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秦臻與司徒安和這對新人此前並未有過接觸,中午參加完婚禮就直接回了房間,而蘇奕則被他的老同學留了下來,並且受邀參加晚上的一個私人小型Party。

老實說,蘇奕對Party這檔子事情並不熱衷,平時的應酬也都是逼不得已才會親自上場。無奈高繼對他盛情邀請,還說晚上的Party上還會有一些他們公司生意上的夥伴,這其中也不乏國內外的房產大亨。

作為一個生意人,蘇奕當然不會放過這樣好的機會,於是他答應了下來。

Party是在高繼自己家裏辦的。

他們的房子是新買的,帶花園、泳池的小別墅,用來辦Party剛剛好。

蘇奕不知道他們倆是怎麽樣在準備婚禮的時候還騰出時間來置辦Party上需要的各種食物和酒水,但結果就是令所有前來的賓客都相當滿意。

因為中午在婚禮上見過,高繼也已經將蘇奕介紹給了他的新婚妻子Laura,當他進入他們家花園的時候,Laura很熱情地與他打了個招呼,並且向他解釋說:“Jinu在招呼別的客人,你可以去客廳裏找他。”

蘇奕點頭,直接穿過花園,目不斜視地從一群泳裝美女之間經過,進了屋子。

相比起外頭的音樂喧天,屋裏要安靜許多,但也仍能聽見一些嘈雜的音樂聲。

“嘿,蘇奕,你來了。”高繼招手叫蘇奕過去。

他的麵前是兩個穿著一絲不苟的中年外國男人。

“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板,Smith先生,以及這一位,是我們公司的客戶,Golden集團的董事,Beck先生。”高繼為蘇奕介紹完,又指著蘇奕向那兩個外國男人說:“這是我的大學同學,中國有名的房地產公司星科的總裁,蘇奕先生。”

在高繼說完以後,Beck突然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而後又笑著向蘇奕伸出了手去。

“我知道星科。”他說,“我們公司最近有一個在中國T市的酒店投資項目,我的下屬告訴我,你的公司是我們合作的最好選擇。”

蘇奕挑眉,他並沒有聽人提起過這件事情,看來Golden公司的這個項目目前還沒有進行,甚至說,一點風聲都沒有走漏出去。

一想到這裏,蘇奕覺得自己這一趟真是來得值了。

“我很榮幸星科能夠得到貴公司的肯定。”因為這件事八字還沒有一撇,所以蘇奕很謹慎地沒有表現出任何高興的情緒,“我也很期望與Beck先生您的合作。”

此後的時間,蘇奕大部分都在與Beck先生討論關於那個酒店投資項目的事情,最後也差不多要將這個項目拿下。

“好了,我叫你來我的Party不是為了讓你談公事的,你說你整天這麽忙,什麽時候才有時間放鬆一下?”高繼見蘇奕與Beck一直在客廳裏聊天,完全不理會外頭的那些美女們,一時之間有些“恨鐵不成鋼”,在與Beck先生道過歉以後,就將蘇奕拉到了一邊。

“說實話,Jinu,”蘇奕瞟他一眼,說:“

如果不是因為你的這個Party,現在我可能正在酒店裏休息放鬆。”

高繼頓時無語。他從大學時期就知道蘇奕此人雖然平時都沉默寡言,但一旦說話,定能句句在點,戳死人不償命。所以他一般很少會和蘇奕開玩笑,因為最後受傷的肯定是自己。

“不是我說你,你現在都快三十了,事業也做得很有起色,是時候想想找老婆的事情了。”高繼這話說得有些苦口婆心的味道。

“所以呢?”蘇奕不置可否地端起一杯香檳抿了一口。

他可不會告訴高繼,自己早就已經找到了老婆,並且又丟了老婆的事情。

“所以,Laura今天也邀請了很多她的閨蜜們過來,她們現在就在外頭的泳池,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過去和她們打個招呼?”高繼終於能夠有機會說到正題。

“我跟你不一樣,對洋妞沒有興趣。”蘇奕直接將他拒絕。

“剛好,Laura有一個關係很好的朋友,也是從中國過來的,現在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管,人也長得很漂亮,你可以去跟她見個麵,說不定就看對眼了呢。”高繼今天大約是不把蘇奕“推銷”出去不肯罷休了。

“也沒興趣。”蘇奕仍舊一副冷淡的模樣。

“那要不然你直接告訴我,你到底對什麽樣的女人有興趣,我都可以給你介紹的。”高繼誇下海口。

然而蘇奕隻是淡淡地側頭看了他一眼,說:“我對什麽樣的女人都沒有興趣,所以你不用再浪費時間在這方麵了。”

高繼在瞬間瞪大了眼,嚇得往後退了兩步,不敢置信地看著蘇奕,指著他大叫了一聲:“你……你居然喜歡男的!”

蘇奕對他的聯想能力表示敬佩,但同時,也起了捉弄他的心思。

他一步步地逼近高繼,最後停在他的麵前,在他驚恐的目光中緩緩吐字:“其實,我喜歡你很多年了,你沒有感覺到嗎?”

高繼整個人一副“嗶了狗了”的表情,甚至雙手不自覺地護在了胸前。

“噗。”蘇奕還是忍不住笑了場。

“不用擔心,”他說,“我的取向沒有問題。並且,就算我真的喜歡男人,也不會喜歡上你這種類型的。”

“呼。”高繼如釋重負地長舒了一口氣,但很快又回味過來:“什麽叫我這種類型的?我哪種類型的?你不喜歡我,我還不喜歡你呢!真是。”

蘇奕扯了扯唇角,沒搭理他,繼續喝著手中的酒。

“不行,你今天必須得跟我出去晃一圈。你都沒跟那些女人接觸過,怎麽知道自己不會喜歡人家?”高繼大概今天是要跟蘇奕強到底了,他奪過蘇奕手中的酒杯放到了一邊,而後便強拽著將他帶到了遊泳池邊。

“嘿,Jinu!”正在玩鬧之中的一群人見到今天的主角出現了,立刻起哄讓他過去。而在這樣的一片混亂之中,高繼也沒忘了扯上蘇奕。

蘇奕被高繼硬生生地扔到了一群女人中間,並且這群女人身上的布料都相當之少。

“這位是我的朋友,蘇奕。”高繼再次向別人介紹他。

眾人紛紛熱情地同他打招呼,蘇奕沒有辦法,也隻能一一回應。

“我現在還有別的客人需要招待,能麻煩你們幫我照顧一下他嗎?”高繼問。

眾人自然不會拒絕。

“那就謝謝你們了。”高繼這話剛剛說完,就極為靈活地擠出了人群,留下蘇奕獨自一人麵對這群金發碧眼的洋妞。

“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要先走,麻煩等一下你們幫我轉告一下Jinu。”等高繼完全消失不見,蘇奕立刻又換上了一副冷臉來麵對眾人。

如果高繼一定要這樣子逼他的話,那麽他也隻能走為上策了。

然而他的逃跑計劃還沒有開始實施,就被Laura撞見。

“蘇。”她叫他,“你要來和我們一起玩遊戲嗎?”

“不了,我……”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Laura打斷,“不要這麽掃興嘛,今天可是我和Jinu的好日子,你可不能一個人先走了。”

如果這話是高繼說的,蘇奕可以完全無視,然後一走了之。可他和Laura畢竟不熟,鬧得太僵了的話,有可能讓人家麵子上過不去……他現在還真是會設身處地地為別人考慮了呢,蘇奕恨恨地想。

在Laura的發起下,一群人玩起了老掉牙的“真心話大冒險”。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蘇奕的運氣真的這麽差,許多次酒瓶停下來的時候,瓶口都是對準了他。

他就知道自己不該留下來玩這個幼稚的遊戲。

他因為見識過前幾輪那些選了大冒險的人的“悲慘”下場,每一次轉到他的時候,他都選擇了真心話。

這群人問真心話的尺度也不是一般的大,而蘇奕也都信口開河地隨便亂謅,反正其他的人壓根就不認識他,也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真還是假。

次數少的時候,他這樣子也確實能夠應付過去。但當他當選的次數越來越多的時候,眾人對他的答案也開始提出了異議。

“當其他人覺得你說的不是實話的時候,你就得罰酒。”高繼不知道什麽時候也湊了過來,並且在蘇奕被所有人攻擊的時候提出了這樣子的一條規則。

“好。”蘇奕沒有進行過多的思考就立刻同意。

他對自己的酒量很有信心,但是對自己的胃……還是聽天由命吧,也許昨天吃過藥了,今天會稍微要好一些。

而他的胃也確實如他所希望的那樣,並沒有再次犯病,但他最後被這群人給灌醉,是他完全沒有想過的事情。

“你都醉成這樣了,今天晚上就不要走了,反正我們家空房間很多。”高繼勸說他。

“不行,我明天早上還要趕飛機。”蘇奕雖然行動能力變得遲緩,但腦子還沒有完全迷糊。

“高繼,麻煩你把我送回酒店去。”他說。

因為實在拗不過他,高繼隻能找了個沒喝酒的朋友把他送回了酒店,然而對方並不知道他具體住在哪一間房。

“1209。”蘇奕喃喃地報出一個房號,然而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個房間並不屬於他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