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秦臻在醫院裏向他表白過後,蘇奕的心情一直大好,即使是在滿是消毒藥水氣味的醫院病房裏,也能夠吃得好、睡得香。

每天來匯報工作的新助理趙曄都能夠明顯感覺到,蘇總的畫風跟以前不太一樣了,現在整個人都溫和了不少,有時候他帶來的報表出現了一些錯漏,蘇總都隻是很平靜地指出錯誤,然後叮囑他以後改正,這讓趙曄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夢中。

因為蘇奕的傷確實不重,秦臻也就沒有特意為了照顧他而請假。她給他請了一個護工,主要負責幫他買午飯,以及扶他去上廁所。而秦臻自己每天下班過後都會直接去醫院,陪他吃完晚飯,聊聊天,然後再回家。

陸涵在聽說蘇奕受傷住院以後也來看過他一次。對於秦臻因為要照顧蘇奕而沒空去騷擾她這件事,陸涵表示非常高興。

“看來這段時間我的耳朵能夠少長好幾層繭子了。”她揶揄道。

在床上躺了幾天以後,蘇奕就不安分了。

好不容易捱到一個陽光燦爛的周末,秦臻可以一整天都呆在醫院裏陪他,他硬要人家護士給他搞了一部輪椅過來,說是要去外麵曬曬太陽。

“你腿沒傷的時候也沒見你出去曬過太陽啊,怎麽現在就這麽作呢你?”秦臻毫不留情地吐槽他。

蘇奕一點兒也不在意她說了些什麽,反正她現在老嫌棄他,他都已經習慣了。而且,就算她嘴上再怎麽抱怨,最後也一定會如了他的願……就算她不肯,他也一定會磨到她點頭為止。

秦臻和護士一起把蘇奕“搬”到了輪椅上。他跟大爺一樣的大喇喇地坐著,半點沒有自己動手的意思。

秦臻認命地推著他出了住院大樓。

第一醫院的隔壁是G市的一個公園,原來這裏有孩子們最喜歡的遊樂場,也是年輕的情侶們約會的勝地。但近年來因為各種各樣主題公園的侵入,再加上園內遊樂設施太過老舊,G市的年輕人們來得少了,這個公園也漸漸成了附近居民晨練或是散步的好去處。

盛夏已過,天氣慢慢轉涼,現在的溫度,也恰好適合戶外活動。

秦臻推著蘇奕在公園裏慢慢地逛著,看著行道兩邊的綠樹,看著三三兩兩坐在公園假山上、涼亭裏喝茶聊天的老人們,她突然覺得,這樣子慢節奏的生活,其實也不錯。

“你說,我們倆以後老了,會不會也跟他們一樣,沒事兒的時候就來公園裏坐一整天,或者遛遛狗逗逗鳥什麽的?”蘇奕突然興致勃發地開口問。

“得了吧你。”秦臻白他一眼,“等你老了,肯定還是每天都窩在家裏工作,什麽娛樂消遣都沒有。”

“不可能。”蘇奕反駁,“我從以前到現在,每天努力工作就是為了娶老婆,等老婆娶到手了,我就不用這麽折騰自己了。”

他說完,回頭看了秦臻一眼,那眼中的深情讓秦臻的心驀地軟成了一灘。

她還真是好哄呢,秦臻自己都有些嫌棄自己。

“你之前不是娶到老婆了嗎?不也還是經常在外頭應酬。”秦臻撇嘴,以前的委屈,這會兒她才吐出來。

“那個時候老婆的心還不在我身

上啊,當然得多賺點錢把老婆栓牢一點。”蘇奕深深地看了秦臻一眼,說:“不過現在不用了。”

秦臻就見不得他這樣一副得意的樣子。

“現在怎麽不用了?我告訴你,你以後要是沒錢了,我肯定會立刻離開你,眼睛都不會眨一下。”她威脅他。

蘇奕噙著一抹淺笑,說得胸有成竹:“你舍不得。”

秦臻再一次被他噎得說不出話來。

麵前的這個男人,蹬鼻子上臉的功力真是一流,她不過就是說了句愛他,他就好像已經吃定了她一樣。

不過,她也確實舍不得。

“哼。”秦臻板起臉,沒再理他。

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灑在地上,給所有的東西都鍍上了一層金黃。微風拂過,樹葉輕搖,耳邊響起一陣陣清脆的鳥叫。

蘇奕突然就想起了秦臻曾經看過的一本小說裏的一句話:陽光明媚,歲月靜好。你還不來,我怎敢老。

他當初嫌這句話太酸,字裏行間都透著一股子矯情的味道,可是現在,他卻覺得用來形容眼前的一切正好。

沒有秦臻陪伴的老去,他從不敢想象那會是什麽模樣。

偌大的公園,在裏頭完完整整地逛上一圈,花掉了他們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

在秦臻提出要回醫院的時候,蘇奕竟還有些意猶未盡。

“你要回去睡午覺。”秦臻說,語氣強硬得不容他拒絕。

他一向沒有睡午覺的習慣,每天的工作都很繁忙,他連吃飯都是擠出來的時間,哪裏還顧得上睡午覺。

可是自從住院以後,秦臻就對他進行了強製要求,每天中午必須要睡兩個小時,否則就別想再在病房裏工作。

醫生說過,要想恢複得快,他就得多休養。可是這人真是不自覺到了極致,隻要閑下來,就一定要找些事情做。她沒收了他的手機和平板,讓他看不成郵件,他就讓助理每天定時地過來報到,向他匯報前一天的工作。

不過秦臻也限製了他工作的時間,每天最多隻能工作兩個小時。她特意叮囑過看護,一旦超時,就要向她匯報,然後她就會取消他第二天的工作時間。

因為秦臻管得很嚴,蘇奕這些天也慢慢養成了習慣。就連他的助理也知道,兩個小時一到,不管工作有沒有處理完,一定要收拾東西走人,不然秦小姐知道了,後果會相當嚴重。

“我今天不想睡午覺。”他看著她說,表情有點可憐。

“為什麽?”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秦臻還是挺民主的,就比如現在,她選擇聽他的理由,而不是什麽都不問直接否決他的意見。

“你好不容易來陪我一天,我不想浪費兩個小時用來睡覺。”他說。

這個理由讓秦臻心裏泛甜,但她還是強硬地逼著他躺回了床上。

“睡覺,不然我現在就走。”她威脅他。

這一招相當有效果,雖然不情願,但蘇奕還是立刻就閉上了眼。

秦臻就坐在他的床邊,握住他的手,看著他的睡顏。

她今天早上起得很早,隻為了能夠早一點過來,多陪他一會兒,於是到了現在

,她也漸漸有了困意,尤其是在這樣適合打瞌睡的午後,在這樣一個寧靜的環境裏。

她的眼皮變得有些重,繼而慢慢地黏在了一起。不知不覺間,她就這麽靠著椅背睡了過去,腦袋懸空地歪到了一邊。

蘇奕並沒有睡著……實際上,他每天中午都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進入深眠的狀態。

因為感覺到秦臻握著他的手慢慢鬆開,他有些不安地睜開雙眼,才發現原來她自己竟睡著了。

即使是這麽看著,蘇奕都能感覺到她的睡姿並不舒服。無奈他現在腿上有傷,沒辦法下地去把她抱到床上,隻能選擇將她搖醒。

“怎麽了?”秦臻被他嚇了一跳,以為他有什麽事情,卻隻聽到他說:“要是困了,就到床上來睡。”

病房裏隻有一張床,看護晚上都是用幾張凳子拚起來躺在上麵。

秦臻睡得腦袋有些迷糊,聽到他說“床”,以為是讓她也那麽拚出一張,於是她擺了擺手,說:“不用了,那樣睡得不舒服。”

蘇奕卻是往旁邊挪了挪,拍了拍自己騰出來的空位,勸她說:“這床雖然不及家裏那張舒服,但比起你坐在凳子上睡,還是要舒服一些的。”

秦臻這才明白他的意思。

“這床太小了,你身上有傷,會不小心碰到的。”秦臻說。

“那就小心一點唄。”蘇奕毫不在意,又催促著她:“快點上來,不然一想到你睡不舒服,我也沒辦法睡安穩了。”

秦臻拿他沒轍,脫掉鞋子躺在了他空出來的地方。

這張單人的病床對於他們兩個正常身材的人來說,必然是過小的。秦臻側著身子,盡量地靠近邊緣,避免碰到蘇奕身上的傷口。

“別再往邊上靠了,小心掉下去。”蘇奕說著,一把將秦臻撈進懷裏,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又按住她的腦袋。

“好了,不要說話了,我要睡覺了。”蘇奕拉過秦臻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將她摟得緊緊的。

趙曄如同往常一樣來醫院匯報工作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自家老板和老板娘抱在一起擠在那張窄小的病床上的情景。

雖然兩個人擠一張床看起來有點寒酸,但或許是人的原因,讓這幅畫麵變得養眼了不少。

這個看臉的世界啊……趙曄有點絕望。

他不知道現在自己應該怎麽做才好。如果就這樣離開,今天的工作沒有完成,老板要唯他是問;可是如果把床上的兩個人叫醒,老板娘尷尬,老板生氣,還是要唯他是問。

兩相權衡之下,他決定假裝沒有看到這一幕,重新退出去敲門。

幾乎是房門剛被敲響,蘇奕就醒了。他第一反應不是應門,而是看向秦臻。

她依然躺在他的懷裏,無知無覺地睡得香甜。

“進來。”他壓低了聲音,對著門口說。

趙曄放輕了動作,推門而入,就看見隻有老板一個人醒著,而老板娘似乎還在睡覺。

“把東西放在櫃子上就可以走了,我看完會給你發郵件。”蘇奕說。

趙曄順從地將文件放在了他觸手可及的地方,然後目不斜視地轉身離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