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張哥走了,秦臻才敢說話:“老板,要報警嗎?我可以去警察局給你當目擊證人。”

老板一臉愁苦地搖頭,說:“報警了也沒用,就算張哥被抓進去了,隻要他那些小弟還在外頭,他們肯定得過來報複,除非我不打算在這裏繼續開店了,才能跟他們拚個魚死網破。”

秦臻自然是明白他的擔憂,看著這一地的殘渣,她雖然有著一腔的憤怒,但也明白,普通老百姓要想跟這些人渣鬥,簡直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店被砸了,秦臻要的東西也沒拿到手,老板在給人打電話,也沒空搭理她。

秦臻又找了好幾家店鋪,才買到匹配的材料。女老板替她聯係了貨車,她在店裏等車的時候,女老板跟她閑聊起來。

“你是從李四店裏過來的不?”女老板問。

“對,我剛準備付錢呢,那群人就來把店給砸了。”秦臻說。

這女老板也是一陣唏噓。

“這群混混在我們這一片挺有名的,沒有哪家店敢惹他們的。”老板說起他們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也帶著些害怕,“反正我們是每天都祈禱他們不要來我們店裏買建材。”

秦臻問:“警察也不管嗎?”

“警察管呀,可是關進去了沒一陣又放出來了。他們壓根就不怕警察,蹲號子對他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他們都無所謂的。”女老板說。

突然,女老板指著秦臻的手,叫了一聲:“妹子,你這手怎麽開了呢?看這血流的,你沒感覺嗎?”

秦臻看了一眼那道口子,血往外滲得確實挺嚇人的,不過這會兒也差不多都幹了,也不怎麽疼。

“剛剛被玻璃劃的,沒事兒,回去消個毒貼個創口貼就行。”秦臻抽出張麵巾紙來將還未幹涸的血擦掉,但幹了的那些仍舊凝在手上,鮮紅的一片,靠近了甚至還能聞到一股子鐵鏽味兒。

貨車司機很快就過來了,秦臻也坐了他的車,一起回別墅裏去。

幾個工人過來幫忙搬材料的時候看見秦臻那隻受傷的手,還覺得奇怪:“秦小姐,你怎麽出去買一趟材料把手給傷了?”

“運氣不好,碰到了幾個小混混,把人家店給砸了。”秦臻開玩笑似的說。

因為擔心大家看到她的手都會問東問西,秦臻用礦泉水稍微洗了一下傷口,好歹把那些血給洗掉了。而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總算是看清楚那道口子的模樣,別說,還挺長的,而且碰上了,也還是有點兒疼。

晚些時候蘇奕過來接她,雖然她已經很努力地讓自己的手不那麽顯眼,但蘇奕也還是發現了那道傷口。

為此秦臻甚至還覺得他是不是長了什麽透視眼之類的東西。

“怎麽弄的?”蘇奕小心翼翼地握著她的手,讓那道傷口清晰地呈現在他的麵前。

“不小心劃傷了。”秦臻下意識地想要隱瞞事實。

“怎麽這麽大意。”蘇奕皺著眉頭,緊盯著那道細長的口子,眼神中滿是心疼。

“手既然受傷了,就應該及時去醫院處理,工作什麽的都可以先放一放,又不是你不在這裏

工人就罷工了。”蘇奕嘮叨起來。

秦臻這會兒卻覺得好笑,調侃道:“蘇奕,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婆婆媽媽了?”

蘇奕抬頭惡狠狠地瞪她一眼,說:“不識好人心!”

轉頭又對前頭的司機說:“先去一趟醫院。”

“就這種小傷哪用得著去醫院呐!”秦臻對他的小題大做很是無語,“看看路邊上有沒有藥房,買一盒創口貼就行了。”

“不行,得去醫院消個毒,萬一破傷風了呢?”蘇奕對她的話相當不讚同。

“哪能這麽容易破傷風啊?”秦臻真是服了他,“我這就是被玻璃劃了一下,就是那種最輕的小傷。”

“玻璃?”聽她這麽一說,蘇奕心裏就起了疑,“窗戶不用裝,地板也是實木的,浴室裏頭的鏡子也是老早就裝好了,哪來的玻璃?”

“我今天去了一趟建材市場。”秦臻說。

“噢。”蘇奕點頭。

司機將車停在了路邊,蘇奕讓秦臻等在車裏,他下去幫她買消毒藥水和創口貼。

“等等。”秦臻卻是不放心他,“你知道消毒藥水和創口貼長什麽樣嗎?”

蘇奕回頭瞪她,“我在你心裏生活自理能力是得低到什麽程度?”

“特別低。”秦臻一派坦然,在他不滿的眼神中跟著他下了車。

“你別忘了,我以前可是老跟人打架的,怎麽可能連這些東西都不知道?”蘇奕擺事實講道理,極力為自己正名。

“噢,我確實忘了。”經他這麽一提醒,秦臻才想起來。

在看到蘇奕一臉得意模樣的時候,她又是一盆冷水潑下去:“跟人打架是什麽值得驕傲的事情嗎?”

蘇奕的臉色又黑了下去。

進了藥店,像是要證明自己對這些藥品真的很了解一樣,蘇奕硬是搶在秦臻前頭跟店員說:“給我拿一盒創口貼,要邦迪的,還要能放水的,然後再給我拿一瓶給傷口消毒的藥水。”

店員問:“什麽樣的傷口?”

“被玻璃劃傷的。”秦臻回答,並把手舉到店員麵前讓她看自己的傷口。

“這麽點小傷,貼個創口貼就行了,不用消毒。”店員很淡定地說。

秦臻剛準備說“好”,就聽到蘇奕開口質疑人家:“不消毒染了細菌你負得了責嗎?”

他的語氣很冷,跟他平時教訓沒做好工作的下屬時一模一樣。

店員被他這麽一問,臉也臭了,直接給他甩了一盒邦迪,又拿了一瓶不知道是什麽的藥水給他,不耐煩地說:“30塊錢。”

蘇奕從口袋裏摸出錢包,卻發現除了各種各樣的卡以外,一張鈔票都沒有。

“能刷卡嗎?”他很冷靜地問。

“不能。”店員甩都不甩他一眼。

“你們不是有POS機嗎?”蘇奕心頭的火也被她這種態度點燃。

“壞了唄。”店員翻了個白眼。

秦臻眼見著蘇奕就要發火,連忙自己掏了三十塊錢出來放到櫃台上,拿了藥拉著蘇奕走了。

“這種工作態度,

要在星科,我早就讓她滾蛋了。”回到車上,蘇奕仍有些忿忿。

“好了好了,你別跟人家小姑娘置氣。”秦臻安慰他,“再說了,本來就是你一開始問問題的語氣不對,人家才會對你態度不好的。”

“所以怪我咯?”剛才再怎麽被那個店員故意刁難,都沒有被秦臻這麽指責難受,蘇奕的火氣再次衝了上來。

“沒怪你沒怪你。”秦臻知道大事就要不妙,連忙轉移話題:“啊!我的手好疼!我要趕緊貼創口貼!”

蘇奕這才結束了剛才的話題,替她擦了藥水,又貼上創口貼。

秦臻舒了一口氣。她不曉得麵前這個男人為什麽現在變得這麽幼稚了,還是說,他其實一直都這麽幼稚,隻是她以前都沒發現?

一想到這裏,她的心情又有些低落。說起來他們倆曾經還是夫妻,她居然連這些東西都不知道。

蘇奕看出了秦臻的不對勁,以為她是因為傷口疼才變得那麽安靜,於是問她:“怎麽了?還在疼嗎?”

“沒有。”秦臻強笑著搖頭。

過了兩天,秦臻在監工的時候接到了一個來自G市龍岩區警察局的電話,問她前幾天在建材市場的時候是不是有目擊一群混混砸了一家店鋪。

“沒錯。”秦臻回答。

“那家店的老板李四你認識吧?”電話那頭的警察問。

“嗯。”

“他昨天被人打成重傷進了醫院,現在昏迷不醒。我們懷疑是之前砸他店的那夥混混幹的,所以秦小姐你如果有時間的話,能到警局來做個筆錄,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告訴我們嗎?”

“當然可以。”秦臻欣然應允。

下午過來接她的人是郭楷。

“小郭,我要去一趟龍岩區警察局。”秦臻一上車就對郭楷說。

郭楷一聽到“警察局”三個字就嚇了一跳,問:“秦小姐,你去警察去幹嘛?出了什麽事嗎?”

秦臻被他緊張的表情逗笑了,解釋說:“不是我出了事,是我前幾天去建材市場的時候目睹了一夥小混混砸店,結果昨天店主出了事,警察叔叔找我去問問題。”

“噢。”郭楷了解了以後表情才變得平靜下來,但很快,他又一臉擔憂地問她:“秦小姐,你要是去做了證人,被那群小混混知道了,他們會不會把你給怎麽樣啊?”

秦臻覺得他純屬是警匪片看多了,說:“我就是去做個筆錄,又不是去指認犯人,他們能把我怎麽樣?”

負責給秦臻做筆錄的肖警官態度很好,也很詳細地問了秦臻好些個問題。

“謝謝你,秦小姐。”筆錄做完以後,肖警官對她非常感謝,“我們找了好些人,就隻有你一個人願意過來協助我們調查。”

“為什麽?”秦臻不理解。

“因為那個張龍的勢利很大,建材市場裏頭的那些人都不敢招惹他,怕成為第二個李四。可是他們越是不出來作證,張龍就越是囂張。”肖警官歎了口氣,說:“估計這回把張龍送牢裏去的機會也不大,要真沒法給他定罪,可就害你白跑這麽一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