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涵剛走,司徒安也從屋裏出來。

“你也要走?”秦臻問他。

“陸涵都走了,我也沒有留在這裏的必要了,不是嗎?”司徒安語帶嘲諷地說。

“我……”秦臻知道司徒安在怪責她,但她也推卸不了責任。

“你什麽都不要說。”司徒安伸出手製止她,“我現在很生你的氣,萬一你說了什麽不中聽的,我會更生你的氣。所以,我打算先回去冷靜一下,等我不生你氣了再跟你說話。”

秦臻識相地閉上了嘴,安靜地目送司徒安進入電梯。

而在經曆了這樣子的一場“戰爭”以後,依然能夠波瀾不驚地吃飯的人,大概就隻剩下了蘇奕一個。

他依然慢條斯理地夾著菜,似乎完全沒有被剛才那兩人影響,甚至嘴角還有一絲莫名的笑意。

秦臻走過去坐到他旁邊,想要像他一樣端著碗繼續吃飯,卻發現自己已經胃口全無。

她現在無比懊惱,如果陸涵與司徒安的關係因為她的這一次自作多情而變得更差,她都不知道應該怎麽樣去向陸涵謝罪。

嗯,不止陸涵,還有司徒安。

蘇奕卻對她的煩躁仿若未查,一碗飯吃完以後,甚至還去廚房添了第二碗。

“你快點吃,吃完以後把你的東西收拾收拾,叫林柯過來幫忙搬走。”秦臻現在心情不好,看到蘇奕在旁邊怡然自得,愈發火大,隻想著眼不見為淨。

“一利用完就把我給甩掉,秦臻,你會不會太勢利了一些?”蘇奕放下手中的碗筷,無奈地看著她。

“沒錯,我就是這麽一個勢利的人,你從以前開始不就知道了嗎?不然你幹嘛要把所有的財產都轉到我的名下?不就是想要用錢拴住我麽。”秦臻毫不留情地戳著他的痛處。

“那你就沒想過我為什麽想要拴住你嗎?”蘇奕盯著秦臻,雙眸中閃過期待的神采。

大概是他的眼神太過炙熱,讓秦臻有些承受不住地偏開了頭去,避開他的視線。

“沒想過。”她違心地說。

“因為我……”

蘇奕接下來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已經被張惶的秦臻打斷。

“我先把這些碗筷收一收。”她就像是安了彈簧一樣,猛地一下子從椅子上彈起,迅速地將自己和已經離開了的那兩人的碗疊放在一起,拿進了廚房。

蘇奕看著她倉皇逃離的背影,眸中的光亮漸漸熄滅,但很快,他又自己想通:

既然她現在還沒有準備好麵對他真實的感情,那麽他就放慢腳步,循序漸進,總比一下子進攻將她嚇跑了要好。

反正他現在已經理清楚了今天秦臻、陸涵與司徒安三個人不對勁的原因,既然秦臻與司徒安沒有關係,那麽他攻破防線的難度又低了一個等級。

才在這裏擺了一天的東西,就又重新被收起來。蘇奕雖然覺得舍不得,但也莫可奈何。

“萬一陸涵之後又要過來怎麽辦?”蘇奕問。

秦臻倒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今天陸涵在這裏有了這樣不愉快的經曆,想必她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再踏足這裏。

“再說。”秦臻很不以為然。

“不然我把昨天買的東西都放在這裏好了,萬一陸涵要再過來,也不用興師動眾地搬一堆東西。”蘇奕提議道。

秦臻想了想,那些東西都是全新的,即使蘇奕用不上,她也能自己用或者是給來的客人用,而且他如果要把那些東西全部搬走,確實是個比較大的工程。

於是,她說:“那你就留在這兒吧。”

蘇奕勾了勾唇角,說:“好。”

最後他隻拿走了他原本就有的東西,那些新買的生活用品以及掛了半個衣櫃的衣服全都被他留在了秦臻的公寓裏。

“衣服你也不帶走?”秦臻問。

其他的生活用品都是些便宜貨他扔了也就扔了,這些衣服加起來都好幾十萬了,他居然也放在這裏,也不怕她掛網上去賣了換錢。

“行李箱裝不下。”蘇奕給了一個最樸實的理由。

這一次,林柯很快就過來替蘇奕搬走了他的東西。

“明天早上見。”蘇奕臨走前對秦臻說。

送走蘇奕,秦臻才有時間給陸涵發信息。她不敢提司徒安,也不敢問她現在情緒有沒有平複,隻發過去一條“到酒店了嗎?”

陸涵回過來的信息也很簡單,隻有一個“嗯”,但這也讓秦臻稍微能夠安心一些,起碼她沒有在外頭瞎逛。

那天以後的好長一段時間,陸涵都沒有再跟秦臻聯係。而秦臻自己本來也忙,每天在外頭流了一身的汗,回家以後就隻想著洗澡、吹空調、睡覺。偶爾想起來,她也會給陸涵發一條微信問問房子和工作的事情,在得知她的房子和工作全都搞定以後,秦臻也就沒再去打擾她。

而司徒安那邊也是同樣的杳無音訊。他自己說要等消氣以後才會找她,秦臻也就沒有操之過急。反正司徒安那大大咧咧的性子,即使再怎麽生氣,最後肯定也不會真的跟她斷交,所以她很有耐心地一等再等,直到某天下午,他打電話過來邀請她參加一個婚禮。

“新郎是我爸媽的一個學生,新娘是個美國人,這個婚禮也是在美國舉行。我爸媽碰巧沒時間去,但是人家又給了兩個名額,所以就讓我隨便帶個朋友一起去。”司徒安說。

秦臻有些遲疑,一來是她還要顧及手上的工作,二來則是畢竟司徒安曾經對她表過白,雖然現在他們倆的關係依舊還是如同以前一樣,但這一次去就他們兩個人,難保不會被別人誤會,並且她自己對這種曖昧不清的情況也比較排斥。

“不然你找別人吧,你也知道我現在事情多。”秦臻委婉地拒絕他。

“我要是能找別人早就找了,哪裏還會給你打電話?我跟你講秦臻,就上次那件事兒,我到現在氣還沒消呢。你要想讓我原諒你呢,你就趕緊地答應了,咱們倆就還跟以前一樣,不然就等著我跟你友盡吧。”司徒安惡狠狠地威脅她。

他都這樣子說了,秦臻也不好意思不從。

“那要去幾天啊?去久了是肯定不行的,那邊沒人盯著我不放心。”秦臻還記掛著自己的工作。

“就去參加一場婚禮而已,包括在飛機上的時間,

最多三天。”司徒安說。

三天的話秦臻還是可以接受的,就是不知道蘇奕那邊有沒有意見。

“那我還得先跟蘇奕請個假,讓他派人過去看著才行。”秦臻對司徒安說。

司徒安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才重又開口:“其實上次我就想問你了,但是被你氣得忘記了。你和蘇奕,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他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秦臻也沒辦法跟他撒謊。

“就隻是在陸涵麵前演一場戲而已。”秦臻主動坦白。

“你上次不是說要跟她坦白的嗎?怎麽又反悔了?”司徒安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不帶有任何負麵的情緒。

“可能是不喜歡一遍遍地解釋,也不喜歡被人安慰。”秦臻歎了口氣說。

司徒安還記得秦臻上次喝醉以後說過愛的人隻有蘇奕一個,他想問她:“其實你就是想要借這個機會跟蘇奕多一些相處的時間吧?”

但最後還是沒有問出口。

“你有病。”他用一貫的毒舌來掩飾自己內心真實的情緒。

“對,我也覺得自己有病,每天都在作死。”秦臻卻反常地沒有反駁他,這讓他反而有些不太習慣,甚至不知道應該再繼續說些什麽。

“到時候我會把航班號和時間發給你,我們直接機場見就好了。”他最後還是繞回了婚禮的事情上。

“行。”

秦臻這邊剛答應下來,就給林柯打了電話。雖然蘇奕讓她有什麽事直接聯係他就好,但她還是習慣跟林柯溝通,大概是因為壓力沒有那麽大。

她把要去參加婚禮的事情告訴了林柯,隱去了與她同行的人是司徒安的這個事實。

“這件事情我沒法做主,還得請示一下蘇總。蘇總現在在開會,等會議結束我會向他反應你的要求。”林柯的態度是相當的公事公辦。

“好。”

秦臻很有耐心地等待林柯的回複,然而等到的卻是蘇奕的電話。

“你要去美國參加婚禮?”他一開口就問。

“嗯。”

“誰的婚禮?”

“這個跟你沒有關係。”

蘇奕被她噎了一下,但立刻又說:“我不知道你有什麽朋友在美國。”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秦臻隔著電話翻了個白眼。

“碰巧我也有個朋友在美國結婚,我們倆也許可以一起去。”蘇奕說。

“這麽巧?”秦臻覺得奇怪,並且有些質疑他的話的真實性。

蘇奕並沒有撒謊,結婚的人是他的大學同學,後來去了美國深造,畢業後就定在了那邊,兩人偶爾也會有些聯係。前兩年對方出差來了一趟T市,在這裏呆了足足兩個月,住、行全都是蘇奕替他安排的,因此這次人家結婚給他發請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蘇奕隱瞞了的事實是,這場婚禮他原本沒打算過去。現在星科在G市的發展正處於關鍵階段,他不能隨隨便便就離開。可是既然這麽巧秦臻也要去美國,他當然不會放過這樣一個與她長時間相處的機會。

“就是這麽巧。”他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