麵露愁色,“我朋友說會盡快幫我找。其實也怪我自己太心急,一得到那邊肯定的答複就收拾東西跑過來了。”

秦臻在心裏暗歎:愛情的力量還真是偉大。

“對了,你和蘇奕在這邊搬新家我還沒去過,反正這兩天我也沒什麽事,不如抽個時間過去拜訪一下。”陸涵說。

“這個……其實……”秦臻本來想說“其實我跟蘇奕已經離婚了”,可是話都到了嘴邊了,卻怎麽都說不出口。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麽樣的心理才想要把這件事情隱瞞下來,大概還是害怕麻煩,害怕別人在知道以後會追問離婚的原因,而她又不知道應該怎麽向他們解釋。

剛好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屏幕上閃爍著的赫然正是蘇奕的名字。

“嘖嘖嘖,你們倆可真夠膩歪的,你這才出來多大一會兒,他的電話就打過來了。”陸涵揶揄道,眼神中充滿了歆羨的情緒。

秦臻勉強彎唇一笑,將電話接起:“喂?”

“你在恒洲?”恒洲是這間酒店的名字。

“對,陸涵來G市了,住在這裏。”秦臻知道肯定是郭楷透露了她的行蹤,因為怕他誤會,她連忙跟他解釋。

“你們吃飯了嗎?”蘇奕問。

“吃過了。”秦臻說謊完全不用打草稿。

“噢。”蘇奕低應了一聲,囑咐了一句“早點回家”,就被秦臻掛了電話。

“你吃過了?”陸涵問秦臻。

“沒呢。”秦臻搖頭。

“那你幹嘛跟蘇奕說你吃過了?”陸涵不解。

“因為不想帶著他一起啊,太麻煩。”秦臻半真半假地說。

陸涵佯怒地瞪她一眼,說:“你就可著勁兒地秀吧!”

因為陸涵說她從昨晚到今天一直都在收拾東西,下午又拖著兩大箱行李趕飛機,實在太過勞累,不想去太遠的地方,於是她們兩人的這頓晚飯就是在恒洲的自助餐廳吃的。

兩人原本正高高興興地邊聊天邊吃東西,突然陸涵給秦臻使了個眼色,又衝著她身後抬了抬下巴,說:“你們家蘇奕居然都找到這兒來了,也是蠻拚的。”

秦臻吃驚地回頭,果然看見蘇奕和林柯正從門口進來。

他們倆似乎隻是過來吃飯,並且還沒有看見秦臻與陸涵。

秦臻轉過頭對陸涵說:“他不是來找我的,可能就是過來辦事順便吃個飯。”

“既然都遇到了,不如就把他們叫過來一起唄。”陸涵相當熱情,然而

秦臻並不想與他們一起,於是連忙阻止她:“別,都說好了就咱們倆一起,他們要是過來了,肯定不太自在,都不能好好聊天了。”

陸涵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便沒再看蘇奕與林柯。

可是,她們不叫他們,並不代表他們不會自己主動過來。

也不知道他們倆眼神怎麽就那麽好,才一會兒的工夫,他們就已經端著盤子站在了她們的桌前。

“真巧。”蘇奕看著秦臻,笑得一臉高深莫測。

“對啊,真巧。”秦臻硬擠出一個微笑,卻沒有挪開位子的想法。

蘇奕便把目標轉向了陸涵:“介意我們坐在這裏嗎?”

陸涵當然不會拒絕他,甚至立即往裏頭挪了挪,空出了一個人的座位。

林柯順勢就坐了下去。

蘇奕就這麽直勾勾地盯著秦臻看,也不說話,看得她受不了地妥協,心不甘情不願地給他讓出了座位。

“謝謝。”他坐下以後,含著笑對陸涵說。

正如秦臻所擔心的那樣,蘇奕與林柯與她們坐在同一張桌子以後,整個的氣氛都沉悶了不少。

秦臻給了陸涵一個“看吧”的眼神,陸涵直到現在才真切地領悟到,為什麽秦臻之前說什麽都不肯跟蘇奕一起吃飯。

還真是夠尷尬的。

“不知道蘇總來這邊是做什麽呢?”陸涵起了個話頭,任誰聽都是在沒話找話。

秦臻一聽他這麽問,立刻就緊張了起來。蘇奕還不知道她沒有把他們離婚的事告訴陸涵的事實,萬一他說漏了嘴……

他說漏了嘴也好,她也就不用再去想要怎麽樣跟陸涵坦白。

蘇奕偏頭看了秦臻一眼,發現她微低著頭,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右手拿著叉子無意識地戳著盤子裏的食物。

他知道她是緊張了,卻不知道她為什麽緊張。

蘇奕的腦子此時在飛速地運轉,思考著一切的可能性。從陸涵問他的這個問題,他能夠肯定秦臻沒有跟她提過他就住在這間酒店裏;而從陸涵對待他友好的態度,並不像是知道了他已經和秦臻已經離婚的事情,否則她應該會避免他們倆的共處。

一想到這裏,他就有了一些眉目。

“剛剛給客戶安排好住宿,順便就過來吃個飯,沒想到會在這裏遇上你們。”他說。

秦臻吃驚地瞪大眼睛看他,而他正好整以暇地對她微笑。

“蘇總居然還親自給客戶安排住宿麽?”陸涵卻被他的這句話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嗯,很重要的客戶。”蘇奕流利地對答,讓人看不出絲毫的破綻。

對麵的林柯內心已經有一萬頭神獸奔騰而過,大BOSS這睜眼說瞎話的能力,怎麽日漸增強呢?

“你來G市是旅遊還是長住?”這回換蘇奕問陸涵了。

“我是過來工作的,現在還沒找到房子,暫時先住在這間酒店裏。”陸涵說。

“如果你要找房子的話,我剛好有一處介紹。”蘇奕接話道。

秦臻瞥了他一眼,涼涼地說:“你又開始搶你們員工的活了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