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的臉驀地一紅,迅速地轉開了臉。

蘇奕又是一陣輕笑。

秦臻趁他鬆開她去脫襯衫的時候,快速地跑了出去,並且用力地將浴室的門“嘭”的一下關上。

蘇奕看著她倉皇逃竄的背影,笑得有幾分無奈。

看來他以後得時不時地這麽撩撥她一下,讓她的臉皮變得跟他一樣厚才好。

秦臻坐在床上緩了好久才從腦子裏驅散那些綺麗的念頭。她想要出去倒杯水喝,一轉頭就看見了蘇奕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

鬼使神差的,她走過去將他的手機拿在了手中。

蘇奕沒有設置任何的密碼,秦臻很容易地調出了他的通話記錄。

這是他私人用的那支手機,隻有最近的一通電話顯示的是一串數字,沒有存儲聯係人信息。

很顯然,這個號碼屬於他的親生父親。

秦臻想起剛才在車上時蘇奕的糾結與遲疑,她看了一眼緊閉著的浴室門,拿著手機去了外頭。

雖然她隻是想要幫助蘇奕去解決這個棘手的難題,但畢竟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她多少還是有些心虛。

她揣著瘋狂亂跳的小心髒,顫抖著手撥出了那個號碼,不多一會兒,電話就被人接了起來。

“喂?”那頭有人在問。

秦臻定了定神,說:“您好,請問您認識蘇奕嗎?”

電話那頭的人安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才又重新開口說:“認、認識。”

那人的聲音輕顫,還帶著些小心翼翼。

“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蘇奕的妻子,我叫秦臻。”秦臻說,“這是他的號碼,您以後可以打電話找他。”

“是、是嗎?”那人聽起來相當激動,“那他現在方便聽電話嗎?”

“他現在不太方便,您能半個小時以後打過來嗎?他有點害羞,不敢主動聯係您呢。”秦臻說。

那人一連說了好幾個“好”,最後又說:“那我半個小時之後給他打過去,謝謝你了,小臻。”

“不用。”秦臻很客氣地說。

蘇奕洗澡一向很快,還沒到半個小時就已經從浴室裏出來。

秦臻嫌棄地看了他一眼,說:“洗幹淨了嗎?”

“你要親自檢查一下嗎?”蘇奕痞笑著,就要扯開浴袍的腰帶。

“不用。”秦臻連忙阻止他。

“好了,我要去洗澡了。”秦臻怕再耽誤下去他爸的電話就要打過來了,趕緊抱了衣服進了浴室。

正如秦臻所料想的那樣,她進去之後沒有多久,蘇奕的手機就響了。

蘇奕不知道都已經這麽晚了,還有誰會給他打電話。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在看到那一串陌生又熟悉的數字的時候,身體還是不自覺地僵住了。

他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電話接起,可他仍是向之前那樣,對著電話說不出半個字來。

“是小奕嗎?”那頭的人語帶遲疑的問。

蘇奕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麽會知道這是他的號碼,但也還是“嗯”了一聲。

在得到

他的肯定以後,對方明顯變得興奮了許多。

“小奕,你什麽時候有空,咱們見個麵吧?”

蘇奕的喉結滾動了好幾下,才好不容易地擠出一句話:“我最近都有空。”

“那明天下午可以嗎?”對方問。

“可以。”蘇奕說,“你待會兒把時間地點發我手機上,我過去找你。”

“好。”對方的聲音中充滿了喜悅。

蘇奕聽著他的聲音,在不知不覺中也勾起了一個笑容來。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在對方即將掛斷電話的時候,蘇奕突然想起來問:“你怎麽知道這個號碼是我的?”

那邊的人頓了頓,很老實地把秦臻給供了出來:“剛才你的妻子,叫小臻是吧?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讓我半個小時之後再給你打過去。”

“我知道了。”蘇奕想起剛才秦臻抱著衣服跑得比什麽都快的模樣,眼底全是笑意。

秦臻因為擔心蘇奕這個電話要打好長一會兒,洗完澡以後特意在浴室裏磨蹭了半天才出來。

她剛探出了個頭,就發現蘇奕正蹺著二郎腿坐在床沿上,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眼裏的情緒複雜莫辨。

秦臻忽然就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秦臻。”蘇奕開口叫她。

明明他的臉上帶著笑容,秦臻卻感覺到後背傳來的陣陣涼意。

“怎、怎麽了?”因為緊張,秦臻說話都有些不太順暢。

“我剛才接了一個電話。”蘇奕緩緩地說,並不著急直接戳破她。

“然後呢?”秦臻跟他裝傻。

“你要不要猜一下那個電話是誰打過來的?”他眯起了雙眼。

秦臻直覺自己現在的境況非常危險,但又擔心他其實什麽都不知道,隻是在詐她,於是,她瞪大眼,一臉茫然地問:“誰呀?我猜不到。”

然而蘇奕並沒有為難她,直接公布了答案:“是我爸。”

秦臻故作震驚地問:“真的嗎?他找你做什麽?”

蘇奕就看著她在他跟前演戲,心裏雖然有一點點的生氣,但更多的還是覺得好笑。

“你覺得他找我會做什麽呢?”他問。

“約你見麵嗎?”秦臻是真的不知道他爸要找他做什麽。

“嗯。”蘇奕點頭。

“那挺好的呀,你答應了嗎?”秦臻高興地問。

“我讓他把時間地點發給我了。”蘇奕回答。

“哦,那你們什麽時候見麵?”

“明天下午。”

“需要我幫你看看要穿什麽衣服嗎?”秦臻躲避著他炙熱的視線,背過身去走到衣櫃邊。

“不需要。”蘇奕卻是起身跟著她走了過去,從背後將她又禁錮在懷裏。

“你知道嗎,我覺得有一件事情非常的奇怪。”他故意湊近她的耳朵說。

“什、什麽事情?”秦臻聽他這麽說話就覺得害怕,下意識地想要拉開與他之間的距離,卻並不能如願。

“我之前給他打電話過去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他我是誰,可是當他剛才給我打電話的時候,

一開口就問我是不是蘇奕。”

他嘴角的弧度越來越深,卻也讓秦臻越來越不安。

“是嗎?我也覺得挺奇怪的。”她硬著頭皮說。

小樣兒!都到這地步了還跟他裝!蘇奕暗自發笑,又繼續步步緊逼:“因為我覺得實在太奇怪了,所以最後沒忍住,還是問了他,到底是怎麽知道這是我的號碼的。你知道他怎麽說的嗎?”

秦臻吞了口口水,仍舊抱著一絲僥幸地問:“他怎麽說的?”

“他說……”蘇奕故意拖長了聲調,這也讓秦臻的心跳變得更快,臉上的肌肉也變得更僵。

“他說,在我洗澡的時候,有個自稱是我妻子的人給他打了電話,讓他過半個小時再打過來。”

他的臉上全是促狹的笑意,秦臻這才知道自己完完全全地被他給耍了。她惱羞成怒地將他推開,靸著拖鞋“啪啪啪”地回到床上,直接將自己裹進被子裏就再不看他。

蘇奕這會兒是真的什麽氣都沒了,無奈地笑著爬到床上,撥開被子讓她的臉露出來。

“生氣了?”他摸著她的臉軟聲問。

“哼。”秦臻閉著眼睛翻了個身,繼續背對著他。

蘇奕又跟著滾到了另外一邊,繼續去哄她。

“我跟你開玩笑的,別生我氣了好不好?”他湊近她的臉,在她轉身之前吻上了她的唇。

秦臻睜開眼掙紮著想要推開他,身體卻被他壓在身下,一時之間動彈不得。

“其實我之前是有點生氣的。”他離開她的唇,又恢複成了一本正經的模樣。

秦臻見他這樣,也就沒再無理取鬧了。她也自知理虧,愧疚地垂下眼去。

“我並不喜歡別人背著我做這些事情,即使初衷是為了我好。”他的語調相當的嚴肅。

秦臻咬了兩下唇,重又抬眼看他,向他認錯:“對不起,我以後再不會這樣了。”

蘇奕卻是立刻就笑了,並且是不含任何其他情緒的真心的笑。

“不過,因為是你,所以沒有關係。”他與她的額頭相抵,深深地望進她的眸底。他歎了口氣,似是無可奈何地說:“誰讓我愛你呢。”

秦臻心裏瞬時間軟成了一灘。她看著他的眼神也變得柔和下來,雙手不自覺地纏上了他的脖子,微微抬起下巴,主動地吻住了他。

蘇奕在心裏暗暗地為自己叫了一聲好,他就知道沒有人能夠抵抗住自己的這張臉和帶有磁性的聲線的誘惑。

在昨晚激烈的“運動”過後,秦臻是一覺睡到天明。她的假還沒有放完,也就不用擔心會起不來床。

蘇奕則是一早就走了,他今天就已經要回公司去上班。

秦臻醒過來的時候在床頭櫃上發現了一張他留下來的紙條,提醒她起床以後要下樓去吃早餐,並且,他還把下午和他爸見麵的時間和地點也寫在了上麵,讓她如果沒事的話也一起過去。

秦臻其實也挺想見蘇奕的親生父親的,但她又覺得,他們父子倆這麽正式的第一次見麵,肯定有很多的話要說,於是她決定遲一些,等他們差不多把該說的都說完了自己再過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