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落帶來的這個消息讓蘇奕消沉了一整天,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哪兒也沒去,之後有賓客過來,也都是林柯開車去接的。

“我哥怎麽樣了?”蘇落知道蘇奕一天都沒出門,擔心地向秦臻打聽他的情況。

“多少還是有道坎,跨過去了就好了。”秦臻倒沒蘇落那麽緊張,因為她知道,蘇奕總會想通的。

晚上秦臻回房間的時候,發現屋子裏到處都沒有人,隻是陽台的門開著,窗簾也都被人拉到了兩邊。

秦臻走出去,就看見蘇奕窩在秋千吊椅上,旁邊的煙灰缸裏已經塞滿了煙頭。因為外麵空氣一直在流通,煙味兒也不太濃重。

“你可別告訴我你今天一天就淨抽煙了。”秦臻皺著眉頭說。

“沒有。”蘇奕抬起頭,精神看起來比起早上要好了許多。

“我還想清楚了一件事。”他說,“其實我是想見他的。”

秦臻走過去摸了摸他的腦袋,欣慰地笑著說:“想清楚了就好,等回國了,我陪你一起去見他。”

“嗯。”蘇奕點頭,這才露出今天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老婆。”他叫她。

“什麽?”秦臻低頭看他。

“我餓了。”蘇奕癟著嘴說,模樣特別委屈。

秦臻歎了口氣,又在他腦袋上揉了兩下才往屋裏走。

“你要去哪兒?”蘇奕迅速地抓住她的手,慌張地問。

“給你叫客房服務。”秦臻沒好氣地瞪他一眼。

蘇奕的嘴角越咧越開。他從吊椅上站起身,說:“我跟你一起去。”

秦臻給蘇奕叫了客房服務以後,就開始收拾起自己的東西。

“你做什麽呢?”蘇奕好奇地看著她,不解地問。

“明天早上要舉行婚禮,咱們倆今天晚上不能睡一間房。”秦臻頭也不抬地說。

“為什麽?”蘇奕握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動作。

“因為這是習俗呀。”秦臻很有耐心地向他解釋,“再說了,明天我得起很早化妝,分開睡的話也不會影響到你。”

“不會影響到我的。”蘇奕說,然而被秦臻一個冷冷的眼神掃過去,立刻就慫了。

“好吧,你去吧。”他鬆開她的手,不情不願地說。

“不過就是分開一個晚上而已,你這表情,人家不知情的人看了還以為是生離死別呢。”秦臻打趣他。

蘇奕抿了抿唇,又問:“你今天晚上住在哪裏?”

“我和心晴睡一間房,你待會兒要是有什麽事的話,直接打她房間的座機就行。”秦臻把洗漱用品都收拾好,又把該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了,最後還被蘇奕纏著索了一個吻,才順利地去到朱心晴的房間和她會合。

秦臻婚禮上要穿的婚紗和禮服,之前也都是一直由朱心晴來幫忙保管。因為這些衣服都是特意找設計師定做的,朱心晴放到箱子裏帶過來的時候還提心吊膽的,生怕弄皺、弄壞了,影響整體的美感。

“呼,這麽漂亮的婚紗,終於可以親眼看見你穿上了。”

朱心晴把衣櫃的門打開,對著裏頭掛著的一排衣服感歎道。

“嗯。”秦臻也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觸上那片白紗。雖然此前她已經試穿過一次,但對於婚紗的憧憬卻仍未消失。

“你知道嗎,我爸特別搞笑,他為了明天不給你丟人,還跟我媽那兒申請了一筆零花錢,專門去買了一套新西服,說是要在你的婚禮上穿。我媽平時多摳門兒的一個人呐,這會也是下了血本,不僅給我爸買了新西服,還給自己也置辦了一身新衣服,剛才還穿著跟我這兒來得瑟來了。”朱心晴把這事兒當笑話一樣跟秦臻講。

秦臻也覺得這兩老搞笑,但更多的,還是溫暖。

這一個晚上秦臻都沒怎麽合過眼,朱心晴也跟她差不多。

一開始朱心晴還勸她說要是睡得太晚明天肯定特別憔悴,可是到了後來她自己也緊張得睡不著之後,也就沒再顧慮那些,幹脆拉著秦臻天南海北地瞎侃一氣來打發時間。

好不容易熬到了鬧鈴響起,她們兩人都一溜煙地從床上坐起,洗漱、換衣服,忙得不可開交。

孫寧和陸涵也都早早地過來。

“你一個孕婦起這麽早幹嘛?”秦臻不讚同地說。

“高興得睡不著,雖然我當不成你的伴娘,好歹也能出一份力給你幫幫忙。”陸涵說。

秦臻當然不可能讓她動手幫忙,強硬地把她按著在一邊坐下,並且千叮嚀萬囑咐讓她不要瞎動。

秦臻和兩個伴娘的造型是請的專業的團隊來做的,效果自然是不必說。

孫寧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不由自主地感歎了一句:“要不是知道這隻是化了妝而已,我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睡著的時候去了一趟韓國又回來了。”

她們每個人跟平時的自己都相差很多,當然,也都比平時要漂亮了很多。

蘇奕和他的伴郎團們先行下樓去現場做準備順便迎接賓客了,秦臻她們在房間裏呆到婚禮快要開場才下去。

因為她們這一身華麗的裝束,一路上有許多陌生人都向她們投來微笑,並且送上祝福。

婚禮的一切都是蘇奕在準備,秦臻這也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婚禮現場到底長什麽樣:

金黃的沙灘上,鋪著一條長長的紅毯,紅毯的兩邊,擺著一排排用白紗裝點過的椅子。

紅毯盡頭的拱門是用無數朵白玫瑰編織而成的,雖然華美,但秦臻卻覺得太過燒錢。

她果然還是太實際了一些,以至於看在別人眼裏可能太不懂得浪漫。

賓客們都來得差不多了,隻有幾個還空著的椅子。

朱爸穿著一身筆挺的新西服,在人群後頭站得筆直。

秦臻在兩個伴娘地陪同下走了過去,朱爸看見她,笑得眼底都泛起了淚花。

“小臻,我今天可真高興。”他說。

受到他的感染,秦臻的鼻腔也有些泛酸。

“給我憋住,不許哭!”朱心晴在一邊小聲地提醒她,“你要是把妝給哭花了,我待會兒就跟你沒完!”

秦臻被她這麽一吼,剛起的淚意

立刻就收住了。

她把手搭在朱爸的手臂上,由他攙著,一步一步地走向盡頭處在等著她的男人。

兩邊的賓客席裏爆出了一陣陣的歡呼,秦臻微笑著向所有人表示謝意,直到走到蘇奕的麵前。

“老婆,你好漂亮。”蘇奕看著秦臻的眼神裏全是驚豔之色。

秦臻笑得靦腆,然而心裏卻是相當的得意。

“蘇奕,我把我們家小臻就交給你了。”朱爸牽起秦臻的手,送到蘇奕的手中。

“嗯。”蘇奕點頭,向朱爸承諾:“我會照顧好她的,您放心吧。”

朱爸背過了身去悄悄抹淚,坐在前排的朱媽見狀也不由落下淚來。

秦臻想要去安慰他們,但目前的狀況並不允許。

“別看了,趕緊宣誓吧!”朱心晴在後頭催促著她。

秦臻這才和蘇奕一起,麵對著最前邊的牧師。

宣誓的過程,秦臻在電視上看過了無數遍,原先她隻覺得太過繁冗,可是真正輪到自己說出“我願意”的時候,才知道有多麽地讓人激動。

他們兩人交換的戒指還是從前的那一對。

蘇奕原本是想要買一對新的,意喻著一個嶄新的開始,可秦臻堅持要用回原來那對,沒有太過深層次的原因,隻是因為不想要浪費。

蘇奕當時在聽完她這個理由以後,沉默了很久,最後無奈地笑著說:“看來我以後不用擔心你亂花錢了。”

交換完戒指,按照流程,應該就是接吻了。

秦臻其實是相當害羞的,尤其是在被這麽多雙眼睛注視著的情況之下。

她微低著頭,都不敢去與蘇奕對視。

“接吻!接吻!接吻!”

下麵的賓客們開始起哄,秦臻的臉燒得通紅。

蘇奕勾唇一笑,一手勾起秦臻的下巴,直接就吻上了她的雙唇。

蘇奕的這個吻相當溫柔,卻又極為強勢。他一直按住她的後腦勺不讓她退開,直到吻到她喘不過氣來才不情願地放開她。

下麵又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秦臻幹脆地鑽進蘇奕的懷裏,不好意思再出來。

之後的酒宴仍是在酒店裏辦的,主要是沙灘上陽光太曬,他們擔心食物被直射的時間過長會影響口感。

秦臻回房間換了一套禮服才下來陪蘇奕一塊兒給大夥兒敬酒。

好在他們宴請的賓客不多,一共才隻有五桌的樣子,這麽一桌一桌地招呼過去,也不會太過吃力。並且,來的又全是他們最為親近的朋友,也不會對他們太過為難,甚至還有好些都因為知道蘇奕患有嚴重的胃病而主動提出來不讓他喝酒。

“你看,大家都不讓你喝酒,你就乖乖地喝果汁吧。”對於這一切,秦臻自然是喜聞樂見的。

結婚是一件高興的事兒,她可不希望到了最後因為他喝得胃病發作而讓大家都掃了興。

蘇奕拗不過大家,主要還是拗不過秦臻,隻得換了果汁端在手上,而被人灌酒的重任,自然都轉移到了幾個伴郎和伴娘的身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