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奕約了萬鑫……也就是他親爸見麵,地點定在星科G市分公司的會客室裏。

下午,他一個會議開完,就被趙曄告知,萬鑫已經在會客室裏等他。

還真是夠積極的,蘇奕想。

他把手裏的文件遞給趙曄,自己去了會客室。

萬鑫原本坐在沙發上喝茶,一見到蘇奕進來,連忙把茶杯放下,“唰”地一下站了起來。

“小、小奕。”他腆著笑臉,雙手在褲腿上拘謹地擦了又擦。

“嗯。”蘇奕隻是輕輕地點點頭,很自然地走到沙發邊坐下。

萬鑫看了半天眼色,最後還是慢慢吞吞地坐了下來。

“小奕,你找我過來,有什麽事嗎?”萬鑫吞吞吐吐地問,然而眼裏閃爍的光芒還是泄露了他的那點兒小心思。

蘇奕暗笑一聲,麵上卻是淡定無比。

他說:“既然找你過來,當然是有事了。”

萬鑫一臉期待地看著他。

“我聽說萬昭出院了?”蘇奕佯裝不知地問。

“嗯,前幾天就出院了。”萬鑫連忙回答。

“他現在情況怎麽樣?”蘇奕一副關心他的模樣。

“身體還好,醫生說傷口都恢複得很好,不用擔心。”萬鑫樂嗬嗬地說。

“是麽。”蘇奕轉了轉手上的戒指,沉吟了片刻,問他:“你們現在還缺錢麽?”

“缺的!”萬鑫以為蘇奕改變了主意,決定要借錢給他,極迫切地說。

“你同意借錢給我們了嗎?”他問。

蘇奕瞥他一眼,語帶嘲諷地問:“你覺得,我會再被你們糊弄一次嗎?”

萬鑫的臉上有些端不住了,但又不敢對蘇奕發火。

“那你今天叫我過來是為什麽?”他的語氣變得僵硬了一些。

“我雖然不打算借你們錢,但畢竟我父親去世以後,你對我媽幫扶過許多,我也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蘇奕說,“你兒子的個性,你恐怕比我更加清楚,如果我一直無償地給你們錢,他不僅不會悔改,反而會永久地纏上我,到那個時候,我想你應該也不會好過。”

萬鑫的臉色暗淡了下去,附和著蘇奕的話說:“沒錯。”

“所以,我想了一個更好的辦法,不僅能夠解決你們的燃眉之急,也能夠幫助你一絕後患。”蘇奕的表情看起來分外自信,讓人無法不被他說服。

“什麽辦法?”萬鑫立刻就心動了。

蘇奕卻沒有急著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壓低了音量問他:“你覺得我能在短短的幾年之內就把星科做到這麽大的規模,完全是走正規的途徑嗎?”

萬鑫驚得張大了嘴。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結結巴巴地問:“你、你這話是、是什麽意思?”

“我的意思是……”蘇奕坐得離他更近,聲音也越來越低:“除了所有人都能看見的正規生意以外,暗地裏,我還幹著一些違法的事情。不過你也知道,很多事情雖然違法,但也暴利。”

萬鑫的身體有些發抖,“你

告訴我這些……”

“當然,這些事情,我這麽些年做得也少了,其實也是因為身邊沒有幾個值得信任的人。”蘇奕重新坐直身子,蹺著二郎腿,居高臨下地看著萬鑫說:“最近有一筆大的買賣,做成了差不多也能賺個幾百萬。我找了好久都沒找著人,正好你們要錢,我要人,如果萬昭同意去幫我辦這件事情,事成之後,收到的錢我分一半給你們。”

萬鑫有些遲疑。雖然他現在的確很需要錢,但是一次交易就能夠有這麽多的利潤,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有多麽危險。

“你不用立刻給我答複,可以先回去跟萬昭商量一下。”蘇奕很“大方”地說。

蘇奕雖然不認為萬鑫和萬昭會商量很久,但也沒想到當天晚上,萬鑫就給他打電話說萬昭同意接下這個活兒,但是,因為太過危險,最後到手的錢,他們要拿七成。

為了不讓他們起疑,蘇奕故意討價還價了一會兒,最後裝作沒有辦法的樣子,向他們妥協:“行,你們拿七成就拿七成吧,但是這件事一定得給我辦成了,否則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你們。”

“好。”萬鑫一口答應了下來。

“既然答應了,你們便不能再反悔。”蘇奕提醒他們說,“這是我給你們的唯一一次機會,萬一你們臨時反悔,我是不會借你們一分錢的。”

他這麽說,也算是將他們逼進了絕境。

萬鑫便把他的話按照原樣對萬昭說了一遍。

蘇奕聽到電話那頭的萬昭特別不耐煩地說:“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龜兒子才會反悔。”

“那就好。”蘇奕終於放下了心來。

“不過話說回來,你要小昭給你做什麽事?”萬鑫問。

“也不是什麽特別困難的事,就是替我去找個人,再幫我拿點兒東西回來。”蘇奕說。

蘇奕讓萬昭去找的人,自然不會是什麽好人。而讓他幫忙拿的東西,則是一箱子的毒品。

蘇奕之前對萬鑫說過他創業之初並不是走的正規的路,當然是騙他的。星科從一個隻有十幾平方的小公司變成今天這樣大的規模,都是他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換來的。

但是,在他創業之初的時候,確實也接受過來自各行各業的人的幫助,其中就有一個在“道上”混得很開的“大哥”金武……雖然大家都叫他“大哥”,但是在高中的時候,他隻是蘇奕的小弟。

蘇奕那個時候資金短缺,是金武借錢給他周轉,才讓他能夠度過難關。

而如今,雖然他為了避嫌,與金武來往極少,但兩人之間這麽多年的感情,自是不必多說。

因此,當他開口向金武“借”這樣一箱“貨”的時候,金武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

“不需要太好的。”蘇奕特意交待過金武,“不然太貴了,我賠不起。”他開著玩笑說。

為了不給萬昭留下把柄,蘇奕極小心地用街邊的公用電話告知他“接頭”的時間地點,並且一再跟他強調:“箱子裏頭的東西很貴重,一定要小心地拿回來,我隻有見

到了東西,才會給你錢。”

不出蘇奕預料的,萬昭拿了東西以後,不僅沒有交給他,反而帶著萬鑫一起不見了蹤影……當然,隻是他自以為的“不見了蹤影”,蘇奕一直都有派人在跟蹤他。

根據蘇奕派出去的人傳回來的消息,萬昭那天收了“貨”以後,直接就回了他和萬鑫租的那間房子。

之後沒過多久,他們倆就急急忙忙地背著個大包從裏頭出來了,打了輛車去了火車站。

大概是想起來坐火車需要安檢,而那批貨肯定會被攔下來,他們兩人在售票窗口排了一會兒的隊,又焦躁地離開。

最終他們住到了火車站旁邊的一個小旅館裏。

蘇奕讓人一方麵讓人繼續盯著他們,一方麵又打電話報警說有人私自攜帶大量毒品,並且提供了準確的位置。

很快,萬鑫和萬昭就被警察抓住,帶回了局裏。

販毒在國內向來是判得很重的,尤其是他們倆攜帶的還是整整一箱,就算不判無期,起碼也得在監獄裏呆上了十好幾年了。

當然,萬家父子倆也不會這麽乖乖地就認罪。他們一進警察局,就把蘇奕給供了出來,並且把責任全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蘇奕被警察叫去問話已經是那天晚上的事情了。

秦臻見蘇奕接了一個電話以後就穿上外套說要出門,問他什麽事情這麽著急。

“沒什麽,就是有一份急用的文件落公司了,我去取一下。”蘇奕揉了揉她的腦袋,溫聲說。

“這麽晚?”秦臻卻不太樂意他大晚上的跑出去。晚上他要是不陪在她的身邊,她總覺得心裏有些不安。

“我很快就回來,不用擔心。”蘇奕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隨後便迅速地起身離開。

因為蘇奕的身份,小警察們對他還是挺客氣的。

“蘇先生,我們今天抓捕了兩名毒品販子,他們指認你是教唆他們販毒的幕後黑手,關於這一點,你有什麽話說?”

“是嗎?”蘇奕表現得相當驚訝,“我做生意一向清白,不知道是誰這樣子誣陷我。”

警察將萬家父子的供詞告知於他,蘇奕瞪大了眼,說:“原來是他們。”

“實不相瞞,被你們抓起來的萬鑫是我的父親,我的母親曾經是介入他婚姻的第三者。”蘇奕並不隱瞞他和他們之間的關係,“前段時間,萬鑫因為萬昭欠下巨額賭債無力償還來G市找我,希望能夠借錢給他們。我當時給了他們三十萬,可是萬昭不僅沒有用那筆錢還債,反而又拿去輸了個精光。之後萬昭被人追債砍傷住院,醫藥費也都是我在出。而等他出院以後,他們兩父子又來找我要錢,我被人騙了一次,自然不會再上第二次當,一直都躲著沒有與他們見麵。我不知道他們竟然為了錢做出這種事情,甚至還因為懷恨在心而把責任全都推到我的身上。”

上次萬鑫來星科找他的事情,隻有趙曄一個人知道,而蘇奕也已經和趙曄打過了招呼,讓他不要對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所以他現在撒起謊來也是肆無忌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