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房裏的確沒有床,蘇奕原本是打算在裏頭通宵工作的,今天因為秦臻,他的工作幾乎都落下了。

可是大約是臥室裏躺了個人的緣故,他做起事來有些心不在焉,一頁文件看了十分鍾,甚至都沒有看進去十行。

工作效率低到他自己都沒有辦法忍受,他也懶得再浪費時間,幹脆關了電腦準備睡覺。

臥室已經被秦臻給霸占了……用“霸占”這個詞好像不是很準確,畢竟是他自己心甘情願地讓出來的,他現在隻能去客廳睡沙發。

因為這裏一向沒有客人留宿,所以蘇奕也沒有準備多餘的寢具。

好在暖氣夠足,即使不蓋被子也不會覺得冷,蘇奕躺在沙發上不一會兒就沉沉地睡去。

睡夢中,他又回到了高三那年的暑假。

他站在秦臻家附近的小路上,自他們倆在一起以後,他幾乎天天都會去那裏等她。

秦臻一向都很準時,然而這一次,她卻遲到了將近一個小時。

她出現的時候,頭垂得低低的,沒有了平日裏的活力。

“怎麽才來?”他問,因為長時間的等待,他已經有些不耐煩,語氣也變得相當不好。

“對不起,家裏出了點事。”秦臻的聲音帶著點哭腔。

蘇奕很快就聽出了不對勁,捏住她的下巴逼得她抬起臉來。果然,她的眼眶紅了一圈。

“出了什麽事?怎麽還哭了?”見她這樣,蘇奕的脾氣頓時就沒了,語調也軟了下來。

“不是什麽重要的事。”她仰頭衝他笑笑,一副不願多說的模樣。

她既然說是家裏的事,蘇奕也就沒有多問,可是自那天以後,她就開始有意無意地躲著他,

他約她出去,她也都找各種理由推掉。

一開始他還體諒她,可能家裏的事確實比較棘手,她因為憂心而沒心情陪他。直到隔了將近兩周,他再來找她的時候,看到她和一個男生有說有笑地從她家裏出來,那個男生還極為親密地替她撥了撥頭發。

醋意上湧,蘇奕直接衝了過去,對著那個男生的臉就是狠狠的一拳。

“蘇奕,你幹什麽!”秦臻尖叫著攔住他,將那個男生護在了身後。

然而這一幕刺痛了蘇奕的眼。

“他是誰?”他指著那個男生問。

“他……”秦臻卻是猶豫了,不知道應該怎麽樣介紹。

“我是小臻的未婚夫。”男生得意地笑,可好像又牽動了臉上的傷口,立刻疼得呻吟了一聲。

“未婚夫?”蘇奕將這三個字重複一遍,死死地盯住秦臻。他期盼著她告訴他,他聽錯了,或者直接否認掉那個男生的說辭。

可是她沒有。

看到她越來越心虛的表情,他的心慢慢下沉。

他那個時候多喜歡她啊,喜歡到都快丟了自己的尊嚴。

“秦臻,你喜歡他嗎?”他不死心地問。

她說過,她最喜歡的人是蘇奕的啊,所以這個未婚夫一定是她家裏給她安排的吧!她其實也不想要的,一定是這樣!

“廢話,我和小臻當然是因為互相喜歡才會訂婚的。”那個男生說話時時刻刻都透著一股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閉嘴!”蘇奕大吼一聲,表情猙獰,讓那個男生嚇得又往後退了兩步。

“秦臻,你說,你喜不喜歡他?”在麵對她的時候,他的語氣又變得柔和下來,因為緊張,聲音都有些細

微的顫抖。

秦臻沒有看他的眼睛,隻是轉了個身,挽住男生的胳膊,低低地說:“思嘉說得沒錯,當然喜歡,不然我們也不會訂婚了。”

就在這一瞬間,蘇奕終於意識到,他其實就是個小醜,被她玩弄於鼓掌之中的小醜。

“秦臻,我算什麽?”他問。

“曾經喜歡過的人。”秦臻這樣給他下定義。

“蘇奕,每一段感情都是有保質期的,而我們的保質期已經過了。”

秦臻說完,又轉頭看向她口中的“思嘉”,說:“快走吧,不然就趕不上電影開場了。”

他們倆從他身邊走過,那個男生高傲地看了他一眼,眼中滿是不屑。

“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是個什麽德行,窮鬼一個,還敢覬覦小臻,呸!”

“思嘉!”秦臻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

“秦臻,你真的要跟他走麽?”蘇奕看著他們的背影,沉痛地問。

秦臻的腳步頓了頓,並沒有回答他,又繼續朝前走去。

“秦臻,你走,走了就別回來!”蘇奕這句話幾乎是用吼出來的,憤怒而又絕望。

以後就算你求著我讓你回到我身邊,我也不會再多看你一眼。

他當時這樣發誓。

可是這個誓言在知道她要回來的那一天,就已經被他打破。

他清楚地意識到,這麽多年過去,他還是愛著她;可是同樣,他也恨著她。他的內心充滿了糾結,不知道應該用哪一種態度麵對她才好。

傷害她,他舍不得;可是再把自己的一顆真心捧到她麵前,他怕被她再一次踐踏。

他決定了,在她愛上他之前,他絕不說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