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本打算找司徒安好好談一談,既然他現在已經知道了陸涵懷孕的事,她也沒必要再像之前那樣遮著瞞著。可還沒等她主動去找他,就已經被他召進了辦公室。

“你早就知道了陸涵懷孕的事?”秦臻剛一帶上門,司徒安就迫不及待地問。

“沒錯。”秦臻回答。

“你為什麽沒有一開始就告訴我?”司徒安看著秦臻的眼神是帶著埋怨的。

“陸涵不想讓你知道,不然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就得提前幾個月了。”秦臻對他也沒什麽好的臉色。

司徒安一怔,勾起一個諷刺的笑,說:“你跟她感情倒是挺好。”

“她是我朋友。”秦臻說。

“那我呢?”司徒安問,語氣像是在譴責,但又有些傷感,“我跟你這麽多年的朋友了,到現在還比不上一個不到一年的?我打定了主意要表白的那天就知道,我們倆的關係注定回不到從前了,但是沒想到會差這麽多。”

秦臻被他說得啞口無言。

確實,她最近因為陸涵對他的態度急轉直下,甚至因為覺得他太渣而開始有點討厭他。可是她也從來沒有站在他的角度看待這件事情,或許這樣的一個意外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過措手不及,並且打亂了他以後的一切計劃,他的暴怒與不甘也是理所當然。

“對不起。”她真心實意地向他道歉,“以後你和陸涵的事,我不會再插手了。你們都是我的朋友,我會盡量保持中立,行了嗎?”

“你自己說的話,自己要記住。”司徒安說。

“不過在那之前,我必須得替陸涵澄清一點。”秦臻仍舊想著不能讓司徒安繼續這麽誤會下去,“你和她發生關係的事情,不是她故意下套。如果你想要知道事實的話,不如去問那天跟你們一起的同學。”

司徒安沉默了片刻,才開口說:“我知道了。”

下班以後,秦臻照例去了陸涵家裏。而讓她意外的是,給她開門的人不是陸涵,而是她以為以後都不會再有交集了的蘇奕。

“你怎麽會在這裏?”秦臻提高了警惕。

“當然是過來看陸涵的。”蘇奕一臉的坦蕩。

“我都跟你說了不要老往我這裏跑,你看,你們家蘇奕今天不就‘捉奸’來了?”陸涵調侃的聲音在蘇奕的身後響起。

秦臻剛想問蘇奕來這裏到底是想做什麽,就被他擁著進了屋裏。

“你們先坐一會兒,飯馬上就好了。不過我事先跟你們打個招呼哈,我的手藝不咋地,完全不能跟秦臻比,所以你們可千萬別抱太大的期望。”

秦臻這才看清楚陸涵身上掛了個圍裙,手裏還拿著鍋鏟,一看就是剛從廚房裏出來。

“你怎麽自己做飯了?阿姨呢?”秦臻一見她這樣就急了,奪過她手裏的鍋鏟,說:“你是孕婦,得少聞些油煙,剩下的菜還是我來做吧。”

陸涵無奈地與蘇奕對視了一眼,說:“蘇總,你能娶到秦臻這麽一個賢惠的媳婦兒,真是賺大了。”

“嗯。”蘇奕看著

秦臻的眼神溫柔似水,看得陸涵羨慕萬分。

秦臻在廚房裏做菜的時候,蘇奕硬是要跟進去幫手。

陸涵站在外頭離得遠遠的看著,好笑地感慨了一句:“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才是你們的客人呢。”

為了招待蘇奕,陸涵原本是想要開一瓶紅酒,卻被秦臻嚴辭阻止了。

“還是喝果汁吧。”秦臻說。

她現在連碳酸飲料都不讓陸涵碰。

“蘇總,求你了,你可把你們家秦臻看好吧每天,別讓她再有事兒沒事兒上我家來了,我現在都快被她給逼瘋了,真的,我從小到大都沒被人這麽管製過,她真是比我爸媽還能嘮叨。”陸涵難得碰上蘇奕一回,可著勁兒地跟他訴苦。

然而蘇奕卻是嘴角噙著淺笑,對陸涵說:“習慣就好。”

麵對蘇奕的淡定,陸涵隻能自歎不如。

飯後洗碗這種事,秦臻直接推給了蘇奕去做。

“來人家家裏蹭吃蹭喝,總得做點兒事吧?”她斜他一眼。

蘇奕立刻乖乖地收拾了餐桌,端著碗筷進了廚房。

“你們家蘇總可沒蹭吃蹭喝。”陸涵看不下去地為蘇奕辯解,她指著放在沙發上的那一堆購物袋,說:“那些可都是他買過來的。”

秦臻本就對蘇奕突然出現在這裏的原因相當好奇,聽陸涵這麽一說,她便走過去翻了翻那些購物袋,發現裏頭全是孕嬰用品,除去孕婦常吃的一些維生素和營養品,還有好些小孩子的衣服和玩具。

“他是不是腦子抽了,你這生孩子還有好幾個月呢,買這些嬰兒用品過來不是純屬占你們家位置麽。”秦臻吐槽道。

“雖然我也覺得挺搞笑的,不過你這麽說你老公真的好麽?”陸涵笑著說。

秦臻撇了撇嘴。她看著這些東西,突然又想起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她並沒有跟蘇奕提過陸涵懷孕的事情,那麽他是從哪裏知道的?難不成他那天見她買了兩罐奶粉,就猜到了她說的那個朋友是陸涵麽?

就他這瞎蒙的能力,不去給人算命,還真是可惜了。

等蘇奕洗完碗出來,陸涵又留他們倆多坐了一會兒。

因為看準了秦臻在陸涵麵前不會做出任何反抗的舉動,於是蘇奕特意坐的貼緊了秦臻,他的手摟著她的腰,將她圈進了懷裏,一副極為親昵的姿勢。

“我之前還問秦臻,你們倆準備什麽時候要孩子。”陸涵首先挑起了這樣一個話題,“她說你工作忙應酬多,身體條件不允許。”

蘇奕微低下頭看了秦臻一眼,她的表情雖然沒有很大的變化,但臉頰卻染上了一層淺粉色,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想要吻上去……當然,他還是忍住了。

“你現在想要孩子麽?”蘇奕貼在她的耳邊問,呼出的熱氣全都鑽進了她的耳孔裏,讓她渾身都變得不自在起來。

“看你。”秦臻沒有看蘇奕,因為實在太過尷尬而聲音有些僵硬。

“我以後會盡量減少應酬的。”他向她保證。

“還是等你在G市安定下來再提

這件事吧。”秦臻卻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

陸涵不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說那些話也就算了,他自己還硬要跟著攪和,說這些有的沒的。他今天這麽說了,之後陸涵見她一直沒有懷孕,必然會起疑,到時候她又要絞盡腦汁地想出一個理由來搪塞她。

想一想就覺得心塞。

之後蘇奕送秦臻回家,路上秦臻不忘警告他:“以後不要再隨隨便便跑到陸涵家裏去。”

“為什麽?”蘇奕挑眉,“沒有人規定我不能和陸涵有來往,而且,我朋友還是她的房東,我去看看又怎麽了?”

“還是說……”蘇奕扭過頭饒有興致地打量秦臻,“你不希望我和她單獨相處,是因為你吃醋了?”

“自作多情是種病,得治。”秦臻毫不客氣地潑了他一盆冷水。

“既然我們倆的合作關係已經解除,以後還是不要有來往的好。”秦臻說。

“雖然合作關係解除了,但是我現在在追你,所以不可能和你沒有來往。”蘇奕說得相當無賴。

“我不接受你的追求,所以你能夠放棄了嗎?”秦臻的語調之中已經有了一些不耐煩。

“不行。”蘇奕一口拒絕,“我的人生字典裏,就沒有‘放棄’這兩個字。”

“可是你這樣子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困擾,我……”秦臻抱怨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蘇奕打斷。

“後麵有輛車一直在跟著我們。”

“什麽?”秦臻以為蘇奕是在岔開話題,一時之間有些氣怒,“蘇奕你不要當我是傻子行嗎?”

“我沒跟你開玩笑,後邊那輛黑色大眾,從出陸涵家就開始跟著我們了。”然而蘇奕的語氣相當嚴肅,臉上的笑容也已經消失不見。

他將油門踩得深了一些,車子的速度立刻就提了起來。

秦臻這下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要不要打電話報警?”她慌張地從包裏摸出手機來問蘇奕。

“嗯。”蘇奕點頭,“順便問問離這裏最近的警察局在哪裏。”

秦臻立即按照他的指示行事,在向警察說明了事情原委之後,又問清楚了附近的警察局。

“你最近招惹到誰了嗎?”掛斷電話後,秦臻才問蘇奕。

“確實有那麽一群。”蘇奕說,表情變得嚴峻起來。

他按照導航指示的路線行駛,繞了半天都沒有看見警察局的影子。

“你確定輸入的地址是對的?”蘇奕問秦臻。

“我是按照剛才那個警察給我的地址輸進去的……”秦臻越說越是氣弱。

她現在相當焦急,後頭的車對他們窮追不舍,如果因為她的失誤而沒能在被追上之前找到警察局的話,她可能會內疚一輩子。

“秦臻,你現在先冷靜下來聽我說。”蘇奕的聲音突然變得凝重。

“什麽?”

“那些人是衝著我來的,和你沒有關係,所以待會兒我會在一個人多的地方把你給放下去。到時候你就使勁跑,不要管我,知道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