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蘇奕忙完手上的事,過去找他們的時候,秦臻很自覺地把在酒店遇到王紹東的事情告訴了他。

“哦。”出乎她意料的,蘇奕表現得相當平靜。

“就這樣?”秦臻總覺得他的態度太過蹊蹺。

“不然呢?”蘇奕挑眉反問她,“還是你想讓我去把他趕走?”

“當然不是。”秦臻連忙否認,“隻是有點奇怪。”

“他既然自己要舔著臉來,我還能攔著他不成?”蘇奕語帶不屑地說,“雖然我不是很高興見到他,但是也可以勉為其難地歡迎一下他。”

“行了,大傲嬌。”秦臻捏了一下他的臉,看著不遠的地方組隊打球的那幾個人,問他:“要不要一起?”

“不要。”蘇奕製止了秦臻從沙灘椅上起身的動作,拽了她一把,讓她跌坐在自己懷裏。

“陪我在這裏再坐一會兒。”他整個人躺平在椅子上,讓秦臻趴在他的身上。

“喂!放開我啦!”秦臻仰頭不情願地對著他囔囔,手撐在他的胸膛上掙了掙,卻沒有掙開。

她倒不是排斥和他有這樣親密的舉動,相反,她現在還很喜歡。隻不過因為現在海灘上的遊人很多,時常會有人三三兩兩地從他們跟前經過。秦臻不習慣在這樣子的大庭廣眾之下和人摟摟抱抱,總覺得被人圍觀以後非常羞恥。

“不要動。”蘇奕啞著嗓子警告她,眸色也有些異樣。

秦臻對於他此刻的反應相當熟悉,兩相權衡之下,她最終還是選擇了乖乖地躺下陪他。

蘇奕這兩天起得都很早,秦臻還在熟睡的時候他就已經去和人溝通婚禮的事情了,因此這會兒得了閑,他在沙灘椅上眯著眯著,就眯著了。

那邊一群人大概是打球打得累了,一個個都過來這邊找水喝。

“嘖嘖嘖。”朱心晴一見到沙灘椅上抱做一團的兩個人,立刻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其他幾人雖然沒有說話,但也都是一臉促狹地看著秦臻。

蘇奕聽到聲響,撐開眼皮,就發現麵前突然多了這麽多人。

“蘇總,公共場合還是要注意點兒形象。”司徒安出言嗆他。

蘇奕卻不置可否,隻是鬆開了摟著秦臻的手。

一脫了他的桎梏,秦臻立刻倉皇地坐了起來,在這麽多人“不懷好意”地注視下,臉燒得通紅。

還好這兩天曬了太多的太陽,她的皮膚已經黑了好幾個度,不仔細看也看不出來她臉上的紅霞。

“肚子好餓,去吃飯吧。”孫寧提議道。

劉旭當然是立刻響應。

他們幾個一個下午幾乎就沒怎麽消停過,運動量太大,這會兒都處於能量被消耗完的狀態。

秦臻因為早上起得太晚,隻吃了個早午飯,到了現在也已經是饑腸轆轆了,於是很自然地拉著蘇奕就要跟著他們走。

“你跟他們去吃飯吧,我要去機場接小落。”蘇奕站起了身子,腳步卻沒有動。

“小落今天就過來了麽?”秦臻想想自己也是很久都沒有見過蘇落了,於是說

:“那我跟你一起去接她吧。”

“不是說肚子餓?”蘇奕盯著她看。

“沒關係,接了小落再跟她一起吃晚飯。”秦臻說。

蘇落是一個人過來的,隔了這麽長的時間再見到秦臻,她直接扔下行李衝過來抱了她好久。

“嫂子。”她高興地叫。

“嗯。”難得被人這麽稱呼,秦臻有種奇怪的滿足感。

一坐上車,蘇落就嘰嘰喳喳個沒完。

“嫂子,你怎麽突然就跑G市去了呢?你們這麽一走,我想去找你們玩都不容易。”蘇落抱怨道。

聽她這麽說,秦臻才知道原來蘇奕並沒有告訴她他們倆曾經離過婚的事情。

“因為發現自己還是更喜歡G市一些,環境好,人也不多,起碼早晚高峰不會一堵好幾個小時。”秦臻胡謅了一個理由。

蘇奕從後視鏡裏瞥她一眼,眼底的揶揄被她看在了眼裏。

“那倒也是。”蘇落沒有半點的懷疑,反而激動地叫起來:“嫂子,被你這麽一說,我突然也好想搬過來了呢!”

“你搬過來了,你爸媽怎麽辦?”蘇奕冷冷地說。

“也對。”蘇落又低下了頭去,“我爸媽在T市住了這麽多年,肯定不樂意挪窩,唉,心塞。”

秦臻拍了拍她的腦袋,安慰她說:“沒關係,從T市飛G市也才兩個多小時,等你哥在G市的幾個大項目忙完了,我們有空也會多回去看你們的。”

“說起來,我好像還沒正式上門去拜見過小落的爸媽吧?”秦臻這才想起來這件事。

當初她和蘇奕那婚結得倉促,他們家的幾個親戚,還都是在梁麗娟的葬禮上見過一麵,平時也都沒見有什麽來往。

“噢,不去拜見也沒關係啦。”蘇落卻是強笑著擺手,“客觀來說,我爸人挺好的,但是我媽以前對我哥不太好,所以其實我哥也不常和他們聯係。”

蘇落說著,還偷偷地覷了蘇奕一眼。

蘇奕則是專心地盯著前麵,沒有說話。

“好吧。”秦臻點頭。這些事情,她還從來都沒有聽蘇奕提起過。

“對了,哥,還有件事情我得告訴你。”蘇落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相當為難。

“什麽事?”蘇奕問她。

蘇落的視線首先在秦臻身上掃了一遍,然後才很艱難地開口:“是關於你親生父親的事……”

蘇奕手一顫,將方向盤打得太過,車子方向一偏,差點開上了旁邊的人行道,還好被他及時給拉了回來。

“這種事情不用告訴我。”他的下頜繃得死緊,不悅的情緒非常明顯。

“可是他找你找得很急……”蘇落雖然害怕蘇奕生氣,但有些事情她又不得不說。

“自從你和嫂子要舉行婚禮的消息被媒體爆出來以後,他就老往公司跑,說是一定要見到你。”

蘇奕一路沉默著將車開回酒店,並沒有搭理蘇落。

隻是等到把蘇落送到房間門口,他才對秦臻說:“你先去樓下餐廳吃飯,我和小落一會兒再過去。”

秦臻知道他這是要和蘇落談關於他親生父親的事情,很自覺地什麽都沒問,直接就轉身下了樓。

蘇奕和蘇落進了房間,關上門以後,蘇奕立刻開口問:“他找我有什麽事?”

“說是想要見你一麵,給你送結婚禮金來著。”蘇落說。

“嗬。”蘇奕卻是冷笑一聲,說:“不可能這麽簡單。”

如果隻是想要送禮金的話,直接給蘇落就行了,那人卻堅持要見他,他不得不往別的地方多想。

“也許他真的隻是想要見你一麵呢?”蘇落卻是替那人說話,“他的身體看起來不太好,而且年紀也這麽大了,好歹你們也是父子……”

“夠了。”蘇奕直接打斷了她的話,“我的父親隻有一個,就是你親叔。”

“可是我叔叔死得那麽早,要是沒有你親爸的話,你和嬸嬸的生活隻會更加艱難。哥,其實你親爸真的不欠你什麽,你幹嘛這麽仇視他呢?”蘇落不解地問。

蘇奕自己也知道,蘇落說的話沒有錯。那個男人雖然在有家室的情況下招惹了梁麗娟,但也不像那些渣男玩完了就甩,而是一直暗地裏給他們錢,直到他長大成人。

可是蘇奕就是恨他,恨他對婚姻不負責任的態度導致了兩個家庭的不幸福;恨他一直缺席父親這個角色,讓他養成了這樣一副別扭的性格;也恨他直到這麽多年以後才想起來找他。

“你不會懂的。”蘇奕說,甚至連他自己都不太懂,他對這個父親的情感到底是什麽。

“算了,去吃飯吧。”蘇落也覺得自己最好還是不要亂插手這件事情,於是決定把它暫且放到一邊。

秦臻在餐廳裏等了沒多久就看見蘇家表兄妹從入口處進來。

“這邊!”她衝著他們招了招手,蘇落立刻兩眼放光地一溜煙跑了過來。

“餓死我了!”蘇落摸著被餓扁了的肚子向秦臻抱怨,“我坐的航班飛機餐真是難吃到死,我一路上就沒吃多少東西。”

“那趕緊點菜吧。”秦臻把菜單推到她跟前。

蘇奕慢慢地走過去坐在了秦臻旁邊,然後從桌子下麵拉過她的手來握住。

秦臻能感覺到他現在低落的情緒,但因為場合不對,她也隻是捏了捏他的掌心,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笑容,並沒有說些什麽。

直到回了房間,秦臻才開口問他:“你親生父親找你有什麽事嗎?”

蘇奕沉默了半晌,就在秦臻以為他不會告訴她的時候,他閉了閉眼,然後說:“小落說,他想見我。”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聽起來似乎是有哀傷的情緒在裏頭。

秦臻走到他身邊坐下,問他:“那你想見他嗎?”

蘇奕又是一陣沉默。

“我也不知道。”過了很久,他才說。

他的眸中有掙紮,“我以為我是恨他的,可是剛才在小落跟我說了他想見我以後,我發現我竟然還有點高興。”

“怎麽辦秦臻……”他抱住她,將腦袋埋入她的肩窩,聲音在輕微顫抖:“你說,我到底應該怎麽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