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要讓林柯申請調回T市?”等到秦臻掛斷了視頻,蘇奕才問她。

“林柯每天都跟你在一起,難道你不知道他在談戀愛這件事?”秦臻有點不敢置信。

“我從來不過問助理的感情狀況,他自己沒事也不會主動跟我提起。”蘇奕說得格外理所應當。

不過,經秦臻這麽一提醒,他還真覺得林柯最近有點不太對勁:沒事的時候時常拿著手機,似乎在跟誰發信息,並且時不時的還會偷笑;偶爾打個電話也要避著他,生怕被他聽見;以前無論加班到多晚都不會吭聲,現在一旦加班就會頻頻看時間,表現得魂不守舍。

所以,他這些異常的表現,原來都是因為他在談戀愛?

“跟誰?”蘇奕問。

既然秦臻知道林柯在談戀愛,那麽也應該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誰才對。

“朱心晴。”秦臻說。

蘇奕相當吃驚,不過他麵上還是表現得比較淡定。

“他們倆……挺配的。”他說,有些口不對心。

實際上他並不是很喜歡朱心晴,大概是因為從以前開始,她就一直黏在秦臻身邊的原因。他並不喜歡秦臻與除了他之外的人親近,即使是同性也不行,所以朱心晴就成了他的“眼中釘肉中刺”。而現在,他討厭的女人居然跟他的得力助手攪在了一起,並且從剛才秦臻與她的對話內容來看,他們倆對待這段感情的態度並不是玩玩而已。

蘇奕雖然從不幹涉自己的員工在感情方麵的問題,但是他從未像這一次一樣,希望這兩人最後沒有什麽好的結果,不然萬一朱心晴因為林柯來了G市,一定又會再次纏上秦臻。

不對……他還有一個選擇。

“如果真的需要,我可以跟林柯談一下,關於把他調回T市的事情。”他掩唇輕咳一聲,表現得像是真的為了這對小情侶考慮一樣。

秦臻當然不會知道他心裏的這些彎彎繞繞,因為他這樣子的通情達理,她對他表現出了感激的情緒:“那就謝謝你了。”

“不用客氣。”蘇奕說,心裏卻是想著,朱心晴要是能夠因此而遠離秦臻,他甚至可以在T市送他們一套全新的房子,以作為這兩人的婚房。

“他們倆……朱心晴和林柯,交往有多久了?有考慮結婚嗎?”他問。

“有幾個月了吧。”其實秦臻也不太清楚,“他們倆在一起都還沒有一年,結婚這種事情也太早了吧?”

雖然看朱心晴的態度,這兩人未來結婚的概率非常之大。

蘇奕暗歎了一口氣,對於他們倆不能在短期內結婚這件事情非常遺憾。不過,等他回國以後,可以稍微刺探一下林柯的口風,並且明裏暗裏地鼓勵一下他早點結婚……一想到這裏,蘇奕覺得自己真是相當的機智。

秦臻的東西都在自己的房間裏,當然也就要回去洗澡。蘇奕擔心她會一去不回,硬纏著要跟她一起過去,並且給出的理由讓秦臻無法辯駁:“萬一在你洗澡的時候我胃病又犯了呢?”

最後秦臻領著蘇奕回了自己房間,在她洗澡的時候,蘇奕就等在外頭。

因為擔心蘇奕還會犯病,

秦臻洗澡的時候加快了速度,平時大概需要半個小時,這一次生生提前了十多分鍾。

然而等她從浴室裏出來的時候,那個一個小時前還說自己一點也不困的男人,就這樣躺在她的床上睡著了。

秦臻並沒有去叫醒他,反而替他蓋好了被子。

自己的床被他占了一半,房間裏的沙發又小到沒辦法睡下她一個人,她內心煎熬了許久,才終於躺到了空著的那一半床上。

一夜好眠。

秦臻的鬧鍾是事先就已經定好的,因為要參加婚禮這樣隆重的場合,她還需要化一個淡妝,所以提前了不少。

然而直到她睡到自然醒,都沒有聽見鬧鍾的響聲。

外頭是一片大亮,這讓秦臻很是驚慌,她猛地一下坐起來,卻又被一股力道帶著重新往後倒去。

她低下頭看,才發現自己的腰上多了一條手臂,很明顯,是屬於蘇奕的。

“醒了?”蘇奕正一隻手撐著下巴,側躺在她的身邊,不知道已經醒來了多久。

“現在幾點了?”她關心這個問題的程度甚至超過了為什麽他會躺得離她這麽近。

“快十點了。”蘇奕慢悠悠地說。

“天呐!”秦臻尖叫一聲,又問蘇奕:“我的鬧鈴沒有響嗎?”

“響了,不過我看你睡得那麽熟,沒忍心叫你。”蘇奕一派坦蕩蕩的模樣。

秦臻氣急敗壞地瞪了他一眼,抱怨道:“我們現在要遲到了你知道嗎!人家的婚禮十一點就要開始了!”

“不用著急。”蘇奕仍舊是一派悠然,“婚禮就在樓下的花園裏舉行,我們提前十分鍾下去就行。”

“司徒安呢?他有過來叫我嗎?”秦臻又問。她還記得昨天晚上司徒安特意囑咐過她,讓她不要睡過頭了,她當時還答應得好好的,結果又打了自己的臉。

“他打過電話來,我跟他說你還在睡,他就說待會兒自己先下去,你下去以後再找他。”蘇奕臉不紅心不跳地睜著眼睛說瞎話。

剛才司徒安的確打過電話來,他也的確說了秦臻還在睡……嗯,是帶了那麽點炫耀以及示威的意思,但司徒安那個沒眼力的,居然說等她醒了讓她給他回個電話,他當然不可能給司徒安這樣一個機會,於是說秦臻待會兒會跟他一起下去,讓司徒安自己先下去就好,不用再等秦臻。

司徒安有沒有答應他不知道,反正他說完了自己想要說的話就直接把電話給掛了。但是他想,任誰被這麽羞辱了一通,都不會再來自取其辱了。

秦臻以為司徒安是生自己的氣了,明明答應了的事情卻沒有做到,所以不願意再等她,於是也就沒有再給他打電話。

但是秦臻也沒有跟蘇奕一起下去,她在他回房間換衣服的時候,就已經搞定了一切,在他前頭下樓了,以至於蘇奕換好衣服重新過來敲門,半天都沒有人應聲。還是他最後給她打了個電話才知道原來她已經下去了。

蘇奕是窩著氣下樓去找她的。

酒店樓下的花園裏,早已經被布置成了婚禮的會場,處處都是象征著純潔的白色。

高繼這些年也算是事業

有成,請來觀禮的朋友們幾乎坐滿了所有的座位。

蘇奕在人群之中找了好一會兒才看見秦臻,她此時正在與身邊的人說話,而她身邊的那個人……是司徒安。

蘇奕大踏步地走了過去,在秦臻與司徒安的注視下,與坐在她另一側的一位女士更換了位置。

“怎麽沒等我就自己下來了?”蘇奕勾起一抹微笑,用盡量柔和的聲音問她,就好像他們倆還是一對親密的戀人一樣。

“不好意思啊蘇總,秦臻本來就是陪我一起來參加婚禮的。”這下輪到司徒安得意了。

“我覺得,以後再有這樣子的場合,司徒先生還是讓陸小姐陪你一起來比較合適,不然其他人會誤會你和秦臻之間的關係的。”蘇奕故意提起陸涵,想要提醒他秦臻對他沒有任何的想法。

果然,司徒安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我邀請誰作為我的女伴,似乎與蘇總無關。”他冷冷地說。

“可是你邀請的是秦臻,那就跟我有關了。”蘇奕也眯起了眼睛,眼神變得肅殺。

“嗬。”司徒安卻是笑了,那笑容裏的嘲諷任誰都能看得清楚,“不知道蘇總是以什麽樣的身份來說這句話的呢?秦臻的前夫?還是她現在的客戶?好像無論是哪一個身份,都不太合適吧。”

蘇奕硬生生地被他給噎住了,不知道應該怎麽樣有力地回擊。於是,他看向了秦臻。雖然他清楚地知道秦臻不會幫助他,但他也還是抱了一絲絲的希望。

“好了,今天是來參加人家婚禮的,你們倆不要再吵架了。”秦臻察覺到了蘇奕的目光,他眼眸中的期待太多,可她注定是要讓他的希望落空的……但她還是發聲阻止了這兩個人繼續糾纏下去。

蘇奕有一刻的失望,但很快,他又重新地打起了精神來。這是他本來就想到了的結果,還有什麽好失落的呢?

觀禮席的最前方,紅毯的盡頭,新郎已經就位,他正麵對著紅毯的另外一頭,對他的新娘翹首以盼。

沒過多久,從觀禮席的最後傳來一陣歡呼與尖叫,身著美麗繁複婚紗的新娘由她的父親牽引著,從後方緩緩走來,一直走到了新郎的麵前。

新郎從新娘父親的手中接過她的手,兩人站在神父麵前宣誓,並承諾會伴隨對方一生。

這對新人的親吻是這場婚禮的另一個**,客人們紛紛吹起了口哨,鼓掌祝賀他們的結合。

秦臻看著這一幕,滿眼的羨慕。

她雖然已經結過了一次婚,但因為目的不純,證又領得實在倉促,她和蘇奕不僅沒有舉行婚禮,甚至連結婚照都沒有照過一套。

她從小就渴望穿上美麗的婚紗,嫁給她能夠托付一生的那個男人,可是老天偏偏就是要與她做對,讓她的感情之路走得這樣坎坷。

蘇奕側過頭,看到一臉專注與渴望的秦臻,心有些疼。

辦一場婚禮,幾乎是每個女人都會擁有的願望,然而因為他的自私,讓她失去了這個機會。

他暗暗發誓,在他將她重新追回來以後,一定要為她補辦一場最為盛大的婚禮,讓她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