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身上一股藥水味,很難聞。衣服也在之前的拉扯中而有些變形,上頭甚至還沾染了一些血跡,不知道是她的,還是那些人的。

她想洗個澡,才想起來這裏沒有衣服給她換,而她的東西都還留在朱心晴的車裏。

天!朱心晴!

秦臻突然記起來自己跟朱心晴說好今天要把東西都搬過去的,耽擱了這麽久,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在擔心自己。

她的手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掉的,也不知道掉在了哪裏,隻是當她在醫院裏醒過來的時候,手機已經不在了。

在蘇奕的臥室和客廳裏找了一圈,她都沒有看見任何類似電話的東西。沒轍,她隻能去敲了書房的門。

“有什麽事?”蘇奕冷著臉將門拉開。

一陣濃重的煙味從緊閉的書房裏飄散出來,讓秦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我想借你的手機用一下。”她說明來意。

蘇奕轉身走了進去,幾秒以後又拿著手機過來。

“喏。”

秦臻接過他的手機,說了句“謝謝”,見他還站在門口看著她,想了想,還是多了句嘴:“抽煙太多對身體不好。”

說完,她不敢看他的表情,快速地離開……

秦臻給朱心晴撥了個電話。

“您好,請問找哪位?”大概是因為號碼陌生,

朱心晴難得的語氣良好。

“是我。”秦臻開口。

“秦阿臻你死哪兒去了!我去你家找你隻看見我車停在樓下沒見你人!同個小區的人說你們那棟樓有人打架,還打得進醫院了,你知道我有多著急嗎?”朱心晴一聽到她的聲音就立刻轉換成了“潑婦”模式,嗓門大得連秦臻將手機拿得距離耳朵一臂遠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嗯,我剛好和人打了場架,還進了醫院。”秦臻平靜地說。

“什麽?”朱心晴的音調揚得更高,“那你打贏了嗎?”

“噗。”秦臻因為她的問題而笑了出來,用遺憾地口吻說:“輸了,手還被玻璃紮破了。”

“慫!”朱心晴嫌棄道,“你現在在哪家醫院?我過去接你。”

“不用了,我現在在蘇奕家裏,他也住‘錦繡星城’。”秦臻說。

“什麽?”音調比上一次還要高,“蘇奕家裏?你又跟蘇奕搞到一塊兒去了?”

秦臻每一次聽她說話都會想,她從小到大的語文到底是不是體育老師教的。

“你會不會用文雅的字眼?我和蘇奕並沒有‘搞’到一塊兒去,隻是碰巧我們家那一片的開發商是他的公司,現在因為拆遷出了問題,他當然要好好處理善後。”秦臻解釋。

“‘處理善後’?要隻是處理善後的話,隨便給你點兒錢打

發了不就算了,還能把你拐他家去啊。”朱心晴對著天翻了個白眼,“秦阿臻,我是該說你傻呢,還是該說你天真?”

“我的手受傷了,很多事情不能做,他出於同學道義也好,念在我們過去的關係也好,怎麽都不可能見死不救吧。”秦臻用蘇奕給她的理由來答複朱心晴。

“好吧,就算他人好,對你伸出了援手,但是你可以拒絕啊!你需要人照顧,來我們家不是更好嗎?起碼我們家有兩個女人,照顧起你來更加得心應手啊。”朱心晴突然地就犀利了起來。

“可是要麻煩你爸媽,我覺得不太好。幾年前我爸媽過世的時候就已經很麻煩他們了,我不想再繼續麻煩下去……”秦臻總覺得,自己欠朱心晴一家的人情,是怎麽也還不清的。

“好啦好啦,我就假裝相信你的瞎扯吧。那你就在蘇奕家裏好好住著吧,抓住時機把他給推倒了,也不枉費你下定決心回來。”朱心晴揶揄道。

秦臻被朱心晴“調戲”得心中窩火,要不是她們倆隔得遠,她都恨不得要衝過去掐死朱心晴那個口沒遮攔的了。

“你放心,過兩天等我的手好了,會立刻搬到你家裏去‘推倒’你的。”秦臻咬著牙說。

“行啊,就怕你在那兒住了個三兩天就舍不得走了。”朱心晴繼續揶揄。

秦臻憤怒地一把掛斷了電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