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心晴的這個婚禮比秦臻的要熱鬧許多。

她們家的親戚一來就是一堆,什麽七大姑八大姨的,一大早上全都堵在她們家裏,幫著“守門”。

秦臻和陸涵因為抱著孩子,雖然不是伴娘,也還是被安排在了朱心晴的房間裏。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看見朱爸的眼睛都是腫的。”秦臻頗感慨地說,“我當時就在想,要是我爸還在的話,當初我結婚,他會不會也跟朱爸一樣。”

“肯定會的。”朱心晴摟著她的肩膀,安慰她說。

“噢,對了,紅包還沒給你呢。”秦臻剛才抱著蘇錦進來,朱爸朱媽逗了蘇錦半天,讓她也忘了送紅包的事兒。

她把事先準備好的紅包塞進了朱心晴手中。

朱心晴一摸,薄薄的,硬硬的,形狀也是四四方方的。

“卡?”她詫異地問。

“嗯。”秦臻點頭。

朱心晴瞪大了雙眼,“這卡裏得有很多錢吧?”

不然她也不會不包現金了。

“還好吧。”秦臻卻說得輕描淡寫,“密碼寫在紙條上塞裏頭了,你可別弄丟了。”

“嫁了個土豪就是財大氣粗了啊秦阿臻!”朱心晴眨著眼睛用胳膊肘捅了捅她的腰揶揄道。

“這卡裏的錢都是我自己的積蓄。”秦臻卻說,“沒找蘇奕要一分錢。”

朱心晴還想再調侃她兩句,原本在和司徒鈺坐在床上玩著的蘇錦突然爬過來,趴到了秦臻身上。

“怎麽了?”秦臻把她抱起來,輕聲問她。

“爸爸。”蘇錦脆生生地說。

雖然她隻說了這兩個字,秦臻也很快就明白了她想表達的意思。

“想爸爸了?”她問。

蘇錦點頭,又重複了一個“想”。

“嘖嘖嘖,秦臻你在家裏地位不行啊,你們家小錦明顯更喜歡蘇奕嘛。”朱心晴抓住機會就要嘲諷一下她。

秦臻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說:“誰讓我們家唱白臉的是她爸呢。”

蘇錦見秦臻沒有任何的行動,著急地拽了拽她的袖子,又叫了一聲:“爸爸。”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秦臻從包裏掏出手機,撥通了蘇奕的號碼。

“你爸搞不好正在罵人呢,你非得這會兒找他。”秦臻碎碎念到。

蘇錦卻無知無覺,隻是盯著手機屏幕,眼睛一眨不眨。

過了有一會兒蘇奕才接電話。

“想我了?”他一開口就不正經地問。

“嗯。”秦臻說。

蘇奕剛有些暗爽,就聽見秦臻又說:“不過不是我,是你們家女兒。”

他喜悅的情緒立刻減半。

“我讓小錦跟你說話。”

秦臻的話音剛落,電話那頭就傳來了蘇錦的聲音。

“爸爸。”蘇錦叫他。

“小錦。”蘇奕應了一聲。

“爸爸!”得到了蘇奕的回應,蘇錦便變得激動起來,甚至有些手舞足蹈。

“坐好,不要亂動。”秦臻板著臉說。

蘇錦立刻乖乖地坐了下來。

蘇奕隻聽著那邊的對話就能想象

出那樣一副情景,他輕笑一聲,又問蘇錦:“小錦想爸爸了嗎?”

蘇錦重重地點頭,說:“想!”

蘇奕看了一眼半開著的會議室大門,最終做出了一個決定。

“小錦,爸爸待會兒就坐飛機過去找你好不好?”他問。

“好!”蘇錦高興地叫。

秦臻聽不見蘇奕說的話,但看見蘇錦這樣,也知道他又給她瞎許諾一些東西了。

她把手機拿過來,問他:“你跟小錦說什麽呢?她這麽高興。”

“沒什麽。”蘇奕打算先瞞著她,待會兒再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秦臻知道他說的不是實話,於是咬牙切齒地威脅他:“蘇奕,你要瞞就把這事兒給瞞好了,萬一要被我發現了,我就讓你們倆父女都吃不完兜著走!”

朱心晴和陸涵在一邊聽得捂嘴直笑。

蘇錦又過來拉她的手,想要重新拿回手機。

“你們家女兒還要跟你說話,你跟她講兩句就掛了吧,別耽誤工作。”秦臻叮囑他。

“好。”蘇奕答應得好好的,等蘇錦接過電話就跟她說了“再見”,隨後便掛斷電話回到會議室裏。

“我現在有急事,所以接下來的會議將由趙助理幫忙主持。”蘇奕將這個爛攤子甩給了趙曄,回辦公室取了外套和錢包就直奔機場而去。

秦臻因為剛才的那通電話又被朱心晴調侃了好久,直到外頭傳來動靜,她才終於停下。

“完了完了,秦阿臻,我好緊張啊。”她拉著秦臻的手說。

因為有過相同的經驗,秦臻相當理解她的心情。

林柯與他的伴郎團大概已經過了五關斬了六將,隻剩下這最後的一道關卡。

林柯平時斯斯文文的一個人,但請的伴郎團都分外野蠻,門都不是用敲,而是用砸的。

秦臻聽著那重重的聲響,甚至擔心這門會經受不住這樣子的摧殘,最終垮塌下來。

門外有親戚長輩們在鬧,要求新郎又是唱歌又是做俯臥撐。

門內的兩個小伴娘也都湊到門邊,要求新郎往裏頭塞紅包。

“這紅包裏錢的數量要是不讓我們滿意,今天這門我們是不會開了。”那倆小伴娘也是挺“懂行”的,“勒索”起新郎來,那是絕不手軟。

不停的有紅包從門縫裏被塞進來,兩個小伴娘也不停地彎腰去撿,最後為了方便,甚至幹脆就蹲了下來,也不顧那長長的禮服裙擺全都拖在了地上。

林柯出手還蠻大方的,秦臻看見那倆小伴娘打開紅包的時候,裏頭全是紅色的票子。

等到她們倆終於滿意了,覺得可以收手了,才將門閂打開。才幾秒鍾的時間,房門就被人從外頭撞開。

還好兩個小伴娘躲得及時,不然鐵定得受傷。

林柯捧著要給朱心晴的捧花,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老婆。”他有些不自在地推了推眼鏡,羞澀地叫了一聲。

朱心晴的臉也紅了,盡管她上了厚厚的一層粉底,但也還是能看出淡淡的粉紅色。

在所有人的起哄下,林柯單膝跪在了地上,將捧花交予朱心晴,並且說了一堆肉麻的

誓言。

然後朱心晴就被感動得哭了。

透過擁擠的人群,秦臻看見了也在偷偷抹眼淚的朱爸和朱媽。

林柯抱起朱心晴就往外頭走,大夥兒也都跟在他們身後,直到他們上車。

朱爸朱媽將朱心晴送到車上,直到接親的車陣完全消失不見,他們倆才掉頭上樓。

按照風俗,一對新人還要先去一趟新郎家裏,然後再去酒店。

秦臻因為擔心朱爸和朱媽,也沒急著走,而是抱著蘇錦跟著他們重新上樓。

一回到家裏,朱爸就不停地掉眼淚,朱媽反而還好。

“小林是本地人,你女兒又沒嫁到外地去,你想看她隨時都能去,有什麽好哭的?”朱媽頗有些嫌棄地對朱爸說。

還呆在他們家裏的客人也都紛紛上來勸他。

秦臻對蘇錦耳語一陣,將她放到了地上。

蘇錦顫顫巍巍地一路走到了朱爸跟前,一雙小手抹上了他的臉。

“爺爺不哭。”她清晰地吐出這幾個字。

朱爸立即破涕為笑,把她抱進懷裏,說:“爺爺不哭。”

周圍的人見了,也都跟著笑起來。也有不少的人問這是誰家的囡囡,這麽可愛。

朱爸朱媽都非常得意地跟人說:“這是我們家幹外孫!”

秦臻聽他們這麽說,心裏湧起一陣溫暖。

等到給家裏的客人全都安排了車子送到酒店,秦臻和陸涵才陪著朱爸朱媽鎖門下樓。

他們到酒店的時候,朱心晴和林柯已經等在門口了,林柯的父母也都站在他們旁邊。

秦臻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林柯的家人,和她想象之中有些不太一樣,看起來很是老實巴交的,不像是多有錢的人家。

不過養了林柯這麽一個爭氣的兒子,後半輩子也能夠衣食無憂了。

見到秦臻他們過去,林柯的父母也都相當熱情地招呼。

“蘇總沒過來嗎?”林柯問秦臻,表情看起來似乎有些遺憾。

“他都放你回來結婚了,哪裏還抽得出身。”秦臻開玩笑說。

“那也是。”林柯笑了笑,說:“你們進去以後坐最前頭那一桌。”

婚宴的最前頭一般是主桌,都是跟新人關係最親近的人才能坐的。

秦臻發現自己現在真是隨隨便便就能被感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了孩子以後都會變成這樣。

宴會廳裏已經坐了不少的人,有好些桌子也都已經被坐滿,隻剩下最前頭的那一張還一個人都沒有。

秦臻和陸涵首先坐了上去。

兩個孩子還算乖,黏在一起也是不哭不鬧的,給她們省了不少的事兒。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臻身邊的椅子突然被人拖開,她以為是朱爸朱媽他們來了,正準備扭頭過去跟他們搭話,就看見蘇錦放下手裏的玩具,拋棄了司徒鈺,往旁邊撲了過去。

“爸爸!”她大叫一聲。

秦臻卻是嚇了一跳。

她還想教訓自家女兒不可以見誰都叫“爸爸”,就看見她女兒的爸爸正一臉得意地坐在了旁邊。

而她女兒正掙紮著從她懷裏往那邊爬過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