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去還手機的時候,站在書房門口,她突然就感受到了一陣涼意。好奇地越過蘇奕往裏頭看去,發現書房的窗戶大開,外頭淩冽的寒風一陣陣地刮進來,吹得窗簾不斷飛揚。

不過,再沒有了煙味。

“那個……”秦臻躊躇著,不好意思將自己的要求說出口,這麽晚了,怕是會太過麻煩。

“什麽?”蘇奕很有耐心地等著她。

“我想洗澡……你能不能送我回去一趟,把我的衣服拿過來……”好不容易,秦臻才把這一句話說完,聲音小得蘇奕要仔細地聽才能分辨出她說的是什麽。

“太晚了。”

果然如同秦臻預料的那般,被蘇奕拒絕了。

“而且,醫生交代過,你手上還纏著繃帶,暫時不能碰水,不然傷口會感染化膿。”蘇奕很嚴肅地說。

“可是不洗澡我身上難受……”秦臻弱弱地抗議。

蘇奕皺著眉頭看她,似乎很苦惱的樣子。半晌,他才開口:“那就先穿我的睡衣吧。”

“啊?”秦臻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不是要洗澡?”蘇奕挑高眉毛,擦過她的肩膀就向臥室走去。

“哦!”秦臻急急地跟上。

蘇奕從衣櫃的抽屜裏翻出一套厚厚的純棉睡衣,純粹的深藍色,沒有半點裝飾。

秦臻伸手去接,正準備說“謝謝”,就看見蘇奕拿著睡衣就直接進了浴室。

秦臻不明就裏地繼續跟進去,蘇奕把睡衣放在擱毛巾的架子上,又俯下身去往浴缸裏放水。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秦臻連忙說。他肯借她睡衣,她就已經很感謝了,哪裏還敢讓他替她做這些。

“不怕你的手會打濕的話,你就盡管站近一點。”蘇奕瞪了她一眼,冷冷地說。

秦臻立刻就站在原地,不再挪動半步。

因為是臥室帶的浴室,空間並

不大。他們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淅瀝瀝的水聲在這樣靜謐而狹小的空間內聽起來格外的響亮。不一會兒,整個浴室裏就充滿了溫暖的水汽,霧茫茫的一片,讓秦臻有點看不清楚蘇奕的臉。

直到水快要放滿,蘇奕才轉身看向秦臻。

“你沒有辦法用沐浴露,所以稍微泡一下就好。水溫我試過了,剛剛好,你洗澡的時候就讓水龍頭一直開著,不要去碰,等到你洗完了我再來關。”把這些都交待完,蘇奕才出了浴室,還沒忘記替她把門帶上。

這樣細心的蘇奕,讓秦臻有點不太習慣。雖然他說話的語調仍舊是一如既往的冷冰冰,可她還是感覺到了些許的暖意。

如果沒有發生過以前那些事……秦臻搖了搖頭,讓這個荒謬的想法從腦袋裏消除。

不管怎麽樣,她現在都不應該再對他抱有任何想法了,這對他來說,太不公平……

蘇奕的睡衣對於秦臻來說大了很多,穿在身上鬆垮垮的,袖子和褲腿都長了一截,就連原本緊窄的領口,也被她穿出了個淺淺的V。

她剛一推開浴室的門出來,就看見了蘇奕正靠在床頭,手中拿著一本書,聚精會神地看著。

聽到響動,他抬起頭來,秦臻沒來得及挪開視線,瞬間與他四目相接。

“我洗完了。”她說。

因為剛洗過澡的緣故,她的臉被熱騰騰的水汽蒸得紅通通的,在黃色的暖光的映襯下,比之前要嫵媚許多。

蘇奕的喉頭一緊,下意識地移開視線,卻又看到了她脖頸處的一片白嫩,忽然就有一股燥熱在體內躥行。

“我去把水關了。”他的聲音有點啞,一眼都不看秦臻,徑直進了浴室。

蘇奕故意在裏頭磨蹭了很久,直到身體內的那股燥熱完全消失不見,才終於走了出來。而一出來,就碰上了一臉局促地站在門邊的秦臻。

“還有事?”蘇奕別開眼

問。

“我剛才看到你的書房裏頭……好像沒有床。”秦臻低頭絞著手指。

她剛剛就那樣一瞥,看得並不仔細,但整個書房裏也確實沒有半點床的影子。

他分明說了晚上會睡書房的,可是沒有床,他要怎麽睡?

聽到秦臻的話,蘇奕並沒有謊言被拆穿的尷尬,反而似乎是在嫌她多事,有些不耐煩地說:“我要怎麽睡,好像跟你沒有關係吧?”

頓了一下,蘇奕臉上又多了幾分壞笑。他微蹲下身子,與秦臻平視,語氣輕浮:“還是說,你想要留我在這裏和你一起睡?”

秦臻的臉變得更紅了。

“不是……”她弱弱地反駁。

“反正咱們倆曾經也同床共枕過,如今重溫舊夢,不也挺好?”蘇奕見秦臻小巧圓潤的耳垂紅得快要滴血,真恨不得一口咬上去。

他故意用不懷好意的目光將秦臻上下打量一番,仿若自言自語:“看著比以前瘦了不少,連胸都沒了,也不知道抱起來有沒有以前舒服。不過也沒有關係,我會盡量讓你舒服的。”

說完,他還衝秦臻眨了眨眼。

“蘇奕你夠了!”秦臻惱羞成怒,衝著蘇奕低吼,“我是腦子壞了才會擔心你沒地方睡!”

秦臻吼完,也不管他,脫了鞋子爬到床上,掀開被子就躺了進去,還把自己裹得緊緊的。

蘇奕發出一陣愉悅地低笑。

他早就看不下去她的小心翼翼、唯唯諾諾。他記憶中的秦臻,應該是古靈精怪、活潑調皮,偶爾還會任性跋扈的。明明她在麵對朱心晴的時候會笑得開心,說話的時候也會神采飛揚,可是一到他的麵前,就總是垮著一張小臉,讓他看得有點窩火。

她不知道,他有多想念從前的她。

可是那個她,卻又那麽狠心地將他拋下。

一想到這裏,蘇奕眼裏的光又慢慢消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