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陸涵一直拒絕秦臻對她過度的關心,但秦臻依然我行我素,完全不將她的抗議放在眼裏,並且還在沒有與她商量的情況下,給她請了一個保姆。

“我去家政中心問過了,李阿姨特別有經驗,已經給好多個孕婦當過保姆了,而且做菜也很好吃,肯定能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在陸涵打電話過去質問她的時候,秦臻還特別得意地告訴她。

至此,陸涵可算是死了心,以後就隨便秦臻怎麽折騰吧,反正也都是為了她好。

蘇奕別墅的裝修也終於完工,因為他一直在T市沒有回來,秦臻也沒辦法交房。她打電話過去催了好幾次,但他似乎是真的很忙,每次講不到五分鍾就掛了電話,然後說等他忙完了回G市再說。

司徒安也沒給秦臻喘息的時間,立馬就又給了她一個新的客戶。

秦臻重新忙了起來,也就沒有了時間,也沒有了精力常常去騷擾陸涵,隻是每天晚上都必須要給她打一個電話,問問這一整天的情況怎麽樣。

“秦臻,我覺得你現在真特別像是我老公。”某天陸涵這樣子感慨道,“不然等以後國內同性婚姻合法了,你就跟蘇奕離婚,咱們倆在一起得了。”

“行啊。”秦臻也附和道。

司徒安近來的氣壓沒有以前那麽低了,大約是陸涵沒有找他,他也把他們之間的那件事慢慢地給放下了。

秦臻每天在公司裏見到他什麽都不知道,還過得那麽舒暢,就特別為陸涵感到不值,連帶著對他也沒有了好臉色。

司徒安雖然察覺到了秦臻對他的態度有異,但並沒有往陸涵那個方麵去聯想。

“怎麽,你這幾個月老跟蘇奕在一塊兒,是不是打算要跟他複合了?”司徒安問。

“沒有。”秦臻低頭在紙上寫寫畫畫,壓根就沒有看他。

“那你怎麽自從回來正常打卡上班以後,就老是對我愛答不理的?”司徒安覺得非常不愉快。

“忙啊,哪那麽多閑工夫跟你瞎扯。”秦臻依然沒有抬頭。

她的工作是他布置下去的,她忙不忙,有多忙,他的心裏還是有那麽一點數的。可是,她既然不願意告訴他原因,並且對他似乎特別排斥的模樣,他知道,自己今天再怎麽問,恐怕都沒有辦法從她嘴裏套到半點有用的信息。

“那你繼續忙吧。”司徒安幹脆地轉身回了辦公室。

秦臻瞪著他的背影,心裏早已經把他給罵了無數遍。

這個男人,到底是為什麽,能夠狠心成這樣呢?

晚上秦臻約了陸涵吃飯看電影。

陸涵知道蘇奕近期都不在G市,所以對秦臻老往她家跑這事兒也不像之前那麽抗拒了。

她們倆去電影院看的是迪士尼新出的一部動畫電影,秦臻在網上訂好的票,完全沒給陸涵選擇的權利。

“你都要當媽媽的人了,當然得多看一些動畫片,以後才有素材給你們家孩子講故事啊。”秦臻說得理直氣壯。

“你自己想看這種幼稚的東西,可別拿我們家孩子當擋箭牌。”然而陸涵一眼就看出來了她的實際目的。

秦臻悻悻

地撇嘴,對於她的洞察能力表示欽佩。

因為是周五的晚上,她們的放映廳裏坐著的全是一群小孩子,以及他們的家長。

小孩子們坐不住,一會兒說要吃東西,一會兒又說要上廁所。還有些孩子喜歡問東問西,無論電影裏放的是什麽,他們都能夠問出一些奇怪的問題。

這一場電影看下來,秦臻都替他們的父母累得慌,但同時,她又有些羨慕。隻要看著孩子可愛的小臉,即使身體再累,心裏都是幸福的。

“我一想到以後可能會跟剛才那些家長一樣,我就有點兒恐慌。”出電影院以後,陸涵摸著肚子,一臉的擔憂。

“我覺得你帶出來的孩子肯定特別乖。”秦臻為她寬心,“畢竟你當了那麽多年領導,到時候你把臉一板,你們家孩子肯定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秦臻……”陸涵斜著眼睛瞅她,“你這是誇我呢,還是損我呢?”

“當然是誇你。”秦臻擺出一副真摯的表情。

她們倆說說笑笑地打算去吃飯。

陸涵說自己最近特別饞牛排,秦臻特意在一家特別貴的西餐廳提前訂了座位。像她這種省吃儉用的人願意下血本來請陸涵吃這麽一頓,也純粹隻是因為覺得昂貴的食材讓人比較放心,她可不希望陸涵吃出些什麽事情來。

陸涵起先不知道秦臻會帶她來這麽高檔的餐廳,等到了門口的時候,她還有些遲疑,甚至勸秦臻換一家,花好幾百塊錢吃一頓飯,實在是太過奢侈。

可秦臻執意要進去,陸涵拿她沒有辦法,隻能要求這頓飯兩人AA,否則她立馬走人。

“行行行,給我省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秦臻哄著她說。

可一進去,秦臻就開始後悔,為什麽剛才陸涵說要換地方的時候她沒有從了她,否則也不會在這裏遇到司徒安,以及一個她從沒見過的年輕女人。

那兩個人坐的位置非常顯眼,沒有半點的遮擋,幾乎是一進門就能看見。

秦臻下意識地往陸涵那邊看去,很明顯,她也看見了司徒安。

陸涵直勾勾地盯著那兩人看了好幾秒,繼而緊咬著下唇轉了個方向。

“我想去那邊坐。”她對領位員說。

領位員將她們倆領到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坐在這裏完全看不見司徒安他們的桌子。

可即使是這樣,秦臻也沒有辦法真當他們不存在這裏。而她也知道,陸涵內心的情緒起伏肯定比她更大。

“麻煩給我來一份這個套餐。”陸涵很冷靜地點完餐,又把菜單遞給了秦臻。

在對上她滿含擔憂的眼眸以後,陸涵反而衝著她笑了一下,說:“看我幹嘛?肚子不餓嗎?趕緊點東西吃。”

秦臻這才收回了視線,隨手在菜單上一指,說:“給我來份這個。”

服務員收好菜單離開,秦臻這才開口問陸涵:“你真的不介意?”

陸涵微微垂著頭,視線停在裝了一半的水杯上。她的唇角勾起一個自嘲的弧度,說:“我介意又能怎麽樣?他和我又沒有什麽關係。”

“他是你孩子的爸爸,怎麽能叫沒有關係?”

秦臻的怒氣值正在慢慢飆高,但因為餐廳寧謐的氣氛,她還是努力壓低了音量。

“不,孩子是我的,和他沒有關係。”陸涵說,“我既然已經決定了會獨自撫養,就絕對不會去找他。”

“但是……”

秦臻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陸涵打斷,“沒有什麽但是,秦臻,你也不用為我打抱不平,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選擇的,所以應該由我自己來負責。”

秦臻見她這樣堅定,也就不再說些什麽。

陸涵自懷孕以後食欲大增,每天的飯量幾乎是從前的兩倍,但也沒見她比之前胖了多少,這也讓秦臻羨慕嫉妒恨了好久。

而今天,即使是在見到司徒安與另一個女人同桌吃飯之後,她的胃口也依然沒有受到影響,這讓秦臻也是看得有些愣了。

“你要是沒吃飽,我再分一點給你,反正我也吃不完。”秦臻說。

“好啊。”陸涵簡直是來者不拒。

不過陸涵一餐吃這麽多也不是沒有好處,等她們終於結賬走人的時候,司徒安坐的那張桌子已經空了。

秦臻鬆了一口氣,心想還好沒遇上第二遍。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跟她做對,她上一秒剛感歎完,下一秒,等她出了餐廳,就看見了剛才與司徒安一起用餐的女人正站在門口,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是在等司徒安。

秦臻這會兒心裏又開始發慌,忙拉了陸涵往前走,想要在前麵的街口拐個彎再去等車,避免再撞上司徒安。

可還沒等她們走過去,身後就傳來了一陣喇叭聲,司徒安的車就這樣停在了她們旁邊。

“秦臻?”司徒安降下車窗叫了一聲。

秦臻停下腳步,訕笑著跟他打了聲招呼:“好巧。”

司徒安本想招呼秦臻上車,卻在看到她身邊的陸涵以後,將快要說出口的話給咽了下去。

“是挺巧的。”他說,“我還要送朋友回家,就不跟你多聊了,再見。”

還沒等秦臻回應,他就迫不及待地關上了車窗,一踩油門,車子就快速地飆了出去。

司徒安一走,陸涵就愈加地鬱鬱寡歡。

秦臻不知道說什麽才好,隻能安靜地陪在她身邊。一直到把她送到家,兩人都沒怎麽說話。

“回家以後趕緊洗澡睡覺。”在陸涵下車以後,秦臻也沒忘記叮囑她。

要放在平時,陸涵肯定又得諷刺她像個管家婆,可是現在,她隻是回答了一個“嗯”,就轉身進了小區。

秦臻看著,隻覺得格外憂心。

第二天中午吃飯的時候,秦臻問司徒安:“昨天跟你一塊兒吃飯的女人是誰啊?”

以往,對於秦臻的八卦,司徒安總能應對自如。然而這一次,他卻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

“陸涵讓你來問的?”他的語氣聽起來絕對不算是友善。

“不是。”秦臻否認,“單純是我自己好奇。”

司徒安用研判的眼神打量她,似乎是在猜測她說的到底是不是實話。

“我爸媽給我安排的相親對象,昨天剛見第一回。”最後,他還是告訴了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