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趕緊又撥了一個電話過去,可是聽筒裏隻有冷冰冰的女聲在不停地重複著“您撥打的號碼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她不知道蘇奕那邊到底出了什麽事,又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哪一家醫院,隻能等在家裏幹著急。

這樣的滋味真的相當不好受,她煩躁地都想要把家裏所有的東西全砸個稀巴爛……還好她的理智還在,沒有讓自己做出之後肯定會後悔的事情。

沒過多久秦臻就聽見外頭有車開進來的聲音,她趕緊跑到門外去看,在看到那輛熟悉的車的時候,她差點就要哭出來。

車還沒停穩,蘇奕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秦臻。

在屋簷門燈的照射下,她的臉蒼白得嚇人。

蘇奕趕緊推門下車,連鑰匙都沒來得及拔,大步地奔到她身邊,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秦臻下意識地摟住他的脖子,蘇奕抱著她進了屋,把她放到沙發上以後,才蹲在她麵前,盯著她平坦的小腹看了許久,最後仰起頭來對她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一下午。”

他的眼裏蓄滿了濃濃的歉意,整個人看起來也有些風塵仆仆。

秦臻知道他這一個下午過得也不容易,也就說不出什麽指責他的話,隻是特意叮囑:“以後有什麽事,一定要及時告訴我。”

“嗯。”蘇奕點點頭,視線又飄到她的小腹上。

他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不自覺地伸出手撫了上去。

“我真的要做爸爸了嗎?”他的語氣還有一絲不敢確信。

“真的。”秦臻也笑了,“不過你現在肯定感覺不到的,他還隻是個胚胎呢。”

“說得也是。”蘇奕笑得有些傻氣,但他的眼底是幸福的笑意。

“好了,你在醫院裏呆了一個下午,身上都是消毒水味兒,還有好多細菌,趕緊去洗澡去。”秦臻看著他不再平整的衣衫以及沒了造型的頭發,心疼地推了他一把,催促道。

蘇奕抬起胳膊湊到鼻子跟前聞了聞,自我嫌棄地皺起了眉頭。

“嗯,那我先去洗澡了。”他扶著沙發站了起來,本來還想吻秦臻一下,卻又像是想起了什麽,立刻又退開。

“還是洗了澡再親你,不然細菌全到你那兒去了。”他傻笑著說。

秦臻說了一句“傻樣兒”,但也繃不住地笑得跟他一樣傻。

蘇奕安全地回了家,秦臻提了一個下午的心這會兒才放了下來,也終於有了心情向幾個朋友宣布懷孕的消息。

她之前舉行婚禮的時候就拉著朱心晴、孫寧和陸涵建了一個微信群,平時她們也會常常在這個群裏聊天。

她在輸入框裏敲上一句“我懷孕了”,然後點擊了發送。

朱心晴幾乎是秒回,她發了一連串的感歎號,占據了整個手機屏幕。

“真的嗎?”陸涵問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