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因為遇到了一些麻煩,蘇奕擔心我出門會不安全。”秦臻回答說。

“遇到什麽麻煩連門都不能出了?”陸涵好奇地問。

“蘇奕的私事。”秦臻也不方便告訴陸涵。

陸涵便沒有再問。

“那你一個人在家裏不無聊麽?”陸涵看著秦臻擺弄她那些積木都覺得無聊得不行。

“不無聊呀,這些東西挺能打發時間的。”秦臻的臉上看不出半點厭煩的痕跡,“而且蘇奕回來得也挺早的,所以還好。”

“那蘇奕有說這個麻煩什麽時候能處理好麽?”

“不知道。”秦臻想了想,說:“還蠻棘手的,恐怕得過一段時間吧。”

那個男人的兒子恐怕不是什麽好惹的人物,要是他傷好了,出了院,蘇奕大概還會有更多的麻煩,也不知道他會用什麽辦法去解決。

秦臻把茶幾上的東西收了收,才從冰箱裏取出兩塊黃澄澄的芒果布丁來。

因為是用家裏的盤子裝著,不像是從外頭買回來的,陸涵便問:“這你自己做的?”

秦臻搖頭,笑得一臉的得意。

“蘇奕做的。”她驕傲地說。

“真的?”陸涵不由提高了音量,連忙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放進嘴裏。

“好吃嗎?”秦臻滿含期待地看著她。

陸涵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說:“好吃。”

“天呐,我真的不敢相信。”她不停地念叨,“你不是說他就是個生活白癡,除了賺錢什麽都不會嗎?”

“我不是跟你說過他找了一家烹飪學校在跟人學做菜嘛。他們學校什麽都教,中餐、西餐還有甜點,現在我們家每天晚上的飯都是他做。待會兒他回來了你也可以嚐嚐他的手藝。”秦臻說。

“那是一定的。”陸涵也對蘇奕的手藝充滿了期待。

下午四點左右蘇奕就回來了,還拎了一大袋的東西,裏頭有晚飯需要用到的食材、一些生活用品,還有給秦臻買的一堆零食。

他不讓秦臻吃那些亂七八糟的膨化食品,給她買的都是餅幹、酸奶、水果這些。

“你們先吃點零食,我去做飯。”蘇奕把零食放在茶幾上,又不放心地叮囑秦臻:“不許吃太多,不然待會兒就吃不下飯了。”

“知道啦。”秦臻嫌他羅嗦,把他推進了廚房,並且還關上了門。

陸涵等秦臻回來才說:“蘇奕真是一對著你,整個人都好像變得溫柔了。”

秦臻羞澀地笑了笑,並沒有否認她的這種說法。

蘇奕目前的廚藝早已經超過了秦臻……應該說,其實秦臻本身的廚藝也沒有多好,超過她也不是一件多麽困難的事情。

還不到半個小時,他就從廚房裏端出了一道菜來。

他們現在住的這棟別墅,餐廳和客廳離得還是有點兒遠的,但秦臻和陸涵仍舊聞到了一陣陣的菜香。

“唔,感覺應該很好吃的樣子。”陸涵兩眼放光地說。

“嗯。”秦臻重重地點頭。

她們兩人在沙發上麵對麵地互看了將近有一分鍾,最後一拍即合,決定去餐廳邊吃邊等。

秦臻拿了碗筷出來,因為米飯還沒有蒸好,她們

暫時隻能吃點兒菜解饞。

而等到蘇奕端了第二盤菜出來的時候,發現之前的那盤菜已經被她們倆解決了大半,不免有些無語。

“你們倆有這麽餓麽?”他問。

“我們兩個孕婦,吃多點兒怎麽了?”秦臻回嗆他。

蘇奕自然是不敢和她起爭執的,把菜放下以後又乖乖地回了廚房。

任由她們倆這麽吃下去導致的直接後果便是,他隻能吃她們剩下來的殘渣。當然,即使是這樣,他也不敢有任何的意見。

好不容易“伺候”著兩位小主吃完了晚餐,他又給她們一人切了一塊昨天剩下的黑森林蛋糕,當做飯後甜點。

“我終於知道你是怎麽變這麽胖的了。”陸涵看著秦臻,恍然大悟。

“司徒安等一下要過來接你嗎?”秦臻邊吃著蛋糕邊問。

“嗯。”陸涵點頭,“你們家這邊不好坐車,他要不來接我我就回不去了。”

“讓蘇奕送你回去唄。”秦臻說。

“不用了,反正司徒下班以後也沒什麽事。”陸涵嚐了一口蛋糕,又叫了出來:“也太好吃了吧!蘇總,這是你做的嗎?”

蘇奕笑著點頭。

這還是第一次有秦臻以外的人誇他做的東西好吃……雖然隻不過是因為他從來沒有做過東西給秦臻以外的人吃。

“要是覺得好吃,我把剩下的給你裝起來帶回去。”他很大方地說。

“剩下的給我了,那秦臻怎麽辦?”陸涵雖然打心底裏很想要,但又覺得全都拿走似乎不太好。

“我晚上再給她做。”蘇奕說。

“你真是太幸福了!”陸涵看著秦臻,一臉羨慕地說。

司徒安過來接陸涵的時候,看見她手裏拎了一個袋子,便好奇地問:“這裏頭裝的是什麽?”

“蘇總親手做的蛋糕,可好吃了。”陸涵像是獻寶一樣,將袋子裏的密封食盒拿出來給司徒安看。

司徒安看著食盒裏裝著的外形和外頭蛋糕店裏賣的沒什麽兩樣的蛋糕,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蘇奕這種大忙人,什麽時候學著去做這些東西了?

“不過就是塊蛋糕嘛,能有什麽難的。”他嘴硬地說,“等我回去琢磨琢磨,給你做個更好吃的。”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咯。”蘇奕倚在門欄上,涼涼地說。

司徒安看著他那樣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就覺得不爽,要不是陸涵和秦臻攔著,他大概又得跟他吵上一架。

“常過來找我玩哈!”把他們倆送上車以後,秦臻叮嚀陸涵說。

“陸小姐,下次來的時候,希望你能帶上你老公親手做的蛋糕。”蘇奕說。

秦臻當即就給了他一肘子,瞪他一眼,示意他閉嘴。

等到司徒安與陸涵離開,秦臻才埋怨他:“幹嘛老跟司徒鬥嘴?你們倆就不能和睦相處嗎?”

“不能。”蘇奕答得相當幹脆,“誰讓他以前對你有過非分之想呢。”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啊,他現在已經跟陸涵結婚了,孩子也馬上就要出生了,我和他現在也隻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你幹嘛還老是這麽斤斤計較?”秦臻簡直要對他無語了,一個大男人怎麽就能夠小心

眼到這種地步呢?

“好啦好啦,我們倆能不能不要為了一個無關的人鬧矛盾?”蘇奕摟著秦臻回到屋裏,關上門以後,表情又變得凝重起來。

“怎麽了?”秦臻敏感地問。

“沒事。”蘇奕擺擺手,挽起了一個微笑,說:“就是想到下班之前看的一份報表上好像有個地方出了問題。”

“完蛋了,明天上班以後你的下屬又要遭殃了。”秦臻調侃道。

蘇奕有些無奈地看她一眼,捏了捏她的臉,沒有說話。

差不多一個星期以後的某天下午,秦臻接到了來自小區門衛室的電話:“請問是蘇太太嗎?這裏有一份您的快遞,快遞員說裏頭是很重要的東西,需要您親自簽收,能麻煩您過來一趟嗎?”

大概是那天被蘇奕投訴過後,小區加強了安保,現在連快遞員都不讓進來,隻能把快遞放在門衛室,等住戶去拿。

秦臻覺得奇怪,她的手機和平板全被蘇奕沒收了,壓根就沒辦法網購,哪裏還有什麽快遞要收。

“您確定是給我的快遞嗎?”她問門衛。

“上麵寫的是蘇先生的名字,地址也是你們家的沒錯。”門衛說。

“那能麻煩您先等一下嗎?我先問問我先生他有沒有什麽快遞要收。”秦臻相當謹慎,擔心這一出去,會遇到蘇奕的父親在小區門口蹲守。

“那您盡量快一點兒吧,因為人家快遞員也在催。”門衛說。

“好。”秦臻答應了下來以後就給蘇奕打了個電話。

“快遞?”蘇奕卻被她更加茫然,“我沒有網購過任何東西,一般要是工作上的東西需要快遞給我的話,都會寄到公司來。”

“那我就不去收這個快遞咯?”秦臻征詢著他的意見。

“嗯。”蘇奕說,“如果這個快遞真的是我的,你就讓他下午五點再來一趟,等我回去簽收。”

秦臻照著他的原話告訴了門衛,並且向人家道完歉後又補充上了一個理由:“因為我是孕婦,行動不太方便,真是麻煩您了。”

門衛的大叔自然也不會責怪她,畢竟她是小區的業主。

“好的,我會跟快遞員說的。”他答應得也很爽快。

然而蘇奕回來的時候手裏卻沒有拿任何東西。

“你忘了去門衛室拿快遞嗎?”秦臻問。

“沒忘,門衛說那個快遞員後來沒去了。”蘇奕說。

“可能人家嫌咱們太多事兒了,不樂意給你送了。”秦臻笑著說。

“有可能。”蘇奕也勉強擠出一絲笑來。

他不想告訴秦臻,今天來送快遞那個,壓根就不是什麽快遞員,而是他那個同父異母的哥哥萬昭。

他在秦臻給他打電話的時候就覺得事情有些蹊蹺,再加上回來以後他在門衛室裏等到了將近五點半都沒見到任何快遞員的身影。

聯想起萬昭前幾天就出院了的事兒,他問門衛今天那個快遞員長什麽樣。門衛形容的那人的長相,竟然也都與萬昭吻合。

很好,他們現在都把主意打到秦臻這兒了,蘇奕冷笑。

本來他還想著不要做得太過分,隻把他們趕回T市就好,可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