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拎著東西進了房間,蘇奕看見她兩手的購物袋,好奇地問:“這是什麽?”

“下午逛街買的東西,打算帶回去送人的。”秦臻說。

“噢。”蘇奕點頭,等到秦臻把東西全都放到茶幾上以後,他又冷不丁地問了一句:“有送給我的嗎?”

“沒有。”秦臻很幹脆地回答。

蘇奕的臉色立刻就沉了下去。

“想要什麽自己買去,我可沒錢送你禮物。”秦臻很坦然地表現出了自己的“摳門”。

蘇奕雖然相當鬱卒,但也沒有再說什麽。

沒過一會兒朱心晴突然給她發來了視頻邀請,秦臻不用想都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麽。

自打朱心晴知道秦臻要來紐約以後,就給她發了一個超長的清單,上邊全是讓她幫忙買的東西。

酒店裏有wifi,秦臻不擔心會燒錢,但是這畢竟不是她自己的房間,她事先請示了一下蘇奕:“朱心晴要跟我視頻,你介意嗎?”

“不介意。”蘇奕表現得很大方。

秦臻這才按下屏幕上的“接受”。

“怎麽樣怎麽樣,東西給我買了嗎?”秦臻剛剛才看見朱心晴的臉,她的聲音就歡快地傳了過來。

“買了。”秦臻瞪她一眼,無奈地說。

“快快快,給我看看!”朱心晴催促道。

秦臻跟她做了這麽多年的朋友,真的是第一次看見她臉上出現這樣燦爛的笑容。

“急什麽,又不會跑了你的。”秦臻語帶不滿地說,但也還是按照她清單上的物品,一樣一樣地從袋子裏拿出來給她看。

朱心晴看得眼睛都直了,在秦臻把東西重新收回袋子裏以後,她又問:“你什麽時候能回來?”

“明天要去參加婚禮,後天早上的飛機。”秦臻回答。

“唉,還要等兩天。”朱心晴歎了口氣。

“不止兩天。”秦臻好心地提醒她,“我回國以後立即給你寄快遞也要兩天才能送過去。”

朱心晴的臉垮得更加厲害。

“我一定要努力攢錢,爭取在有生之年出國去瀟灑一次!”她握著拳說下豪言壯語。

“出國旅遊又不是多困難的一件事……”秦臻對於朱心晴這樣子小題大做有些看不下去。

“我回國以後要回一趟T市,如果她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幫你把這些東西帶過去。”蘇奕突然走到秦臻身邊,插進她們兩人的對話中。

朱心晴在看見蘇奕出現在畫麵之中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她傻愣愣地看了他半晌,指著他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回T市也是要忙正事吧,反正快遞也很方便,就不麻煩你了。”不等朱心晴開口,秦臻就首先回絕了蘇奕。

“不麻煩,我可以把這些東西帶回T市以後再讓其他人送給朱心晴。”蘇奕說,大概是怕秦臻再度拒絕,他又補充了一個理由:“好歹我和朱心晴也是高中同學,幫這點小忙也是應該的。”

朱心晴終於反應過來,在聽到蘇奕的話以後連忙點頭,說:“沒錯,好歹也是同學一場。”

秦臻無語地看著朱心晴,既

然這兩個人都已經商量好了,那她也沒什麽好繼續阻止的,正好還替她省了十幾塊錢的快遞費。

買東西的事情解決了,秦臻與朱心晴又聊了一些有的沒的。因為蘇奕坐在一邊玩手機,她們兩人聊的話題都很正常,也很正經,大概就是哪個同學近來要結婚,或者是哪個同學生了孩子要擺酒。

“我先去洗個澡。”可能是看時間不太早了,蘇奕放下手機,從行李箱裏找出自己的睡衣,進了浴室。

等到浴室的門完全關上,朱心晴才換上了一副八卦的表情。

秦臻當即就生出了一股掛斷視頻的衝動。

“你居然跟蘇奕睡一間房!”朱心晴驚叫,“秦阿臻,你又在打自己的臉了!”

秦臻被她叫得有些頭疼,因為擔心蘇奕會聽到,她還特意戴上了耳機。

“我沒跟他睡一間房。”她首先否定,然後解釋:“我會在這裏,是因為他剛才胃病又犯了,我擔心他晚上可能會再犯病,所以就留在這裏陪他。”

朱心晴一臉“你就編吧”的表情,看得秦臻真想胖揍她一頓。

“不過……你不是說是跟司徒安一起去參加婚禮的嗎?怎麽蘇奕也在那邊?”朱心晴不解,“難道他是跟著你過去的?”

“不是。”秦臻說,“他隻是碰巧來參加同一場婚禮,據他自己說,他跟新郎是大學同學。”

朱心晴驚訝地長大了嘴:“世界上居然有這麽巧的事情!”

“對呀。”秦臻也覺得世界可真奇妙。

“那你現在跟蘇奕在一起,司徒安怎麽辦?他不會不高興嗎?”朱心晴又問。

“我跟司徒安什麽事都沒有,他為什麽要不高興?”秦臻甩了她一個大白眼。

朱心晴的手機似乎是進了一條消息,秦臻隔著屏幕都能聽到某品牌手機默認的消息提示音。

朱心晴從一邊拿過自己的手機,把秦臻暫且撇在一邊,低下頭去查看,秦臻發現她的嘴角有一抹疑似“少女懷春”的笑容。

等到她“劈裏啪啦”一陣回複完信息,重新看向電腦的時候,秦臻才問她:“誰呀?”

把她平時八卦時候的表情、語氣都學了個十成十。

“沒誰。”朱心晴故作淡定地說,然而她那到處亂飄的小眼神與嘴角壓都壓不下來的笑意透露了她的秘密。

“朱心晴你還跟我保密呢?”秦臻立刻就不滿了,並且惡狠狠地威脅她:“你今天要是不老實交待,你那些東西就別想要了。”

“哎……你別啊……”朱心晴一聽她這麽說就慌了,“別衝動啊秦阿臻,咱們倆有話好好說還不成嗎?”

“別跟我說這麽多廢話,我就想知道剛才給你發信息那人是誰。”秦臻逼問道。

“林柯。”朱心晴的聲音很小,因為害羞,她還低下了頭去。

“林柯?”秦臻不確定地重複。

“嗯。”朱心晴點頭。

“蘇奕的助理林柯?”秦臻又問。

“嗯。”朱心晴再次點頭。

“朱心晴你……”因為這個消息給她帶來的震驚太過巨大,秦臻一時半會兒居然都無言以對

“你可真棒。”最後,她隻憋出了這麽四個字。

“對不起啦,阿臻。”朱心晴以為她是生氣了,連忙討好地向她道歉,“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主要是你跟蘇奕的關係那麽複雜……而且你對林柯一直都有意見,我怕你知道了要罵我不仗義,所以就沒敢告訴你……”

秦臻其實原本沒有生氣,隻是太過驚訝,可是聽她這麽一解釋,火氣就上來了:“所以你知道不仗義還是跟林柯在一起了嗎?”

“愛情這種事情……誰也說不準的嘛……”朱心晴笑得一臉羞澀。

秦臻雖然確實因為蘇奕而對林柯有一些意見,但看朱心晴這副模樣,顯然是被林柯迷得不輕。而且朱心晴單身了這麽些年,一直沒有找到男朋友,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她也不好去說些什麽……況且,秦臻自己拋開偏見客觀地看待林柯的話,也認為他是一個相當合適的結婚人選。

“可是林柯現在不是都一直呆在G市嘛,你們倆怎麽談戀愛?不是連約會都不行嗎?”秦臻對這一點相當好奇。

這兩人似乎都沒有怎麽見過麵,不過就是在微博上互相關注了,怎麽就走到一起去了呢?

“對啊。”說到這裏,朱心晴似乎又有些泄氣,“我其實最近也在考慮,等到和林柯的感情再穩定一些了,我就把這邊的工作辭了,去G市跟著你混。”

“你去了G市,朱爸和朱媽怎麽辦?他們倆年紀也大了,你就這麽貿貿然地去了外地,他們因為會難受的吧?”秦臻問。

“我也糾結過這個問題。”朱心晴說,“不過我也跟我爸媽商量過,他們說支持我的決定,隻要我能夠給他們帶個女婿回去,就算我搬到火星去住都沒問題。”

“噗。”秦臻沒忍住,笑了出來,“朱爸朱媽真是為你操碎了心。”

“我這不是奮發圖強,找到男朋友了麽?”朱心晴為自己正名。

“是是是。”秦臻雖然目前對他們倆的這段感情依然還是持觀望態度,但是朱心晴自己覺得高興,她也就沒什麽好說的。

“其實你可以跟林柯商量一下,看看他能不能申請調回T市,起碼他的工作調動還算容易……起碼比你辭職重新再找工作要容易得多。”秦臻為朱心晴出著主意。

“可是我們現在才確定關係沒多久,我不好意思跟他開口……”朱心晴一臉的為難。

“你難道不覺得,這種事情跟我商量才是最容易的麽?”蘇奕突然的開口讓秦臻與朱心晴全都嚇了一跳。

她們倆剛才聊得太過投入,居然都沒有發現蘇奕已經洗完澡出來了。

“你知道我們倆在說什麽嗎就要跟你商量。”秦臻白他一眼。

“不知道。”蘇奕說。

他出來了沒一會兒,秦臻又戴著耳機,他隻能聽見秦臻說的話,而聽不到朱心晴的回答。但不論她們說的到底是什麽……

“林柯調回T市還是留在G市,這件事情是我說了算的。”

“你聽到了嗎?”秦臻問朱心晴。

朱心晴點頭,說:“雖然是這樣,但我還是覺得應該征求一下林柯本人的意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