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發現自己好像已經沒辦法跟他們繼續溝通了,因為他們說的這些東西她一點都不知道,也不能給他們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秦臻笑得異常尷尬。

司徒安的父母又盯著她看了許久,才說:“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先去忙吧,我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

秦臻自然是迅速地逃離了會客室。

過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司徒安才風塵仆仆地回來。

“我爸媽呢?”他問秦臻。

“會客室裏呢。”秦臻指了指會客室的方向。

司徒安轉了個方向,正準備去會客室,卻被秦臻拉住了袖子。

“怎麽?”他問。

“你就不想知道你爸媽過來幹嘛?”秦臻故意吊他胃口。

“幹嘛?”司徒安接口。

“他們剛才問我,你是不是在外頭藏了個女朋友。”秦臻拿眼將他上下打量一番,狐疑地問:“你該不會真背著大家交了女朋友吧?”

“怎麽可能。”司徒安白她一眼,又擺擺手,一臉煩躁地說:“算了,我先去應付我爸媽。”

秦臻一直注意著會客室裏邊的動靜,因為她實在對司徒安的這個“女朋友”好奇非常。不過因為隔音效果實在太好,他們在外頭連一點兒聲音都沒法聽見,一群等著看熱鬧的同事都因此而極為失望。

不過司徒安進去了沒有多久,他們三個人就一起出來了。

司徒安父母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居然比之前輕鬆了不少,這讓秦臻不得不懷疑,司徒安莫非真的有了固定女友,才讓他的父母這樣喜笑顏開。

可是如果他真的有了固定女友的話,陸涵又該怎麽辦?

這麽一想,秦臻又對他懷了滿腔的怨氣。

等到司徒安送走了他的父母,秦臻立刻就跟著他進了辦公室。

“你跟你爸媽怎麽說的?我怎麽覺得他們走的時候特別高興呢?”秦臻開門見山地問他。

“實話實說唄。”司徒安脫掉外套,隨手搭在椅子的靠背上,又扯鬆了領帶,有點兒小痞子的模樣。

“所以你真的有女朋友?”秦臻吃驚地大叫。

“呸!”司徒安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又按開桌上的電腦,說:“他們從一個朋友那兒知道了我剛才去醫院,還去了婦產科的事情,所以就跑過來興師問罪了。我已經跟他們說了我和陸涵的事情,也解釋了會出現在婦產科的原因。”

“他們沒有生氣?”秦臻問。

“有什麽好生氣的?”司徒安斜眼看她,“他們倆知道自己要抱孫子了,都高興得不得了,就差沒蹦起來歡呼了。”

司徒安這樣一副淡定冷靜的模樣,再加上他說的那些話,都讓秦臻萬分迷惑。

“你說這話……是什麽意思?”她問。

“意思就是,我打算對陸涵負責了,你滿意了嗎?”司徒安沒好氣地說。

“什麽?”秦臻才是真的蹦起來了,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了什麽,“這才幾

個小時,你怎麽就突然轉性了?”

司徒安一副被人抓住了小辮子的局促模樣。

“我隻是覺得,再怎麽說,她懷的都是我的孩子,雖然我不喜歡她,但是作為一個男人和一個父親,我都應該盡可能地履行自己的責任。”司徒安小聲地解釋說。

“你能有這樣子的想法當然是好的,可是……”如果隻是因為責任而勉強在一起,這樣子的婚姻恐怕並不會幸福,甚至對於他們兩人不久以後就會出生的孩子,也不是真正負責任的表現。

隻是,後麵的話秦臻沒好說出口,因為陸涵現在確實挺需要一個男人照顧,而司徒安自然是最好的人選。

並且,她的心裏其實還存了一絲的僥幸,萬一他們倆結婚以後,在一塊兒相處的時間長了,司徒安對陸涵有了感情,那就是最圓滿的結局了。

“可是什麽?”司徒安接著她的話問下去。

“沒什麽。”秦臻搖了搖頭,又問:“所以你是打算跟陸涵結婚了?”

“不然呢?”司徒安反問。

“什麽時候?”

“盡快去領證吧,以後你也不用再老往陸涵那邊跑了。”司徒安說。

“那以後我就要往你家裏跑了。”秦臻半開玩笑地說,“要是你沒把陸涵照顧好,我可不會放過你。”

“你這麽關心陸涵,你們家蘇奕什麽意見都沒有?”司徒安挑眉問她,“你之前對我那麽冷淡的時候他都能吃醋到把我堵在洗手間裏拿陸涵來刺激我,這回他也太平靜了吧。”

“陸涵是女的,而且我的性取向並沒有任何問題,謝謝。”秦臻對他翻了個白眼,“不過話說回來,他什麽時候把你堵洗手間裏了?這事兒我怎麽一點兒都不知道?”

“某天晚上應酬的時候碰巧遇上了,不然你以為我是怎麽知道陸涵懷孕的事情的?”司徒安也還了一個白眼回去。

“陸涵懷孕的事情是蘇奕告訴你的?”秦臻又知道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嗯哼。”司徒安一見秦臻這樣,就知道蘇奕肯定把這件事瞞了下來。本著不煽風點火挑撥離間就不高興的原則,他又故作好心地說:“你可千萬別生他的氣,其實真要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他,不然可得一直被你和陸涵瞞在鼓裏了。”

說完,司徒安自己都覺得這簡直就是標準的言情小說裏頭的惡毒女配台詞,隻不過到了他這兒,就是性別掉了個個兒。

“真是卑鄙。”秦臻咬著牙憋出這麽幾個字,心想著回去以後可要好好跟他算賬。

可蘇奕是多麽狡詐的一個人呐,秦臻本來想要追究他的責任,並且要求他以後不要再在背地裏使這種“下作”的手段,卻沒想到自己最後竟然被他給繞了進去。

“你覺得司徒安現在和陸涵在一起不好嗎?”蘇奕很鎮定地問她。

“好啊。”秦臻回答。

“那你覺得,如果司徒安一直都不知道陸涵懷孕的事情的話,還會主動提出要和陸涵在一起嗎?”他繼續“循循善誘”。

“不會。”秦臻也乖

乖作答。

“那如果我沒有把陸涵懷孕的事情告訴司徒安的話,你們倆會告訴他嗎?”

“不會。”

“所以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我,司徒安現在和陸涵肯定不會在一起,對嗎?”

“對。”

“我幫你了了這麽一樁心事,讓你不用再替陸涵擔心,也不用再花大把的時間去照顧她,難道不好嗎?”

“好是挺好的……”

“好不就行了麽?”蘇奕熊抱住秦臻,在她身上蹭了又蹭,撒嬌道:“老婆,咱們以後能不能不要討論其他無關的人?你多關心關心我不行嗎?”

“陸涵和司徒安是我朋友,哪裏是什麽無關的人了?”秦臻瞪他一眼,“再說了,我每天對你的關心還不夠多嗎?從你受傷住院以來,是誰每天任勞任怨地照顧你?你這麽多破毛病,是誰一直慣著你?”

“是你是你都是你。”蘇奕立刻舉白旗投降,“我以後再不抱怨了還不行嘛?”

秦臻這才罷休。

過了沒幾天,秦臻就被司徒安告知他和陸涵去領證了,並且司徒安的父母這回徹底是不打算走了。

為此,司徒安沒少跟秦臻抱怨,說他父母原本在他們自己的房子裏住得好好的,這下為了照顧陸涵,非得一起搬到他的公寓裏去。

司徒安的公寓是兩室一廳,住他們四個人當然是沒什麽問題,但司徒安這麽一個自由散漫慣了的人,現在每天都被兩老管教,真是叫苦不迭。

“你們打算辦婚禮嗎?”因為這些天一直在看一些有關婚禮的資料,秦臻自然地想起了這個問題。

“肯定要辦啊,不然也沒法對兩邊的父母交代啊。”司徒安說,“不過陸涵說等孩子生了再補辦,因為這會兒要籌備的話,肯定就到幾個月之後才能舉行,那個時候她的肚子顯了穿婚紗不好看。”

秦臻發現,當司徒安在說到這些事情的時候,臉部的線條都變得柔和了下來,也許這一點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看來事情真的有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秦臻愉快地想。

蘇奕的腿傷終於好了,雖然他現在能夠活動自如了,但秦臻好像也沒有之前那麽遷就他了。

對此,他不知道是應該高興還是發愁。

他們搬進了新房裏,定做的婚紗和禮服如期送到,賓客名單擬好,請柬一一派送出去,去蘇梅島的機票和酒店全都訂好,婚禮的要求和流程也都和酒店方溝通得很順利,在蘇奕的主導下,一切都是那麽井井有條。

秦臻起先怕他一個人忙不過來,生過請婚假回家幫忙的心思,卻被他直接拒絕。

“這些都是我欠你的,當然要我自己來還。”他當時這麽對她說。

如今,秦臻一想到他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他們明天就要坐上飛往曼穀的飛機,甚至有一種身處夢境的感覺。

“我總覺得,一切好像都太快了。”她對蘇奕說。

“快嗎?”蘇奕將她摟緊,在她額上印下一個吻,沉聲說:“我卻覺得太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