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的臉驀地一紅,迅速地轉開了臉。

蘇奕又是一陣輕笑。

秦臻趁他鬆開她去脫襯衫的時候,快速地跑了出去,並且用力地將浴室的門“嘭”的一下關上。

蘇奕看著她倉皇逃竄的背影,笑得有幾分無奈。

看來他以後得時不時地這麽撩撥她一下,讓她的臉皮變得跟他一樣厚才好。

秦臻坐在**緩了好久才從腦子裏驅散那些綺麗的念頭。她想要出去倒杯水喝,一轉頭就看見了蘇奕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

鬼使神差的,她走過去將他的手機拿在了手中。

蘇奕沒有設置任何的密碼,秦臻很容易地調出了他的通話記錄。

這是他私人用的那支手機,隻有最近的一通電話顯示的是一串數字,沒有存儲聯係人信息。

很顯然,這個號碼屬於他的親生父親。

秦臻想起剛才在車上時蘇奕的糾結與遲疑,她看了一眼緊閉著的浴室門,拿著手機去了外頭。

雖然她隻是想要幫助蘇奕去解決這個棘手的難題,但畢竟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她多少還是有些心虛。

她揣著瘋狂亂跳的小心髒,顫抖著手撥出了那個號碼,不多一會兒,電話就被人接了起來。

“喂?”那頭有人在問。

秦臻定了定神,說:“您好,請問您認識蘇奕嗎?”

電話那頭的人安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才又重新開口說:“認、認識。”

那人的聲音輕顫,還帶著些小心翼翼。

“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蘇奕的妻子,我叫秦臻。”秦臻說,“這是他的號碼,您以後可以打電話找他。”

“是、是嗎?”那人聽起來相當激動,“那他現在方便聽電話嗎?”

“他現在不太方便,您能半個小時以後打過來嗎?他有點害羞,不敢主動聯係您呢。”秦臻說。

那人一連說了好幾個“好”,最後又說:“那我半個小時之後給他打過去,謝謝你了,小臻。”

“不用。”秦臻很客氣地說。

蘇奕洗澡一向很快,還沒到半個小時就已經從浴室裏出來。

秦臻嫌棄地看了他一眼,說:“洗幹淨了嗎?”

“你要親自檢查一下嗎?”蘇奕痞笑著,就要扯開浴袍的腰帶。

“不用。”秦臻連忙阻止他。

“好了,我要去洗澡了。”秦臻怕再耽誤下去他爸的電話就要打過來了,趕緊抱了衣服進了浴室。

正如秦臻所料想的那樣,她進去之後沒有多久,蘇奕的手機就響了。

蘇奕不知道都已經這麽晚了,還有誰會給他打電話。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在看到那一串陌生又熟悉的數字的時候,身體還是不自覺地僵住了。

他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電話接起,可他仍是向之前那樣,對著電話說不出半個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