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蘇奕所承諾過的那樣,他近些日子以來,每頓都能給秦臻做上一大桌子的菜,而秦臻因為嘴饞,吃起來也是沒有半點的節製。再加上她又不愛運動,導致的最後結果就是:她的身材越來越臃腫,甚至都能趕上陸涵了。

某天秦臻和陸涵約著一起去做產檢。

陸涵現在肚子已經大到了行動不便的程度,司徒安抽不出來時間,都是他媽陪著一起,而他爸則負責開車把她們送到醫院。

司徒安的爸媽對陸涵的態度自然是沒什麽話說,有些時候陸涵還向秦臻抱怨,說司徒安的媽媽鄧萍女士簡直就是另一個秦臻,甚至比秦臻還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同時,陸涵也很享受來自公公婆婆的這種照顧。

到達醫院的時候,司徒安的爸爸不好跟著上去,便留在車裏頭等。

鄧萍一路都小心地攙扶著陸涵,秦臻在一邊看著,隻有羨慕的份。

檢查的時候,秦臻在陸涵前邊進去,也就比她先結束。

“我肚子有點餓,先去樓下買點吃的。”秦臻早上明明就吃得不少,可是這麽一番折騰之後好像又有了些許的餓意。

陸涵好笑地捏了捏她粗壯的手臂,說:“就你現在這食量,等你生完孩子肯定得花好大功夫減肥。”

然而鄧萍卻對她的話不甚讚同:“減什麽肥呀!豐腴一點兒也挺好看的,小臻,你別聽小涵瞎說!”

秦臻看著鄧萍沒幾兩肉的身材,心想您這話說得可真是沒有一點兒的說服力。

因為來醫院的次數太多,她早已將附近有什麽好吃的摸得一清二楚。她買了兩個煎餅果子,每個都加了兩個雞蛋,以及雜七雜八的一些東西,一口氣就吃完了一個,剩下一個則是揣著打算待會兒再吃。

倒不是她沒想著陸涵,隻是因為陸涵有鄧萍陪著,斷然是不會吃外頭這些不幹不淨的小吃的。

回去門診部的路上,她路過住院大樓,碰到一個年紀大的男人推著一個年輕的男人出來散步,他們看起來似乎是父子。

那個兒子身上好些地方都纏著紗布,臉上也塗了紫紅的藥水,看起來分外嚇人。

他的表情看起來很是不耐煩,跟他父親說話也都是用吼的:“你要是再跟蘇奕要不到錢,就等著我再被人砍吧!說不定到時候他們連你也一起砍了!”

秦臻原本沒把他們當一回事,可是在聽到“蘇奕”這兩個字的時候,她微微放慢了一些腳步,好奇地回頭看了過去。

察覺到了她的注視,那個兒子凶神惡煞地衝著她也吼了一句:“看什麽看!老娘們兒!滾一邊兒去!”

而他父親則是不好意思地衝著秦臻笑了笑,連“對不起”都不敢對她說。

秦臻其實心裏對他們兩人的身份已經有了猜測,也沒給他們什麽好臉色,轉過身就立刻離開。

她回去的時候陸涵的檢查也已經做完了。

在看見她手裏拎著的煎餅果子的時候,陸涵饞得吞了口口水,卻因為忌諱鄧萍而沒有發聲。

“小臻啊,你怎麽能吃這個呢?人家說,煎餅果子裏頭的那個薄脆可不衛生了!你趕緊把它扔掉別再吃了!”而讓秦臻沒有想到的是,鄧萍居然連她也要嘮叨上兩句。

陸涵站在鄧萍

身後,對著秦臻露出一個幸災樂禍的笑,秦臻悻悻地瞪她一眼,依依不舍地將剩下的那個煎餅果子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她們出去的時候,秦臻又看見了那一對父子,兒子仍舊對父親呼來喝去,而父親則是一直唯唯諾諾,對兒子言聽計從。

“現在的社會,真是世風日下啊。”鄧萍感慨了一句。

陸涵也扯了扯秦臻,特意繞得離那兩個人遠遠的,以免招來麻煩。

秦臻也沒瞞著蘇奕,回家以後就把在醫院裏碰見那兩個人的事兒告訴了他。

“他們沒把你怎麽樣吧?”蘇奕緊張地拉著她上下打量的一番,想要看看她有沒有哪裏受了傷。

“沒。”秦臻抓住他的手,有些無語地說:“他們又不認識我。”

“也對。”蘇奕這才想起秦臻和他們至今都還沒有見過麵……也幸好他們還沒有見過麵。

“不過,他們現在還在糾纏你麽?”秦臻問。她還記得蘇奕的父親被兒子指責沒跟蘇奕要到錢的事情。

“嗯。”蘇奕點頭,“那個男人有來公司找我幾次,還是要跟我借錢,不過我沒見他。”

他現在在提起他父親的時候,都是用“那個男人”來代替,也不像之前那麽激動,仿佛已經麻木,情緒都沒有半點的波動。

秦臻沒有想到會在自己家門口再次見到蘇奕的父親。

她隻是跟往常一樣,出去散散步,順便去小區的活動中心溜達一圈,打算去做做運動,減幾兩肉下來。

誰知道剛一出門,就被突然躥出來的一個人給嚇到了。

還好她的心理與身體素質都挺高,沒因為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而對肚子裏的孩子造成什麽影響,否則她肯定得跟麵前這個人沒完。

而等她定下心神來,將這人看清楚之後,便沉下臉來,想要裝作不認識他,從他身邊繞過去。

然而那人卻沒讓她如願。

很明顯,他認出了她來。他微張著嘴,露出驚詫的表情。

“你不是那天在醫院裏頭的那個……”他指著她說。

“不好意思,我不記得有見過您。”秦臻勉強擠出一絲笑來,繼續朝前走去。

那人卻拉住了她的衣服,逼得她不得不停下來。

“先生,您再這樣,我就要報警了。”秦臻低斥一聲。

那人便瑟縮地放開了手,卻又問了一句:“請問這是蘇奕家嗎?”

“不是。”秦臻頭也不回地走掉。

那人這次便沒再追上來。

秦臻沒聽見身後有腳步聲,便知道甩掉了他。她有些忿忿地想,他們交了那麽高的物業管理費,結果門口的保安居然隨便什麽人都能往小區裏頭放嗎?看來得去狠狠地投訴一次了。

她估摸著蘇奕應該到家了,才從活動中心離開。為了保險起見,臨走之前她還給蘇奕打了個電話,確認他已經回家。

“你先不要回來。”蘇奕說。

“為什麽?”秦臻問。

“我這裏有點事要先處理完。”蘇奕的口氣聽起來很不耐煩。

而秦臻也聽見那頭有人在叫“小奕”,和她剛才碰見的那人的聲音一模一樣。立刻,她就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麽。

“好的,你處理完了再給我打電話。”秦臻便沒再打擾他。

不到半個小時,蘇奕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我在活動中心門口,你現在出來吧。”他說。

秦臻走出去才發現他一臉的疲憊。

“怎麽了,工作很累麽?”她心疼地揉了揉他的臉。

“不是。”蘇奕搖頭,說:“那個男人找到咱們家裏來了,碰到我回去,又折騰了半天,直到保安過去才把他趕走。”

“我知道。”秦臻很淡定,“我出門的時候他就已經在門口了。”

“他見到你了?”蘇奕臉上的表情有些慌張。

“嗯。”秦臻點頭。

“你最近盡量不要出門,就算要出門,也不要出小區。我已經跟保衛部打好招呼了,他們以後都不會把那個男人放進來。”蘇奕很鄭重地說。

“難道他還會纏著我不成?”秦臻問。

“嗯。”蘇奕卻給了她肯定的回答,“為了給他兒子籌錢,他會想盡一切辦法的。你現在有了孩子,萬一出了什麽意外……”

他的眼睛眯了眯,“我一定讓他和他兒子陪葬。”

他身上的寒氣太盛,讓秦臻不由自主地攏了攏衣襟。

“好啦,我不出去就是啦,你別擔心了。”秦臻挽住他的胳膊,將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撒著嬌說。

秦臻軟軟的語調與親昵的動作讓蘇奕的心情有了一些好轉,他將她的手握緊了一些,心裏想著的是:要盡快地解決掉這件事情,留著那父子二人遲早是個隱患。

自那天之後,秦臻便乖乖地呆在了家裏,哪裏也不去。

蘇奕怕她在家裏呆久了會無聊,特意買了好些言情小說回來給她看,還買了不少的益智玩具,譬如拚圖和樂高,給她看書看累了的時候打發時間。

秦臻對樂高的興趣很濃,蘇奕也是成套成套地往家裏買。秦臻對照著圖紙,拚了拆拆了又拚,玩得不亦樂乎。

陸涵好不容易過來看望她一次,在看見擺了一茶幾的樂高零件的時候,她不由咋舌。

“秦臻,你這還沒等你們家孩子出生呢,就跟他搶起玩具來了。”她調侃道。

秦臻給陸涵倒了杯熱水出來,又從櫥櫃裏拿出自己這麽些天努力的“成果”,得意地向她炫耀。

然而陸涵卻看得一腦門的黑線。

“行了行了,你還是留著給你們家孩子看吧。”陸涵擺了擺手,秦臻便又把拚好的城堡和馬車重新放了回去。

蘇奕早已將客廳的中央鋪上了一層厚實的毛毯,方便秦臻懶起來的時候可以直接坐在地上拚拚圖和樂高。

“我看你們家蘇奕真是把你當孩子在養。”陸涵受不了地說。

“嗯,他說要提前適應怎麽當一個好爸爸。”秦臻的語氣中卻帶著驕傲。

陸涵不想再將這個話題進行下去,因為她擔心自己會被噎得吐血而亡。

“不過你這些天怎麽都這麽老實,一直呆在家裏哪兒也不去了?”她對這個問題分外好奇。

秦臻差不多有一個星期沒有去她家裏報到了,而這是自她懷孕以後從來沒有過的事,所以她才在今天找上了門來,想要看看她到底是因為什麽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