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覺得蘇奕最近很是有些不太對勁。

明明早已經將手裏重要的工作都交給了林柯,可是這些天來回家的時間一天比一天晚,就連周末也以“加班”為借口,大半天都不在家。並且,就算回了家,他也不像之前那樣,把所有的注意力就放在她的身上了,而是在書房裏一呆就呆到十一二點,還反鎖著門不讓她進去。

她一問他呢,他就會用“工作忙”作為借口,可是他以前工作再忙,也沒有這樣忽視過她,這讓秦臻心裏非常不是滋味兒。

因為心情不怎麽好,秦臻往陸涵那兒跑的次數明顯增加了,並且一呆就是一天,常常是吃過了晚飯才被司徒安送回家。

說起司徒安,隨著陸涵的肚子一天天變大,他也慢慢變成了一個“二十四孝”好老公,每天都準時下班,下了班哪兒都不去,準時回家照顧陸涵。

秦臻之前為陸涵請的那個阿姨,也被她帶了過來,一日三餐都有人做,也不用發愁。

隻是司徒安這些天老是一回家就見到秦臻,不免覺得奇怪,於是問她:“你每天都這麽晚才回去,蘇奕不會有意見嗎?”

秦臻翻了個白眼,抱怨道:“他自己比我回去得還晚,能有什麽意見?之前他還會趕回來去超市買菜,現在聽說你們家阿姨做的菜還不錯以後,直接就讓我晚上在這兒吃了飯再回去,還說要給你們夥食費。”

“星科畢竟那麽大一個公司,蘇總工作忙一些也是無可厚非的事。”陸涵安慰秦臻,“反正你在我們家吃飯也挺方便的,晚上司徒送你回去也沒危險。”

其實秦臻心裏在意的並不是吃飯的事,她隻是不高興蘇奕這些天來對她的不聞不問,甚至比從前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是這些話,她又不能跟他們說。

又是一個周末,蘇奕一大早就去了公司加班。

秦臻難得也起了一個大早,出去散了散步,又順便去了一趟超市買了些新鮮的食材。

她興致高昂地做了好幾個菜,用保溫盒裝好,打算給蘇奕送到公司去當做午餐。可是等她到了星科,卻發現公司的門是鎖上的,裏頭一個人也沒有。

她覺得奇怪,難不成星科在G市的分公司除了這裏,還有別的地方麽?但她又從來沒有聽蘇奕提起過。

為了消除心中的疑慮,她給蘇奕打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好久才被接起,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見蘇奕用很小的聲音在說:“我現在很忙,待會兒再給你回電話。”

緊接著,電話就被掛斷了。

秦臻愣了一下,心想他這到底得是忙著了什麽樣,才能連接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

蘇奕這邊聯係不上,秦臻本想是想找林柯,但轉念一想,他們倆現在肯定是在一起,既然蘇奕沒辦法接電話,林柯估計也不行。

最後她隻能拎著保溫盒打道回府。

回家以後,她跟朱心晴抱怨了這件事,然而朱心晴給她的回答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林柯這段時間都挺閑的呀,基本上就沒怎麽加過班,上周末他還飛

回來陪我了呢,剛剛我們倆才視頻過,他現在在公寓裏打遊戲呢。”

秦臻心中閃過一些不好的念頭。

“你問問林柯,星科在G市除了之前那一處辦公樓以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地址。”秦臻說。

“好,你等著啊。”朱心晴很爽快地答應了下來,差不多一分鍾以後,就給了她答複:“林柯說沒有呢。”

秦臻的心立刻跌到了穀底。

朱心晴也很警覺地問她:“那蘇奕不就是在騙你?”

“嗯。”秦臻敲下這個字的時候心情異常的沉重。

“你說……他這段時間都很晚回家……回家以後還不理你……該不會……”後麵的話朱心晴都不忍心問出口,擔心秦臻一個孕婦心情起伏太大會對孩子不好。

“我不知道。”秦臻說。

她是真的不知道,也不敢去想,萬一這件事要是真的……她之後要怎麽辦。

“你要不然直接跟他對質好了,他要是真做了什麽對不起你的事兒,我就立刻飛過去削死他丫的。”朱心晴憤慨地說。

對質麽?秦臻發現自己好像做不到。她怕這麽直接地揭開了瘡疤以後,傷口會變得更加血淋淋。

“我打算先試探一下他,要實在不行,我再跟他對質。”秦臻決定。

“行吧。”朱心晴說,又不忘安慰她:“你別多想,蘇奕對你怎麽樣,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搞不好這件事就是個烏龍,你可千萬別因此影響到肚子裏的孩子。”

“我知道的。”秦臻低下頭,摸了摸肚子,心底酸澀一片。

蘇奕下午才回來,一進屋看見秦臻就坐在沙發上對著電視發呆,覺得有些奇怪。

“今天怎麽沒有睡午覺?”

她自從懷孕以後,除了嗜吃,還相當的嗜睡,每天中午必須得睡上兩三個小時,否則一直到晚上整個人都是蔫的。

聽到他的聲音,秦臻才突然驚醒。她情緒複雜地看了他一眼,低聲說:“不怎麽想睡。”

蘇奕也沒再問下去,隻是摸著她的腦袋說:“那晚上早點睡吧。”

之後他就要上樓,秦臻下意識地抓住他的手,在他不解的眼神中用撒嬌的語氣問:“你最近在忙什麽呢?就連陪我的時間都沒有了。”

蘇奕見她嘟著嘴不滿的小模樣,不由得笑得開心。

“公司裏一些事,等我這段時間忙完了,天天呆在家裏陪你,好不好?”他俯下身子與她平視,捏了捏她漸漸變得肉呼呼的臉,哄著她說。

聽到他這麽說,秦臻心內的憤怒與委屈加倍,但又不能表現在臉上。她好不容易擠出一個微笑,狀似乖巧地說:“好。”

“那我先上去工作了。”蘇奕在秦臻的臉上輕啄了一下,腳步一頓未頓地就直接上了樓。

在聽到樓上傳來“嘭”的一下關門聲以後,秦臻才終於忍不住地將抱在懷裏的抱枕重重地扔了出去。

公司裏的事麽?嗬嗬,她暗暗冷笑一聲。

她倒要看看,公司裏到底有什麽事,能夠讓他忙得連公司

都不用去。

周日早上,蘇奕依然還是要去公司“加班”。

秦臻是和他同時起的床。

蘇奕見她起得那麽早,還問她為什麽不再睡一會兒。

“突然想去吃‘冷記’的牛肉麵,去晚了就沒了。”秦臻隨便找了個理由。

她現在時常會有突然特別想吃到某種東西的時候,蘇奕雖然不怎麽讚成她老吃外頭那些不幹不淨的東西,但如果她硬要堅持,他也會妥協地去給她買回來。

“那你快一點洗漱,我送你過去。”蘇奕說。

秦臻等的就是他這句話。

蘇奕將秦臻送到了“冷記”門口,又叮囑她:“待會兒打車回家的時候小心一些,一上車就把車牌號發給我。”

秦臻給了他一個“受不了你”的眼神,說:“我吃完麵就去陸涵家,你好好上班,不用擔心我,我可能要晚上吃了飯才回家。”

“好。”蘇奕點點頭,又說:“你玩得開心。”

秦臻笑著衝他揮揮手,算是道別。

而等他的車開出去還沒有多遠,她就迅速地攔下一輛出租車坐了上去。

“師傅,麻煩跟上前麵那台黑色的路虎。”

蘇奕對路虎似乎格外鍾愛,來了G市以後又照著原來的買了一模一樣的一台。

也好在他開的是路虎這種顯眼的大車,跟蹤起來也不用費太多的工夫。

他的車最後停在了一棟商業大樓外。

秦臻看著他從車裏下來,進了那棟大樓,她趕緊跟了進去。

因為今天是周日,沒什麽人上班,大樓裏等電梯的人也不多。

秦臻躲得遠遠地看著,直到蘇奕進了電梯,她才敢走過去。

她盯著電梯上頭跳動的數字,發現這部電梯停了好幾個樓層。她又對著一樓大廳的標示牌一層層地找著對應的公司。

在那部電梯停過的樓層中,有IT公司、有金融公司、有纖體美容,甚至還有一家名為“經典私房菜”的培訓學校。

她拿不定主意蘇奕去的是哪一層,因為這些跟他的工作完全都不搭界。

於是她心裏的疑慮越來越重。

在這裏糾結發呆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秦臻決定找個地方坐下,看看蘇奕什麽時候出來。

剛好這棟大樓附近有一家咖啡店,透過店裏的玻璃櫥窗,能夠很清楚地看到蘇奕停車的地方。

秦臻去店裏要了一杯咖啡和一塊點心,然後就一直盯著外頭看,這麽看了一個早上。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大樓裏陸續有人在往外走,好些都是三五成群的。

秦臻瞪大了眼,努力地從一撥撥的人當中分辨出到底有沒有蘇奕的身影,卻一直都沒有看見他。

她也不知道是應該失望還是慶幸。

秦臻一個早上就吃了一小塊蛋糕,到了現在整個人也是餓得不行。她叫來服務員點了一個套餐,等人家剛剛離開,她一瞟眼,就看見蘇奕和一個年輕的女人從大樓裏相攜走了出來,並且還一起上了他的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