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對象?”因為太過吃驚,秦臻甚至忽略了周圍的其他同事,直接叫了出來。

“小點聲兒!”司徒安注意到其他人投過來的好奇目光,冷著一張臉將那些視線逼退,才出聲製止秦臻。

“你居然去相親了?”為了司徒安的形象,秦臻還是壓低了聲音。她的內心除了驚訝,更多的還是憤慨,以及替陸涵感到不值。

“我爸媽逼的,不去他們就要跟我斷絕關係。”司徒安說完,臉上又露出了痞笑,“怎麽,你不希望我去相親?”

“我當然不希望你去相親!”秦臻說,而當她看見他眼裏閃爍著的光芒的時候,就知道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你去相親了,陸涵怎麽辦?”

她這句話剛問出口,司徒安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以後不要再在我的麵前提起她!”他的語氣中充滿了嫌棄與不屑,不用多加揣測,都能看出他對陸涵的厭惡。

“可是陸涵她……”因為司徒安這惡劣的態度,讓秦臻差點將陸涵懷孕的事衝口而出,好在被他惡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後,她又冷靜了下來,記起陸涵曾經千叮嚀萬囑咐不讓她把這件事告訴司徒安。

“反正你以後肯定會後悔的。”她恨恨地撂下這句話,連飯也不想吃了,直接摔筷子離開。

蘇奕從T市回來以後就給秦臻打了電話,跟她約了個時間去交房。

交房當天,蘇奕隻是在別墅裏隨便逛了一圈,就說沒有問題了,硬拉著秦臻要去吃飯。

“這個時間吃飯,會不會太早了一點?”秦臻看了一眼時間,才剛剛過了三點,她甚至連午飯都還沒有完全消化。

“是挺早的。”蘇奕說,“但是我沒吃午飯。”

秦臻一聽就又炸了毛。

“明知道自己胃不好還老不吃飯,你以為每一次都運氣那麽好,有人願意照顧你嗎?”

蘇奕卻沒有如同她預料中的那樣反駁她,而是定定地盯著她看,眼裏的神采讓她心驚。

“願意無償照顧我的人,除了你,再也沒有別人。”他說,“所以我從來不存有這樣子的僥幸。”

秦臻避開他灼熱的視線,故作冷淡地說:“那你就應該按時吃飯。”

“你每天提醒我,我就按時吃飯,好不好?”蘇奕握住秦臻的手,又站到了她的視線範圍之內。

他的聲調中帶著小心翼翼的討好與試探,姿態是秦臻從未見過的謙卑。

差一點,她就要點頭說“好”。

“身體是你的,你自己都不愛惜,還能指望誰來愛惜。”她甩開他的手,退開兩步走到了一旁。

蘇奕眸中的神色暗了下來。

“去吃飯吧,你不是餓了嗎?”秦臻冷硬地說完,便往外頭走去。

這個時間,無論哪一家餐廳裏,多數的座位都是空的,即使是平日裏需要等位很久的那些。

因為客人很少,他們從點單到上菜花了都不到二十分鍾,比之前任何一次的體驗都要好得多。

蘇奕是真

的餓了,一上菜就開始悶頭吃飯,也不說一句話。

“你吃慢點兒。”秦臻總算是看不下去了,“吃太猛了不好消化,對胃不好。”

“噢。”蘇奕嘴裏還含著米飯,含糊地應了一聲,接著便真的放慢了速度,米飯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往嘴裏送。

秦臻因為無聊,索性刷起了微博。

其實她最近都不怎麽愛刷微博了,因為每次一登錄上去,首頁必然會被朱心晴刷屏。以前她隻是喜歡曬生活、曬美食,現在她又多了一項可以曬的:男朋友。

自打林柯被調回T市去以後,這兩人幾乎是整天都黏在一起,就好像是要把之前那段時間錯過的約會,一下子全都彌補回來。

他們倆倒是高興了,就是苦了朱心晴的一眾微博粉絲們。有好幾次,秦臻都起了屏蔽她的心思。

不出所料的,首頁上又有朱心晴的微博:“今天晚上想去XXX吃披薩。”

下邊已經有了好幾條評論,秦臻好奇地點開,全是她和林柯的對話,內容也都相當的沒有營養,純粹就是在秀恩愛。

秦臻不得不承認,她被虐到了。

“林柯現在應該還沒下班吧?”她問蘇奕。

“沒有,怎麽了?”因為秦臻這突然的一問,蘇奕有些茫然。

“你們公司的員工,在上班時間公然偷懶,作為老板,你難道沒有什麽想說的嗎?”秦臻將手機遞過去給他看,蘇奕眼睛眯了眯,放下筷子就給林柯打了個電話。

“上班時間刷微博,這個月的獎金你別想要了。”

蘇奕冷酷地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壓根就不給林柯辯駁的機會。

那頭的林柯在反應過來剛才老板說了什麽之後,對著已經暗下去的手機屏幕欲哭無淚。

他好不容易偷個閑,居然都能被老板給逮住,他的運氣為什麽會差成這樣!

對於林柯有這樣一個下場,秦臻一方麵覺得很爽,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而一方麵她又有些擔心,萬一這件事被朱心晴知道了,肯定會來找她拚命。

不過,人就應該活在當下,反正她現在爽了,管以後幹嘛。

吃完飯,蘇奕去拿車,秦臻等他的時候在附近隨便逛了逛,就看見了一家孕嬰用品專賣店。她忽然想起來陸涵家裏的孕婦奶粉快要喝完了,既然剛好逛到這裏,就順便進去給她再買上兩罐。

秦臻找到陸涵常買的那個牌子,拿了兩罐放進購物籃裏,準備去結賬的時候,又被一些嬰兒的小玩意給吸引了注意。

她一下子看看小衣服,一下子又捏一捏小鞋子,就連人家的撥浪鼓,她都要拿起來搖上兩下。

沒過多久,蘇奕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問她現在在哪兒。

“我在買東西,你在餐廳門口等一會兒,我馬上就過去。”

秦臻掛斷電話,想了想,將手中的撥浪鼓也一起放進了購物籃中。

因為秦臻說馬上就過去,所以蘇奕猜想她應該就在這附近買東西。他坐在車裏,時刻注意著周圍來往的人

群。

突然,他看到秦臻從一家孕嬰用品專賣店裏走了出來,手裏還提著一個購物袋。他一下子就坐不住了,拉開車門就這麽衝了下去。

然而還沒走兩步遠,他就冷靜了下來。

他在瞎想些什麽呢?他和秦臻已經這麽久都沒有發生過關係了,而她又一直是單身一人,哪裏會有懷孕的可能。

他本想重新回到車上去等她,而還沒來得及轉身,就已經被她發現。

“你下車幹嘛?”秦臻三步並作兩步地走過來,疑惑地問她。

“本來想去找你的。”蘇奕笑著掩飾自己的尷尬。

他瞟了一眼她手上的購物袋,問:“買的什麽?”

“奶粉。”秦臻回答,“給陸……朋友買的。”

她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蘇奕聽到了她說的那個“陸”字,並且她的表情也不太自然,他很快就推測出,這件事情沒有這麽簡單。

不過,隻要懷孕的不是她,他便一點也不關心。

“噢。”他說,“上車吧,我送你回家。”

秦臻是打算直接去陸涵家的,但是她剛剛買了奶粉,如果讓蘇奕送她過去的話,以他的智商,猜到陸涵懷孕也隻是分分鍾的事情。於是,在蘇奕將她送到家門口以後,她又等了一會兒,直到他的車出了小區,才出去攔下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陸涵家裏而去。

可是她沒有想到的是,蘇奕的車並沒有開出多遠,因此她上出租車那一幕被他清清楚楚地看在了眼裏。

他立刻轉頭,跟在了那輛出租車後麵。

出租車最後停在了一個小區外麵,這個地方蘇奕很熟悉,因為他租給陸涵的房子就在這裏。

再聯係起剛才那怪異的一切,蘇奕很快就得出了一個結論:秦臻那個懷孕了的朋友就是陸涵。

可讓他覺得奇怪的是,他從來沒有聽秦臻提起過任何關於陸涵男朋友的事情。而且,買奶粉這種本來應該男朋友或是老公來做的事情,為什麽要秦臻來代勞?

他能想到的唯一合理說法就是,陸涵並沒有固定交往的男朋友,這個孩子不過是意外的產物。而她願意將這樣一個意外的產物留下來,那麽孩子的爸爸應該也不是跟她毫無關係的男人,甚至,應該是她喜歡的男人。

說到陸涵喜歡的男人,蘇奕想起了上次秦臻自作主張安排的那頓晚餐。

所以說,這個孩子的父親是司徒安麽?

這個念頭初一形成,蘇奕就差點笑出聲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司徒安就再也沒有了和他競爭秦臻的資格。

而在那之後的某天,蘇奕在應酬的時候,恰好在會館的洗手間裏遇上了司徒安。

兩個曾經的情敵這樣單獨麵對麵,自然是誰不會給對方一個好的臉色。

蘇奕姿態優雅地洗淨手,又抽出一張麵紙來將水擦幹。

“司徒先生……”他這才轉過身瞧上司徒安一眼,唇角勾上一抹淺笑,“我聽說你要做爸爸了,真是恭喜恭喜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