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奕這一睡就不見有要醒的趨勢,等到和陸涵約好的時間,秦臻也沒叫醒他,隻是給陸涵打了個電話,說明了原因,並且提出要將見麵推後。

陸涵雖然失望,但也能夠理解。

“要是你們家蘇奕病得太厲害的話,今天就不去看房子好了,晚上我直接過去你們家,順便也看看病人。”陸涵說。

“行吧,不過我估計蘇奕待會兒就能醒了,你再等等。”秦臻又瞅了一眼蘇奕,他睡得並不踏實,大約是鼻子堵了的緣故,他的眉頭緊皺,嘴巴微微張開。

果然,又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蘇奕自己猛地一下子睜開眼,啞著嗓子問秦臻:“幾點了?”

外頭仍是大亮,可見他醒得還不算太晚。

“3點45。”秦臻正玩著手機,看了一眼最上方的時間回答他。

蘇奕揉著腦袋坐起來。雖然醒了,但他仍是困意濃重。

“你還好嗎?”秦臻見他一副病蔫蔫的樣子,擔心地問,“要實在不舒服,今天就別出去了,陸涵也說可以再緩一緩。”

“沒關係。”蘇奕從床上下來,秦臻怕他腿上無力會摔倒,連忙過去扶住他。

蘇奕也沒跟她客氣,幾乎整個人都掛在了她的身上,壓得秦臻不自覺地彎了腰。

“你怎麽這麽重啊!”秦臻瞪他一眼,抱怨道。

蘇奕對她的說法極不讚同:“我這是正常的體重,是你自己太輕了,身上都沒什麽肉。”

他說著,視線不自覺地飄到了她的胸前。

秦臻也察覺到了他的注視,下意識地用手護在胸前,紅著臉吼他:“臭流氓!”

“嗯。”蘇奕很坦然地接受了她對他的這個稱呼。

然而他越是淡定,秦臻就越是羞憤。

“你自己走!”她將他一把推開。

他大概是沒料到她會來這麽一出,一時不防,被她推得晃了兩下,要不是秦臻嚇得趕緊抱住了他的腰,他恐怕就真的會摔到地上。

“你想抱我就直說,我不介意的,不需要用這樣迂回婉轉的方法。”蘇奕睨著她,戲謔地調侃道。

“誰想抱你!”秦臻怒斥一聲,本想要鬆開他,反而被他伸手抱住。

他抱她抱得很緊,力道之大,完全不像是一個生了病的人。要不是他又是咳嗽又是流鼻涕,秦臻真的要懷疑他是不是又在裝病博取同情。

“那就當做是我想抱你好了。”蘇奕說,笑得就像是一隻偷了腥的貓。

“誰準你抱我了!”秦臻想要掙開他,然而她剛剛一動,他就皺起眉頭,表情嚴肅地說:“別動,我頭暈。”

“你頭暈也不關我事!”秦臻嘴上雖然是這麽說,但也還是停止了掙紮。

幾分鍾過去,秦臻見蘇奕還沒有放開她的跡象,終於不耐煩地問:“你頭暈緩過來了嗎?人家陸涵還等著呢!”

蘇奕這才依依不舍地鬆開她。

秦臻不放心蘇奕一個人出門,她本想著給林柯打電話,讓他過來接蘇奕,結果電話打過去居然一直處於忙碌狀態。

“林柯該不會把我拉黑名單了吧?”秦臻盯著自己的手機,懷疑地問。

蘇奕心虛地掩唇輕咳一聲,眼神四處亂飄。

“不會吧,他跟你又沒有什麽矛盾。”他邊說邊咳。

“是嗎?”秦臻現在對蘇奕說的話,基本都不全信。

“那你把手機借我用一下,我試試看能不能打通。”她眯著眼睛,把主意打到了他的手機上。

蘇奕兩手插進褲兜,在秦臻看不到的地方,他偷偷地關掉了手機。

“我的手機沒電自動關機了。”他把黑了屏的手機拿出來給秦臻看,“昨天林柯給我收拾東西的時候好像忘了拿充電器。”

對於他的解釋,秦臻除了“嗬嗬”,再沒有其他想說的話。

“行,如果你不叫林柯,那就隻能自己去了。”秦臻知道對付這種死皮賴臉的人,隻有硬起心腸才行,“我待會兒要去超市買食材,沒空跟你一塊兒去,你自己看著辦吧。”

蘇奕見秦臻這樣堅決,隻得灰溜溜地重新把手機打開。

“居然還有電。”他故作驚訝地說,“看來這手機質量也不怎麽好,平白無故就自動關機。”

秦臻心想要是這話被人家廠商聽到了,估計得氣得一口血吐到他身上。

“是麽。”她冷笑一聲,“那就換一部新的好了。”

蘇奕知道自己的謊言已經被她識破,但仍強撐著裝作無辜。他給林柯打了電話,聽著聽筒裏傳來的“嘟”聲,心裏焦灼一片。

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期盼林柯不接他的電話。

可是就算借林柯十個膽子,他都不敢錯過老板的電話。

“蘇總?”林柯不明白蘇奕給他打電話是為了什麽,他昨天明明說過今天給他放一天假,唯一的要求就是,把秦臻的號碼拖入黑名單。

“開免提。”秦臻聽到了電話那頭有人說話的聲音,她怕蘇奕會在背地裏做什麽小動作,於是提出這個要求。

蘇奕知道自己一旦拒絕,那麽秦臻一定會懷疑他說的話,於是隻能如她所願地將免提打開。

“蘇總?”因為沒有聽到蘇奕的聲音,林柯又叫了一聲。

“林柯。”然而應他的人是秦臻。

“秦、秦小姐。”一想到自己受命將她的號碼拖黑的事,他就有些緊張。

“你是把我的號碼拉黑了嗎?”

果不其然,秦臻一開口就是問的這個。

“沒有啊。”林柯已經下定了決心,打死都不會承認。

“那為什麽我剛才給你打了幾個電話都是忙音?”秦臻步步追問。

“剛才接了一個客戶的電話,因為對方的問題太多,所以耽擱的時間長了一點兒。”林柯都快要膜拜自己這隨機應變的能力了。

秦臻雖然不怎麽相信他的這個理由,但也沒法找出什麽破綻來,隻能作罷。

“行,就當是個誤會吧。”

她這話一說出口,兩個男人同時都鬆了一口氣。

“那你現在有時間嗎?”秦臻又問。

蘇奕在心裏想著林柯一定得說“沒有時間”,而林柯的回答也確實沒有讓他失望。

“現在恐怕沒時間,剛才那個客戶的問題還等著我去處理呢。”林柯覺得自己真的是太牛逼了,這謊話編著編著,居然就成了一個連貫的故事。

“可是你們蘇總現在等著你接他出去跟人見麵,你要是不來,他就得自己去了。他現在正感冒著呢,頭腦不太清楚,萬一一個人出去出了什麽事,恐怕你也承擔不起。”秦臻斜了蘇奕一眼,示意他不許出聲。

“這……”林柯一時之間有些進退兩難。

“林特助,客戶的事晚點再處理吧,現在先過來接我一趟。”最後還是蘇奕做出了讓步。

“好,我馬上過去。”林柯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一個假期就這樣泡了湯,頓時心塞得想去撞牆。

蘇奕和陸涵約好了在人家小區門口見麵。

陸涵在看到陪著蘇奕過去的人是林柯而不是秦臻的時候,還覺得有些訝異。

“我以為秦臻會跟你一起來。”她說。

蘇奕淺淺一笑,替秦臻解釋道:“她說要去超市買食材準備晚餐,所以就不跟我一起過來。”

“她這樣子我可真太不好意思了。”陸涵有些羞赧地說,“她今天都照顧了一天的病人,還得因為我要過去而忙著做晚餐,真是太辛苦了。”

“嗯。”蘇奕點頭,“所以希望陸小姐你能夠速戰速決,我們也能夠早點回去。”

蘇奕這話說得很直接,反正除了秦臻以外,他也不會特別去在意聽他說話的人的心情。好在陸涵也不是小心眼的人,相反,她聽到蘇奕這麽說,更加羨慕秦臻嫁了個好男人。

蘇奕給陸涵介紹的這套房子的確不錯,雖然小區的環境一般了一點,但其他的地方全都合她的心意。

當即,她就做出了決定:“我就租在這裏吧,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夠簽合同?”

“等我跟我朋友說一聲,之後的事情他那邊應該會有人聯係你。”蘇奕說。

陸涵對蘇奕感激萬分,回秦臻公寓的一路上,不知道說了多少個“謝謝”。

“陸小姐。”蘇奕打斷她真情洋溢的感激之詞,“我很好奇,你在T市的事業發展得很好,怎麽會突然辭職,選擇到G市重新開始?”

聽到他的這個問題,陸涵露出了苦笑,“我還以為秦臻會跟你提起這件事呢。”

從她的表情,蘇奕看得出來她並不太想要跟別人解釋這個中的緣由,於是他說:“她向來對於朋友的秘密守口如瓶。”

“所以我才會把原因告訴她。”陸涵很是欣慰。

“其實也不是多大的秘密,就是我喜歡的人在G市,我過來也是想再爭取一把,看看能不能爭到後半輩子的幸福。”陸涵垂著頭,低聲說。

蘇奕突然的就被她的這番話戳中。原來她與他一樣,將事業的重心轉移到了一個嶄新的城市,都是為了爭取愛情。而因為這樣一個共同的目的,他對陸涵的好感又多了一些。

“祝你成功。”他說得異常誠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