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她更想問的是:既然你都能給陸涵介紹房子了,自己怎麽還住在酒店裏呢?

蘇奕含著笑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中充滿了無奈與……寵溺?

秦臻覺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

然而陸涵並沒有關注他們兩人之間的互動,而是驚喜地問蘇奕:“真的嗎?什麽時候可以去看房?”

“看你什麽時候有時間了。”蘇奕說。

“明天可以嗎?”陸涵問,她是真的挺急著找房子的,因此一秒都不想要耽擱。

“當然可以。”蘇奕點頭。

秦臻見陸涵決定得這麽草率,不由有些擔心,於是問蘇奕:“那房子在哪兒?環境怎麽樣?房租貴嗎?”

“離你們公司很近,市中心的房子,環境一般,房租有點貴。”蘇奕回答,“不過我跟房東關係不錯,可以讓他便宜一些租給你。”

“那可真是太好了!”陸涵很高興,沒想到自己剛來G市的第一天就能夠把房子這個最困難的問題搞定。

因為蘇奕幫了陸涵這麽大的一個忙,此後她都努力地找著話題與他聊天,時不時地也會把秦臻給拉著一起,幾個人也算是“和樂融融”。

一頓飯吃完已經是兩個多小時以後了。秦臻摸著鼓脹的肚子,對於自己吃回了本錢這件事情非常滿意。而除了她以外的三個人吃得都不太多,這也讓她著實心疼了一把。

真是群敗家貨,她暗戳戳地想。

因為陸涵執意要將秦臻他們送到酒店門口,秦臻不得不拉著蘇奕陪她一起來演一場戲。蘇奕表現得相當配合,完全沒有露出慌張或是不滿的情緒。

而最心塞的莫過於林柯了,明明自己就住在這間酒店裏,偏偏還要被老板支使去把車開過來,送秦臻與他“回家”。

“蘇總明天也會在家吧?”他們一起等林柯把車開過來的時候,陸涵問蘇奕。

蘇奕先扭頭看了秦臻一眼,在看到她慌張的表情以及“不在”的唇形以後,他勾唇一笑,回答陸涵:“當然在家。”

秦臻真想把他給扔出去。

“那就好,我明天晚上會過去叨擾你們,不知道你們喜歡吃什麽,我打算買點菜帶過去,免得秦臻還要出去跑一趟。”陸涵說。

“不用了,買菜還是我來吧,你到時候看完房子直接過來就好了。”秦臻不好意思讓她破費。

“嗯,明天下午我先帶你去看房子,然後我們一起回去。”蘇奕自然地接話。

秦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還真把她家當成他家了!簡直不要臉到了極點!

“那行,剛好我也能蹭個車。”陸涵也沒有與他們糾結,很爽快地就答應了。

林柯把車開到了酒店門口,蘇奕對秦臻說:“走吧。”並且順勢摟上了她的腰。

秦臻的身子變得僵硬,她想扯開蘇奕的手,但當著陸涵的麵她又不能這麽做,於是隻能任他繼續吃豆腐。

“那就明天見嘍!”陸涵同他們揮手告別,秦臻與蘇奕異口同聲地說了一句“再見”。

“你們這倆夫

妻,可真夠默契的。”陸涵笑著揶揄。

“嗯。”蘇奕很坦然地應下,秦臻則是故意將臉偏向了另外一邊。

蘇奕鬆開繞在秦臻腰上的手,拉開車門讓她先上車。秦臻剛一鑽進去就連忙窩到了最裏邊,妄圖離蘇奕遠遠的。

蘇奕坐上車後,看見秦臻一臉戒備地看著他,又覺得好笑。他不過就是那麽輕輕地摟了一下她的腰,她至於防他防成這樣嗎?

為了逗她,他故意往她那邊挪了挪,直到緊靠著她。

“蘇奕你給我滾開!”因為陸涵看不見,秦臻這才放肆地重重推了他一把,然而他卻不動如山。

“不滾。”蘇奕說,一副“你能奈我何”的無賴模樣。

秦臻確實不能把他怎麽樣,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閉上嘴無視他。大概沒有人理他,他就能夠慢慢消停下來了。

“蘇總,現在是送秦小姐回家嗎?”前頭的林柯弱弱地插進來問了一句。

“嗯。”蘇奕回答。

回去的路上,秦臻為了能夠阻斷與蘇奕的交流,一直撐著腦袋裝睡,沒想到到了最後竟然真的睡著了。等她醒過來的時候,車子已經停在了她家樓下,而她的腦袋正靠在蘇奕的肩膀上。

在意識到這一切的時候,她迅速地坐直了身體,像是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粗著嗓子指責蘇奕:“都到了為什麽不把我叫醒?”

“剛剛才到。”蘇奕幽深的雙眸直視著她,話音中帶著笑意:“你醒得很適時。”

秦臻直接打開車門下車,正準備關上車門對車裏的人道謝並且道別的時候,她訝異地發現蘇奕居然早已從另一邊下來,正站在外頭,似乎是在等她。

“你下車幹嘛?”秦臻問他。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心裏又產生一股不祥的預感。

然而蘇奕卻沒有回答她,而是俯下身去隔著車窗交待林柯:“去把我的行李收拾一下,待會兒送過來。”

“好的。”林柯答應以後便開車離開。

蘇奕這才直起身子麵對秦臻:“陸涵說,明天會過來。”

“然後呢?”秦臻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些什麽。

“她不是還以為我們倆住在一起嗎?如果她明天過來,發現這裏沒有我的東西,你覺得她會怎麽想?”蘇奕說。

秦臻皺著眉頭看他,她總覺得他臉上的笑容格外奸詐狡猾,但又不得不承認他說的話很有道理。

“走吧。”他突然拉住秦臻的手,帶著她往小區外頭的方向走。

“去哪兒?”秦臻驚慌地問。

“買生活用品。”蘇奕耐心地給她解釋,“我的牙刷、毛巾、拖鞋,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全都要買。”

在聽他說完以後,秦臻不由咋舌,“這也忒麻煩了吧?”

“做戲不就應該做全套麽?”蘇奕瞟她一眼,得意地說。

從公寓去超市,秦臻幾乎抱怨了一路:“你剛才怎麽沒讓林柯直接把我們送到超市就好?害得我還要走這麽遠的路。”

“你要是覺得累,我可以背你。”蘇奕

說著,真的背對著她蹲下了身子。

“不用。”秦臻冷冷地拒絕。與其被他背著讓眾人圍觀,還不如自己老老實實地走過去。

因為想著這些都隻是做戲的道具,秦臻也沒打算要怎麽認真地去挑,幾乎都是到了貨架跟前,隨手拿走看得最順眼的那一個,而蘇奕也沒有提出任何的異議。

“明天你不用去別墅那邊了,我讓林柯過去監工就好。”蘇奕對秦臻說。

“陸涵不是晚上過來麽?又不影響我白天的工作。”秦臻並不打算按照他說的去做。

“明天早上你還有別的事情要做。”蘇奕卻是笑得一臉神秘。

“什麽事?”秦臻警惕地問,他不會又要用什麽事情來折磨她吧?

“陪我去買衣服。”蘇奕說得一派理所當然。

“為什麽?”秦臻下意識地拒絕,“你幹嘛沒事跑去買衣服?還拉著我一起。”

“我沒有帶太多衣服過來,當然得趕緊去買些衣服填充衣櫃嘍。”蘇奕說,“要不然陸涵過來看到了起疑怎麽辦?”

秦臻覺得蘇奕這回肯定是覺得自己抓到了她的命門,所以趁機提出各種過分的條件,偏偏她現在有求於人,還不能不從。

“行,隻要你信得過我的眼光。”秦臻恨恨地說。

林柯很快就把蘇奕的行李給送了過來。

“那我就先走了。”等蘇奕把行李拎進屋裏,林柯便向他們道別。

“哎……”秦臻立刻把他叫住,“你先走是什麽意思?”

她又回頭看向屋內,卻發現蘇奕已經“自覺”地進了她的臥室。

“蘇奕!”她大叫了一聲。

蘇奕慢吞吞地從臥室裏走出來,問她:“怎麽了?”

“你可以回去了。”她冷靜地下逐客令。

“可是我東西都沒整理好。”蘇奕找理由拖延時間。

“我可以幫你整理,或者你明天早上過來整理。”秦臻絲毫不為所動。

“可是林柯把我所有的東西都送過來了,我就算回了酒店也什麽都沒有。”蘇奕繼續找借口。

“那就帶一套衣服回去換。”秦臻防得滴水不漏。

蘇奕見跟她來這一套完全行不通,於是幹脆就坐到了沙發上,並且蹺起了二郎腿,擺出一副二世祖的樣子。

“反正我今天晚上就在這兒不走了,你趕我走也不走。”

秦臻發現蘇奕現在真是每天都在刷新她的三觀下限,對於他這樣子的耍賴,她除了幹瞪眼,沒有任何辦法招架。

林柯跟了蘇奕這麽久,也是與他有著相當的默契。趁著秦臻的注意力都在蘇奕那兒的時候,他用最快的速度跑進安全通道,並且連下了好幾層樓。

等秦臻發現林柯消失了的時候,就已經完全的束手無策了。

“你們兩個人……真的是……”秦臻發現自己連罵他們的力氣都沒有了,抑或者說是,她已經不惜得去罵他們兩個混蛋了。

“以後再見到你們倆,我一定有多遠躲多遠。”她咬牙切齒地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