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趕緊又撥了一個電話過去,可是聽筒裏隻有冷冰冰的女聲在不停地重複著“您撥打的號碼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她不知道蘇奕那邊到底出了什麽事,又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哪一家醫院,隻能等在家裏幹著急。

這樣的滋味真的相當不好受,她煩躁地都想要把家裏所有的東西全砸個稀巴爛……還好她的理智還在,沒有讓自己做出之後肯定會後悔的事情。

沒過多久秦臻就聽見外頭有車開進來的聲音,她趕緊跑到門外去看,在看到那輛熟悉的車的時候,她差點就要哭出來。

車還沒停穩,蘇奕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秦臻。

在屋簷門燈的照射下,她的臉蒼白得嚇人。

蘇奕趕緊推門下車,連鑰匙都沒來得及拔,大步地奔到她身邊,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秦臻下意識地摟住他的脖子,蘇奕抱著她進了屋,把她放到沙發上以後,才蹲在她麵前,盯著她平坦的小腹看了許久,最後仰起頭來對她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一下午。”

他的眼裏蓄滿了濃濃的歉意,整個人看起來也有些風塵仆仆。

秦臻知道他這一個下午過得也不容易,也就說不出什麽指責他的話,隻是特意叮囑:“以後有什麽事,一定要及時告訴我。”

“嗯。”蘇奕點點頭,視線又飄到她的小腹上。

他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不自覺地伸出手撫了上去。

“我真的要做爸爸了嗎?”他的語氣還有一絲不敢確信。

“真的。”秦臻也笑了,“不過你現在肯定感覺不到的,他還隻是個胚胎呢。”

“說得也是。”蘇奕笑得有些傻氣,但他的眼底是幸福的笑意。

“好了,你在醫院裏呆了一個下午,身上都是消毒水味兒,還有好多細菌,趕緊去洗澡去。”秦臻看著他不再平整的衣衫以及沒了造型的頭發,心疼地推了他一把,催促道。

蘇奕抬起胳膊湊到鼻子跟前聞了聞,自我嫌棄地皺起了眉頭。

“嗯,那我先去洗澡了。”他扶著沙發站了起來,本來還想吻秦臻一下,卻又像是想起了什麽,立刻又退開。

“還是洗了澡再親你,不然細菌全到你那兒去了。”他傻笑著說。

秦臻說了一句“傻樣兒”,但也繃不住地笑得跟他一樣傻。

蘇奕安全地回了家,秦臻提了一個下午的心這會兒才放了下來,也終於有了心情向幾個朋友宣布懷孕的消息。

她之前舉行婚禮的時候就拉著朱心晴、孫寧和陸涵建了一個微信群,平時她們也會常常在這個群裏聊天。

她在輸入框裏敲上一句“我懷孕了”,然後點擊了發送。

朱心晴幾乎是秒回,她發了一連串的感歎號,占據了整個手機屏幕。

“真的嗎?”陸涵問了一句。

“真的。”秦臻回複。

朱心晴又刷了一串感歎號。

“夠了。”秦臻受不了地製止她。

“不行不行,我太激動了,我得出去跑兩圈。”朱心晴誇張地說。

“蘇奕都沒你這麽激動。”秦臻好笑地說。

“那是他患有感情表達功能障礙。”朱心晴一向都這麽形容蘇奕的冷然。

“我明天過去看你。”陸涵說。

“帶著補品。”她又補充了一句。

秦臻已經能夠想象得到自己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會過得多麽艱辛,自己曾經作的死,跪著都要讓陸涵報複完。

陸涵又給她灌輸了好些孕期知識,看得秦臻腦袋都是疼的。她到現在才知道,之前她自以為是地整天拿這些東西“折磨”陸涵,讓她過得有多麽痛苦。

蘇奕洗完澡出來看見秦臻還窩在沙發上玩手機,當即就不樂意了。

他板著臉將手機從她手裏抽走,然後說:“你現在懷孕了,要少接觸這些電子產品,輻射太多,對孩子不好。”

“你進入角色還真夠快的。”秦臻吐槽他。

蘇奕卻絲毫不為所動。

“你的手機我沒收了,以後每天隻能用兩個小時,還要經過我的同意。”

他臉上的表情太過嚴肅,沒有半點開玩笑的跡象。

“我現在就給司徒安打電話,讓你那邊的辭職流程盡快走完,最好是能夠明天就搞定所有事情。”

秦臻聽他這麽說,都快要哭了。

“我工作也辭了,手機也被你收了,難道每天在家裏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嗎?”她憤慨地問。

“我書房裏那麽多書,任你隨便看。”蘇奕說。

“不喜歡。”秦臻一口回絕。

他的那些書要麽就是經濟方麵的,要麽就是哲學方麵的,還有一些經典的武俠小說,但這些全都不合她的口味。

“那你喜歡看什麽書,我明天下班以後去書店給你買回來。”蘇奕說。

秦臻其實有好些年都沒真正靜下心來看過一本書了,隨著電子產品的普及,她每天的娛樂除了上網就是上網,現在沒了網絡,她都覺得了無生趣。

“你就隨便買幾本言情小說吧,再買一些名家畫冊,差不多就行了。”秦臻想了想,說。

“言情小說?”蘇奕挑眉,“你都多大了,還看這種小女生看的東西?”

“就不許我擁有點兒少女心嘛?”秦臻翻著白眼說。

“許許許,你要啥都許。”蘇奕現在對她就是千依百順,半點都不敢惹她生氣。

“如果你要是嫌在家裏看書太無聊,就去找陸涵一起聊聊天、逛逛街,吃點兒好吃的,看幾場電影。”蘇奕又給她出著主意。

“得了吧,陸涵現在肚子也大了,司徒安哪敢放她出去逛街。我也就隻能沒事兒的時候上他們家坐一會兒了。”秦臻一想起司徒安對陸涵那近乎嚴苛的管製就氣得要把他罵上一萬遍,但換個角度想,這也是他對陸涵關心的方式,也就稍微平靜了一些。

“那不然我給你請個保姆?”蘇奕問。

“不用了,家裏再多個外人,我反而更不習慣。”秦臻說。

要多個保姆整天在她耳邊嘮叨,還不如一個人安靜地呆在家裏過豬一樣的生活。

臨睡覺之前,秦

臻想起來問蘇奕:“你那個哥哥……我是說你爸的那個兒子,怎麽樣了?”

“算是撿回來了一條命,腿應該是廢了。”蘇奕的聲音很冷。

“他們怎麽還沒回去T市?這都過了一個月了。”秦臻很是想不通這個問題。

“他們也搬到這裏來了,在城鄉結合部租了個小房子,那個男人的老婆也在這邊。”蘇奕譏諷地說,“可能是看準了沒錢的時候能來找我要。”

“我今天已經跟他們說過了,他們兒子的醫藥費我來付,以後我跟他們再沒有半點牽扯。”蘇奕說,“反正我該還的債,到現在也還完了。”

“嗯。”秦臻握住他的手,說:“我支持你做的任何決定。”

蘇奕回握住她,兩個人相視一笑。

晚上睡覺的時候,蘇奕沒再像平時一樣將秦臻抱得死緊,而是離得遠遠的,生怕壓到了她的肚子。

反倒是秦臻早已經習慣了窩在他的懷裏睡著,這會兒離開了他,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直到拉住了他的手,才漸漸有了睡意。

第二天,蘇奕一大早就起了床,卻並沒有馬上就去公司。

他獨自進了廚房搗鼓了半天,想要給秦臻熬點粥當做早餐,卻因為沒有掌握好火候,把好好的一鍋粥給熬糊了,弄得整個廚房都是一股焦味兒,最後沒有辦法,還是得去樓上叫醒秦臻,向她請教熬粥的方法。

秦臻一聽他說打算給她熬粥當早餐,就捏了一把汗。剛想說還是放著讓她來,他就特別不好意思地主動向她承認自己已經熬糊了一鍋粥。

秦臻發現自己對於這個消息真的一點都不意外。

“你就不能乖乖地出去買早餐,別自己動手嗎?”秦臻真是氣都被他給磨沒了。

“你現在懷孕了,最好不要吃外麵的東西。”蘇奕認真地說。

秦臻卻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有些耳熟……對了,正是她曾經對陸涵說過的。

還真是凡事都能“報應”到自己的身上。

“那你就叫我起來呀。”秦臻瞪他一眼,迅速地洗漱完畢,跟他一起下了樓。

當她看見那黑得跟焦炭一樣的鍋底的時候,真是哭笑不得。雖然他已經把熬壞的粥都倒掉了,但最底下那一層全都黏在了鍋子的內壁上,怎麽刮都刮不幹淨。

“這鍋算是廢了。”她歎了口氣,又從櫥櫃裏拿出一把新的來。

好在當初購置這些東西的時候,她為了偷懶,一次性都買了好多。

秦臻真是想為自己的機智點個讚。

“水放多一點兒,火開小一點兒。”秦臻邊說邊向他演示正確的煮粥方法。

蘇奕在旁邊看得格外認真,將她說的每一個步驟與注意事項都牢牢地記在了腦子裏。

“其實你不用學得這麽認真的。”秦臻看他那模樣,覺得分外好笑,“你以後還是不要踏入廚房為好,不然咱們家這廚房裏的東西,日後肯定都得被你糟蹋光。”

蘇奕非常不滿意秦臻對自己這樣子的嫌棄,他下定決心要證明給她看,他其實並不是像她想的那樣,是個廚房白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