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還在收拾青菜,就聽到門鈴在響,一打開門,發現外頭站著蘇奕和陸涵。

“咦,你們怎麽回來得這麽早?”她吃驚地問,“這麽快就看好了嗎?”

“對啊,那房子挺好的,我很滿意。”陸涵說。

而蘇奕卻是問她:“需要幫忙嗎?”

“要。”秦臻很不客氣地點頭,“去幫我把菜洗了。”

以前她就常讓蘇奕做洗菜的活兒,別的事情她也不放心他來幹。這會兒既然他主動提出來要幫忙,她當然是能少做些事兒就少做些事兒。

蘇奕立刻就鑽進了廚房裏。

陸涵看著他們倆的互動,滿眼都是羨慕。

“我現在特別想結婚。”她說,表情卻很失落,“也不知道得等到什麽時候去。”

“不會太久的。”秦臻安慰她,“你現在不是都來了麽,我相信你能攻下司徒安的。”

“借你吉言。”陸涵苦笑。

晚飯是秦臻與陸涵一起做的。原本秦臻沒讓陸涵幫手,但她自己執意堅持。

“我過來也沒買什麽東西,要是還什麽都不幹隻等著吃,恐怕我都得嫌棄自己。再有就是我呆在外頭跟蘇奕也沒什麽可說的,多尷尬呀。”陸涵說。

秦臻想了想,確實陸涵和蘇奕不熟,兩人獨處一定會冷場,也就隨了她的意。

蘇奕一個人在外頭用電腦處理公務。秦臻的公寓太小,並沒有書房,平時她自己在家裏工作的時候也都是利用客廳的茶幾,所以她端菜出去看見蘇奕毫無形象地坐在地上,覺得有些搞笑。

她掏出手機來拍下一張照片,並且很快地上傳到了微博。等下一盤菜再炒好出去的時候,蘇奕竟然換了姿勢,抱著電腦端正地坐在了沙發上。

大概他是看到了她的微博,意識到自己成了她取笑的對象,才想要挽回自己的形象。

“哎,你們倆怎麽住這麽小的房子?居然連個書房都沒有。就蘇奕給我介紹的那套房子都比你們這兒要大得多。”

陸涵也看見了蘇奕在客廳裏工作,她在剛進屋子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有了這個疑問,不過直到現在才找到機會問秦臻。

“蘇奕買的房子還在裝修,這間公寓是我以前還沒回T市的時候住的,這麽多年也有點感情了,再加上和房東又很熟,所以就還是租的這裏。”秦臻早就料到了陸涵會問這個問題,而這個答案也是她醞釀了好久才編出來的,絕對讓人找不出半點破綻。

“噢。”陸涵果然沒有生疑,隻是感歎:“你還真是個長情的人。”

“阿臻。”蘇奕突然到廚房裏來。

秦臻邊顧著鍋裏的菜,邊轉頭看他,卻發現他臉色有些不豫。

“怎麽了?”秦臻問。

“你請的客人來了。”他說,聲音有些僵硬。

“啊,我差點忘了!”秦臻大叫一聲,又連忙拜托陸涵:“你能幫我去外頭招待一下客人嗎?我跟蘇奕有些話要說。”

陸涵雖然對秦臻的要求很意外,但既然她已經開了口,她也不好意思拒絕。

“那好吧,不過你要快

一點哦,我跟人家不熟的話,很可能聊不上幾句話。”陸涵事先提醒她。

“好。”秦臻答應得很爽快。

陸涵脫下圍裙出去了,蘇奕接替了她的工作。

“你要說什麽?”他問秦臻。

“沒什麽。”秦臻回答得很敷衍,她雖然在跟他說話,但注意力似乎都放在了外頭的兩人身上。她躲在門後邊,偷偷地往外看,臉上是一副陰謀得逞的得意表情。

蘇奕以為她是在偷看司徒安,沉著臉冷聲提醒她:“不要忘了,現在我們還在演戲,就算你再怎麽想看人家,也等陸涵走了以後再說。”

“啊?”蘇奕說的這些話秦臻沒怎麽聽懂,“想看誰?”

“不要跟我裝傻!”蘇奕更加火大,“你就算思念司徒安,也應該看看時間場合吧?現在把他叫過來,是想要直接被陸涵戳破謊言嗎?”

秦臻這才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也清楚了他生氣的緣由。

“蘇奕……”她的臉也黑了下來,“看來我真的不能相信你說過的話。”

這回換蘇奕摸不著頭腦了。

“你什麽意思?”他問。

“沒什麽意思。”秦臻幹脆不再理他,也沒有再偷看外頭那兩人在做些什麽,重新開始翻炒著鍋裏的菜。

蘇奕意識到秦臻這下子是生氣了,但他不能確定她在氣他什麽。並且,他對她說的那句話極為在意。

“我真的不能相信你說過的話”……他說過的什麽話?而她,又為什麽不能相信?

他開始苦苦回憶,但他對她說過的話有那麽多,他實在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句,或者是哪幾句。

“對不起。”他幹脆放棄,低頭向她道歉。

為了能夠重新獲得她的信任,他曾經在網上搜索過許多的追女生秘籍,而其中的許多人都提到了相同的一點:當女朋友生氣的時候,無條件要向她認錯。

其實他本不是一個無條件妥協的人,但現在畢竟情況特殊,而且他也想通了,道歉算不了什麽,追老婆才是最重要的事。

從蘇奕來G市以來,秦臻已經聽他說過太多次的“對不起”,現在漸漸已經有了免疫力,再不會像剛開始的時候一樣,他一道歉,她就心軟。並且,她也發現,很多時候他的道歉,並不是真的意識到了自己錯在哪裏,而更像是一種應付,或者說是一種讓她原諒他的手段。

所以,秦臻依然沒有動搖,甚至連一個眼風都沒有給他。

“阿臻。”他軟下了聲調,低低地叫她。

秦臻動作麻利地將燒好的魚裝盤,遞給他說:“端出去。”

蘇奕不敢怠慢,連忙端著盤子出了廚房。

這間公寓裏並沒有專門的餐廳,秦臻一個人住,基本上都是隨便弄兩個菜,擺到茶幾上邊看電視邊吃。今天是因為有客人,她才搬了一張能夠折疊的桌子出來,支在離廚房不遠的地方。

蘇奕一出去,外頭冷凝的氣氛才稍微得到了一些緩解。

“蘇總,要不你來招待客人,我進去給秦臻幫忙好了。”陸涵主動提出來說。

司徒安

也盯著他看,表情算不上友好。

蘇奕自然是不希望跟司徒安獨處的,於是回絕了陸涵:“不用了,你們再聊一會兒,還有最後一個菜。”

為了能夠跟秦臻搭上話,蘇奕一進廚房就向她匯報外頭的情況:“他們兩個人看起來好像很尷尬。”

秦臻之前是預料到會發生這樣子的情況的,這兩人雖然是同學,但是畢竟有這麽多年沒見了,而且司徒安對陸涵的態度也很冷淡,不像是能愉快聊天的樣子。

她加快了手上的動作,迅速地將最後一道菜做好,端出去擺上桌子。

“開飯了。”她對著客廳裏相對無言的那兩人吆喝了一聲,幾乎是同時,那兩個人都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司徒安臉上的表情是終於熬到了頭的那種,而陸涵則是有些怯怯的,興致不太高昂的模樣。

飯桌上,秦臻與蘇奕坐在一邊,陸涵與司徒安則坐在他們的對麵。

蘇奕與司徒安兩人似乎都處於低氣壓的區域,一直都沒有開口說話,而陸涵也一直低著頭,不停撥弄著碗裏的白飯。

“哎,大家好不容易在一起吃個飯,你們怎麽都板著臉,跟人家欠你們多少錢似的。”最後隻能秦臻來調節氣氛。

“你不欠我錢。”司徒安瞪著秦臻,說:“至於欠我什麽,你自己心裏清楚。”

陸涵手中的筷子一頓,深吸了一口氣,才鼓起勇氣對司徒安說:“這不能怪秦臻,她也隻是為了幫我。”

“不是,今天的事情是我自己自作主張,跟陸涵沒有關係,司徒你要怪就怪我好了。”然而秦臻並不需要她替自己來承擔責任。

聽到這三個人的對話,蘇奕感覺自己好像跟他們不在一個世界,要不然他們說的分明是中文,可是他為什麽一句也聽不懂?

司徒安重重地哼了一聲,一點也不給陸涵麵子地對秦臻說:“以後不關你的事,就不要隨便插手。”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以後你們倆的事我不管就是啦。”秦臻原本隻是想讓他們倆見上一麵,能夠說上幾句話也好,卻沒想到司徒安會直接把自己的態度擺明,絲毫不顧忌陸涵的想法。

“對不起,是我讓你們不自在了。”陸涵放下筷子,抱歉地看向秦臻,“今天我就先走了,改天我再過來玩。”

她不顧秦臻的挽留,從沙發上拿了自己的包就快步地跑出門去。

秦臻惡狠狠地瞪了司徒安一眼,趕緊追了出去。

還好陸涵還等在電梯口,在看到秦臻出來的時候,她快速地背過了身去。秦臻看到她有一個抹眼淚的動作。

“陸涵。”秦臻因為歉疚而有些不知所措,“今天都是我的錯,我不該不跟你說一聲就把司徒安也叫過來了。”

“沒關係。”陸涵努力挽起一個笑容來麵對她,“你也是想要替我創造機會,我應該感謝你才是。”

秦臻見她這樣,愈發心疼,但又不知道應該怎麽樣去安慰她。

電梯在這個時候到達。

“我先走了,你不要多想,我真的不怪你。”陸涵拍了拍她的肩膀,踏進電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