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話是什麽意思?”司徒安卻是一副聞所未聞的模樣。

“咦,原來你不知道麽?”蘇奕挑眉,像是故意要氣他一樣,“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也不多嘴多舌了。”

說完,他轉身就要出去。

“等等!”司徒安叫住他,又三步並作兩步地繞到他的身前,攔住他的去路,問:“你到底是什麽意思?什麽叫我要做爸爸了?”

他的眼裏有緊張,也有不安,嘴唇甚至還在顫抖。

“這件事情,你去問陸涵小姐恐怕比問我要合適。”蘇奕拍了拍他的肩膀,從他的身側繞過去,留下他一個人呆怔地站在原地。

陸涵……果然是陸涵……那個女人,居然懷了他的孩子麽……

司徒安發狂了一樣地從口袋裏掏出手機,調出那個被自己已經拉入了黑名單的號碼,迅速地撥了出去。

嘟……嘟……

一聲又一聲,仿若是敲在了他的心上。

快點接電話……快點接電話啊……他在心裏呐喊,可那邊的人並沒有聽見,手機也一直都沒有接通。

他顧不得還有客戶在包廂裏等他,快步地往外頭跑去。此時的他滿腦子全是蘇奕剛才說過的話。他要見到陸涵,要立刻見到陸涵,他要問問她,到底想做什麽,為什麽不經過他的允許就留下了他的孩子!

這個有心機的女人!

馬路上的車輛川流不息,而在這其中,有一輛車格外顯眼。

司徒安完全不管前麵是紅燈還是綠燈,一路狂踩油門,在車流中穿行,遭來無數司機的謾罵。

當他終於停在陸涵住的小區門口的時候,被保安攔在了外頭。

“不好意思先生,不是我們小區的車不能進去。”

司徒安幹脆地從車上下來,依照著那天模糊的記憶,找到了陸涵所在的那一棟樓。

她住在哪一戶來著?

他隻記得那天他乘電梯的時候,看到的是6樓。

他嚐試著在防盜鎖上按下601,“叮”的響了兩聲以後,陸涵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哪位?”

司徒安不知道要怎麽樣去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大約還是憤怒要多一些。

“司徒安。”他冷聲說。

陸涵沉默了片刻才問:“你來做什麽?”

語調卻不如剛才輕快。

“我有事找你,很重要的事。”他怕她不讓她進去,特意強調了“重要”這兩個字。

“進來吧。”陸涵雖然開了門,但司徒安能從她的聲音中聽出來強烈的不情願。

他乘電梯上了6樓,601的門是開著的,他直接就這麽走了進去。

陸涵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見到他進屋,也沒有起身。

司徒安走過去坐在了陸涵對麵,盯著她依舊平坦的肚子看了半晌以後才問:“你懷孕了?”

在司徒安從進樓棟到上樓來的這麽幾分鍾之內,陸涵想過很多他來找她的原因,可能是讓她不要告訴秦臻他們倆發生了關係的事情,也可能是讓她以後都遠離秦臻,甚至她還想過也許他會跟她和解,可她從未想過,他會一開口就問這個問題。

司徒安在看見陸涵陡然睜大的雙眼時就知道,蘇奕沒

有騙他,她是真的懷孕了。

“現在打掉應該還來得及吧。”他說,沒有絲毫的留戀與可惜。

“你……你說什麽?”陸涵開始發抖,心中的憤怒與失望讓她的雙眼變得模糊,隻看得見一片水光。

“把孩子打了,對你我都好。”司徒安說,聲音冷得可怕。

眼淚順著她的眼角滑下,濡濕了她的眼睫。

她終於能夠看清麵前的男人,這個她愛了這麽多年的男人,這個對她一直冷血得可怕的男人。

“那……他呢?”她的聲音變得支離破碎,“你有沒有考慮過,孩子會怎麽想?”

“他什麽也不會想。”司徒安刻意忽略掉心頭忽然湧起的酸澀,依然麵無表情地說。

“嗬。”陸涵卻是笑了,然而那笑容讓司徒安看了都有些頭皮發麻。

她伸手撫上自己的小腹,定定地低頭看了一會兒,再抬起頭時,眼神已經變得堅定。

“孩子我不會打,也不會讓你養,你大可以放心。”她說,“如果你今天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那麽現在你可以走了。”

陸涵說完這些話,看也不看司徒安一眼,兀自安靜地坐在沙發上。

司徒安卻沒有動作。

“你不同意把孩子打掉,我就不會走。”他說。

“那你就在這裏坐著吧,我累了,先進屋休息了。”陸涵抹了把眼淚,從沙發上站起。

司徒安也跟著她站了起來,並且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他的手緊緊地箍住她的手腕,那力道,就像是要把她給捏碎一樣。

可見他有多麽恨她,陸涵自嘲地想。

“跟我去醫院。”司徒安咬著牙說。

“不去!”陸涵衝他大吼一聲,重重地甩了一下手,卻沒把他甩開。

“不去是吧?”司徒安扯了扯嘴唇,然而那笑容卻讓陸涵想到了來自地獄的魔鬼。

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司徒安就已經將她抱了起來,並且大步地朝門外走去。

“司徒安你幹什麽?我說了我不去!我不要去!”一想到他接下來要做的事,陸涵就害怕得大哭起來。

她用力地捶著他的胸膛,甚至還用嘴咬上了他的肩膀。

可他依然無動於衷,就好像什麽感覺都沒有一樣。

陸涵的大叫引來了隔壁的鄰居,那一對年輕的小夫妻看見他們倆這陣勢,也是嚇了一跳。

“救命!求求你們救救我!”陸涵看見他們就像是看見了救命的稻草,抓緊機會向他們求救。

那對小夫妻看陸涵哭得淚眼婆娑,司徒安又是一臉的凶神惡煞,正義感陡然而生。

“先生,你要是不把這位小姐放下來,我們就要報警了。”那位丈夫說。

司徒安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對他的警告絲毫不在意。

“報,現在趕緊報,我也想問問警察,特別惡劣的欺詐行為應該要怎麽判。”他說著,又看了陸涵一眼。

陸涵仍舊還在掙紮。

“騙你是我的錯,和孩子沒有關係!你不能對他這麽狠心!”

那對小夫妻這回是真的傻了眼,從這段對話裏頭,他們或多或少也摸清楚了麵前這兩人的關係,也知道這件事情不是他們

,也不是警察能夠解決的。

“小姐,既然這是你們的家事,我們就不插手了,你們自己協商處理吧。”那位丈夫說完,拉著自己的妻子就進了屋。

司徒安居高臨下地看著陸涵,那眼神中的嘲弄她看得一清二楚。

她似乎聽見他在說:看吧,現在沒人能夠救你了。

從來沒有哪一刻,她像現在這樣絕望。

“秦臻也知道我懷孕了。”她決定賭上一把,就賭司徒安對秦臻的在乎。

果不其然,司徒安的臉色變得僵硬。

“你也知道她現在跟我關係很好吧?”她硬擠出一絲笑容來,“她很關心我肚子裏的孩子,還說等孩子出生以後要給他當幹媽。”

“如果你就這樣子逼我打掉了孩子,你在秦臻心裏的形象會變成什麽樣,你應該清楚吧?”

“雖然秦臻已經結了婚,但她畢竟是你喜歡過的人,你難道喜歡以後都與她不相往來麽?”

陸涵一句一句地說著,這些話如同刀尖一般,一下一下地重重戳在司徒安的心上,同時也戳在了她自己的心上。

司徒安終究還是將陸涵放了下來。

在雙腳落地的瞬間,陸涵鬆了一口氣,但也替自己感到悲哀。

他果然還是放不下秦臻,一如她放不下他。

“這個孩子,如果你堅持要生,我不會再攔你。生下來以後,我也會盡到做父親的責任。但是,你不要妄想我會因為這個孩子跟你結婚。”他警告她。

“我希望在我生下這個孩子以後,你不要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之中。”陸涵卻是比他要更加狠絕。

司徒安盯著她看了半晌,最後說:“記住你自己今天說過的話。”

司徒安一走,陸涵就感覺到自己的腿已經軟了。她扶著牆壁慢慢地走回屋裏,在沙發上坐了好一會兒才終於緩了過來。

等到她完全冷靜下來,才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懷孕的這件事,隻有秦臻知道,那麽司徒安是從哪裏得到的消息呢?

她給秦臻發了條信息,問她有沒有將她懷孕的事情告訴別人。

秦臻很快就給她回了個電話過來。

“怎麽了?有誰知道你懷孕的事了嗎?”秦臻的聲音聽起來比她還要緊張。

陸涵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要瞞著她。

“司徒安剛才過來找我了。”

“什麽?”秦臻的一聲尖叫,差點穿破她的耳膜。

“他找你做什麽?”秦臻問。

“他知道我懷孕了,想讓我去把孩子打掉。”陸涵很平靜地說。

“天呐!司徒安到底還是不是男人!他怎麽可以這麽冷血!”秦臻譴責了他幾句以後突然又想起來問陸涵現在的情況,“那你現在怎麽樣?他有沒有對你動手?你有沒有受傷?”

“沒有。”陸涵說,“他已經同意讓我把孩子生下來了。”

“真的嗎?”秦臻立刻又高興起來,“那他呢?要和你在一起嗎?”

“我跟他說,孩子我會自己撫養,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你……唉。”秦臻雖然有一肚子的話想說,但想來陸涵的這個決定大概也是最好的,恐怕也隻有這樣,才能夠保住她的孩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