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奕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掛進了秦臻的衣櫃裏,其他的東西也都分門別類的放在了應該放的地方。

他有種錯覺,好像他和秦臻又重新在一起了一樣。但一想到他們兩人目前所處的真實狀況,他又不免有些失落。

“秦臻。”

秦臻坐在客廳裏看電視,突然聽到蘇奕在臥室裏叫了一聲。

“幹嘛?”如果可以,她其實真的不想理他。

“你的熨鬥在哪兒?”他探出了半個頭來問她。

“你現在要熨鬥幹嘛?”秦臻雖然問得不太耐煩,但也還是起身去給他把熨鬥拿了出來。

“我的襯衫被林柯弄皺了。”蘇奕語帶嫌棄地說。

秦臻過去看了一眼他拿在手裏的襯衫,發現不過就是有兩道折痕,他居然要這樣大驚小怪。

“這又沒什麽影響。”她說。

“可是以前你都會幫我熨平整的。”蘇奕看著她,不知道為什麽,秦臻覺得他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委屈。

“那個時候我是你老婆,當然想讓自己的老公穿整齊的衣服羅。”秦臻故意拿話堵他。

果不其然,蘇奕聽到這話以後就沒有再做聲了,接過熨鬥就要自己動手。

秦臻敢打賭蘇奕肯定這輩子都沒碰過熨鬥這種東西,更別提熨衣服了。見他那笨手笨腳的模樣,秦臻都怕他這衣服不僅沒熨齊整,反而還給燙壞了。

“得了,你一邊呆著去吧。”她終究還是心疼那件頂她好幾個月工資的襯衫,把蘇奕趕到了旁邊。

這樣子的活秦臻做過許多回,三下兩下就能夠搞定。

蘇奕拿著熨好的襯衫,幽幽地感歎道:“我果然還是不能沒有你。”

然而秦臻隻留給了他兩個字:“嗬嗬。”

等蘇奕把他所有的東西都安置好了,秦臻才終於重新回到自己的臥室。

跟前一天晚上一樣,蘇奕依然還是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大約是已經有了經驗,秦臻再跟蘇奕共處一室的時候倒沒有之前那樣緊張了。再加上她本就有些睡眠不足,這會兒倒在床上沒多久就睡熟了過去。

但是睡在外頭的蘇奕卻不一樣。

他一直留心著房裏的動靜。

今天晚上她玩手機的時間不長,因為那微弱的光隻亮了一小會兒就完全滅掉。並且,屋裏也沒再傳來她不停翻身的聲音。

蘇奕知道她這是睡著了,然而他還不能夠完全確定。

“秦臻?”他壓低了聲音叫她,能夠讓她聽見,又不至於將她吵醒。

他等了好一會兒,屋內都沒有任何的回應,才輕輕地掀開被子,摸到了房裏。

秦臻租的公寓周邊並沒有高樓,晚上也沒有光汙染,而於現在的蘇奕來說,這一點非常的不方便。

她的臥室內漆黑一片,什麽都看不清楚,他隻能慢慢地摸索著前進,生怕一不小心踢到了什麽東西會把她吵醒。

好不容易摸到了床邊,他又極其緩慢地坐下。還好她的床墊不是原來家裏那種軟趴趴的,不會一坐就陷入一個坑裏。

因為離得近,周圍又極其安靜,蘇奕能夠清楚地聽到秦臻平穩的呼吸聲。雖然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

臉,但這樣子的和諧於他來說已經是一種奢侈。

秦臻睜開眼看到蘇奕就這麽靠坐在床頭睡著的時候,差點尖叫出來。

因為姿勢不太舒服,蘇奕睡得並不沉,秦臻輕微的一個動作,就能夠讓他驚醒。然而當他醒來發現天已經大亮,並且秦臻正皺著眉頭看著他的時候,還是不免心慌了一下。

“我沒有別的想法,隻是想離你近一些。”他第一時間向她解釋。

他一說話才發現嗓子疼得不行,大概是昨晚就這樣睡著了,連被子都忘了蓋,所以有些著涼。

秦臻對於他的話不是沒有反應,隻是她不想與他繼續糾纏,隻得裝出一副冷漠的樣子。

“我要換衣服了。”她冷聲下了逐客令。

蘇奕順從地從臥室出去,並且貼心地為她帶上了門。

秦臻去衣櫃找要穿的衣服,卻聽見外頭隱隱地傳來好幾聲被壓抑的咳嗽。

該!秦臻在心裏暗暗地罵,讓他晚上不好好睡覺,偏偏跑來房裏坐一晚上,著涼了簡直就是自己作的。

可是等她換好衣服、梳洗完畢,出去的時候還是扔了一盒感冒藥在茶幾上。

“一次吃一顆,一天吃兩次。”她說完就轉身去了廚房。

蘇奕將感冒藥拿在手裏,呆呆地盯著看了半天,嘴角掛上一抹滿足的微笑。

因為不用再大老遠地趕去別墅,秦臻也就有了閑心自己做早餐。最近的早餐都是蘇奕或是郭楷買的,為了方便能在車上吃,全都是些沒有湯湯水水的東西。好不容易能夠悠閑地吃一頓早餐,秦臻特意煮了兩碗麵條,還各臥了一個溏心蛋。

隻是這麽簡單的一碗麵條,但因為是隔了許久才終於再次嚐到她的手藝,蘇奕吃得分外滿足。

“你待會兒想去哪裏逛?”收拾碗筷的時候,秦臻順口問了一句。

“聽你的,畢竟這裏你比較熟。”蘇奕說。

秦臻卻因此起了壞心,故意逗他說:“如果我要帶你去批發市場呢?你會買那些便宜的地攤貨嗎?”

蘇奕卻是眼睛都不眨地說:“會。”

秦臻自然是不信的。

“我以前穿的也都是便宜的衣服。”他笑著說。

秦臻冷哼了一聲,轉頭看見茶幾上的感冒藥,問他:“藥吃了嗎?”

“還沒。”蘇奕剛一說完就發現秦臻的臉色變了。

“你是想像上次一樣,燒得起不來嗎?”她責問他。

“不是。”蘇奕解釋,“一會兒我要開車,擔心吃了藥腦子會不清醒。”

“我們打車。”秦臻說完,強硬地摳出一顆藥來塞進他的嘴裏,又逼著他吞下去。

秦臻帶蘇奕去的地方是G市的一個高檔商場……當然,和Star Mall比起來還是有好些差距,但也是G市有錢人常去的地方。

“不是說要帶我去批發市場?”蘇奕調侃道。

秦臻白他一眼,轉身作勢要走,“行,既然你想去,我們現在就去。”

“我就開個玩笑。”蘇奕立刻又把她給拉了回來。

秦臻帶著蘇奕去了男裝專賣,她不清楚這裏的牌子他看不看得上,反正這已經是全市最貴,他看不上也沒

有辦法。

“還記得你上次逼我買的那件毛衣嗎?”兩人在商場裏頭逛著逛著,蘇奕突然提起了這茬。

秦臻當然是記得的,那是她給他買的唯一一件衣服,雖然他收得不是特別情願。

“嗯。”她點頭。

“那件毛衣買回家以後就一直放在衣櫃裏,我還一次都沒有穿過。”蘇奕說。

“哦。”秦臻卻對這個話題興致缺缺。

蘇奕見秦臻一副冷淡的模樣,抿了抿唇,沒再繼續說下去。

“你要買衣服是隻為了裝裝樣子騙過陸涵,還是說裝完樣子以後自己平時還會再穿?”秦臻問蘇奕。

“當然是要穿。我也沒那麽多錢瞎揮霍。”蘇奕好笑地看秦臻一眼。

秦臻原本是打算,要是蘇奕隻是想要隨便買幾件衣服掛在衣櫃裏,她也就隨便陪他逛一逛,再讓他隨便拿幾件衣服結賬走人,可是既然他還是要穿,那必須就要耽誤一些時間陪他試穿。

唉,還真是麻煩。

為了提高效率,秦臻拽著蘇奕就隨便進了一家店,看到合眼緣的衣服要了合適的尺碼就往蘇奕懷裏塞。

“每一件都試試。”她說。

蘇奕被她這架勢給嚇到,但也不敢不從。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蘇奕簡直比那些走秀的名模還要忙,一會兒就換一件衣服出來給秦臻看。

不得不說,蘇奕的相貌和身材都非常好,簡直就是個天生的衣架子,再不起眼的衣服穿到他的身上,都會讓人覺得特別亮眼。

然而這樣一來,秦臻就有些遊移不定,不知道到底應該讓他買哪件才好。

“你覺得都很好看嗎?”蘇奕問她。

“嗯,都很好看。”秦臻重重地點頭。

“那就全都買下來吧。”土豪一聲令下,導購員的臉上立刻笑出了一朵花兒。

秦臻突然就有了一個新的想法:“哎,蘇奕,要不我以後也去這種大牌的服裝店當導購,然後你每個月來買一次衣服就好,怎麽樣?”

她覺得,這樣子拿到手的提成,恐怕比她現在的工資要高得多。

“瞧你那點兒出息。”蘇奕覷她一眼,嫌棄地說。

“嗯,我就這麽點兒出息。”秦臻也毫不客氣地應承下來,讓蘇奕無話可說。

因為蘇奕的豪氣,他們倆這一通衣服買完,居然也沒有花上太久的時間。

回去的出租車上,秦臻依舊自己看著窗外的風景,然而沒過一會兒,她就感覺到肩膀上壓了一個重物。再一回頭,才發現是蘇奕的腦袋。

“喂。”因為顧忌到司機大哥,她壓低了聲音提醒。

“我頭暈。”他微微地抬起頭,迷蒙的雙眸半睜,“讓我靠一會兒就好。”

此時的蘇奕有些“我見猶憐”的味道,秦臻見他豆腐吃得並不是太過分,也就隨他去了。

好不容易回了公寓,他的頭暈依然沒有好轉,秦臻便把自己的床讓給了他。

“你先睡一會兒,不然我就跟陸涵說一聲,把見麵的時間往後推一推。”秦臻說,給他把被子蓋得嚴嚴實實的。

“好。”蘇奕低低地應了一聲,就再也撐不住地合上了眼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