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的伴娘是朱心晴和孫寧,而伴郎蘇奕則是請了林柯和趙曄。

“你是不是平時都沒什麽朋友?”秦臻在得知了蘇奕確定的伴郎人選過後忍不住揶揄他。

找林柯在她看來還算正常,可是趙曄不過才擔任了他幾個月的助理,很明顯就是被拉來充數的。

“不是。”蘇奕否認,表情異常淡定,“隻是我的朋友都已經結婚了,沒辦法請他們來擔任我的伴郎。”

這個理由當然也說得過去,不過秦臻還是更傾向於他沒有朋友這個選項,因為從和他重逢一直到現在,她都沒有見過他身邊有什麽交往密切的朋友……嗯,上次那個請他參加婚禮的大學同學除外。

“你說你高中的時候還有那麽多小弟,每天跟一群人在一塊兒熱熱鬧鬧的,怎麽到了現在,每天不是工作就是窩在家裏,都沒有點兒正常的交際呢?你不會覺得孤單麽?”秦臻有點嫌棄他。

“高中那會兒不是還處於叛逆期麽?整天就想著怎麽跟我媽做對了。”提到他媽,蘇奕不自覺地勾起了一個苦笑,“現在每天工作那麽忙,一天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跟人打交道,閑下來的時候隻想著好好在家裏休息,哪還有心思去交朋友。況且,有你在家裏陪著我,我哪兒也不樂意去。”

蘇奕說著,又抱緊了秦臻,在她身上使勁蹭了蹭。

他這段日子以來真的跟考拉一樣,隻要她在家,他都抱著她不肯撒手,她去哪兒他就去哪兒,就連她洗澡、上廁所他都非得跟外頭坐著。為此秦臻沒少煩他。

“明天心晴和孫寧就過來了,我早上要去機場接她們,你要跟我一起嗎?”秦臻問他。

“嗯。”蘇奕點頭,“我開車跟你一塊兒去。”

朱心晴和孫寧兩個人原先並不認識,隻是因為這回被邀請作為秦臻的伴娘才有了一些聯係。為了不給秦臻製造不必要的麻煩,她們倆也提前約好,坐的是同一班飛機。

秦臻去接她們的時候才發現來的人居然有三個。

“秦小姐,好久不見。”站在孫寧身邊的劉旭微笑著向秦臻伸出手來,卻被蘇奕一把握住。

“你好,我是秦臻的丈夫,蘇奕。”蘇奕的臉上是掛著笑容的,卻並沒有讓人感覺到他的笑意。

對於他這樣的一個舉動,包括秦臻在內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朱心晴和孫寧都笑得一臉曖昧地對秦臻使眼色,劉旭則是禮貌地回應:“蘇先生你好,我是孫寧的男朋友,劉旭。”

在聽到他這樣子介紹自己的時候,秦臻吃驚地瞪大了雙眼。她看向孫寧,問:“你們倆什麽時候在一塊兒了?”

孫寧微紅著臉挽住劉旭的手臂,說:“也沒多久,想說等過一段時間再告訴你的,可是你突然要補辦婚禮,所以就幹脆把他給帶過來了。”

劉旭含著笑低頭看她,眼神中充滿了寵溺。

“其實是我等不及想要讓寧寧給我一個名分。”劉旭說。

“夠了夠了!你們倆在飛機上已經秀了一路的恩愛了,這會兒能消停點兒

不?”已經好久沒見到自己男朋友的朱心晴終於忍不住發聲了。

他們這才拖著行李往外走。

秦臻和蘇奕的新家很大,房間也很多。朱心晴和孫寧這回過來,秦臻也有許多話想要跟她們說,自然不會讓她們去住酒店。

她前幾天就一直在收拾家裏的客房,為此她還拖著蘇奕出去買了好幾套新的床上用品。

“不好意思啊劉旭,因為孫寧之前沒跟我說你也會一起來,所以就沒另外給你準備房間,你看要不然你就將就一下,跟孫寧湊活著擠一兩個晚上,行嗎?”秦臻半開玩笑地說。

孫寧的臉又紅了,羞惱地輕輕推了秦臻一把,嗔怪道:“秦臻姐,你能不能正經一點兒!”

相比起她的羞澀,劉旭則要淡定許多。

“我倒是願意聽從你這樣子的安排,隻是寧寧她不樂意。”他看著孫寧的眼神中有幾分戲謔。

孫寧在他手臂上掐了一下,惡狠狠地警告他:“別亂說話!”

劉旭聳了聳肩,給了秦臻一個無奈的眼神。

“好啦,我開玩笑的。”秦臻也逗夠了孫寧,這才跟她說實話:“蘇奕去給劉旭收拾房間了,你們倆不用擠一張床。”

“蘇奕給劉旭收拾房間?”孫寧大叫了一聲,就連劉旭也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這可真是折煞我也啊。”劉旭說。

秦臻剜了他們倆一人一眼,說:“所以你們這意思是,隻有我去收拾房間才不會折煞你們咯?”

“不是不是。”孫寧和劉旭頻率一致地搖頭。

“隻是我一想到高高在上的蘇總居然會做收拾房間這種事,就覺得太不真實。”孫寧說。

“嗬嗬。”秦臻眯著眼冷笑兩聲,又故作神秘地對孫寧說:“噢,對了,待會兒還有一個人要來,你見到她肯定會很驚訝。”

“誰啊誰啊?”孫寧纏著秦臻鬧了許久都沒從她嘴裏套出要來的那個人究竟是誰,直到樓下的門鈴作響。

“喏,給你個機會,你下去開門。”秦臻借機指使她。

孫寧則是極興奮地一溜煙就跑了出去。

“你女朋友真是個傻白甜。”朱心晴在一邊看著都覺得好笑,不禁調侃劉旭道。

“她隻是比較單純,性子簡單。”劉旭看著孫寧的背影,嘴角噙著一抹微笑。

“不過,我倒是沒想到你們倆真的會走到一起。我還以為在孫寧跟你坦白了她有喜歡的人以後你會放棄來著。”秦臻到了這會兒才問出一直憋在心裏的問題。

“我不是那麽容易放棄的人。”劉旭笑著說,“其實也還是因為家長逼得緊,寧寧也不敢忤逆她媽媽,所以隻能常常跟我見麵,時間長了,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了。”

秦臻雖然覺得這個過程肯定不像劉旭說得那樣簡單,但既然結果是好的,她也沒有再多問。

沒過幾分鍾,孫寧就回來了,而跟在她身邊的,則是肚子已經顯出來一些了的陸涵。

一進房間,孫寧就氣鼓鼓地指責秦臻:“秦臻姐,

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陸涵姐都結婚、懷孕這麽久了,你居然都不通知我!”

秦臻當機立斷地把責任全都推到了陸涵身上:“哎,你可別怪我,都是你陸涵姐不讓我說,不然我鐵定第一個就告訴你!”

孫寧立刻又拿眼睛去瞪陸涵,說:“你們都沒把我當朋友!”

“哪有。”陸涵連忙去哄她,“我就是覺得未婚先孕這種事好像有點難以啟齒,所以沒好意思跟你們說。本來是打算等把孩子生了,辦婚禮的時候再叫你們來的,可是秦臻搶在我前頭了。”

“哼。”孫寧這下才消停了。

安撫好了孫寧,陸涵才發現房間裏多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她好奇地問秦臻:“這位是你的朋友嗎?我怎麽覺得有那麽一點眼熟呢?”

秦臻盯著孫寧笑得一臉促狹,對陸涵說:“覺得眼熟就對了。要想知道他是誰,你還得問問你旁邊的那個人。”

陸涵看了看孫寧,又回過頭去看劉旭,看了差不多有一分鍾,她臉上的表情就變了。

“你……”她指著劉旭問:“你是不是我們上次見過的,孫寧的相親對象?”

劉旭點頭。

陸涵又問:“你們現在在一起了?”

劉旭再次點頭。

“孫……寧……”陸涵拖長了音調,咬著牙掐上了孫寧的臉。

“你自己有男朋友了都瞞著,剛才居然還敢譴責我?”她恨恨地問。

孫寧訕訕地笑了笑,毫無氣勢地說:“我們這下扯平了。”

蘇奕恰好在這個時候推門進來。他看見裏頭笑鬧成一團的幾個人,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起伏,一直維持著客氣疏離的微笑。

“房間收拾好了。”他向秦臻交代。

“噢,那你帶劉旭過去吧。”秦臻說。

蘇奕抿了抿唇,又看了秦臻一眼,才說:“好。”

秦臻現在對他的情緒變化異常敏感,知道他這樣是有些不高興了,於是說:“我跟你們一起去吧,順便看看還缺不缺什麽。”

“你們家蘇奕辦事你還這麽不放心啊?”朱心晴打趣道。

“沒有不放心,就是以防萬一。”在外人麵前,秦臻相當給蘇奕麵子,絕對不會說他一句不好。

對於這一點,蘇奕表示非常滿意。

秦臻剛一走到蘇奕身邊,就被他抓住了手。

“哦……”後麵三個八卦的女人在一起起哄,秦臻沒有理會她們,拉著蘇奕就走在了前頭。

出乎秦臻意料的,蘇奕將劉旭的房間收拾得相當整齊,洗漱用品也都一應俱全地擺進了房間內的浴室裏。

劉旭草草地在房間裏看了兩眼,對蘇奕說:“辛苦蘇總了。”

“既然你是秦臻的朋友,就不要這麽客氣,叫我蘇奕就行了。”蘇奕的表情依舊很淡。

“蘇奕。”劉旭叫了一聲,卻覺得渾身別扭。

其實秦臻也有這種感覺,主要是蘇奕身上自帶的高冷氣質太盛,好像隻有“蘇總”這個稱呼才能夠稱得上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