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麽來了?”秦臻吃驚地問蘇奕,“不是說工作太忙脫不開身嗎?”

“嗯,工作是挺忙的。”蘇奕點點頭,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但是我老婆給我打電話說想我了,又怎麽能夠不來?”

秦臻瞪他一眼,說:“是你女兒想你。”

“嗯,我女兒和我老婆都想我。”蘇奕說著,將艱難地在兩人之間爬行的蘇錦抱了起來。

蘇錦抱著蘇奕就是一頓猛親,像是要把這半天裏沒親著的全都給補回來。

蘇奕被她糊了一臉口水也仍是笑眯眯的,還是秦臻看不下去,拿了紙巾給他把臉揩了幹淨。

“你下了飛機就直接過來了?”秦臻見他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於是問他。

“不然我還能去哪兒?”蘇奕反問,“還好我有偷看一眼你的請柬,知道婚宴是在這裏舉辦。”

蘇錦黏著蘇奕,司徒鈺沒了玩伴,沒過一會兒就鬧了起來,非得從陸涵身上下去,想要去找蘇錦。

可偏偏抱著蘇錦的又是讓他害怕的蘇奕,這讓他有些進退兩難。

秦臻笑著將他抱起,放到自己腿上坐著。

“小錦,鈺鈺哥哥來跟你玩啦。”秦臻對蘇錦說。

蘇錦立刻轉過身來,高興地把自己的玩具遞給了司徒鈺。

司徒鈺雖然很想接過來,但偷偷地看了一眼蘇奕,發現他冷著一張臉,便有些瑟縮。

“蘇奕你別老這麽麵無表情的,把人家小鈺兒都給嚇到了。”秦臻扯了扯他的臉,逗他說:“笑一個。”

蘇錦也有樣學樣地扯上了蘇奕的另半邊臉。

被她們母女倆這麽一通折騰,蘇奕沒轍地扯了個笑容出來。

司徒鈺的表情這才放鬆了一些。他接過蘇錦的玩具,又把自己的玩具換給她,兩個人又開始玩得不亦樂乎。

過了好一會兒,宴會廳裏的座位漸漸坐滿,客人也都到得差不多了,兩家的長輩才從外頭進來。

雖然他們之前在門口的時候都已經見過蘇奕了,但這會兒跟他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還是有些不自在。

“蘇總,今日招呼不周,還請多多包涵。”林柯的父親賠著笑臉說。

“伯父,叫我小蘇就行。”蘇奕對長輩還是相當的客氣,這讓秦臻都有些大開眼界。

她還以為他會特別高冷的誰也不理的。

“小蘇。”林柯的父親訕訕地叫了一聲,表情有些別扭。

宴會廳裏有音樂響起,請來的司儀也走上最前頭的高台。

之前還在談天說地的客人們全都停了下來,安靜地等著婚禮的開始。

林柯首先被請了上去,照例的一番調侃逗得眾人開心過後,司儀才說要請新娘進來。

此時的背景音樂也被換成了大家熟悉的《婚禮進行曲》。

朱心晴穿著婚紗,從門口一路走了進來。

她的前麵有兩個小花童在不停撒著花瓣,後麵也跟著兩個伴娘替她提著裙擺。

這一幕是那樣聖潔美好,看得秦臻不自覺地濕了眼眶。

“咱們結婚的時候你都沒這麽哭過。”蘇奕不滿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秦臻轉過去狠狠地瞪他一眼。

蘇錦看見她臉上的淚痕,竟有些慌張。

小孩子不知道大人流淚會因為

不同的情緒,她隻知道自己隻有難受的時候才會哭個不停。於是她趕緊鑽進秦臻的懷裏,用手替她擦去臉上的淚漬,還不停地安慰她說:“媽媽不哭。”

秦臻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深刻地感覺到自個兒的女兒是個貼心小棉襖,平常她都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蘇家父女倆“秀恩愛”的。於是她特別得意地斜了蘇奕一眼,語調溫柔地說:“小錦真乖,媽媽最喜歡小錦了。”

蘇錦知道“喜歡”是好的意思,所以聽到秦臻說喜歡她,她咧開嘴笑起來。

秦臻之前那些傷感的情緒立刻便煙消雲散。

朱心晴上台以後,走得便是宣誓、交換戒指、擁吻這些尋常的流程。兩家的父母也都被請上去喝了一回媳婦、女婿茶。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婚禮結束,可以開始吃飯了的時候,林柯又從司儀手上拿過話筒,頗有些感慨地說:“其實我能夠和我妻子走到今天這一步,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需要感謝。”

秦臻原本以為林柯說的是她,因為她時常以他們倆的媒人自居,並且還跟朱心晴提出過讓她在婚禮上好好感謝一下自己,卻沒想到林柯接下來的一句話就打破了她的幻想。

“這個人就是我的老板,蘇奕先生。”

蘇奕也沒料到林柯會在這樣重要的場合點名道姓地感謝自己,一時之間有些怔愣。

林柯看著他,之後便沒再說話。

“小蘇,上去唄!”林柯的父母邀請蘇奕說。

因為他們這一桌的動靜,其他的賓客也都看了過來。

這下不僅是蘇奕,連秦臻都覺得有些尷尬。

“你就上去一下吧,不然林柯都下不來台了。”秦臻推了蘇奕一下,小聲地說。

蘇奕這才站了起來,走到台前,長腿一跨,便躍了上去。

他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子的事情,也不知道上去以後應該要怎麽辦,隻能呆呆地站到林柯旁邊。

“蘇總,謝謝你。”林柯由衷地說,“要不是你當初硬逼著我關注心晴的微博,我們倆也沒辦法熟悉起來;要不是你同意把我調回T市,我也沒辦法時常和心晴呆在一起、維係感情。可以說,我和心晴能夠修成正果,都是因為有你的支持。”

“不不不,我並沒有支持。”蘇奕卻擺著手說。

司儀及時地將話筒塞進了他的手裏。

“其實我剛知道你和朱心晴在一起的時候,我挺為你擔心的。”蘇奕皺著眉頭,一本正經地說,“朱心晴是我高中同學,她的個性我挺清楚的,嗯,在這裏我就不揭她老底了。”

說到這裏,他瞥了朱心晴一眼。

而朱心晴正鼓著眼睛瞪他,那副表情似乎是在說:“你今兒個要是敢揭我老底我就跟你沒完!”

“不過朱心晴畢竟是我老婆最好的朋友……哦,對了,給大家介紹一下我老婆,就是那邊那一桌最漂亮的那一個。”蘇奕的手指向秦臻的方向,眾人的視線隨著他的介紹而飄到了秦臻的身上。

秦臻真恨不得將腦袋埋進地裏。

她怎麽就從沒發現這人還有這麽逗比的一麵呢!

“為了不影響我們夫妻之間的和諧,所以我也不好說些什麽。我就想警告一下朱心晴,林柯雖然是你老公,但也是我堅實的左膀右臂,所以以後如果他出差的時間太長,希望你能夠

多多體諒,不要老是跟我老婆那兒抱怨,害我回家挨罵。”

蘇奕的話音剛落,宴會廳裏就爆發出一陣笑聲。

同桌的幾個人都好笑地看向秦臻,秦臻的臉也因此燒得通紅。

“當然,如果你要想讓他以後都能夠呆在家裏,不用全國各地的到處飛,還有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蘇奕神神秘秘地說。

秦臻不用想都知道他後麵要說的話肯定不會正經到哪裏去。

“什麽辦法?”朱心晴卻傻傻地信以為真。

“早點跟林柯生個孩子,我就會給他更多的時間讓他在家裏當一個好爸爸。”蘇奕說完,又補充了一句:“就跟我一樣。”

果然。

秦臻以手遮麵,都不敢見人。

“好!”然而台下卻是一片叫好之聲,台上的林柯和朱心晴也因此而羞得麵紅耳赤。

“我會努力的。”林柯看著朱心晴,羞澀地說。

台下起哄的聲音一聲響過一聲。

“最後,我還是要祝福你們新婚快樂,永遠幸福。為了不讓朱心晴以後記恨我,林柯的婚假我同意延長到兩個月,可以嗎?”蘇奕問。

林柯和朱心晴的臉上都寫滿了驚喜。

朱心晴怕他反悔,還不忘記提醒他:“今天這些都是有錄像的喲,你要是不給林柯放兩個月的假我就去折騰秦臻喲。”

蘇奕瞥了她一眼才從台上下來。

等他重新坐回秦臻身邊的時候,就被她赤裸裸地給嫌棄了。

“你離我遠一點兒,我不認識你。”她試圖跟他劃清界限,卻被他一把摟進了懷中。

他附在她耳邊小聲地說:“今天晚上就讓你好好地認識一下我。”

秦臻臊得將整張臉都埋入了他的懷裏,悶悶地說:“蘇奕你不要臉。”

“嗯,我不要臉。”他卻應得無比坦然。

好不容易捱到了婚宴結束,秦臻和蘇奕走出酒店的時候一路上都有人指指點點。她一轉頭,就能看到人家臉上那奇怪的笑意。

“真是丟人丟大發了!”秦臻拽著蘇奕的衣服,拉著他快速地鑽進一輛停在路邊的出租車裏。

因為蘇奕過來了,陸涵便被安排著住到了朱心晴家裏,這會兒自然也不會跟他們一起。

“我怎麽就沒看出來你還是個逗比呢!”好不容易哄睡了蘇錦,秦臻才有空來跟蘇奕“算賬”。

“你沒看出來的事情還多了去了。”蘇奕正一顆一顆地解著自己襯衫的紐扣,聞言不屑地斜了她一眼。

“比如?”秦臻問。

“比如……”蘇奕將襯衫脫下隨手扔到了一邊,將秦臻攔腰抱起,迅速地進了書房。

他還沒忘記一腳將書房的門給踢上。

“我想要你。”他將她放在書房的小床上,自己跟著壓了上去。

他的眸中是氤氳的情欲,粗糲的手指在她的身上點燃一簇簇火苗。

秦臻也不自覺地跟著沉淪了下去。

“還有一件你沒有看出來的事情。”情到深處,蘇奕以唇抵著她的雙唇,輕聲地說。

“什麽?”秦臻望進他幽黑的雙眸。

“在這個世界上,我最愛你。”

我最愛的是你。

最愛你的人是我。

(全文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