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秦臻被這幾個男人調戲的時候,張阿姨突然衝進了廚房,等她再一次出來的時候,手裏多了把菜刀。

“你們這群王八蛋!我跟你們拚了!”張阿姨喊著,就朝一個男人衝去,抬起手衝著那人的胳膊就是一刀。

“張阿姨!”秦臻沒見過這樣血腥的場麵,她看見那個男人的胳膊瞬間就被割了個大口子,有猩紅的血不停地冒出來。

“媽的臭娘們找死!”

張阿姨的這一舉動徹底激怒了那群男人,他們統統將張阿姨圍住,想要搶她手中的菜刀。

可張阿姨此時就像發了狂一樣,不停揮舞著菜刀,大有“你敢過來我就砍死你”的架勢,讓那群男人近不了身。

秦臻此刻也顧不了那麽多,怕那群男人傷害到張阿姨,於是從地上撿起已經被砸得麵目全非的台燈,衝過去照著其中一個男人的後腦勺就是狠狠的一下。

燈管的玻璃碎屑落到了秦臻的手中,因為她握著台燈的力道而慢慢嵌入了她的掌心,而她卻絲毫沒有感覺到,隻是不停地往那人的腦袋上砸。

“賤人!你們都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秦臻被人大力地一推,跌坐在了地上,手掌在地上撐了一下,碎屑又往裏頭去了幾分,這才讓她疼到“嘶”了出來。

“居然敢打老子!媽的,今天就讓你個小賤人嚐嚐老子的厲害!”被秦臻打中後腦勺的男人一手扯住秦臻的長發,另一隻手則扇著秦臻嘴巴,眼神中透著狠厲,沒有半點的手下留情。

才被扇了幾下,秦臻就感覺到自己的臉部已經疼得麻木了,口腔中慢慢湧上來一股鐵鏽的味道。

“小臻!”張阿姨看見秦

臻被打,想要幫她,卻因為被那群人圍住而沒辦法過來。

“警察!”

隨著這一聲大喝,從門口湧進來了一群穿著製服的警察。

“都給我住手!”

打頭的兩名警察甚至已經掏出了配槍。

那群男人見狀,都停了手,卻沒有表現出一絲的慌張。

“我們是星科的蘇總派過來的人。”其中一個男人說,態度囂張。

進來的警察麵麵相覷了一會兒,再沒有了下一步的動作,隻是說:“不走就跟我們回警局!”

那群男人便扶著受傷的那兩個,一臉得意地魚貫而出,臨出門的時候,還對著秦臻她們比了個下流的手勢。

被秦臻砸中後腦勺的男人惡狠狠地放話:“小賤人,咱們以後走著瞧!”

“小姐,你沒事吧?”一名警察走到秦臻身邊,看著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擔憂。

“沒事。”秦臻艱難地吐出這兩個字,看向張阿姨,發現她好像也沒什麽事,才終於放心地暈了過去……

“蘇總!”

蘇奕正在和公司高層開會,他的助理林柯忽然急匆匆地衝進來。無視掉所有人或驚詫或責怪的目光,林柯徑直走到了蘇奕身邊。

林柯跟了蘇奕很多年,無論是工作能力或是為人處世全都沒有話說,像今天這樣貿貿然打斷會議的事從來沒有幹過,因此蘇奕猜測,一定發生了什麽重要的事情。

“怎麽了?”蘇奕淡淡地問。

林柯俯下身去,湊到蘇奕耳邊小聲地說:“鋼鐵公司家屬樓那邊的釘子戶沒處理好,對方受傷進了醫院,現在已經有大批的媒體堵在了咱們公司門口,醫院那邊聽

說也有記者去采訪了。”

蘇奕在林柯提到“鋼鐵公司家屬樓”的時候就有點不淡定了,再往後聽到他說有人受傷,迅速將麵前的文件一合,站了起來。

“我現在有點事要去處理,會議剩下的部分就由劉副總代為主持。”蘇奕交代完這些,給了林柯一個眼神,大步朝會議室外頭走去。

“給我說清楚,這是怎麽一回事。”蘇奕的臉很黑,看得林柯膽戰心驚。

他在蘇奕身邊做了這麽久的事,當然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並且是超級不好,幾乎可以進入一級戰備狀態。

“鋼鐵公司家屬樓那邊,有一戶怎麽都不肯搬走,今天是最後期限了,底下的人就找了一群小混混過去嚇唬嚇唬人,誰知道對方是個不要命的,兩邊真打起來了,並且兩邊都有人受傷。”林柯向蘇奕匯報著情況。

蘇奕聽林柯這麽說,稍稍安下了心。

秦臻早就簽好了合同同意搬走,那麽與小混混發生矛盾而受傷的肯定不會是她。隻要不是她,那麽一切都好辦了。

“樓下的記者讓公關部現在就去搞定,那幾個小混混是誰找的就讓誰主動離職。至於醫院那邊,你待會兒跟我一起去一趟。”蘇奕迅速地整理好一切,吩咐道。

“您要親自去醫院?”林柯驚異於蘇奕的這一項決定,“萬一對方的情緒不穩定,傷害到了您……”

“跟星科的企業形象比起來,我個人的身體健康並不是什麽太大的問題。”蘇奕淡淡地說。

其實,他親自去醫院,除了維護星科的企業形象以外,更重要的,還是想要去確認一下受傷的到底是不是秦臻……當然,這一點他不可能讓林柯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