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與蘇奕轉到了王紹東在的那一桌。

“小臻,祝你幸福。”王紹東端著酒杯站起來,與他們兩人一一碰過以後便一飲而盡。

“謝謝你,紹東哥。”秦臻對他回以微笑,也將杯中剩下的紅酒喝下。

“蘇奕,你以後要是再敢欺負小臻,我可不會輕易饒過你。”王紹東半真半假地警告蘇奕。

“這一點不用你費心。”蘇奕對他的態度相當冷淡,“王先生,我建議你還是早點找個對象結婚,這樣你也不用整天把心思放在別人的家庭上。”

王紹東卻並不介意蘇奕的冷言,他依舊笑得風度翩翩,甚至與他開著玩笑說:“我等著蘇總為我介紹。”

這兩個男人雖然言辭之間針鋒相對,然而氣氛卻不像之前那樣緊張,這也讓秦臻放心了不少。

好不容易等到所有的賓客都盡興而歸,秦臻與蘇奕隻回房間短暫地休息了一下,就又換了衣服頂著大太陽出去拍婚紗照了。

朱心晴因為要幫忙拿他們拍照要換的好幾套衣服,所以一整個下午都跟在他們身邊。

她看著他們在這樣美麗的風景前擺出一個又一個甜蜜的pose,整個人都羨慕得不行。

“等我跟林柯結婚的時候,也要來這裏拍婚紗照。”她對秦臻說。

“那你打算什麽時候和林柯結婚呢?”秦臻問她,“對了,剛好朱爸朱媽也在這裏,你帶林柯見他們了嗎?”

“當然見了,昨天我爸媽來還是林柯去機場接的呢。”朱心晴說。

“那他們對林柯什麽看法?”秦臻興致勃勃地問。

“能有什麽看法?我爸媽現在一心想把我嫁出去,對林柯那是讚不絕口啊。我媽看著他那個眼神,你是沒看見,真是,嘖嘖嘖。”朱心晴雖然是抱怨的語氣,但臉上露出來的卻是甜蜜的笑容。

“心晴。”秦臻突然叫她。

“嗯?”朱心晴疑惑地看著她。

“我現在真的覺得特別幸福。”秦臻頗有感觸地說。

朱心晴斜她一眼,說:“你當然幸福咯,又是跟蘇奕破鏡重圓又是補辦婚禮的,他現在也‘浪子回頭’,對你這麽好。”

“我不是說這個。”秦臻打斷她的話,向她解釋說:“我是覺得,我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都有了好的歸宿,獲得了自己的幸福,所以我就更加的幸福。”

朱心晴一副受不了她的表情,吐槽道:“秦阿臻,你什麽時候變成聖母瑪利亞了?這麽關心世人,是不是還要福澤人間呐?”

秦臻不理會她的挖苦,換了另一套衣服以後又迫不及待地奔向了蘇奕身邊。

“嘖嘖嘖,剛剛還說替朋友感到幸福,這會兒就又光顧著自己秀幸福去了。”朱心晴看著她的背影,幽怨地念叨。

因為秦臻玩得流連忘返,蘇奕又陪她在這裏多呆了幾天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