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與蘇奕轉到了王紹東在的那一桌。

“小臻,祝你幸福。”王紹東端著酒杯站起來,與他們兩人一一碰過以後便一飲而盡。

“謝謝你,紹東哥。”秦臻對他回以微笑,也將杯中剩下的紅酒喝下。

“蘇奕,你以後要是再敢欺負小臻,我可不會輕易饒過你。”王紹東半真半假地警告蘇奕。

“這一點不用你費心。”蘇奕對他的態度相當冷淡,“王先生,我建議你還是早點找個對象結婚,這樣你也不用整天把心思放在別人的家庭上。”

王紹東卻並不介意蘇奕的冷言,他依舊笑得風度翩翩,甚至與他開著玩笑說:“我等著蘇總為我介紹。”

這兩個男人雖然言辭之間針鋒相對,然而氣氛卻不像之前那樣緊張,這也讓秦臻放心了不少。

好不容易等到所有的賓客都盡興而歸,秦臻與蘇奕隻回房間短暫地休息了一下,就又換了衣服頂著大太陽出去拍婚紗照了。

朱心晴因為要幫忙拿他們拍照要換的好幾套衣服,所以一整個下午都跟在他們身邊。

她看著他們在這樣美麗的風景前擺出一個又一個甜蜜的pose,整個人都羨慕得不行。

“等我跟林柯結婚的時候,也要來這裏拍婚紗照。”她對秦臻說。

“那你打算什麽時候和林柯結婚呢?”秦臻問她,“對了,剛好朱爸朱媽也在這裏,你帶林柯見他們了嗎?”

“當然見了,昨天我爸媽來還是林柯去機場接的呢。”朱心晴說。

“那他們對林柯什麽看法?”秦臻興致勃勃地問。

“能有什麽看法?我爸媽現在一心想把我嫁出去,對林柯那是讚不絕口啊。我媽看著他那個眼神,你是沒看見,真是,嘖嘖嘖。”朱心晴雖然是抱怨的語氣,但臉上露出來的卻是甜蜜的笑容。

“心晴。”秦臻突然叫她。

“嗯?”朱心晴疑惑地看著她。

“我現在真的覺得特別幸福。”秦臻頗有感觸地說。

朱心晴斜她一眼,說:“你當然幸福咯,又是跟蘇奕破鏡重圓又是補辦婚禮的,他現在也‘浪子回頭’,對你這麽好。”

“我不是說這個。”秦臻打斷她的話,向她解釋說:“我是覺得,我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都有了好的歸宿,獲得了自己的幸福,所以我就更加的幸福。”

朱心晴一副受不了她的表情,吐槽道:“秦阿臻,你什麽時候變成聖母瑪利亞了?這麽關心世人,是不是還要福澤人間呐?”

秦臻不理會她的挖苦,換了另一套衣服以後又迫不及待地奔向了蘇奕身邊。

“嘖嘖嘖,剛剛還說替朋友感到幸福,這會兒就又光顧著自己秀幸福去了。”朱心晴看著她的背影,幽怨地念叨。

因為秦臻玩得流連忘返,蘇奕又陪她在這裏多呆了幾天才回去。

他們兩人的行程並未外公開,甚至連一眾好友都不清楚他們什麽時候才會回國,隻有林柯肩負了來機場接人的使命,才得到了蘇奕單獨的通知。然而

即使是這樣,他們倆剛一下飛機,就遭到了各路記者的瘋狂擁堵。

除去上一次的記者招待會以外,秦臻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麽大的陣仗,她一時之間有些慌神。

“早知道這樣,我們就該走VIP通道了。”秦臻懊惱地小聲嘀咕。

蘇奕知道她緊張,於是緊握住她的手,走在她前麵替她劈開人群。

許許多多的記者將他們包圍住,許許多多支貼著各種logo的話筒被遞到了他們麵前。

“蘇先生,請問您怎麽突然想到要補辦婚禮呢?”

“蘇先生,您身邊的這位小姐是您的太太嗎?”

“蘇先生,您這位太太跟您上次開記者招待會的那一位是同一位嗎?”

蘇奕在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才終於停下了腳步。

各位記者一見有戲,立刻都跟打了雞血一樣往前麵衝。

“原本為了保護我太太的隱私,我不想將她公之於眾。但今天為了堵住悠悠之口,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向你們強調:我的太太隻有這一位,希望你們能夠記住她的長相,以後不要再問我類似的問題。”說完,他又拉著秦臻繼續往前麵走。

秦臻跟在他身後,雖然不時被人推搡一下、踩上兩腳,但看著他寬闊的肩膀以及高大的背影,她的心裏依然是暖暖的。

他們倆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從記者堆裏擠上車,完全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去開後備箱,行李也被他們直接扔在了後座上。

“這些記者消息也真夠靈通的。”林柯吃力地甩開跟在後頭的那些車,不由出聲感慨道。

秦臻此刻已經又疲又累地靠在了蘇奕懷裏。她聽見蘇奕的手機上傳來短信的鈴聲,她替他將手機從外套口袋裏拿出來,好奇地點開短信,發現是蘇落發過來的。

“聽說你和嫂子今天回來,你爸的手機號是這個,你要是想好了,就跟他聯係一下吧。”

秦臻趕緊將手機遞到蘇奕跟前,他隨便瞟了一眼,然後便愣住了。

他呆呆地盯著那一串號碼看了許久,才終於活動著僵硬了的手臂,將手機握在手中。然而在那之後,他便再沒有了其他的動作。

“要打電話過去嗎?”秦臻問他。

“嗯。”蘇奕眨了眨眼,纖長的眼睫毛隨著他的動作而輕輕顫抖。

他的拇指緩慢地觸上了那一串號碼,然後選擇了撥出。

他將手機貼在耳邊,整個腦袋似乎都空掉了,就連那一聲又一聲的“嘟……嘟……”也仿佛是響起在某個很遙遠的地方。

沒多久,電話就被人給接了起來。

“喂?”一個蒼老的聲音透過聽筒傳了過來。

蘇奕雖然一直都知道那個人的存在,可聽到他說話,這還是頭一回。他一下子就蒙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麽才好。

大概是許久都沒有聽到有人講話,那邊的人又“喂”了兩聲,然後嘀咕了一句“應該又是什麽騷擾電話”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一陣短促的“嘟”聲過後,聽

筒裏再沒有了聲音。

蘇奕將手機慢慢拿下,秦臻見狀,連忙問他:“怎麽樣?打通了嗎?”

“嗯。”蘇奕低應了一聲,目光卻是呆滯的。

“那怎麽這麽快就掛了?你還一句話都沒說呢。”秦臻不解地問。

“我不知道要說什麽。”蘇奕將手機捏得死緊,嗓音澀澀的,“一聽到他的聲音,我就感覺到我的嗓子裏像是被什麽東西堵住了一樣,什麽聲音都發不出來。”

秦臻心疼地拉過他的手來握住,又拍了拍他的腿,安撫他說:“沒關係,等你準備好了再打過去也是一樣。”

對這件事情一無所知的林柯聽著他們倆的對話隻覺得仿佛身處雲裏霧裏,雖然他對蘇奕的反常非常好奇,但作為一個合格的下屬,自然不應該去八卦老板的私事。

秦臻回到家先去給蘇奕放了一缸洗澡水,又推著他進了浴室,哄著他說:“你現在先洗個澡,你爸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乖。”

蘇奕看著眼前冒著熱氣的洗澡水,聽著秦臻的軟言軟語,一直灰暗的心情這會兒才有些轉晴。

他勾起一抹邪肆的微笑,俯下身在秦臻耳邊吐氣:“阿臻,你要跟我一起洗澡嗎?這樣子說不定會讓我恢複得比較快哦!”

秦臻見他都有心情調戲她了,也就不再像之前那樣擔心。她紅著臉輕推了他一把,惱羞成怒地低斥:“滾蛋!你這個流氓!”

她想要從他身邊逃開,卻被他伸出手臂攔住了去路。

“你現在隻有兩個選擇:一,跟我一起洗澡;二,呆在裏頭看我洗澡。”他倚在牆壁上,一副地道的痞子模樣,就跟他高中時期一模一樣。

“我選擇第三個。”秦臻說。

“沒有第三個。”他說。

秦臻委身想要從他胳膊底下鑽過去,卻被他眼疾手快地攔腰抱住,而後一把攬進了懷裏。

“咱們倆都結婚這麽長時間了,該看的你全都看過了,這會兒還害什麽羞呢?”蘇奕輕笑著調侃道。

雖然如此,但兩個人一起在浴室裏……秦臻僅僅就是這麽想一想,都覺得極度羞恥。

“你不要太過分了哦。”秦臻警告他,但聲音軟軟的,一點氣勢都沒有。

“如果我就要過分呢?”蘇奕毫不畏懼地又逼近了幾分。他拉起秦臻的右手,撫上了他的胸膛。

雖然他的身上還穿著襯衫,但她仍舊覺得掌心一片火熱。

“幫我解扣子,好不好?”蘇奕低下頭去,在她的唇上輕吻了一下。他看著她的眼神中充滿了魅惑,就連聲音也比平日裏多了幾分磁性。

秦臻的心在慢慢地動搖,大腦也因為他的誘惑而變得一片空白。

她感覺得到自己的手指在動,可是這一切好像都並不是由她自己的大腦在控製,而是由蘇奕在操控一樣。

“真棒。”蘇奕滿意地誇獎她。

秦臻猛地回過神來,才發現她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替他解開了所有的襯衫紐扣,而他的胸肌就這樣暴露在了她的麵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