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司徒安與陸涵的兒子司徒鈺出生以後,秦臻便瘋狂地迷戀上了買嬰兒用品,買完以後就讓人給打包送到陸涵家裏。

她這麽買一回兩回,陸涵還覺得無所謂,畢竟是孩子的幹媽,給孩子買點兒東西也算不上什麽。

可是秦臻這一買就跟吃了炫邁一樣,完全停不下來,過了一段時間以後,陸涵他們家都找不到多餘的地方放秦臻買的那些東西了。

至此,陸涵才對秦臻開口,說:“夠了,寶寶的東西已經有很多了。不僅僅是你在買,他爺爺奶奶每次來也是拎一堆,再這樣下去,等他長大了,說不定還有好些東西都沒拆封。”

秦臻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說:“主要是我閑來無聊就喜歡去逛這些東西,逛到了合心意的就想買,所以買著買著,就成現在這樣了。”

陸涵看了一眼秦臻愈發鼓起來的肚子,建議她:“你要實在想買,就給你們家孩子留著唄,反正你也快生了。”

秦臻摸了摸肚子,語帶遺憾地說:“還有三個月呢,感覺等得好辛苦,真恨不得讓他能夠早點兒出來。”

尤其蘇奕這些天也在準備嬰兒房的事情。他已經買好了嬰兒床、嬰兒車,以及一係列孩子出生後需要用到的東西,甚至連房間的牆紙都換成了花花綠綠的卡通圖案。

“這種牆紙應該隻有女孩子才會喜歡吧。”蘇奕把牆紙買回來的當天,秦臻便忍不住吐槽他。

“我就挺喜歡的啊。”蘇奕瞥了秦臻一眼,很淡定地說。

然而秦臻卻已經震碎了三觀。

“你居然會喜歡這種東西?”秦臻不敢置信。

“很奇怪嗎?”蘇奕挑眉,“我小時候還是很喜歡看動畫片的,每天放學回家做完作業就守在電視機前邊看動畫片。”

秦臻發現自己簡直沒有辦法想象那樣子的畫麵。

“你別說了。”她及時地阻止了他,“還是讓我心中的你一直能夠保持一個高冷的形象吧。”

“高冷有什麽好的?”蘇奕卻嗤之以鼻,“要你生的是個男孩兒,我一定得把他培養得死皮賴臉。”

他立下宏願。

“為什麽?”秦臻哆哆嗦嗦地問。

“因為死皮賴臉才更容易追到老婆。”蘇奕相當死皮賴臉地說。

秦臻已經能夠想象,他們家孩子以後大概是要命途多舛了,畢竟攤上了這麽個不靠譜的爹。

三個月以後,他們家女兒如期降臨到這個世界上。

秦臻也鬆了一口氣,不是兒子,蘇奕的願望也就落空了。

相比起陸涵,秦臻的生產過程則要順利許多。

雖然在懷孕期間,秦臻每天都要吃好多東西,但好在他們家女兒體格還算正常,不像司徒鈺一樣偏胖,沒有讓秦臻受到太多的折磨。

而曾經嘲笑過司徒安的蘇奕,這次竟然比人家還要不淡定。

他早先就跟秦臻說好了要進產房陪產,但是在秦臻生孩子的過程當中,他一直太過緊張,秦臻一麵忙著用力,一

麵反過來還要安撫他。最後還是醫生看不下去,把他給“請”了出去。

當然,這件事之後也成了秦臻拿來打趣他的笑料。

蘇奕給他們家女兒取名叫蘇錦,取“錦繡前程”之意,卻被秦臻嫌棄太過俗氣。不過之後他據理力爭……實際上應該說是“軟磨硬泡”,最終逼得秦臻點頭同意讓孩子叫這個名字。

秦臻和蘇奕的父母都已經去世,而蘇奕又不信任外麵請的保姆,於是秦臻坐月子期間,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親力親為。

好在秦臻身體向來健康,養了沒多久就能夠下床,也能夠替蘇奕分擔一些輕鬆的家務,否則她都擔心時間一長,蘇奕又要照顧她又要照顧孩子,肯定得累出病來。

蘇奕對蘇錦可算是疼到了骨子裏。

蘇錦一哭,他就會立刻扔下手裏的事情飛奔到她的床前,將她抱起來在房裏四處走動,並且輕聲哄著,明知道她什麽都聽不懂,也還是不停地說“小錦乖”或是“爸爸愛你”。

而蘇錦也是個小機靈鬼,知道蘇奕更加疼她,平時也就更黏蘇奕一些。

很多時候,秦臻看了,都會有些醋意上湧。

“明明是我辛辛苦苦懷胎十月把她給生下來,憑什麽她要跟你更親?”秦臻忿忿不平地說。

蘇奕則笑得一臉得意,雙手撐在蘇錦的腋下,將她不停地舉高高,而蘇錦也樂得“咯咯”直笑。

“當然因為她是我上輩子的情人咯。”蘇奕說。

秦臻心中火氣更盛,最後甩了他們倆一個白眼,扔下一句“那你們倆就重溫上輩子的舊夢去吧”就轉身回了房間。

蘇奕看著秦臻怒氣衝衝的背影,將蘇錦重新抱進懷裏,歎了口氣說:“完蛋了,小錦,你媽媽生氣了。”

然而蘇錦隻是瞪著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無辜地盯著他看。

“我們去哄哄媽媽好不好?”他問蘇錦。

蘇錦“咿咿呀呀”的,像是在回答他。

“噢,你說‘好’是嗎?”蘇奕問。

蘇錦繼續“咿咿呀呀”。

“小錦真乖,咱們現在就去找媽媽。”蘇奕高興地親了蘇錦一下,又抱著她站起身,也跟著回了主臥。

秦臻正開著電視在看,見蘇奕抱著蘇錦進來,連忙拿起遙控器把電視給關了。

她平時就很注意這些,因為蘇錦還小,她從來不讓她接觸電視或是任何的3C產品,就怕她會把眼睛看壞。

“怎麽,你們倆這舊夢重溫完了?”秦臻語氣不善地說。

“哪有什麽舊夢。”蘇奕說著,便將蘇錦放到了床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愛的人是你。”他湊到了她耳邊,吐氣如蘭。

秦臻一張老臉“唰”的一下變得通紅。

“得了,孩子看著呢!”她將他一把推開,很是窘迫地說。

蘇奕聞言扭過頭去看了一眼安靜地盯著他們倆看的蘇錦。

蘇錦見蘇奕的視線轉移到了她的身上,立刻咧開嘴笑了,又手腳並

用地爬到了他的身邊。

秦臻卻在蘇錦撲進蘇奕懷裏之前搶先將她抱了過來。

蘇錦雖然沒有如願抱到爸爸,但被媽媽抱著,也是不哭不鬧,甚至“隨遇而安”地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了秦臻的懷裏。

秦臻的心情這才好轉了一些。

蘇錦打從一出生便不是個愛鬧騰的孩子,如果不是摔了、餓了,或者尿了,一般都會安安靜靜地自個兒玩自個兒的,不需要人多費心……而這也與司徒鈺有極大的不同。

司徒鈺打小就愛哭愛鬧,一時沒有人看著他就得惹出點兒小麻煩來。要麽就是在床上亂爬最後從床沿摔下去,要麽就是順手拿起一些東西就往嘴裏塞,也不管到底能不能吃。

最後實在沒有辦法,陸涵隻得請了司徒安的媽媽過來,白天的時候兩人輪流看著他,這才使得他能夠平安無事地慢慢長大。

司徒鈺如今已經一歲了,現在也已經會走路、說一些簡單的單詞了。

秦臻時常帶著蘇錦去與陸涵、司徒鈺小聚,兩個大人大聊媽媽經的時候,兩個孩子也能夠很融洽地玩在一起。

這倒是一件令所有人都很驚詫的事情。

因為這兩個孩子的個性是完全的南轅北轍,兩家的大人一直都以為他們倆以後見麵就要打架……其實也就是司徒鈺單方麵地欺負蘇錦,但是出於他們意料的,司徒鈺在見到蘇錦以後,不僅沒有做出任何傷害到她的事情,反而表現出了對她極度的喜愛之情。

他不僅將自己寶貝的玩具分給她玩,還會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一直重複自己僅會的那麽幾個單詞。

不過相比起司徒鈺,蘇錦明顯對那些玩具更感興趣,這也讓司徒鈺挫敗無比。

“我覺得我們家小鈺兒挺喜歡你們家小錦的,不然我們幹脆就訂個娃娃親得了。”陸涵看著這倆孩子的互動,提議說。

“我是沒問題啦。”秦臻卻有些為難,“你也知道蘇奕有多寶貝他們家女兒,我都怕要一直這麽下去,蘇錦以後都沒辦法嫁出去。”

“這也是很正常的事,做爸爸的有哪一個不寶貝自己的女兒。也就是我們家生的是個兒子,才養得這麽糙。司徒對小鈺兒可凶了,現在小鈺兒也能稍微聽懂大人的話了,所以每次他一做錯事,司徒都會關他禁閉,讓他自己反省。”陸涵說。

秦臻卻聽得目瞪口呆,問:“你們家孩子才一歲啊,司徒安也狠得下心?”

“嗯。”陸涵點頭,“司徒說,孩子的這些壞習慣,一定要趁早糾正過來,等長大就晚了。我倒是挺讚同他的,所以我們家小鈺兒的教育,我幹脆就全部扔給他了。”

秦臻心生羨慕,又向她吐著苦水:“我可不敢把蘇錦完全交給蘇奕來帶,不然這孩子以後長大了肯定一身的壞毛病。”

陸涵笑了笑,沒有說話。

秦臻回家以後便向蘇奕提了陸涵要給蘇錦和小鈺兒訂娃娃親的事情,不出所料的,他非常堅定地搖頭,說:“我才不會把女兒嫁給司徒安的兒子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