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科的公關部很有效率,才一個多小時,樓下圍堵的記者就都散去了,蘇奕和林柯才終於能夠出發去醫院。

醫院裏已經有星科的人在等著,他們知道公司會派一名高層過來做做樣子安撫一下傷者,卻沒想到這名高層竟然會是總裁本人。

“蘇總!”等候著的職員見到蘇奕連忙問好。

蘇奕微微點了點頭,問:“傷得嚴重嗎?”

“不嚴重。一名隻是有輕微擦傷,另一名也隻是比較輕的外傷。”職員一邊說一邊將蘇奕引到傷者的病房。

蹲守在醫院的記者早就被林柯派去的好幾個保鏢給好言“勸”走,他們也按照吩咐給兩名傷者安排住進了特級的VIP病房。

病房門口有好幾個穿著黑西裝的彪形大漢在把守,為的自然是在上頭來人處理之前不讓她們有機會跑掉,到媒體麵前亂講。

“蘇總。”幾個彪形大漢看到蘇奕,冷漠的臉都變得客氣起來。

“嗯。”蘇奕回應一聲,直接擰開房門的把手,推門進去。

然而,在他看到病床上坐著的人的時候,立刻就傻了眼。

“秦臻?”他有點不敢置信,還真是怕什麽就給他來了什麽。

秦臻本來還在安撫仍舊處於憤怒之中的張阿姨,聽到熟悉的聲音,她扭過了頭來。

“蘇奕?”她初見到他也還是吃驚了一把,不過仔細想想,倒也是在意料之中。

那群人既然是他找的,那麽出了事他出麵解決也是很正常的事。

秦臻還記得她在聽到那些人說他們是“星科的蘇總”派過去的人的時候,

心中的震撼有多麽大。她不敢相信,蘇奕居然會做出這樣違背道德法律的事情。

不,其實她一直都知道,能夠把生意做到他那個地步的商人,沒有幾個是真的清清白白,可是不親眼看見,她就可以一直欺騙自己,他跟他們不一樣。

蘇奕三步兩步走到秦臻麵前,看到她腫得跟包子一樣的臉頰,又看到她被繃帶纏住的雙手,眸色暗沉,手指握緊。

“被那些人打的?”他繃緊了聲線,問。努力了好久,才沒有讓自己的手觸上她的麵頰。

“嗯。”秦臻輕應了一聲便轉過了臉去。

在蘇奕看來,她明顯一副不欲多說的模樣,可實際上秦臻隻是在懊惱:居然被蘇奕看到了自己這麽狼狽的樣子!她真恨不得會遁地術,好立刻消失在他的麵前。

“小臻,這是你男朋友?”張阿姨在旁邊圍觀了一陣兩人之間的互動,好奇地問。

“不是!”秦臻立刻否認。

她這樣著急的否認讓蘇奕心裏很不是滋味,於是開口道:“我是她的前男友,還是被她甩的那種。”

蘇奕的臉上掛著戲謔的笑,仔細觀察,還能看見眼底的那一抹自嘲。

秦臻沒有料到他會這麽介紹自己,除了驚嚇,還有一絲的苦澀。

“蘇總說笑了,我可是高攀不起。”秦臻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配上她現在的臉,是真的比哭還要難看。

“蘇總?”張阿姨對這兩個字分外敏感,狐疑地問:“是星科的蘇總嗎?”

“沒錯。”蘇奕也不隱不瞞。

張阿姨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的情緒立刻又激

動起來,從床上站起來就要撲過去找蘇奕拚命。

“你這個冷血無情的王八蛋!”

蘇奕身後的幾個保鏢立刻衝到前頭來將他護住,秦臻也一把抱住了張阿姨,嚐試讓她冷靜下來。

“張阿姨,有話好好說,不要再衝動了。”

張阿姨顧念著秦臻身上有傷,也就沒有掙開她,隻是瞪著一雙眼睛,憤恨地看向蘇奕。

“張阿姨。”蘇奕跟著秦臻這樣子喊,語調輕柔:“您有什麽條件,可以跟我提,我會盡量滿足您。”

“我沒什麽條件,隻想要保住我的房子,你能滿足我嗎?”張阿姨嘲諷地笑。

“不能。”蘇奕想也不想就拒絕,“這塊地的開發是政府的規劃,即使不是星科,也會有別的公司來接手這個計劃。我是商人,既然已經投了錢,自然是要收回成本的。”

張阿姨正準備發飆,就聽到蘇奕話鋒一轉:“不過,我倒是可以許諾您,原本在這塊地上建商場、寫字樓的計劃作廢,重建一個小區,並且,我們會將其中一套房子贈送給您。”

這是他目前能提供的最好的解決方案,如果張阿姨還不滿意,那麽他也沒了轍。

張阿姨沉默了,似乎在思考他的話的可信度。

“在這段時間之內,我們也會為您提供過渡的住處。”蘇奕繼續加碼。

“張阿姨,我覺得這條件挺好的,蘇總人也很誠懇,您就接受了吧。”秦臻也在一邊幫忙勸。

張阿姨沉默了幾分鍾,終於歎了口氣,說:“好。”

秦臻笑著與蘇奕對視一眼,安下了心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