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奕因為跟司徒安一向不對付,所以連帶著對司徒鈺也沒什麽好臉色。雖然秦臻時常給他洗腦,說不要讓大人之間的矛盾影響到孩子,但蘇奕有時候幼稚得又跟個孩子沒什麽兩樣。以至於到了最後,秦臻已經不再強求他去喜歡司徒鈺了,隻是讓他別表現得那麽明顯。

“那萬一你女兒以後就非他不嫁呢?”秦臻故意氣他。

“我女兒的眼光不會那麽差!”蘇奕很自信地說。

然而隨著這兩個孩子一天一天地長大,他們之間的感情也變得越來越好。等到蘇錦會說話的時候,“哥哥”也成了繼“爸爸”和“媽媽”以後,她會說的第三個單詞。

這讓蘇奕心裏很不是滋味。

“你以後少到小錦去跟司徒家的那個臭小子玩,我可不希望我女兒被他給帶壞了!”他氣呼呼地警告秦臻。

秦臻卻不以為意。

“人家小鈺兒什麽時候把你女兒教壞了?明明就是你女兒老跟著人家一起玩,整個人都活潑了不少。”她反駁他。

蘇錦起初是不太愛說話的……當然,她會說的詞也不多。

一般來說,要不是大人故意逗她,她就一直安安靜靜地坐在一邊玩自己的,可以一整天都不發出任何聲音。

可是每每當她和司徒鈺在一起的時候,因為司徒鈺是個小話嘮,總喜歡拉著蘇錦說話。盡管蘇錦很多時候都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麽,但也會附和他兩聲,跟他搭幾句話。

秦臻一直就擔心自家孩子性子隨了蘇奕,整天跟個悶葫蘆一樣,什麽話都憋在心裏,後來有了司徒鈺,她又放心了不少。

也因此,她很喜歡帶著蘇錦去陸涵家裏,或者邀請陸涵帶著司徒鈺過來。

誰知道這樣都會礙了蘇某人的眼。

“對了,下周心晴和林柯結婚,你不是沒時間去嗎?我帶著小錦和陸涵她們一起走。”秦臻說。

因為蘇錦現在已經斷了奶,晚上也不怎麽愛折騰人了,所以秦臻一個人照顧她便綽綽有餘,而蘇奕也被秦臻趕回了公司。

倒不是為別的,要是蘇奕繼續在家裏這麽呆下去,把公司裏的事全都丟給林柯處理,那朱心晴可得把她給煩死。

蘇奕回歸以後,林柯自然而然地就回到了T市。

朱爸朱媽認為朱心晴年紀也不小了,再加上她和林柯的感情一直都很穩定,便催著他們倆去領了證,下個星期就要舉辦婚禮。

蘇奕剛剛回公司,有一堆積壓下來的事情等著他處理,自然沒空去參加他們兩人的婚禮。

“司徒安跟著你們去嗎?”蘇奕緊張地問。

秦臻斜他一眼,覺得他老為這些有的沒的擔心太過多餘。

“不去。”她說,“他也要工作。”

蘇奕的表情放鬆了下來。

“那你們兩個女人帶著孩子要多加小心。還有,你別讓小錦跟司徒鈺走得太近!”蘇奕又提起了這茬。

秦臻已經習慣了在他無理取鬧的時候無視他,所以她幹脆地從床上抱起蘇錦,去浴室給她洗澡。

一個星期以後。

蘇奕因為擔心秦臻一個人帶著孩

子不安全,執意要送她們娘倆去機場,順便也載上了陸涵和司徒鈺。

蘇奕開的是秦臻新買的一輛SUV。

因為秦臻常常要開車帶蘇錦和陸涵他們一起出去參加親子活動,兩個孩子太小,必須得在車上裝安全座椅,再加上每次要帶的東西都有很多,所以她就換了一輛更寬敞的車。

陸涵已經抱著司徒鈺等在他們家小區門口了,她的身邊還有一個行李箱。

“裏頭裝的大多數都是小鈺兒的東西,什麽尿布啊、奶粉啊之類的。”陸涵說,“還挺重的。”

蘇奕下車去幫她提行李箱,司徒鈺一見到蘇奕就怯生生地說了一聲“叔叔好”。

大概是因為司徒鈺每次見到蘇奕的時候,他都是板著臉的,所以他對蘇奕很是有些畏懼,在蘇奕麵前也很少鬧騰。

也因此,陸涵跟秦臻說,每次司徒鈺不乖的時候,她都會用“蘇奕叔叔來了”來嚇唬他,那效果,比什麽都強。

秦臻聽了之後簡直是哭笑不得。

蘇奕“嗯”了一聲,回應得相當冷淡。

陸涵隻當他是因為性格使然,便也沒做多想。

等上了車,司徒鈺一見到蘇錦,一張小臉立刻就變得燦爛起來。

“小錦!”他大聲地叫她。

蘇錦見到司徒鈺也是不停地晃動小手,叫他“鈺鈺哥哥”。

司徒鈺自覺地爬上屬於自己的安全座椅,陸涵替他將安全帶綁好,才應他的要求把零食給他。

司徒鈺用自己肥短的小手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包裝袋撕開,從裏頭拿出來的第一塊小餅幹卻是喂到了蘇錦的嘴邊。

蘇錦毫不猶豫地一口將餅幹含住,又含糊地說了一句“謝謝哥哥”。

坐在後座的秦臻與陸涵相視一笑,然而正在開車的蘇奕臉色卻不怎麽好。

兩個孩子玩了一路,到了機場甚至都不要人抱,非要手牽著手地走在一起。

秦臻和陸涵哄了好久,跟他們說了半天機場人多不安全,不抱著會走丟,才打消了他們倆牽手的念頭。

“好啦,別板著臉啦,我們後天就回來了。”秦臻安慰蘇奕說。

蘇奕把“不高興”寫了滿臉,抱著蘇錦親了又親,直到廣播裏催促乘客登機,他才依依不舍地放開她們。

“跟爸爸拜拜。”秦臻對蘇錦說。

蘇錦對著蘇奕揮了揮手,乖乖地重複:“爸爸拜拜!”

上了飛機之後,兩個孩子反倒安靜了下來。

秦臻帶著蘇錦坐了好幾回的飛機,每一次都會教育她說,在人多的地方不要吵鬧,不然會被大家討厭的,這樣子以後就交不到朋友啦。

所以蘇錦每一次跟著秦臻上飛機都會特別乖。

好在飛行的時間不長,兩個孩子也還能夠忍受,一路下來也是平安無事。

T市這邊蘇奕也找了人來機場接她們。

原本朱心晴是讓林柯過來的,但秦臻考慮到這兩天他們肯定都特別忙,便沒有麻煩他。

她這次回來,住的還是原先的那套房子。

為了讓她們去了直接就能住,蘇奕之前

就已經找人去那裏全麵地打掃過了,還在書房裏多擱了一張床,方便陸涵母子住下。

陸涵一進屋就狂誇蘇奕細心,誇得秦臻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她們把兩個孩子以及他們的玩具放到主臥的大床上,然後就進了廚房準備今天的晚餐。

兩個孩子的食物很簡單,他們現在能吃的東西有限,一瓶牛奶和一碗米糊就基本上能夠解決。

秦臻衝好牛奶,放到冷水中浸涼以後便拿進去臥室給兩個孩子喝,而陸涵則繼續在廚房裏煮米糊。

好不容易解決了幾個人的“溫飽”問題,朱心晴一個電話打過來,說要過來看看她的寶貝幹女兒。

秦臻本來是想要阻止她的,畢竟她明天一大早就得起來,這會兒跑過來了,再回去就不知道是幾點了。

可是朱心晴硬要過來,她們倆怎麽勸都不聽,最後秦臻沒轍,隻得妥協。

朱心晴也沒空手過來,她帶了一堆零食,以及一些小孩子的玩具。

蘇錦出生的時候,朱心晴飛到G市去看過她一回,而這是第二回,她自然是激動得不得了,抱著蘇錦猛親一頓。

蘇錦並不認生,再加上朱心晴又用好吃的、好玩的來誘惑她,她也就乖乖地從了。

而搞笑的是,司徒鈺一見蘇錦被朱心晴親完以後就得到了那麽多禮物,也抱著朱心晴的胳膊非得攀上去親她。

“看看看看,我就是這麽受小孩子的歡迎。”朱心晴非常得意地說。

“是呀是呀……”秦臻把蘇錦抱回自己懷裏,揶揄她:“這麽喜歡孩子的話,趕緊也跟林柯生一個去呀!”

“嘿,秦臻,你還別說,我已經發過誓了,一定得在今年之內懷上!”朱心晴信誓旦旦地說。

“那感情好。”秦臻笑笑,“今年還剩不到一半了,你可得跟林柯好好努力。”

“那是自然。”朱心晴胸有成竹。

“不過我就有一點擔心的事情。”她的表情又變得有些苦惱。

“什麽事情?”陸涵問。

“你說要是等我也生了孩子,咱們仨這孩子要是成了三角戀,該怎麽辦呢?”朱心晴說。

秦臻直接給了她一個白眼,吐槽道:“別想那麽遠,還是等你生了再說吧!”

朱心晴在這裏呆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最後還是被秦臻給趕走的。

“你丫明天到底想不想結婚了?這個時間了還不回家!”秦臻推著她出門,把她送到了樓下。

“我爸媽都允許我今天晚點兒回家了。”朱心晴說,“他們倆知道我是過來看你們,本來也想跟著來的,但是因為家裏的事情確實有點兒多,所以就說明天一定要好好抱一抱小錦。”

秦臻也為蘇錦直到現在都沒見過朱爸朱媽而感到遺憾,於是說:“那是肯定的,明天等你們婚禮結束了,我就把小錦交給他們,跟陸涵兩個人出去happy去。”

“我跟你們一起!”朱心晴興高采烈地說,“我最近為了這個婚禮都快忙死了,一直沒時間出去逛街。”

秦臻又給了她一枚白眼,說:“你還是安心地在家裏招呼客人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