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秦臻在醫院裏向他表白過後,蘇奕的心情一直大好,即使是在滿是消毒藥水氣味的醫院病房裏,也能夠吃得好、睡得香。

每天來匯報工作的新助理趙曄都能夠明顯感覺到,蘇總的畫風跟以前不太一樣了,現在整個人都溫和了不少,有時候他帶來的報表出現了一些錯漏,蘇總都隻是很平靜地指出錯誤,然後叮囑他以後改正,這讓趙曄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夢中。

因為蘇奕的傷確實不重,秦臻也就沒有特意為了照顧他而請假。她給他請了一個護工,主要負責幫他買午飯,以及扶他去上廁所。而秦臻自己每天下班過後都會直接去醫院,陪他吃完晚飯,聊聊天,然後再回家。

陸涵在聽說蘇奕受傷住院以後也來看過他一次。對於秦臻因為要照顧蘇奕而沒空去騷擾她這件事,陸涵表示非常高興。

“看來這段時間我的耳朵能夠少長好幾層繭子了。”她揶揄道。

在**躺了幾天以後,蘇奕就不安分了。

好不容易捱到一個陽光燦爛的周末,秦臻可以一整天都呆在醫院裏陪他,他硬要人家護士給他搞了一部輪椅過來,說是要去外麵曬曬太陽。

“你腿沒傷的時候也沒見你出去曬過太陽啊,怎麽現在就這麽作呢你?”秦臻毫不留情地吐槽他。

蘇奕一點兒也不在意她說了些什麽,反正她現在老嫌棄他,他都已經習慣了。而且,就算她嘴上再怎麽抱怨,最後也一定會如了他的願……就算她不肯,他也一定會磨到她點頭為止。

秦臻和護士一起把蘇奕“搬”到了輪椅上。他跟大爺一樣的大喇喇地坐著,半點沒有自己動手的意思。

秦臻認命地推著他出了住院大樓。

第一醫院的隔壁是G市的一個公園,原來這裏有孩子們最喜歡的遊樂場,也是年輕的情侶們約會的勝地。但近年來因為各種各樣主題公園的侵入,再加上園內遊樂設施太過老舊,G市的年輕人們來得少了,這個公園也漸漸成了附近居民晨練或是散步的好去處。

盛夏已過,天氣慢慢轉涼,現在的溫度,也恰好適合戶外活動。

秦臻推著蘇奕在公園裏慢慢地逛著,看著行道兩邊的綠樹,看著三三兩兩坐在公園假山上、涼亭裏喝茶聊天的老人們,她突然覺得,這樣子慢節奏的生活,其實也不錯。

“你說,我們倆以後老了,會不會也跟他們一樣,沒事兒的時候就來公園裏坐一整天,或者遛遛狗逗逗鳥什麽的?”蘇奕突然興致勃發地開口問。

“得了吧你。”秦臻白他一眼,“等你老了,肯定還是每天都窩在家裏工作,什麽娛樂消遣都沒有。”

“不可能。”蘇奕反駁,“我從以前到現在,每天努力工作就是為了娶老婆,等老婆娶到手了,我就不用這麽折騰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