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不知道蘇奕什麽時候回國,但她和司徒安都是一早的飛機。她的東西前一天晚上就已經收拾好了,所以隔天早上司徒安過來喊她的時候,她直接拎著自己的行李箱就出了門。

蘇奕還在她房裏睡著,大約是宿醉的緣故,她喊了他好幾聲也沒把他給叫醒,最後她隻得給他留了張紙條,說自己先走了,讓他走的時候幫她去退房。

秦臻與司徒安還沒到機場,蘇奕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你現在在哪兒?”他劈頭蓋臉地問,聲音中有急切,也帶著些許的疲憊。

“去機場的路上。”秦臻實話實說。

“在機場等我。”蘇奕扔下這一句話就切斷了電話。

“蘇奕?”司徒安之前已經瞥見了她手機上的來電顯示,這會兒問她也不過是沒話找話。

“嗯。”秦臻點頭。

“他也要走了?”他問。

剛才從酒店離開的時候,他去前台退房,而秦臻隻是在旁邊站著,等他問起的時候,她則用“待會兒蘇奕幫我退”來回答他。

“不知道。”秦臻是真的不知道,“他說讓我在機場等他。”

司徒安看了眼時間,提醒她說:“等我們到機場差不多就該登機了。”

“我沒打算等他。”秦臻說。

司徒安這才閉了嘴。

他們倆是踩著點到機場的,因為這一趟航班太早,他們也沒能提前太多起床。

廣播裏已經在提醒乘客們登機,秦臻趁著最後的一點時間,給蘇奕發了條短信,告訴他自己已經上了飛機,讓他不用在機場裏花時間找她。隨後,她就關閉了手機。

蘇奕收到秦臻的短信的時候,離機場還有不到十分鍾的路程。他在她走之後沒多久就醒了,後來就看到了她留下來的那張紙條。

為了能夠追上她,他甚至連澡都沒洗,衣服都沒有換,帶著一身的酒氣回了房間去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隨後退房離開酒店。

他以為秦臻會等他的,畢竟他們這段時間的相處還算和諧,卻沒想到自己等到的居然是那樣子的一條短信。

他不知道她這樣子冷淡地對他,是因為真的要趕飛機,還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雖然他喝得酩酊大醉,但對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還是有一些印象,也因此他想要在自己清醒過來以後第一時間向秦臻道歉。

而她卻沒有給他機會。

等他終於到了機場,懷著一絲的僥幸給秦臻再度撥了個電話,聽筒裏的女音冷冰冰地告訴他: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她還真是夠說到做到的。

蘇奕苦笑了一下,還是買了最近的航班,但那也要等上至少兩個小時。

秦臻回家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倒時差,然後就是去給朱心晴寄快遞。

雖然蘇奕說過可以幫忙把這些東西直接帶過去T市給朱心晴,但經曆了那一個晚上以後,秦臻短期之內並不太想再與他碰麵。

倒不是因為他對自己用強,而是她發現自己對他還是有那樣強烈的情感,並且在他對她做了那樣的事情以後甚至都沒有半點怪責他的想法。

她覺得這很恐怖,因為這意味著

她就快要被他給攻破,說不定哪天腦一抽,就答應了和他複合。

但是在蘇奕學會信任她之前,她絕不會讓自己重蹈曾經的覆轍。

寄完快遞以後,秦臻把訂單號發給了朱心晴,而朱心晴對於她的這條微信居然是秒回:“怎麽寄快遞了?不是說讓蘇奕給我帶過來嗎?”

“不想麻煩他。”秦臻回複。

朱心晴也清楚秦臻不希望與蘇奕有過多糾纏的想法,對於秦臻的這個解釋,她也沒有過多的懷疑,隻是發過來一串哭泣的表情,說:“可憐我的化妝品,我還要繼續等兩天才能見到它們……”

秦臻對她的痛哭無動於衷,隻說:“訂單號給你了,你自己查物流,我就不管了。”

朱心晴又譴責了她好幾句,才又告訴了她另一個消息:“林柯跟我說,他可能過段時間就要調回T市了。”

“蘇奕真挺仗義的。”

秦臻倒是沒想到蘇奕的動作會這麽快,按理來說,就算他是坐的她之後的那班飛機,落地回國也還不到一天的時間。難不成他一回來就跟林柯說要調職的事情了麽?

“蘇奕找的什麽理由?”秦臻問。

“好像是說美國的一個公司要在T市投資建酒店,目前是打算要跟星科合作,因為蘇奕本人要坐鎮G市,所以就讓林柯過去負責這個項目。”朱心晴說。

“美國的一個公司?”秦臻問。

“對,說是這一次蘇奕去美國參加婚禮的時候認識的人家公司的一個董事,然後就直接把這個項目給談妥了,說起來也真是運氣夠好的。”朱心晴簡直羨慕嫉妒恨。

秦臻也覺得。

“那你以後就可以天天跟你們家林柯見麵了,現在想一想是不是都要激動得睡不著了?”秦臻揶揄朱心晴。

“對啊,我現在真的超激動,一想到心髒就會狂跳。”朱心晴直言不諱。

“不過話說回來,我跟林柯其實隻能算得上是‘網戀’,現在終於要第一次正式見麵了,我還是有點忐忑的。”

“忐忑什麽?”

“我怕他覺得貨不對板,萬一見了‘實物’要退貨怎麽辦?”

“你沒給他發過照片嗎?”秦臻問。

“發過,我跟他還老視頻呢,但是鏡頭裏看到的和本人還是有那麽點兒差距的嘛……”朱心晴對自己還沒有十成的自信,總會想得太多。

“沒事,既然你們都視頻過了,還有什麽好怕的。”秦臻安撫著她。

“再說了,林柯不是那種膚淺的人,他會跟你在一起,肯定是因為你身上有吸引他的東西。”

“可是你也知道我平時都沒素質慣了,萬一到時候我跟他出去約會,我身上那些缺點都被他給看到了……”而朱心晴又有了別樣的擔心。

“讓你平時跟人家麵前瞎裝淑女!”秦臻罵她。

“我沒裝……其實我都跟他說過了,我平時有多麽粗俗,他跟我說不介意,但是聽說和親眼看見還是有差別的嘛……”

“朱心晴你給我別這麽事兒行不行?他喜歡的要不是真正的你,你跟他在一起也沒什麽意思,還不如散了得了。”秦臻實在受不了她這麽神神叨叨,就跟自己男朋友

見個麵這麽普通的事情,到她這兒了怎麽就跟見什麽大領導一樣了呢?

“算了算了,跟你說了也沒用,我還是自己努力地熬過這幾天吧。”朱心晴也挺煩躁的,本來她現在就處於亢奮、緊張的狀態,一整天腦袋都是空白的,走路都有些飄飄然的,誰跟她說話都聽不太進去。

秦臻也著實沒什麽好的建議給她,反正在她看來,感情這種事兒就是順其自然。他們倆這感情要是真的一見光就死,那能“死”得這麽早,也還算得上是一件幸事,畢竟不用再耽擱那麽久。

秦臻回國以後的第二天就繼續開始了工作。她並沒有通知蘇奕或是林柯,一大早上也是自己倒了好幾趟公車又走了老長一段才到了別墅。

因為在路上耽擱了太久,她到別墅的時間比平時都要晚上一些,工人們也已經開始工作了。

那些工人見了她,一個個都湊過來問她美國好不好玩,還問她有沒有在那邊遇上喜歡的帥哥。

“喜歡的帥哥沒有,喜歡的東西倒是買了不少。”秦臻說著,將手裏提著的袋子打開,把特意從美國帶回來的一些小玩意兒分發給了這些工人們。

等她從一樓晃到了二樓,發現整間房子裏頭,除了工人,就再沒看到任何其他人。

“林柯呢?沒有過來嗎?”她問。

明明林柯應該在她請假的時間過來監工才對。

“林特助一般都來得晚,差不多還得再過半個小時才能過來。”一個工人告訴她。

林柯過來的時候,看到秦臻也是大吃了一驚。

“秦小姐,你不是剛剛才回來麽,怎麽今天就過來了?”他問。

“休息好了就來工作唄,免得你們對我有意見。”秦臻半開玩笑地說。

因為知道了林柯與朱心晴的關係,她現在對他也不像之前那樣排斥了。

“你以後就叫我秦臻吧,現在你都是朱心晴男朋友了,老叫我‘秦小姐’也顯得太生疏了一點。”她說。

林柯愣了一下,隨後居然害羞起來。

“你都知道了啊。”他紅著臉小聲地說。

“我還知道你馬上就要調回T市,還馬上就要跟朱心晴見麵了呢。”秦臻繼續逗他。

果不其然,林柯臉上的紅色更深。

“心晴她……”林柯難得在和秦臻說話的時候這麽支支吾吾,“有沒有跟你說過對我有什麽看法?”

秦臻覺得有些好笑,原來緊張忐忑的不隻是朱心晴一個人。

“她對你很滿意,”秦臻說,“所以現在很擔心你在和她見了麵以後會嫌棄她。”

“怎麽可能!”林柯下意識地反駁,“我對她也很滿意,她的性格正好是我喜歡的那種。”

“即使她吃飯的時候不太注意形象、激動的時候還會爆出幾句粗口、淚點低到看個動畫片都會哭、並且還特別喜歡八卦?”

林柯看著秦臻一臉的無語,問:“有你這麽賣閨蜜的嗎?”

“你就說你會不會因為這些嫌棄她吧!”秦臻瞪他一眼。

“不會。”林柯說得堅定果決。

“那就好。”秦臻這才放下心來,“我可以把朱心晴交給你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