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跟這些朋友都太久沒有見麵,當天晚上,秦臻和她們聊到很晚才回房間。要不是因為陸涵懷了孕不能熬夜,她們都能聊上一整晚。

秦臻推開主臥的房門,發現裏麵一室光明,蘇奕靠在床頭,手裏還拿著一本書在看。

“我還以為你已經睡了。”秦臻原本做好了摸黑拿衣服去洗澡的準備,之前特意帶在身上用來照明的手機也沒有了用武之地。

蘇奕從書裏抬頭,瞥了她一眼。不知怎的,秦臻覺得他看她的眼神有那麽一些幽怨。

“我還以為你今天晚上不打算回來了。”他說。

秦臻知道這人又在亂吃醋了,原本走向衣櫃的腳步一頓,換了個方向,走到了他身邊。

“我舍不得。”她衝他眨了眨眼,又在他臉畔輕啄了一下,趁著他還沒有反應過來,趕緊去取了睡衣洗澡。

蘇奕摸著臉上被她親過的地方,滿足地微笑。

洗完澡,秦臻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長發從浴室裏出來。

“過來。”蘇奕放下手裏書,衝她招了招手。

秦臻聽話地走到床邊,被他拉著手坐下。

蘇奕用幹毛巾一下一下地替她擦著頭發,秦臻背對著他,無聊地盯著腳上的拖鞋發呆。

“頭發長了可真麻煩。”秦臻說,“要不找個機會去剪短了吧。”

“你不是特意留著,一直都沒剪嗎?”蘇奕問。

她的這頭長發比她離開T市時又長了許多,想來他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也沒有怎麽打理過。

“沒有特意,就是懶。”秦臻說,“也是因為每次去剪頭發的時候,那些發型師都拉著我辦卡或者推銷各種產品,我嫌太煩,後來就不喜歡去了。”

蘇奕輕笑一聲,揶揄道:“你這理由倒是新奇。”

“哪裏新奇了,你不知道微博上有多少人吐槽那些發型師。”秦臻理直氣壯地反駁。

“我已經想好了,等我有了錢,就去開一家發廊,招聘員工的時候除了技術過硬以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標準,就是話少!客人來了,隻問他有什麽要求,其餘時候一句話都不要說。我覺得到時候開張了,生意肯定特別好。”

秦臻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是一臉的自信,看在蘇奕的眼裏是異常的可愛。

雖然在他看來,這樣的想法太過不切實際,但是隻要是她的願望,那麽他就一定會替她去實現。

“等我們辦完婚禮回來,我就讓趙曄幫你去找合適的店麵。”他說。

秦臻無語地看他一眼,說:“我就是開個玩笑,哪能真去開店啊,我自己的工作都忙不過來呢。”

“開店和你現在的工作並不衝突啊,老板不是時刻都需要呆在店裏的。”蘇奕說。

“就跟你一樣咯?老板為了自己的私事,把這麽大一個公司全都扔給了自己的助理。”秦臻斜他一眼,“然後我就被朱心晴給罵死了。”

“朱心晴罵你?”蘇奕挑眉,“看來林柯這個月的獎金又要沒有了。”

“可別。”秦臻趕

緊阻止他,“你要這麽公報私仇的話,朱心晴就得跟我友盡了。”

友盡了才好呢!蘇奕心說,那樣就少了一個人來跟他分秦臻的關心了。

可是這樣子的話,他定然不會當著秦臻的麵說出來,否則她又得嫌他小氣了。

蘇奕替秦臻將頭發用吹風機徹底吹幹,才擁著她躺回床上。

“一想到馬上就要舉行婚禮,我突然覺得好緊張。”秦臻將臉埋在蘇奕胸前,悶悶地說。

“有什麽好緊張的。”蘇奕卻不以為然,“到時候來參加婚禮的都是你熟悉的人。”

“就是緊張啊。”秦臻說,“大概是我會瞎想吧,比如我這些天老在擔心,婚禮會不會進行得不順利,或者說突然出什麽意外之類的東西。”

蘇奕聽得皺起了眉。

“別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婚禮的事情我全都安排好了,不會有任何的意外發生。”他拍著她的背安撫她。

“但願如此吧。”秦臻輕歎一口氣。

雖然他們前期的保密工作做得相當好,但世界上畢竟沒有不透風的牆,並且蘇奕的身份還擺在那裏,因此他們剛一通過G市機場出國,各大媒體就已經出了新聞,甚至連他們舉辦婚禮的酒店都寫得一清二楚。

因為事先沒有人知道機場會有媒體蹲守,所以在被拍下照片並在網上廣為流傳之前,秦臻並沒有用任何工具來偽裝自己。於是,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蘇奕妻子的模樣。

而在這些新聞漫天飛的時候,他們正坐在從G市飛往曼穀的飛機上。等到他們終於落地,蘇奕一開手機,就接到了公司公關部給他打的電話。

“盡快把這些新聞撤下來,尤其是那些照片。”他對電話那頭吩咐道。

蘇奕在把這個消息告訴秦臻的時候,是很小心翼翼的。他知道她不希望曝光在大眾麵前,所以他向她保證:“一定會讓影響最小化。”

“算了,別人知道了就知道了吧。”出乎蘇奕意料的,秦臻對於這件事的態度卻是相當的灑脫。

“我長得又不是見不得人,還是說你覺得我會給你丟臉?”秦臻眯著眼睛問蘇奕,語氣中帶著危險。

“當然不是!”蘇奕連忙否認,“我就是擔心會影響到你正常的生活。”

其餘眾人看到蘇奕這副慌張的模樣,雖然覺得難得,但也並不十分驚訝。從那天晚上秦臻與蘇奕的互動中,他們就已經發現,這個家裏地位最高的人是秦臻,而不是蘇奕。

“反正我也打算回國以後就辭職回家了。”秦臻說。

“什麽?”作為秦臻頂頭BOSS的司徒安大叫一聲,“這麽重要的事情你怎麽都沒有知會我一聲?你不知道辭職這種事情是要提前一個月說的嗎?”

“那我現在說了。”秦臻相當淡定。

“你辭職回家幹嘛?”朱心晴問,“你這份工作不也還沒做幾個月麽?”

“回家開店生孩子呀。”秦臻說著看了蘇奕一眼。

蘇奕想起那天晚上他們倆的對話,嘴角越咧越大。

“開店?開什麽店?”孫寧好奇地問,“秦臻姐,你是打算自己當老板了麽?”

“我想要開一家發廊。”秦臻向他們闡述了自己的設想,卻被他們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最後,朱心晴拍著她的肩膀說:“你開心就好。”

他們比正式婚禮提前了兩天到達蘇梅島,也是因為蘇奕還要跟酒店方麵進行進一步的確定,保證婚禮當天能夠萬無一失。

這些繁雜的事情都扔給了蘇奕,秦臻就隻用整天跟那群朋友們去海灘上閑逛,或者躺著曬曬太陽。

“小臻。”

秦臻剛跟著他們一群人從酒店電梯裏出來,打算去海邊逛逛,就聽見旁邊有人叫她,她扭頭看過去,發現好久沒見的王紹東就站在離她兩米遠的地方,手邊還放著一個小型的行李箱。

“紹東哥,你怎麽會在這裏?”秦臻看見他隻覺得驚喜,撇下一眾朋友跑到了他的跟前去。

“我看到你和蘇奕會在這裏舉行婚禮的消息,所以特意飛過來看看。本來我隻是打算在婚禮當天就那麽遠遠地看一眼的,沒想到今天剛剛過來就碰到了你。”王紹東也覺得太過湊巧,才沒忍住地叫了她一聲。

秦臻聽他這麽說,覺得有幾分羞愧。

她當初在寫請柬的時候,王紹東是在她要邀請的賓客名單裏頭的,可是在被蘇奕發現以後,硬是逼著她把他的名字劃掉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紹東哥什麽事都沒有,幹嘛還不讓我請他?”秦臻當時也是不怎麽情願的。

“就算你們什麽事都沒有,他也是造成我們倆離婚的罪魁禍首。”蘇奕冷哼一聲,很強硬地說:“我不希望看到他出現在我的婚禮現場……不對,應該說,我以後都不希望再看到他。”

秦臻想了想,好不容易辦一場婚禮,要搞得蘇奕不高興了,好像也不太好,於是那張給王紹東的請柬最終被蘇奕給扔進了垃圾桶。

“不好意思啊紹東哥,我……”秦臻紅著臉,不知道應該怎麽樣跟他解釋才好。

王紹東看得出來她的糾結,也不想為難她,於是打斷了她的話,說:“沒關係,我知道你有你的難處。”

秦臻衝他感激地笑了笑,又問:“你也住在這間酒店嗎?”

“嗯。”王紹東點頭,又報了自己的房間號,說:“歡迎來找我玩。”

“好。”秦臻答應道。

王紹東看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等秦臻的那群人,說:“你朋友都還在等你,你先過去陪他們吧,我也要回房間去睡一覺,倒倒時差。”

“那紹東哥,我們明天見。”秦臻衝他揮揮手,然後才回到朱心晴他們身邊。

“那帥哥是誰啊?”朱心晴拐了秦臻一肘子,笑得一臉猥瑣地問。

“咳咳。”林柯在旁邊板著臉咳了兩聲,朱心晴立刻討好地挽住了他的手臂,說:“當然,還是你最帥。”

林柯沒出息地又露出笑容來。

“我以前鄰居家的哥哥。”秦臻說,“他過來參加我的婚禮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