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該怎麽樣去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憤怒、失望好像都不夠準確。她迅速地從錢包裏掏出一張一百塊的紙鈔用杯角壓在桌上,然後便起身跑了出去。

“哎……”服務生在她身後大叫了一聲,她卻是連頭也沒有回。

饒是秦臻這麽快的速度,等她出去的時候,看見的也隻是那輛黑色路虎拐了個彎,隱沒在了車流之中。

她沒有心情再追,也不想再去找陸涵,直接攔了輛車就回了家。

說來也是奇怪,剛才在咖啡店裏的時候她明明就覺得很餓,但這會兒又一點胃口都沒有了。

她把這歸結為:氣都氣飽了。

一個人呆在家裏的時候就會胡思亂想,她已經腦補了好幾十頁的天涯情感版,甚至還想著要怎麽樣去抓小三。

想起剛才和蘇奕走在一起的那個女人,雖然她隻看了一眼,甚至因為離得太遠,連人家的臉都沒看清,但從那人的身材與穿著便能判斷是個相當有氣質的女人。

秦臻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寬大的T恤,和因為營養過剩而堆積在腰間的贅肉,頓時有有些沮喪。

這麽一對比,是個人都知道要選誰咯。

沒過多久她就聽到樓下傳來動靜。

有家裏鑰匙的除了她就是蘇奕,秦臻正準備下樓去看看,卻隱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並且其中一個還是女人,而那個聲音並不是她所熟悉的。

秦臻突然一下就慫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應該躲起來,還是直接下樓去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然而還沒有等她考慮清楚,就聽見門外傳來了腳步聲,緊接著,臥室的門就被人推開,蘇奕邊扯著領帶邊走了進來。

看到秦臻,蘇奕還愣了一下,緊接著臉上便浮現出了慌張的神色。

“你不是去陸涵家裏了嗎?”他問,聲音極不自然。

“噢,我好像是起得太早了,吃完麵又覺得有些困,就沒去。”秦臻很冷靜地說。

“那你吃午飯了嗎?”蘇奕緊張地問。

“沒,你呢?”秦臻仰頭看他。

“我也沒。”蘇奕說。

“我去做吧,冰箱裏還有些食材。”秦臻說著就要從床上起來。

“不用!”蘇奕迅速地一把將她按住,在對上她探尋的眼神的時候,輕咳了一聲,眼神遊移地說:“我去做就好了。”

他這樣的表現,說沒有鬼才是真的有鬼了。

“你的廚藝……”秦臻的語氣中充滿了質疑。

蘇奕的表情這下就變了,他很是胸有成竹地說:“你就相信我這麽一次。”

“那我跟你一起去。”秦臻對他是相當不放心的,更何況,她還想去看看樓下到底是怎麽樣的一個情況。

“你再多睡一會兒,我做好了叫你就行。”蘇奕阻止她下床的動作。

秦臻狐疑地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半真半假地問:“你這麽不想讓我下樓去,該不會是以為我不在家,所以帶了個女人回來吧?”

蘇奕的臉青一陣白一陣,半晌都沒說出話來。

“真被我猜中了?”秦臻不由提高了一些音量,又生出許多的委屈來。

“沒有。”蘇奕連忙否認,低下頭糾結了很久,才對她說:“其實我本來是想給你一個驚喜的,可是偏偏

你今天要回來這麽早……”

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失望。

“驚喜?什麽驚喜?”秦臻隻覺得自己受到了驚嚇。

“你跟我來。”他牽著秦臻的手,將她領到了樓下。

客廳的沙發上,一個女人正端坐在一角,不時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聽到腳步聲,那個女人轉過了頭來。

秦臻一眼就認出這是剛才和蘇奕在一起的那個女人。

“想必這位就是尊夫人吧?”那個女人笑吟吟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迎著他們兩人走過來。

這件事的後續發展出乎了秦臻的意料,她愣愣地盯著那個女人看了半天,又扭過頭去尋求蘇奕的解釋。

蘇奕笑著將秦臻擁進懷裏,對那個女人說:“沒錯,我太太秦臻。”

說完,他又轉向秦臻,向她介紹著那個女人:“這位是我的烹飪老師,薛小姐。”

“烹飪老師?”秦臻又被震驚到了,“你什麽時候去學做菜了?”

“就這段時間的事。”蘇奕笑著說。

“蘇先生在做菜這方麵挺有天賦的,才學了幾個星期,做的菜就已經有了大廚的水平了。”薛小姐說。

“有天賦?”秦臻卻像是聽到了什麽天方夜譚一般,“你確定?”

蘇奕感覺自己受到了她的鄙視,冷哼一聲,說:“今天就讓你瞧瞧我的手藝。”

薛小姐也是笑,說:“本來蘇先生今天請我過來指導他熬雞湯的,還說熬一個下午,等你從朋友家裏回來了剛好可以喝上,沒想到秦小姐你居然在家。”

秦臻這才知道自己徹底誤會了蘇奕。

“蘇先生,那這個雞湯,現在是熬還是不熬了?”薛小姐又問蘇奕。

蘇奕看了秦臻一眼,問:“你要喝嗎?”

“要!”秦臻連忙點頭。

蘇奕買好的東西都拎進了廚房,秦臻這才發現除了食材以外,他還買回來了一口熬湯用的瓦罐。

“老師說,用瓦罐熬出來的湯更香。”他這樣跟秦臻解釋。

薛小姐也在一邊點頭。

蘇奕買回來的雞是已經收拾過了的,隻用把它剁成小塊就能直接放進瓦罐裏。

薛小姐跟他交待了好些熬湯的注意事項,譬如什麽時候放入哪些材料,什麽時候應該用多大的火去熬,又什麽時候可以關火,等到蘇奕全都拿筆記清楚了,她才向他們告辭離開。

薛小姐一走,秦臻就來跟蘇奕“算賬”了。

“你幹嘛要去學做菜?”她問。

“你不是嫌我是‘廚房白癡’麽?”蘇奕說,“我隻是想向你證明,我也是能夠做菜的。”

“嗯,有誌氣。”秦臻點點頭,對於他的這一舉動表示讚成,“可是你為什麽不告訴我?”

“因為想要學成以後,給你好好做一頓大餐,讓你對我刮目相看。”蘇奕一開始在說這些的時候,眼睛是發亮的,可是說到最後,臉又垮了下來:“可惜今天被你給撞見了。”

秦臻沒好意思說自己跟蹤了他一個早上的事,頓了頓,她說:“那我就先上去睡覺了,說不定一覺睡起來什麽都不記得了。”

蘇奕斜了她一眼,說:“你不要把我當傻子行嗎?”

“你難道不是傻子嗎?”秦臻也沒給他

好臉色,“跟我說加班,卻是去學做菜,每天回家都把我當空氣,害得我還以為……”

說到這裏,她及時地收了聲。

“還以為什麽?”蘇奕卻一臉壞笑地湊到她麵前,問:“你該不會以為我有外遇了吧?”

秦臻抿唇別過了臉去。

“呐,之前不是你說夫妻之間要有信任的嗎?”見秦臻吃癟,他說得更加起勁。

秦臻惱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

“不過呢,你老公我是個心胸寬廣的人,不會因為被你這麽誤會就對你有什麽不滿的地方,所以你大可以放心。”蘇奕故作豁達地將秦臻摟住,卻又被她一把推開。

當她聽不出來這是在諷刺她以前太過小氣呢?

“好好熬你的雞湯吧就!餓死我了,我先炒個飯吃。”大概是誤會解開了,秦臻這下肚子又餓了起來。

“我來給你炒!”蘇奕捋了捋袖子,自告奮勇地說。

雖然對他還不是百分之百的放心,但秦臻也想看看他這段時間的學習成效如何,到底是不是像老師所說的那樣“有天賦”。

蘇奕從牆上取下圍裙圍在了身上,還頗有幾分大廚的架勢。

他打開冰箱門,從冷藏室裏取出兩顆雞蛋。他應該是練過了好多次,敲蛋殼、打蛋的動作一氣嗬成,並且沒有半點的蛋殼渣混進蛋液裏頭去。

他又拿出一根胡蘿卜來洗淨、去皮,用刀切成丁。他的刀工還不算熟練,不過盡管速度比較慢,但切出來的東西還是挺不錯的,起碼大小都差不多。

“怎麽樣?”他切好以後還跟秦臻那兒得瑟了一下。

“不錯。”秦臻從不吝惜自己的誇獎,尤其是在他真的做的不錯的時候。

蘇奕臉上的笑容也是越漾越大。

不得不說,看蘇奕做菜是一種視覺上的享受,他的外形極優,一舉手一投足便能自成風韻。明明就隻是動一動手腕抖一抖鍋子,秦臻就不由得看得呆了。她想:怎麽有人可以炒個飯都好看成這樣。

不多一會兒,蘇奕就炒好了兩碗飯。

他炒的飯,每粒米都被蛋液包裹住,外麵都是金黃的顏色,並且粒粒分明。再有胡蘿卜丁在其中映襯,簡直是色、香、味俱全。

秦臻迫不及待地拿出勺子舀了一大口放進嘴裏。

因為她現在不能吃太鹹的東西,他沒放多少鹽,但又不會覺得過於清淡。

“好吃嗎?”蘇奕緊張地看著秦臻。

秦臻的兩腮都被塞得鼓鼓的,壓根就沒辦法說話。她對著蘇奕比了個大拇指,這讓他終於安心地笑了出來。

秦臻很快就把自己的那碗炒飯給吃完了,之後又眼巴巴地看著蘇奕還剩下的半碗。

“親我一下,我就把這些都給你。”蘇奕跟她談著條件。

秦臻毫不猶豫地湊上去就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

蘇奕笑得一臉滿足地將碗推到了她的跟前。

秦臻很快就又消滅了個幹淨。

飯後,她摸著被撐得鼓鼓的肚皮,癱在了沙發上,對著蘇奕感慨說:“我感覺我總有一天要被你給喂成一頭肥豬。”

蘇奕看著她,眼底是溫和的笑意。

“把你喂成了一頭肥豬也好,以後就再也不會有人打你的主意了。”他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