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睡得早,秦臻起得也很早。

她洗漱完了出去打算做個早餐,路過客廳時發現沙發上躺著個人,嚇得她膝蓋撞到了沙發靠背上。

蘇奕就這樣側躺在沙發上,一手枕在腦袋下邊,因為沙發容納不下他,隻能微微蜷曲著雙腿。

不知道是因為睡得不舒服還是夢到了不開心的事,他的眉心緊鎖,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秦臻心念一動,回了臥室將被子搬出來替他蓋上,才進了廚房。

這一進去,秦臻就傻了眼。

他的廚房裏空空蕩蕩的,什麽都沒有,倒是櫥櫃和吊櫃擺了好幾個,打開櫃門,裏頭也隻剩空氣。

秦臻將唯一的希望寄托於冰箱,在開門之前還祈禱了半天。

還好冰箱裏並不是空無一物地空耗電,可是那一堆純淨水和啤酒,要怎麽樣才能填飽肚子?

“在找什麽?”蘇奕的聲音突然從身後響起,這一次,秦臻的膝蓋又撞上了開著的冰箱門。

為什麽老天總要跟她的膝蓋過不去!秦臻彎下腰去揉著膝蓋,在心中咆哮。

“你就不能注意一點?”蘇奕快步走到她麵前,蹲下去半跪在地上,仔細檢查著她的膝蓋,直到確定沒有撞得淤青,才沒有繼續念叨下去。可那嫌棄的眼神也還是讓秦臻羞愧不已。

“找什麽?”蘇奕看了一眼開著的冰箱,說:“這裏頭隻有喝的。”

“我餓了。”秦臻說得有些唯唯諾諾,抬眼偷覷他,問:“你家裏有什麽食材嗎?”

“我從不在家做飯。”蘇奕解釋。

“哦。”秦臻點頭,轉身朝外頭走去,放棄了在家裏做早餐的打算,隻能待會兒出去買點小籠包。

“等等。”蘇奕一把攫住了秦臻的胳膊,“等一下去一趟超市,把你要用的東西都買回來。”

“……”

蘇奕打了個電話,讓人送來了幾套全新的衣

服,全都是秦臻沒聽過的牌子,從外到內一應俱全,那幾套少女色的蕾絲內衣看得秦臻都有點臉熱。

而讓秦臻驚訝的是,這些衣服統統都恰好是她的尺寸……她記得自己好像並沒有向蘇奕透露過什麽。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問,蘇奕淡淡地說了一句:“我翻了你換下來的衣服。”

什麽?

像是一道閃電,劈到了秦臻的頭上。

“你、你該不會連……嗯……也翻了吧?”秦臻一陣恐慌,羞得滿臉通紅。

“嗯。”蘇奕點頭,表情沒有半點波瀾。

秦臻此時隻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進去,簡直沒辦法見人了!

這男人到底有沒有點羞恥心啊!她咬牙切齒地想……

秦臻拿著衣服進了臥室,反手想要關門,卻看到蘇奕跟在她的身後。

“我要換衣服了。”她說。

“嗯。”蘇奕不僅沒有停下腳步,反而繼續往裏頭走。

“那你還進來……”她小聲嘀咕。

“拿衣服。”蘇奕走到衣櫃跟前,從裏頭拿出一套西裝襯衫來,轉身麵對秦臻的時候,挑起戲謔的微笑:“不然呢?你以為我要幹什麽?”

秦臻的頭埋得更深……

等她換好衣服,蘇奕已經好整以暇地坐在沙發上翻雜誌了。

“好了?”他問。

“好了。”她點頭。

他起身,從鞋櫃上的玻璃盤裏拿出一串鑰匙,開門出去。

一離開有暖氣的屋內,秦臻就冷得打了個寒顫。

她邊搓著手邊哈氣,下一秒,一件帶著體溫的風衣就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明知道外頭冷還穿這麽少。”蘇奕冷冷地諷刺。

秦臻卻覺得委屈:“你沒有讓人買羽絨服……”

蘇奕瞪了她一眼,她立刻閉上嘴不說話了……

從“錦繡星城”去附近的大

型超市很方便,開車隻要五分鍾。

秦臻一逛超市就很興奮,推著購物車直奔零食貨架。可她還沒邁開步子,推杆上就多了一隻手。

“方向錯了。”蘇奕開口,把購物車掉了個頭。

購物車的主導權到了蘇奕手中,秦臻撇了撇嘴,不高興地跟在他旁邊,走得有點心不在焉,也就沒有聽到身後“讓一讓”的喊聲。

突然,她感覺到一股力道將自己拉向了一邊,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蘇奕摟在了懷裏,他的一隻手繞過她的後背,握住了她的手臂。

旁邊,是一輛堆滿了貨物的推車,穿著超市工作服的男人一臉不耐煩地用方言對著秦臻罵了一句:“走路不長眼啊!”

因為是自己的錯,秦臻也就沒有反駁,抱歉地衝著對方笑了笑,一扭頭,就感覺到了一陣寒意。

超市裏頭空調開得溫度很高,很明顯,這股寒意是來自於秦臻身邊的男人。

這好端端的,他又怎麽了?

“你走路的時候能不能專點心?”蘇奕冷著臉教訓她,“推車上那麽多東西,你萬一撞上了,上邊的東西倒下來把你砸到了怎麽辦?”

秦臻乖乖地聽著,垂著腦袋不說話。

蘇奕的臉色依然不怎麽好看,反而因為她的態度而更加火大。

若是放在以前,她肯定會反駁他,即使隻是沒有任何道理的胡攪蠻纏。

想到這裏,蘇奕又勾起一抹苦笑。

將秦臻帶著往旁邊挪了挪,他換了環著秦臻的那隻手去推車,而這個姿勢將秦臻緊緊鎖在了他的懷中。

秦臻的後背貼著蘇奕的胸膛,衣料隨著兩人的走動而不斷摩擦,發出“嘶嘶”的響聲。這讓她的心跳開始加快,一路都隻能目視前方,壓根不敢往旁邊瞟上一眼。

借著挑菜的空檔,秦臻從蘇奕懷裏逃出來,她這才大口地喘著氣,感覺情緒也沒有那麽壓抑了。

(本章完)