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自然不會告訴陸涵她和蘇奕之前那些亂七八糟的破事,對於陸涵的感歎,她也隻是笑了笑,然後不置可否。

醫院裏,排隊產檢的孕婦還挺多的,多數也都是由丈夫或是婆婆媽媽之類的人陪著過來,像陸涵這樣由朋友陪著的好像還真沒有別人。

這是陸涵第一次過來產檢,她一路上都很緊張,一直拉著秦臻的手不放。

“不就是個產檢嘛,有什麽好怕的。”秦臻好笑地看著她。

“我老是忍不住會去想,萬一寶寶不是很健康怎麽辦……”陸涵的臉皺成了一團,手心也在不停地出汗。

“不可能!”秦臻當機立斷地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你自己這麽健康,而且你又把寶寶照顧得這麽好,他怎麽可能會不健康?你別再這麽瞎想了,媽媽的心情也是會影響寶寶的,你知道嗎?”

陸涵低下頭去摸著自己的肚子,臉上的表情仍是不能放鬆。

好不容易輪到了她的號,在進診室之前,陸涵還是一臉憂心的表情。

“不會有事的。”秦臻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然後把她推了進去。

秦臻看前邊的幾個孕婦進去的時間都不是太長,也就沒敢到處跑,陸涵在裏頭檢查,她就坐在外頭等著。因為周邊都是孕婦,她又不敢把手機拿出來玩,怕被人家罵說有輻射,於是她隻能百無聊賴地四下裏瞎望,結果就被她看見了一個貌似司徒安的男人。

那個男人站在距離診室不遠的樓梯拐角處,正背對著這邊在四處張望。他的身材、發型,以及身上穿的衣服都與司徒安的一模一樣,秦臻盯著他看了差不多有兩分鍾,才終於起身朝他那邊走了過去。

“嘿!”她一把拍上那個男人的肩膀,對方嚇得渾身一陣,迅速地轉過了頭來。

“秦、秦臻。”司徒安一臉見了鬼的表情,就連說話都變得不順暢。

“你來這裏幹嘛?”秦臻故意這麽問。

“我、我來看一個朋友。”他的眼神閃爍。

“是麽。”秦臻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然後提醒他:“可是這裏是婦產科。”

“就不許我的朋友懷孕麽?”司徒安有些惱羞成怒。

“哦?”秦臻挑眉,“我怎麽不知道你還有什麽關係比較好的女性朋友?難不成是上次和你相親的那位女士?你這麽快就讓人家懷孕了?”

司徒安的臉色越來越差,秦臻卻仿若未察一般,繼續諷刺道:“也是,你在這個方麵一向能力出眾。”

“秦臻!”司徒安終於受不了地低喝一聲,引來了不少的注目。

司徒安很少會用這樣子的語氣叫她,秦臻也知道自己剛才的確是過分了一些。

“對不起,是我太過了。”她向他道歉。

“不過,在你和陸涵的事情得到圓滿解決之前,我始終都站在陸涵這邊。”秦臻很堅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場。

司徒安的眼神黯淡,半天沒有說話。

“還有,如果你來這裏是因為關心陸涵的話,她現在正在裏頭接受檢查,你可以在門口等她出來。”秦臻說著,指了指那邊門口有許多人排隊的診室。

司徒安的臉上有一抹詭異的

紅暈,他頗不自在地別過了臉去,卻沒有反駁秦臻說的話。

秦臻知道,他多少還是有點動搖了。

“既然有你陪著陸涵的話,我就不在這裏多留了。你也知道我手頭的工作多,要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會請假出來。”秦臻說著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同樣不等司徒安反應過來,她就下了樓梯。

“哎……”司徒安在上邊慌張地叫了她一聲,可秦臻就跟沒聽到一樣,頭也不回地繼續往下走。

為了不在下一次見到司徒安的時候被罵得太慘,也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是為了工作而不是出於私心,秦臻從醫院出來以後就直接回了公司。

“秦臻姐,太好了,你回來得可真是及時!”

秦臻剛一回去,就被司徒安的小助理給拉住了。小助理一副“救星來了”的表情,這讓秦臻不免又生出些不祥的預感來。

“發生什麽事了?”她問。

“老大的爸媽突然過來了,可是老大剛才出去了,也沒跟我說去了哪兒,給他打電話也沒人接。現在老大爸媽正在會客室裏坐著呢,說是要等到老大回來,不然就不走了。”小助理苦著一張臉,完全束手無策。

“老大爸媽過來找他幹嘛說了嗎?”秦臻問。

“沒說呢,不過他們倆看起來都挺氣勢洶洶的,有點兒恐怖。”小助理說。

秦臻聽她這麽一說,也有些怯怯的。她先給司徒安打了個電話,如小助理所說的那樣,果然沒有人接聽。接著,她又把電話打到了陸涵那裏。

在響了幾聲過後,陸涵接起了電話。

“秦臻!”

即使是隔著電話,秦臻都能感受到陸涵無邊的憤怒。

“我知道你現在有一堆的話想要對我說,不過這些都留到我們下一次見麵行嗎?我保證罵不還口,乖乖任你處置。我現在給你打電話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司徒安在你旁邊嗎?”因為事態緊急,秦臻沒空問她那邊情況怎麽樣,隻想要迅速地聯係上司徒安。

“嗯。”陸涵壓抑著憤怒,應了一聲。

秦臻微微鬆了一口氣,說:“你能把電話給他嗎?我有急事找他。”

“秦臻找你。”秦臻聽見陸涵說。

那邊傳來一陣悉率的聲響,緊接著,司徒安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怎麽了?”他問。

“你趕緊回公司來一趟吧,你爸媽不知道為什麽突然跑過來了,還說不見到你就不走。”秦臻把這邊的情況轉述給他。

“我去!”司徒安低咒一聲,“我知道了,等我把陸涵先送回家,你去幫我穩住他們。”

大概是心中焦急,司徒安沒等秦臻說完話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秦臻瞪著“通話結束”這四個大字,將“要怎麽穩住他們”這句話重新咽了回去。

算了,她想,就隨便進去晃一圈吧,到時候司徒安回來了她也好和他交代。

秦臻去茶水間倒了兩杯茶,端著去了會客室。

會客室裏頭很安靜,司徒安的父母雖然在說話,但聲音不大,很有素養的模樣。

秦臻剛一進去,他們就停止了交談,動作一致地看向她。同時,秦臻也

在偷偷地打量他們。

因為知道這兩人都是大學教授,秦臻在不自覺中就對他們多了幾分崇敬。他們兩人都是不苟言笑的模樣,這會兒板著臉,看起來似乎有些生氣。

不用想也知道,惹他們生氣的人除了司徒安就不會再有別人。可是司徒安為什麽會惹他們生氣,秦臻卻猜不著。

“叔叔,阿姨,我剛剛跟我們總監聯係過了,他現在一時半會兒還趕不回來,所以你們先喝杯茶,再慢慢地等他。”秦臻臉上掛著笑,將兩杯茶分別放到他們的麵前。

她正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司徒安的母親突然開口問他:“你跟他聯係的時候,他有說他現在在哪兒嗎?”

唐梔言心知這種事情肯定不能直接就告訴他爸媽,於是撒了個謊說:“沒有。”

“那你能再聯係他一次嗎?我們給他打電話他都沒接。”司徒安的母親又說。

秦臻當然不可能當著他們的麵給陸涵打電話,但他們又都直勾勾地望著她,讓她覺得自己如果不做點什麽好像又不太好。

“哦,好。”秦臻掏出自己的手機,撥的還是司徒安的號碼。

如同預料中的那樣,他並沒有接。

秦臻故作遺憾地對司徒安的父母說:“不好意思啊叔叔阿姨,總監不接電話。”

那兩人的臉色又沉了幾分。

“那如果你們兩位再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就先出去工作了。”秦臻勉強地笑了笑,想要快點逃脫這樣一個令人難以喘息的空間。

“等一等。”秦臻又被司徒安的母親叫住。

“阿姨,您還有什麽事嗎?”秦臻恭順地問。

“你在這裏坐一下,我們跟你聊會兒天。”司徒安的母親說。

秦臻總覺得她看著自己的眼神有那麽一些奇怪。她是真的不想繼續呆在這裏,無奈人家長輩都開了口,她如果不給人家麵子,好像又說不太過去,於是她隻能坐在了他們旁邊的那張沙發上。

“你是司徒安的助理嗎?”司徒安的母親問。

“不是。”秦臻回答,“我隻是他的下屬。”

“可是我在他的房間的照片裏看見過你。”司徒安母親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秦臻跟司徒安拍過的合照還挺多,他們會在他的照片裏看見她一點也不奇怪。

“嗯,我跟他一起工作了很久,平時也比較熟。”秦臻回答得相當坦蕩。

“你既然跟他很熟,那你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誰嗎?”

司徒安母親的這個問題問得秦臻措手不及。

“他什麽時候有女朋友了?”這完全是她聞所未聞的故事。

因為她臉上吃驚的表情太過真實,讓司徒安的父母也陷入了一陣迷茫。

“你的意思是……他還沒有女朋友?”這回發問的是司徒安的父親。

“我確實沒聽他提過女朋友的事情,不過我知道他之前和一個女人在相親,而且他還說那場相親是你們二位安排的。”秦臻將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對他們如實相告。

“他的確是有去相親沒錯。”司徒安的母親說,“但是我們發現,他好像背著我們,偷偷交了一個女朋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