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這一覺睡得有些長,她醒過來的時候,還是躺在蘇奕的懷裏,隻不過他已經半靠在床頭,手裏正拿著一份文件在看。

“醒了?”蘇奕見秦臻睜眼,將文件放在一邊,低下頭在她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嗯。”秦臻揉著眼坐直身子,看見櫃子上多出來的幾份文件,問:“趙曄來過了?”

“嗯。”蘇奕點頭。

秦臻一想到她和蘇奕這樣擠在一張狹小的病床上的畫麵被趙曄看了去,臉上就不自覺有些發燒。

“你現在害羞也晚了。”蘇奕看見她變紅的臉,輕笑著說。

秦臻惱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掙脫他的懷抱,從床上下來。

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又用手扒了幾下頭發。

因為窗簾之前被她拉上了,外頭的光隻能隱隱地透進來一切,秦臻判斷不出來現在到底是幾點。

她從包裏翻出手機,才發現竟然已經快要到五點。

“餓了嗎?”她問蘇奕。

他現在的生活很規律,每天吃飯都是定點定時,這也是秦臻重點囑咐護工的內容之一。

蘇奕搖頭。

秦臻將窗簾一把拉開,太陽還沒下落,窗外依舊明亮。

“那就先看一會兒文件吧,等餓了我再叫外賣。”因為蘇奕今天一天都表現良好,秦臻也就“特赦”他晚一些吃飯。

“好。”蘇奕很高興。

每天肚子明明不餓還要被逼著吃飯,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他甚至有種錯覺,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幼兒園的時候,每天做什麽事都要按照時間表來嚴格執行,並且還不能反抗。

蘇奕看文件的時候,秦臻就靠在他身上,拿著手機逛淘寶。她現在已經戒了微博,終於不用再每天看朱心晴和林柯秀恩愛。

“哎,你覺得這個嬰兒床怎麽樣?是不是很可愛?”秦臻將手機舉到蘇奕眼前,征詢著他的意見。

她倒也不是故意要看這些東西,隻是剛好這個嬰兒床被推薦到了首頁,她覺得好看,便想著也許可以買來送給陸涵家的寶寶。

“這個顏色粉藍粉藍的,男寶寶和女寶寶都可以用,而且上麵掛的那些小玩具看起來也很好玩的樣子。”秦臻越看越覺得心動。

“你就對陸涵的事這麽上心?”蘇奕的語氣聽起來有些不太對勁,充斥著一股濃濃的酸味兒。

秦臻抬頭看他一眼,發現他正抿著唇看她,眼神中似乎還帶著些譴責。

“她一個人在這邊,又懷了孕,我當然要對她上心一點咯。”秦臻說著,又很鄙視地看了他一眼,“連陸涵的醋你都要吃,蘇總,你會不會太小氣了一點?”

“嗯,我就是這麽小氣。”蘇奕卻是不以為恥。他將秦臻又抱得緊了一些,賭氣一般地說:“你隻能對我一個人上心。”

“不、可、能。”秦臻想也不想地就拒絕了他。

蘇奕的表情顯得愈加委屈。

“你就不能騙騙我,讓我開心一下嘛?”

秦臻見他這小模樣,“噗嗤”一下笑了。

“你能不能恢複成以前那個高冷的樣子?現在的你我都快認不出來了。”她揶揄他。

“不能。”蘇奕也是一

口回絕。

“你不是更喜歡我現在這樣嘛?”他的眼裏有燦爛的光芒。

還真是帥呢。

秦臻一下子竟看得有些呆。

“喂,我問你正事兒呢!”她回過神以後才想起來自己的目的,“你覺得這張嬰兒床到底怎麽樣?”

“你要是喜歡就買吧。”蘇奕的口氣相當隨意,“又不是給我們的孩子買,買什麽我都沒意見。”

秦臻簡直被他給氣笑了。

“你以後要再拿這種態度敷衍我,就別想給你們家孩子買東西!”她咬著牙說。

蘇奕一聽就慌了,連忙拿過她的手機,似模似樣地盯著那圖片看了半天,最後憋出兩句話來:“我覺得挺好的。買吧。”

秦臻倒也沒真指望他能夠給出什麽建設性的意見來,不過就是自己看中了一件東西,想買但又需要得到別人的認同。

這會兒蘇奕一說這張嬰兒床“挺好”,秦臻就火速地下了單。

那家店是嬰幼兒用品專賣,秦臻想著反正要買,不如再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可以買的東西。

她瀏覽著那一張張的圖片,覺得那些商品實在是太萌,讓她忍不住生出想要孩子的衝動。

“唔,看著這些東西,突然就好想生孩子。”她不自覺地將心裏的想法說了出來,而立刻,她就察覺到了不妥。

她當著蘇奕的麵說這些話,該不會被他當成是某種暗示了吧?

秦臻緩慢地轉過頭去,就像是電影放映過程中卡帶了一樣,一幀一幀地切換。

果不其然的,蘇奕看著她,臉上、眼裏全是藏不住的笑意。

“秦臻。”他叫她,聲音有些低啞。

“嗯?”秦臻紅著臉,竟然有些不敢看他。

“有些事情,不能隻是想想就算了,還要勇敢地去做。”他語帶鼓勵地說。

秦臻發現自己沒有辦法接下他的話。

“我已經準備好了。”蘇奕突然說了一句不著邊際的話。

秦臻不解地看向他,卻發現他已經把文件扔到了一邊,正一顆顆地解開自己胸前的扣子。

“來吧。”他直接躺倒在了床上,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表情。

秦臻剛才的那麽一點兒小感慨,這會兒全都沒了。

“我覺得我得找一個正常一點兒的男人生孩子,你還是算了吧。”秦臻很嫌棄地說。

“哎……等等。”蘇奕一把拉住她的手,又重新坐起來。

“既然你不喜歡主動,那就換你躺著,我來撲倒你好了。”蘇奕眼裏閃著惡趣味的光。

“……”秦臻一頭的黑線。

她現在不由得懷疑醫生的診斷是不是出了錯,其實蘇奕他真的傷到了腦子吧?

“還是等你腿好了再說吧。”秦臻瞥了一眼他那被吊得高高的腿說。

蘇奕有一瞬間的氣餒,但很快,他又變得更加興奮。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等我腿傷好了,你就要跟我生孩子?”

秦臻發現好像被自己給坑了。

“我的手機呢?”蘇奕問秦臻,看起來好像有什麽急事的樣子。

“怎麽了?”秦臻不明所以地從儲物櫃裏把他的手機拿出來還

給他。

蘇奕卻沒顧得上回答她,而是迅速地撥了一個號,一等對方接通就立刻說:“林柯,你明天過來G市,這邊公司的所有事情,在我受傷住院期間,全部由你來處理。”

秦臻已經能夠想象電話那頭林柯正哭喪著臉,卻又不能違抗老板的命令。

不過,她心裏居然還有點爽,大概是因為被朱心晴刷屏刷出了一肚子的怨念,這會兒看到這對小情侶暫時被拆散,不由得喜大普奔。

蘇奕又給趙曄打了個電話,主要是交待他,之後不用再來醫院,有什麽事直接跟林柯聯係就好。

這麽一通忙碌過後,蘇奕又乖乖地把手機上繳,然後堅定地說:“從現在開始,我要好好養傷,爭取早點出院,回家生孩子!”

秦臻簡直被他雷得不輕。

“不過……”他的話鋒又是一轉,“在生孩子之前,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麽事?”秦臻好奇地問。

“複婚。”蘇奕望進她的眸子裏,很認真地說。

大約是有這麽一個信念支撐著他,蘇奕的腿居然真的很快就好了起來,隻是出院的時候還沒有完全痊愈,行動的時候還需要拄拐杖或是坐輪椅。

不過即便是這樣,他也等不及地直接把秦臻給“綁”回了T市,去民政局複了婚。

既然回了T市,秦臻自然是要去看望一下朱心晴以及朱爸朱媽。

朱心晴在得知秦臻最終還是跟蘇奕複婚以後,啐了她一口,說:“就你瞎折騰!”

“嗯。”秦臻承認。

“不過,你們家蘇奕那腿到底什麽時候能好啊?讓他趕緊把林柯放回來啊,我都好幾個星期沒見著他了。”朱心晴一看就是一副想林柯想瘋了的模樣。

“可能短時間之內林柯是沒辦法回來了。”秦臻故作為難地說。

“為什麽?”朱心晴大吼一聲,秦臻被她嚇得抖了兩抖。

“因為蘇奕的腿還要養一段時間啊,而且,最近他要籌劃婚禮的事情,恐怕沒時間處理公司的事情。”秦臻想到蘇奕跟她說要把之前欠她的東西全都還給她,心裏就是一陣甜蜜。

“你們倆終於要辦婚禮了麽?”朱心晴這會兒也忘了林柯,真心誠意地替秦臻高興起來。

“嗯。”秦臻想了想,又說,“我爸媽都不在了,可能到時候得讓朱爸牽著我走紅毯。”

“行啊!我爸他肯定特別願意!”朱心晴立刻奔出去把朱爸叫了過來。

朱爸進來的時候是笑嗬嗬的,臉上的皺紋都加深了不少。

“好啊好啊……”他說,“小臻你本來就是我另一個女兒,我當然要牽著你走紅毯咯!”

朱媽也跟著一起進來。

“不過,小臻呐……”相比起朱爸的樂嗬,朱媽則顯得有些憂心,“到時候你們的婚禮肯定辦得特別盛大,參加的人都是些有身份的,我們作為你的家人,會不會給你丟人呐?”

“當然不會啦!”秦臻一把摟住朱媽,笑著安慰她,“我跟蘇奕商量過了,隻請關係比較好的親友,所以你們就別擔心了!況且,我從來都不覺得你們會給我丟人。在我爸媽去世以後能夠得到你們的照顧,應該是我最幸運的地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